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05章 我需要一个解释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被路灯投射下的影子,显得那么的形影单只。

    我吸了吸鼻子,苦笑了一声,面色泛着些许冷漠的看着前方。

    “慕深,那个电影好好看,下一次我们再来这里看,好不好。”

    “好。”就在我等的双腿发僵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的时候,我却听到了方彤和席慕深的声音。

    我抬起头,顺着声源的地方看过去,就看到了穿着一身枚红色针织裙的方彤,一脸得意的抱着席慕深的手臂,缓慢的朝着我走过来。

    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淹没了我心中的悲痛。

    我就这个样子,安静的看着朝着我走进的男女,一直到席慕深两个人看到我。

    “慕……清泠。”席慕深在看到我之后,似乎有些被吓到的样子,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我看不真切的光芒。

    我看着席慕深,看了许久许久,我才迈着僵直而冷硬的双腿,一步步的走进他们。

    “席慕深……我要一个解释。”我捏住拳头,寒风从我脸颊上划过,带着些许刺骨。

    “解释什么?”席慕深还没有说话,一边的方彤已经不悦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不满道。

    我回头,冷冷的看了方彤一眼:“这是我和席慕深的事情,不需要你插嘴。”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慕深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告诉你慕清泠,慕深已经和我解释了,他只是一时之间被你迷惑罢了,他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以前不可能,现在也不可能。”

    “席慕深,我要你一句话。”我没有理会在我面前叫嚣的方彤,只是安静的看着席慕深。

    “慕深,你告诉慕清泠,你不会和她在一起的。”方彤见我不理会她,便抱着席慕深的手臂,撒娇道。

    我看着席慕深,眼睛都没有转一下,我要看清楚席慕深脸上的表情,我想要知道,席慕深究竟是真的……还是……

    “慕清泠,忘记吧。”许久之后,席慕深只是对着我淡漠道。

    我闻言,身体倏然一阵绷紧,我盯着席慕深,看了许久许久,我死死的看着席慕深,然后低笑道:“席慕深……你让我忘记?”

    忘记什么?忘记席慕深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还是忘记席慕深对我许下的诺言?

    他说过,会带着我离开京城的,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现在,他却让我忘记?

    “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不能够给我任何东西。”席慕深淡漠的看着我,手牵着方彤的手,从我面前走过。

    我咬牙,伸出手,拦在席慕深和方彤的面前,怎么都不肯让席慕深就这个样子离开。

    方彤看着我的动作,忍不住不悦道:“慕清泠,你什么意思。”

    “席慕深,我今天只想要问你一句话,是不是方彤又以死相逼了?”

    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一定是方彤威胁了席慕深,不肯让席慕深和我在一起,这种事情,方彤绝对做的出来。

    “你可以给我什么?”席慕深松开方彤的手,朝着我走进,伸出手,握住我的下巴,目光幽冷的朝着我问道。

    在听到席慕深这个样子说的一瞬间,我浑身一颤,怔怔的看着席慕深,却一句话都回答不出来。

    我能够给席慕深什么?我没有雄厚的家庭背景,没有一个良好的出神,我可以给席慕深什么?

    “我的公司,被你弄垮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方氏集团现在是我的。”

    席慕深冷冷的盯着我,冷笑道。

    “所以……你昨晚和今天早上说的话,都是骗我的……”我看着席慕深,心脏仿佛被尖锐的倒刺刺穿一般。

    我不敢相信,昨晚上还和我缱绻缠绵的男人,转眼间,就变成了这个,我没有办法相信,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昨晚上那个抱着我,对我说爱我的席慕深?

    “不是骗你的。”席慕深倨傲的抬起下巴,阴邪的再度说道:“我是说真的,你也可以这么认为我是一时之间,有些头脑发热罢了,可是,冷静下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并未像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么爱你,慕清泠……在我的心中,权利依旧是在第一位。”

    “慕深。”方彤看了我一眼,委屈的上前,抱住席慕深的腰身。

    席慕深没有将方彤推开,只是搂着方彤的身体,目光幽深冰冷的盯着我说道:“这样的解释,你还满意吗?”

