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32章 我会救你出来

    “对不起。”妈妈步履蹒跚的走进我,手指冻得通红,局促的朝着我道歉。

    这个时候的她,没有了之前那种斯歇底里,反而多了一种孩子气的局促。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回去吧。”我知道她说的对不起是什么,是他们想要帮着方彤,烧死我,为了那么一点钱,他们可以不要我的命,不要我孩子的命。

    我对妈妈和慕辰两个人,早已经死心了。

    心寒。

    “清泠,你原谅妈妈,是妈妈糊涂,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因为眼前的一点利益,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求你……”

    “我原谅你。”我打断了妈妈还想说的长篇大论。

    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只是怔怔的看着我,仿佛也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爽快的说原谅她。

    在她看着我发呆的时候,我再度开口道:“我原谅你和慕辰之前对我做的所有事情,但是,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希望你不要在打扰我的生活了。”

    这是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和慕家,彻底断绝关系,以后慕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

    “清泠,你不要妈妈了吗?”妈妈那张脸,白的就像是医院的墙壁一样,仿佛浸染了好几遍的消毒水一样。

    这个样子的她的却让我有些不忍心,可是,再多的不忍心,早已经消磨在慕辰和妈妈对我下狠手的那一瞬间,彻底的消失了。

    “不是我不要你,一直以来,都是你们不要我。”我苦涩的看着妈妈,轻轻的摸着肚子再度说道:“你走吧,以前的事情,我都不想要计较了,或许,我真的不是你亲生的,所以你对我,总是这个样子。”

    小时候,我只是觉得妈妈对我的态度有些冷淡,可是,后来我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冷淡,完全就是漠视。

    她一开始就不喜欢我。

    “清泠,你在胡说什么,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慕家的孩子。”妈妈情绪突然异常激动的对着我,声音不由得拔高。

    听到她突然拔高的声音,我不由得皱眉道:“我累了,你出去吧。”

    我说完,便朝着床上走去,我故意躺在床上,不去看有些欲言又止的妈妈。

    她看着我,脸上带着尴尬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过来看你,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我的外孙长得好快。”

    这种温柔的语调,要是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很欣喜的,可是,现在的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喜色。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我忍不住摸着肚子,冷淡的看着妈妈问道。

    “我……我没有事情求你,你是我的女儿,清泠,你真的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是慕家的孩子。”妈妈结结巴巴的对着我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便离开了我的病房。

    我狐疑的看着妈妈摇摇晃晃离开的背影,又将目光看向了刚才她放下的饭盒,眼底带着些许的若有所思。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感觉她的言行,特别的古怪?

    ……

    “今天你妈妈过来了?”晚上,席慕深抱着我的身体,喂我喝了一点鸡汤之后,便皱眉的对着我问道。

    “嗯。”我妈妈过来的事情,自然是没有办法瞒过席慕深的,席慕深只怕早就知道了。

    “如果不想要看到他们两个人,我现在可以马上将他们赶出京城。”席慕深抬起我的下巴,目光异常幽深的朝着我说道。

    “不用了,他们要是还敢再犯,我便不会在轻易客气。”我看了席慕深一眼,冷冷道。

    “明天有一个邮轮派对,想要一起去吗?”

    邮轮派对。

    听到席慕深的话,我其实有些心动,我以前没有去参加过邮轮派对什么,现在又这个机会,很想要去见识一下。

    “想要去吗?”席慕深看我不说话,不由得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我的下巴,对着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

    我看了席慕深一眼,不自在的推开他的手,冷淡道:“我有这个权利说不可以吗?”

    我现在在席慕深的身边被捆绑着,就算是我不想要去,席慕深也会强行带着我去的。

    “自然是不可以。”席慕深看了我一眼,抬起我的下巴,在我的嘴巴上,用力的咬了一口。

    我被席慕深的动作,弄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席慕深最近很喜欢用这种方式调戏我,尤其是在床上,每一次我都没有办法招架住席慕深的调戏。

    “够了,席慕深。”我见席慕深的手渐渐的往下,忍不住一把抓住席慕深的手,满脸怒火的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行,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不过晚上,努要让我快乐。”席慕深抽回了手,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嘴唇异常暧昧的蹭着我的下巴道。

