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43章 记得,我爱你

    刚开始,在萧雅然说我父亲的死是席家造成的时候,不可否认,我的心中充满着怨恨,对席慕深的怨恨,对席老爷子的怨恨,随后妈妈和慕辰也这个样子和我说,然后萧雅然又说从席家那边找来了一些证据交给我。

    那些像是铁证一样的录音笔,上面的声音,虽然有些模糊,但是,我还是可以听得出来,是席老爷子的声音。

    还有爸爸的日记,那些字迹,也是爸爸的,可是,在这件事情之后,看着萧雅然变成这个样子,我突然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了。

    我总有一种感觉,有人故意搅乱我,故意想要我憎恨席家。

    “我不是很清楚小姐你父亲的事情,但是我相信老板不会对你父亲做出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老板他……很早之前就爱你了。”

    阿漠回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我。

    “你应该知道,老板在很早之前就爱上你了,但是因为他曾经许诺过,一辈子只爱方彤一个人,所以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心意,他一次次的为了方彤伤害你之后,同时也在伤害他自己。”

    “那次你的孩子被方彤弄得没有,老板跑到方彤的面前,差一点掐死方彤,最终要不是方彤用那条项链,一直哭诉老板变心,辜负她,她才会这么偏激,老板早就杀了方彤。”

    “老板虽然是面冷,但是很重承诺,他担心方彤会对你做出偏激的事情,才一次次的将你推开。”

    “这些事情看,我不想要听。”

    我闭上眼睛,手指僵硬的抱着肚子道。

    我现在很乱,真的很乱……

    阿漠没有在解释,只是将我送回了别墅去。

    他说,席慕深让他跟在我的身边保护我,而且,要将我带走,离开京城。

    席慕深现在背上了杀人罪还有企业违禁药品的罪名,这个时候,我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离开。

    我拒绝了阿漠的话,让阿漠马上去调查这件事情的整个起因。

    那些因为穿了席氏集团作坊死掉的人,是上流社会的贵族和政客的太太。

    他们的衣服里检验出来的,和参赛模特身上穿的衣服布料是一样的,里面含有一种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基本是见血封喉的。

    我将之前萧雅然留给我的瓶子交给了司徒傲去化验,司徒傲只是说,我这个瓶子里的东西,只是普通的睡眠粉罢了,不是什么毒药。

    不是毒药?

    我以为,是因为我的关系,害死了那个模特?

    这件事情,看来不是这么简单。

    我将整件事情迅速的梳理了一下,才知道,萧雅然的心思竟然这么歹毒。

    他早就知道席慕深一直派人保护我,自然也知道我和萧雅然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

    他故意将那个药粉给我,让我滴在上面,因为他很清楚,席慕深不会阻止我做任何事情。

    哪怕我要毁掉他的事业,席慕深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席慕深……

    “阿漠,送我去警局。”

    我感觉心脏疼痛的厉害,窒息的感觉,快要将我吞没。

    席慕深,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这个样子做?凭什么?

    “席慕深,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防备我?”我再度来到拘留室之后,冲到席慕深的面前,刷刷给了席慕深好几个耳光。

    席慕深沉默不语的任由我打他,等我我打的累了之后,席慕深才伸出手,抱着我的腰身道:“慕清泠,我会没事的。”

    “你混蛋,你为什么不阻止?明明知道我坐了什么,为什么还傻傻的不阻止?”

    我红着眼睛,愤怒的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如果席慕深可以阻止我的话,或许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萧雅然的计谋也就不会得逞了。

    席慕深明明运筹帷幄的,为什么偏偏在这种事情,会开始犯蠢。

    “因为你是慕清泠。”

    席慕深轻轻的摸着我的脸颊,淡淡道。

    平凡的几个字,却让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扯着席慕深的衣服,嘶吼道:“席慕深,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做我就会感动吗?我告诉你,你休想,你曾经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感动,你还没有告诉我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就想要逃避吗?休想……”

    “我没有想要逃。”席慕深爱怜的吻着我的眼皮,轻声道。

    “慕清泠,我不会逃,不管你做出什么事情,我都会承受,这是我欠你的。”

    “你欠我的远远不够,你以为这个样子就算是还了?”听到席慕深的话,我气的不行,用力的捶打着席慕深的胸膛低吼道。

    席慕深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抓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指放在他的唇瓣上轻轻吻了吻。

    “慕清泠,你只需要好好保护我们的孩子就可以,记住,一定要保护我们的孩子,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席慕深将手放在我的腹部上,目光带着些许暗沉道。