    “席慕深,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深呼吸一口气,咬住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想要给席慕深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席慕深和我解释的话,我会听的,只要席慕深和我解释,我都会听的。

    “没有必要,慕清泠,镜花水月罢了,我已经清醒了。”席慕深淡漠的看着我,他就像是在告诉我说,他已经清醒了,不管我说什么,昨晚的一切,只是我自己做的一个梦罢了。

    “席慕深,这些都是你的真心话吗?”我看着用得意目光看着我的方彤,捏住拳头,淡漠的看着席慕深问道。

    只要席慕深和我解释,一切都是有苦衷的,我会原谅席慕深的,我还是会原谅席慕深的。

    可是,席慕深一字一顿的对着我缓缓道:“是。”

    “哈哈……席慕深,我慕清泠甘拜下风。”看着席慕深坚定不移的样子,我低笑了一声,身体趔趄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最终,还是败下阵,每次都是这个样子,对席慕深,我真是心软的可以。

    一次次的伤害和欺骗还不够,我竟然会这么愚蠢的再度相信席慕深说的话?我果然是蠢得无可救药。

    “慕清泠,你自己自作自受,之前要不是你害了慕深,慕氏集团怎么会在萧雅然的手中,你和萧雅然狼狈为奸将慕深的公司夺走,你以为,现在慕深还会被你欺骗吗?我们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怎么对付席慕深的,我们就怎么对付你,怎么样?被人耍的滋味不好受吧?你有没有想过,慕深被你耍的时候,滋味也同样这么不好受。”

    方彤对着我讥讽道。

    方彤就像是在告诉我,当初我为了复仇接近席慕深,将席慕深公司的机密交给了萧雅然,害的席慕深破产,现在席慕深用这种方式羞辱我,看我的笑话。

    “席慕深,你给我听着,我慕清泠今天,和你恩断义绝,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再见,便是陌路人。”我抬起下巴,倔强的不肯在席慕深的面前流出一点点的眼泪。

    席慕深眼眸幽深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却没有说话。

    我抱着肚子,转身消失在席慕深的眼前。

    四周的路人,从我的身边慢慢走过,行色匆匆。

    我落寞的走在马路上,路边那些昏黄的灯光,落在我的身上,将我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我看着自己孤寂的影子,低笑了一声,渐渐的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慕清泠,你真是蠢,蠢得无可救药,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女人?

    一次次的欺骗,一次次的利用,一次次的伤害,难道还不够吗?

    席慕深,你是我见过,最无情的男人。

    你很好,真的……非常好。

    “清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我不知道哭了多久,路过的那些行人,看到我哭的这么伤心,大概是觉得有趣,会停下来看着我哭,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头顶传来了萧雅然的声音,我才慢慢的抬起头,眼睛通红的看着萧雅然那张俊逸的脸。

    “雅然。”

    在看到萧雅然的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我什么都顾不上,朝着萧雅然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了萧雅然的身体。

    萧雅然搂着我的身体,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对着我柔声道:“怎么了?为什么哭了?是不是席慕深欺负你了。”

    “雅然,带我离开这里,求你了,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要在这里了,真的不想要继续在这里了。

    “好。”萧雅然没有多说什么,用指腹擦拭了一下我的眼睛之后,便牵着我的手,带我离开了这里。

    坐上车子之后,一股暖气,扑面而来,我摸着肚子,没有在哭,也没有在说话。

    萧雅然将我送到了他家,给我倒了一杯热牛奶放在我的手心。

    我看着牛奶,一直在发呆,情绪久久都没有回过来。

    萧雅然见我这个样子,眼眸带着些许担心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你不是要和席慕深在一起吗?他在哪里?难道他就任由你在那里哭泣吗?”

    萧雅然冷着脸,对着我问道。

    “不要提起……他的名字。”我疲惫的看了萧雅然一眼,冷淡道。

    “清泠。”

    “求你了……雅然,不要提起他的名字。”我看着萧雅然声音嘶哑道。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要听到席慕深的名字,听到他的名字,我就会觉得非常的厌恶,我会觉得非常的恶心,真的很恶心。

    “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他的名字。”萧雅然很体贴的没有问我,只是上前抱着我,不断地安慰我。

    为什么我爱上的男人,不是萧雅然?如果我爱上的男人是萧雅然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雅然,对不起。”

    “傻丫头,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的,清泠,你只需要不要对不起自己就可以,我无所谓的。”萧雅然知道我说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我一边说要和萧雅然结婚,可是又被席慕深蛊惑了,让萧雅然成为一个笑柄,一切都是我的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