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90章 什么才是我想要的?

    “慕清泠,给我住口。”席慕深像是听不下去我这个样子侮辱方彤的样子,对着我低吼道。

    我听着席慕深的低吼,冷笑道;“怎么?听不下去了?觉得我在侮辱方彤?席慕深,你真是虚伪,你明明就知道方彤是什么样子的人,却还是一味的保护着方彤,不要用那种报恩的说法掩盖你内心的虚伪,那样只会让我觉得更加的恶心。”

    我推开席慕深的身体,不看席慕深此刻的表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我不知道席慕深是什么表情,我只知道,在我离开之后,我好像是听到了席慕深对着我的背影,失魂落魄的叫了什么。

    只是我没有注意听,也不知道,席慕深究竟是说了什么话。

    ……

    席慕深和方彤两个人的婚讯,在整个京城开始蔓延开来。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席慕深和方彤马上就要结为连理了。

    而方彤听说最近也有机会进入好莱坞那边发展,还真是好运连连。

    我看着每天都是席慕深和方彤出双入对的新闻,讥笑了一声,便将报纸扔到了一边。

    我最近和萧雅然的关系也渐渐的拉进了不少,萧雅然是一个很体贴的男人,最起码,比席慕深好。

    一个星期之后,方彤和席慕深两个人的报道,才渐渐被别的新闻掩盖。

    我今天和萧雅然约好一起去看戒指的。

    为了不让萧雅然失望,也为了证明,我可以完全忘记席慕深,我很早就起来打扮自己,我想要以最好的面貌,和萧雅然去选戒指。

    “今天很漂亮。”萧雅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涂唇膏。

    打扮好之后,我便直接走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就看到萧雅然已经站在我家院子外面了。

    他看到我之后,目光温和的笑了笑,从车里拿出了一束玫瑰花。

    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男士的玫瑰花,我惊讶的看了异常浪漫的萧雅然一眼。

    萧雅然伸出手,亲昵的将我颊边的发丝,别在了脑后的位置。

    “偶尔浪漫一下,也是应该的。”萧雅然的话,让我不由得一阵心动。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萧雅然一眼,将花放进了房间里,便坐上了萧雅然的车子去了珠宝店。

    萧雅然带我去的珠宝店,是整个京城最大的一个珠宝店,里面有很多款式,基本都是限量款。

    巧的是,我和萧雅然在挑选戒指的时候,撞到了方彤和席慕深。

    我原本在看到方彤和席慕深的时候,就想要离开的,谁知道,方彤却眼尖的看到我。

    “慕小姐和萧总也是过来挑戒指的吗?”方彤率先开口,巧笑盈盈的对着我说道。

    我现在连看都不想要看方彤这个虚伪的女人一眼,只好虚应道:“方小姐不是也和席总在挑戒指吗?”

    “选好了吗?”方彤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回答方彤的话,只是看向身侧一直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我的萧雅然说道:“雅然,这里的戒指我都不喜欢,我们去别的地方。”

    “好。”萧雅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宠溺的目光看着我说道。

    听到我的话,方彤勾唇,用一种艳羡的语气说道:“萧总对慕小姐真是体贴。”

    “难不成席总对方小姐不体贴?”我半开玩笑的对着方彤说道。

    方彤的脸微微一僵,没有说什么,但是我也不想要参合她和席慕深的感情生活。

    我拉着萧雅然的手,离开了珠宝店,好在方彤没有在说什么话,席慕深只是目光幽深阴郁的盯着我和萧雅然离开,那种如芒在背的目光,就算是我拉着席慕深走了很远,依旧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如果不想要这么快结婚,我可以找个借口推迟。”走出珠宝店之后,萧雅然牵着我的手,一本正经的朝着我说道。

    萧雅然总是这个样子体贴,让我不知道要怎么对他。

    “不,我们说好的,要在初七结婚的,而且,你都已经在准备了,怎么可以推迟。”萧雅然虽然没有和我说,可是,我还是知道,萧雅然已经在准备我们两个人的结婚的喜酒了。

    “你都知道了。”萧雅然被我拆穿,俊逸的脸上带着些许尴尬的看着我。

    我看着萧雅然的脸,心下难免有些愧疚。

    萧雅然就是这么一个男人,一个让我异常心疼的男人。

    “嗯,我都知道了,雅然,对不起,我让你为难了,是不是。”

    “傻丫头,怎么会?我是真的想要给你一个家。”萧雅然将我轻轻的搂在怀里,低下头,亲吻着我的眉眼道。

    他很少会逾距的,这就是萧雅然,他永远都是以我的感觉为主,我怎么可以,不爱上萧雅然?