    我抿唇,主动伸出手抱住席慕深的腰肢,哽咽道:“混蛋,你给我听清楚了,不许你出事,听清楚没有了?你的罪还没有赎完,我还没有原谅你,你要是敢出什么事情,我要你好看。”

    “好。”

    席慕深用一种异常宠溺深沉的目光看着我,修长的手指,爱怜的婆娑着我的唇角。

    “慕清泠,记住,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

    席慕深的事情持续发酵中,整个京城的报纸,媒体,甚至是网上的论坛,铺天盖地都是席慕深的消息。

    我每次点开网页,看到的就是席慕深的消息。

    看着那些人的言论,心下不由得一阵焦躁起来。

    席氏集团已经摇摇欲坠,旗下的作坊已经被政府部门封掉了。

    席家所有人的财产都被冻结了,可是,这些却依旧没有办法弥补那些债务。

    那些因为这一次事故受伤的家属,在法院的门口,游街说要席慕深血债血偿,要政府给他们一个公道。

    萧雅然的这一招很狠,所有的矛头都转向了席慕深,阿漠这些天一直在奔波,也在找证据证明席慕深是清白的。

    我也时刻关注着这些新闻,但是因为我怀孕的关系,我不能够过于劳累,也只能够辅助性。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的一个星期,警方那边又再度掌握新的证据,证明了席慕深开的作坊有问题,甚至是洗黑钱的内幕,这些消息不知道是谁寄到政府那边去的,总之,现在的情况对席慕深来说,非常不妙。

    “慕清泠,你给我出来,慕清泠……”午休之后,我起来打开电脑,正打算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席慕深找到新的证据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低吼声。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好像是……王兰?

    我合上手中的电脑,径自的走了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头发散乱,目光异常凶狠的瞪着我的王兰。

    她看到我之后,朝着我扑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身体,对着我怒吼道、“慕清泠,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害了我们席家,你害了慕深,我杀了你。”

    “疯够了没有?”

    我皱眉的看着像个疯婆子一样的王兰,一把推开了王兰的手。

    王兰被我用力的推开,身体趔趄的倒退了一步,差一点就要摔倒。

    我的脚步微微一顿,想要伸出手扶住王兰,见王兰自己稳定了身体,我便冷下脸,淡漠道;“你究竟疯够了没有?”

    过了这么久了,王兰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怎么说她也是席家的夫人,竟然做出这种泼妇一般的事情来。

    “慕清泠,你这个扫把星,你为什么要和萧雅然那个混蛋害我们席家?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王兰目光犀利的盯着我,对着我斯歇底里道。

    面对着王兰的谩骂,我一言不发,只是沉默道:“我会找到证据证明席慕深的清白的。”

    “我呸,你和萧雅然联手做出这种事情,你现在还假惺惺的说要帮慕深洗脱罪名,你知不知道,慕深现在已经被判刑了,他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出狱了。”

    王兰尖锐刻薄的声音,刺痛了我的耳膜,而最让我疼痛的是王兰说的话。

    没有办法出狱?

    席慕深……怎么会?

    “不是说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提审吗?”我张大眼睛,脸色微白道。

    “刚才律师那边说,证据已经足够了,他们已经给慕深判刑了,他现在没有办法保释,被判刑了,你现在满意了,席家也毁了,席家的别墅都被拍卖出去了,那些债主每天追着我们,我们现在就像是过街的老鼠一样,一切都是你做的,慕清泠,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

    王兰说到气愤的时候,朝着我张牙舞爪的扑过来,看着王兰的动作,我不由得沉下脸。

    我险险的避开了王兰的手,紧紧的护住了肚子。

    “贱人,如果不是你的话,慕深不会这么糊涂,一切都是你的错,你害了我的儿子,害了我们席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王兰对我的怨恨很大,我也可以理解。

    毕竟席慕深变成这个样子,说到底,我还是有些责任的。

    我沉默不语的看着王兰,闭上眼睛,就要承受王兰的巴掌的时候,时间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

    “夫人,请你适可而止。”

    低沉而冷峻的声音,划过了我的耳膜,我怔怔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挡在我面前的高大身影。

    阿漠抓住了王兰想要打我的手,态度不卑不亢的看着王兰。

    王兰似乎没有想到阿漠会帮着我,原本就尖锐刺耳的声线,更是刻薄起来。

    “阿漠,你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你是我们席家的人,你现在竟然帮着慕清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