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01章 曾经的回忆

    “慕清泠,没有想到你也会过来拍婚纱。”

    “你可以过来,我就不可以吗?”我讥诮的看着方彤,将婚纱拿着便往试衣间走去。

    谁知道,方彤竟然在这个时候抓住我的手,用力一扯。

    我立刻护住肚子,被店员扶着,我气急,抬起手,一巴掌扇到方彤的脸上。

    方彤和店员大概都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种举动,顿时便蒙了。

    尤其是方彤,她捂住脸,漂亮的脸上泛着些许扭曲的盯着我:“慕清泠,你敢打我。”

    “因为你自己欠打。”我冷冷的甩了甩手,朝着方彤冷嘲道。

    “你……”方彤气的五官扭曲,就要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萧雅然出现,将我护在怀里,俊逸的脸天上满是冰冷道:“方小姐,你想要对我的未婚妻做什么?”

    “萧雅然,你怎么不问问慕清泠对我做了什么?”方彤满脸怒火的瞪着我说道。

    “就算是清泠真的对你做了什么,也是你先动手的。”萧雅然直接冷笑的对着方彤说道。

    “你们两个……”

    “彤彤,够了。”就在我们对视的时候,席慕深低沉的声音在方彤的背后响起。

    我看到席慕深的时候,身体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方彤捂住脸,扭头对着席慕深扭着腰身道:“慕深,慕清泠这个女人实在是过分,竟然敢打我。”

    “好了,我们去拍婚纱照吧。”席慕深看都没看我一下,只是牵着方彤的手离开了这里。

    我看着席慕深冷峻的背影,心中划过一丝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察觉的酸楚。

    在我看着席慕深的背影出神的时候,萧雅然回头,捏了捏我的手心问道:“清泠,刚才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摇摇头,摸着肚子。

    刚才要不是店员扶着我,可能我真的就出事了。

    “还要不要拍?”萧雅然目光灼灼的盯着我说道。

    “嗯、。”我点点头,便进了试衣间。

    刚穿上衣服,我就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刚才还比较安静的孩子,现在又开始闹我了。

    我摸着平坦的腹部,小声道:“宝宝,别闹妈咪,好不好。”

    孩子像是听到我的话一般,原本萦绕在胃部的那股恶心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我穿着婚纱,从试衣间出来,便有化妆师给我化妆。

    孕妇对这些东西比较敏感,我让他们给我弄一个淡妆就行,不要涂这么多东西。

    弄好了一切之后,我便和萧雅然一起去拍照,这一次,只是拍一些照片。

    方彤他们的拍照地点在我们的隔壁,看着方彤一脸幸福的抱着席慕深手臂的样子,我只是冷笑了一声,便和萧雅然开始拍。

    拍了一个小时之后,萧雅然担心我的身体状况,便扶着我在一边休息。

    “还好吗?”

    “嗯……我还可以……”

    “算了,明天在拍吧,我担心你的身体状况。”萧雅然握住我的手,目光温和道。

    听萧雅然这个样子说,我点点头,毕竟我现在还是有些吃力,担心过度劳累,会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

    我换好衣服,将脸上的妆洗掉之后,就走出了洗手间,就要下楼的时候,席慕深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拦住了我。

    他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烟草的味道,有些刺鼻。

    我忍不住捂住嘴巴,差一点便干呕了出来。

    “席慕深,你干什么?”我放下手,拧眉的看着用深沉古怪的目光,一直看着我的席慕深。

    席慕深伸出手,摸着我的脸,盯着我看了许久许久之后,我还以为他会做出什么越轨的行动,可是,他只是看了我许久,才放下手,沉默道:“慕清泠,你真的要嫁给萧雅然?”

    “你还不是要娶方彤。”

    “……”

    席慕深没有说话,只是捏住拳头,看着我。

    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深沉的目光看着,浑身都有些不舒服,便从席慕深的身侧走过。

    “席慕深,我说过,我们已经完了,以后不要在做出这种事情了。”

    “慕清泠。”我刚走了一步,背后就被席慕深抱住了。

    席慕深的动作,弄得我浑身一颤,我僵着身体,甚至没有办法动弹一下。

    席慕深将嘴巴靠近我的脖子,轻轻的咬住我的嘴巴,声音嘶哑的叫着我的名字:“慕清泠,慕清泠。”

    “席慕深,够了。”我回头,看着席慕深俊美的脸,深呼吸一口气,对着席慕深冷笑道。

    席慕深,为什么你总是要用这一招?他是不是觉得我慕清泠蠢得无可救药?还是觉得我慕清泠就真的这么下贱,每一次,只要他露出这种表情,做出这种动作,我就会被他牵引?