    我闻言,恼怒的看了席慕深一眼,用力冻僵席慕深从我身上推开。

    “小心一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席慕深见我这么用力,又将我重新抱回怀里,点着我的鼻子说道。

    我僵着身体,浑身不自在的任由席慕深抱着。

    “慕清泠,我们现在过得很好,所以,不要想着离开我,好不好。”

    许久之后,我感觉席慕深的下巴搁到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席慕深重量,刚想要推开席慕深的身体,又听到了席慕深的话,不由得垂下眼帘,没有说话。

    晚上七点钟,邮轮宴会,席慕深让司徒傲给我检查了一下身体,确定我的身体没有事情之后,才带着我去参加邮轮,因为我的肚子已经四个多月了,席慕深给我准备的礼服,也是比较宽松一点的。

    临走之前我看了一下镜子中有些臃肿的自己,扫了一眼肚子,不由得抱怨道:“真是丑。”

    “哪里丑了?明明这么好看。”席慕深闻言,只是轻佻眉梢的搂着我的腰肢,对着我的耳垂暧昧的吐气道。

    我听了席慕深的话之后,娇嗔了一声,推着席慕深的身体道:“离我远一点。”

    “是不是想要我了?”席慕深看着我这个样子,暧昧的对着我挤眉弄眼道。

    我听了之后,有些恼怒的瞪着席慕深,耳根发烫的抬起脚,一脚踹到席慕深的腿肚子上。,

    “席慕深,你给我适可而止。”我将自己的衣服拉好,对着席慕深怒吼道。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老板,车子准备好了。”

    冷杨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对着我和席慕深说道。

    我看了冷杨那张冷峻的脸一眼,揪住身上的衣服,強自镇定道:“走吧。”

    席慕深没有说什么,只是牵着我的手,带着我下楼。

    在我们下楼,走到院子停放着的车子的时候,刚想要上车的时候,一道嘶哑的声音骤然的响起,紧接着我便看到了萧雅然消瘦的身影,从院子外面冲了进来。

    “席慕深,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竟然毁了我这些年的心血。”

    “雅然?”看到萧雅然消瘦的脸,我震惊不已,我刚想要起身,却被席慕深按住了身体,他将我强行推进了车子里面,将车门关上。

    “席慕深,你干什么?开门。”我看着席慕深将车门关上,着急的想要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被席慕深紧紧的关上了,不管我怎么拉,都没有办法将车门拉开。

    我生气的瞪着外面的席慕深,席慕深却无动于衷,一双冷寒的眸子,冷冷的看着萧雅然。

    “卑鄙小人。”萧雅然那张俊逸的脸,泛着丝丝异常狰狞和骇人的寒气。

    他抡起拳头,朝着席慕深的脸上挥过去,看着萧雅然的动作,我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尖叫着萧雅然的名字。

    “雅然。”

    萧雅然不知道为什么,招招夺命的朝着席慕深攻击,两个男人,便在院子四周打了起来。

    看着萧雅然和席慕深的动作,我整个人都陷入了不安的状态,想要上前去劝,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没有办法上去将两人拉开。

    “萧雅然,我说过,和我作对,你就是死路一条,聪明一点的,你立刻滚出京城,要不然,我后面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你以为,在没有杀了你之前,我会就这个样子轻易放弃,席慕深,你毁了我这些年的心血,我同样,也不会让你好过。”

    两人的对话,模模糊糊的传进我的耳朵,我听的有些迷迷糊糊,却得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萧雅然这些年,针对席慕深,有了一些布局,而这个布局,现在被席慕深破坏了,所以萧雅然才会这么生气?

    难不成,萧雅然一直在我身边,对我呵护备至,只是……因为席慕深的缘故?

    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捏住拳头,沉默的盯着萧雅然和席慕深两个人的动作。

    “砰。”

    一直到两人打的精疲力尽之后,席慕深和萧雅然两个人,身上多少带着些许的伤痕。

    萧雅然的嘴角破了一点,唇边晕染着些许的血丝,让他原本就俊逸的五官,变得有些森冷,他擦掉唇边的鲜血,对着席慕深阴冷道:“席慕深,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

    随后,他将目光看向了我,眸子深处,没有了刚才的凶狠,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我的一个错觉罢了。

    “清泠,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将你救出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