    “雅然,你给我时间,我很快,就会忘记席慕深的。”我不想要欺骗萧雅然,我的心,或许到现在还会为席慕深跳动,但是我相信,过了不久之后,我就会爱上萧雅然的。

    萧雅然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发,眼眸泛着温和道:“我知道,我会等你的。”

    我和萧雅然去了他一个大学同学开的珠宝店,预定了两枚结婚戒指之后,萧雅然因为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就先走了。

    我一个人无聊,就在街上乱逛,原本想要找林曼出来逛街的,后来我才想起,今天林曼要上班,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一个人逛街了。

    我坐在中央公园,看着喷泉附近正在玩耍的小孩子,心中一阵温柔。

    要是我的孩子还在的话,现在是不是快出世了?

    想到孩子,我的心脏,到现在都还疼的难受。

    “清泠。”我正看着前面的孩子发呆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道温润熟悉的声音。

    我慢慢的回头,就看到了席木柏朝着我走进。

    我和席木柏很少联系,但是,席木柏是一个很好的人,在席家,算是一个老好人。

    “你怎么在这里?”我看着席木柏那张俊逸温和的脸,轻声道。

    “逛街。”席木柏言简意赅道。

    我瞅了席木柏一眼,却见不远处一个女人撑着一把洋伞,好像是在等席木柏的样子,我扯着嘴角,一脸暧昧道:“那个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是,只是一个相亲对象罢了。”席木柏淡淡的摇头,眼底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

    我正正的看着席木柏有些冷漠的脸,有些不知所措,在我心中,席木柏是一个很温和的男人,很少看到他露出这种冷淡疏离的表情?

    难不成,他是真心不喜欢今天这个相亲对象的吗、

    “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相亲对象?”我想了想之后,侧头看着席木柏问道。

    “不喜欢。”席木柏很直接的对我说道,他这么坦率和直接,反而让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听说你马上就要和萧雅然结婚了。”我们两个人沉默许久之后,席木柏突然这个样子对我说道。

    我听了之后,微微的点头道:“是,我马上就要和萧雅然结婚了,在初七,和席慕深同一天。”

    既然已经说了,我自然不能够退缩,我是真的想要一个家。

    “清泠……那堂哥怎么办?”席木柏的眼底带着些许落寞的看着我说道。

    “席慕深?席慕深不是要和方彤结婚吗?什么怎么办?”我听了席木柏的话,耸肩道。

    席木柏目光幽深的看着我,我被席木柏用这种目光看着,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了。

    其实……席家的基因真的很好,席木柏长相虽然比不上席慕深,却也是非常出色的。

    “为什么这个样子看着我?”不敢在和席木柏的那双眼睛对视,我忍不住转移话题道。

    席木柏似叹息一般,朝着我落寞道:“这个样子,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什么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席木柏的话,只是淡然道:“木柏,我和席慕深只能算是前妻和前夫的关系罢了,我们两个人,现在不会有交集,以后也不会有交集了。”

    “以前,我总是觉得堂哥对你太冷漠了,你在席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可是,后面我才知道,原来……堂哥真的很辛苦。”

    席木柏对着我,语气带着些许落寞道。

    辛苦?席慕深有什么辛苦的?以前我在席家,为了得到席慕深的认可,我每天都委曲求全,媒体上,报纸上,都是席慕深和方彤两个人恩爱缠绵的画面,明明我才是正室,搞得我像是小三一样。

    现在我和席慕深离婚了,又有人同情席慕深了?明明造成这一切的人,都是席慕深,不是吗?

    要离婚的人是他,不是我。

    “清泠,堂哥他,爱你,你知道吗?“良久,席木柏突然对着我这个样子说。

    我听了之后,眉心的位置,微微跳动了些许,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席木柏的话,只好沉默下来。

    席木柏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清泠,我知道了一些事情,不告诉你,我担心自己会后悔。”

    “如果是关于席慕深的,那么我不想要听。”我看着席木柏淡漠道。

    席木柏俊逸的眉梢,带着些许苦涩道:“清泠,你真的要知道这些事情,因为我也是才知道,原来堂哥竟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