    我苦笑一声,冷着脸,用力的将席慕深的身体推开。

    席慕深没有在做出别的动作了,他只是眼眸深沉的看了我许久许久,才转身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看着席慕深离开,慢慢的靠在墙壁上,摸着肚子,才跟着下楼。

    我走下去的时候,方彤正腻在席慕深的身上,两人柔情蜜语的样子,让我看了有些厌烦。

    “清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孩子闹你了?”萧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握住我的手问道。

    我回过神,看了萧雅然一眼,勉强的笑道:“没……没事,我们走吧。”

    我淡淡的看了萧雅然一眼,牵着萧雅然的手,离开婚纱店。

    我们走出婚纱店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道目光紧紧的落在我的身上,那么的深沉刻骨。

    我知道,那个目光是席慕深的,而我,也不打算去理会。

    既然已经决定忘记,既然已经没有任何的瓜葛了,我就不会在和席慕深有任何的交集。

    ……

    “丁零。”萧雅然将我送回去之后,我便直接躺在床上睡觉,不知道睡了多久,便听到了门铃声。

    我有些疲惫的从床上起身,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拖着疲倦的身体,来到了门口。

    我打开门,就看到了样貌冷峻的阿漠,在看到阿漠的一瞬间,我有些怔讼道:“阿漠?”

    “慕小姐,我过来接你。”

    “接我?”阿漠的话,让我有些莫名其妙,我不知道阿漠过来接我是想要干什么。

    阿漠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目光幽深的朝着我说道:“老板喝醉了,一直朝着要来你这边,我没有办法……”

    “送走。”一听到是席慕深,我立刻冷下脸,对着阿漠命令道。

    席慕深喝醉了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说过,我和席慕深没有任何的交集便没有一点交集。

    阿漠为难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慕小姐,难道你真的忍心让老板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吗?”

    “他这么喜欢喝酒,你就让他喝个够,还有,我和席慕深没有任何的关系,要是席慕深喝醉了,你直接给方彤打电话就可以了,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但是,老板想要见你。”阿漠目光幽幽的朝着我说道。

    “我不想要见他,你马上将他带走。”我不悦的看了阿漠一眼,声音沉沉道。

    阿漠看了许久许久,却没有离开,我看阿漠这么固执的样子,不耐烦的问道:“阿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慕小姐,老板心里很苦。”

    “他很苦是他的事情,我已经说过,我和他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听明白没有?”我不想要自己再度受了席慕深的影响,我不想要在这么久愚蠢了,也不想要和席慕深有任何的关系。

    阿漠听了我的话之后,突然对着我说道:“失礼了。”

    “阿漠,你想要做什么,该死的,你放开我。”阿漠竟然抓着我,朝着停放在外面的车子走去。

    我扭动着身体,对着阿漠大叫道。

    可是,尽管这个样子,阿漠依旧不肯放开我的手。

    我黑着脸,有些无奈的被阿漠拉着,阿漠打开车门,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抱歉慕小姐,请你不要让我为难。”

    我抽了抽嘴角,深深的看了阿漠一眼,无奈的说道:“阿漠,你这个样子做,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和席慕深的事情,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你以为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在一起吗?”

    “请慕小姐你随我过来,看了那些东西之后,你就知道了。”

    东西?

    什么……

    阿漠的话让我有些不理解,阿漠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带着我,去了鎏金院那边的别墅。

    再度看到眼前的别墅,我心中百感交集,我淡淡的捏住拳头,朝着阿漠说道:“阿漠,你带我过来,究竟是想要我看什么。”

    “关于老板的秘密。”阿漠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领着我上了三楼的书房,从书房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我看着阿漠拿着手中的盒子,有些疑惑道:“这个盒子是什么?”

    阿漠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等着我的面,将盒子打开,我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当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之后,我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盒子里面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

    “这个是慕小姐你当年送给老板的生日礼物。”

    “他……不是扔了吗?”我看着那个贺卡,有些怔讼道。

    那张贺卡,是我十八岁那年亲手做的,用了银杏树的标本,做了一个月才完成的,可是,席慕深当时就扔掉了,为此我还失落了好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