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49章 证据

    “王兰。”看到王兰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样子,我着急的想要去抓王兰,可是肚子的疼痛,让我没有办法弯腰,我只能够撑着腰部的位置,着急的叫着王兰的名字。

    “走。”那个杀了王兰的男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将刀子扔到我的面前,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这里。

    我无暇顾及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我只是艰难的蹲下身体,抓着王兰一直在抽搐的手叫着王兰的名字。

    “王兰……你醒一醒,王兰……”

    “慕清泠……”

    王兰睁着一双眼睛,叫着我的名字。

    我点点头,立刻回应道:“我在这里……你想要说什么?”

    “走……快点……走……”

    “我要带你一起离开。”

    我摇头,吃力的想要将王兰拽起来,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力气,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朝着地上倒。

    “孩子……”

    在昏过去的一瞬间,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孩子不要出事。

    ……

    “滴滴滴。”我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阵仪器滴滴滴的声音,有些吵。

    我慢慢睁开眼,刺目的光线,从我的眼前划过,我忍不住眯起眼睛,渐渐的适应了亮光。

    “清泠,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我听到一声异常开心的声音,是林曼吗?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抬起手,想要起身,却被林曼一把按住了手。

    林曼抓住我的手,对着我小声道:“你先不要起来,医生说你这一次动了胎气,孩子差一点就出事了。”

    “孩子……没事吧?”我一听,反射性的抱住自己的肚子道。

    “放心,孩子现在已经安稳下来了。”

    林曼看着我这个样子,对着我说道。

    听到林曼说孩子没事,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王兰。”突然王兰浑身是血的样子涌入我的大脑,我有些恐惧的睁开眼睛,用力的抓住林曼的手说道。

    “她……死了。”林曼的声音不由得一沉,神色异常复杂的看着我说道。

    “你……说什么?王兰……死了?”

    我被林曼的话吓到,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警察过去的时候,王兰已经死了,而且……”林曼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目光异常复杂的看着我。

    被林曼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的心猛地一沉。

    一切都是阴谋,他们故意因我入局的。

    “慕清泠小姐,我们是京城市公安局的,关于王兰被杀一案,希望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就在我浑身冰冷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警察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脸色不由得一白。

    我用力的捏住拳头,看着走到我面前的两个警察。

    “警察先生,可不可以等她的身体好一点在接受调查,她毕竟是一个孕妇。”

    “抱歉,我们这是例行办案,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说话的那个警察看了林曼一眼道。

    林曼着急的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我已经开口阻止了林曼。

    “林曼,我没事。”

    我看了林曼一眼,淡淡的摇头道。

    林曼见我这么平静的说出这些话,有些着道:“清泠,你真的没问题吗?”

    “不就是问问题吗?我还可以撑得住。”

    我掀开身上的被子,勉强的从床上起身道。

    警察没有给我戴手铐,毕竟我现在只是嫌疑人罢了,我坐上了警车,在那些人的目光下,来到了警局。

    没有想到,我还没有将席慕深从监狱里救出来,到头来,我自己竟然也被人弄进去了。

    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他们想要我屈服,简直就是妄想。

    接下来,他们将我带到了审问室,那些人问了我很多问题,为什么要去紫铭路的仓库,为什么杀王兰。

    我坚决否认自己杀王兰的事情,我自己都差一点被烧死了。

    这些人估计之前就是想要烧死我,后面看到我和王兰出来,就想要用这种方法除掉我。

    其心狠毒到了极点。

    “我们在现场的刀子检测到你的指纹,王兰的身上也有你的指纹?根据我们走访的调查显示,你和被害者的关系一直都很恶劣,不排除你是处于对被害者的报复,才会杀了她。”

    “除了我的指纹你们没有看到别的指纹吗?”我强迫自己用冷静的大脑回答警察的问题。

    要是我现在不冷静的话,很有可能,被下套都不知道。

    “你觉得会有谁的指纹?上面除了你的指纹,我们没有检测到任何的指纹。”

    审问我的警察语气突然变得异常犀利道。

    我听到之后,冷笑道:“没有别人的指纹就证明是我做的吗?我当时昏迷了,要是有人将我的指纹按上去的话,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那些警察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些话,盯着我,没有说话。

    我思索了一下,淡淡道;“我今天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他们见问不出什么结果,便将我暂时收押。

    我坐在冷硬的木板床上,将整件事情梳理了一遍。

    不管我怎么想,都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第二天,我刚醒来,已经来到我的房间,将房门打开,对着我语气冷淡道?:“你可以离开了。”

    我听到狱警的话,有些惊讶的看了那个狱警一眼。

    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让我离开?

    我什么都没有说,跟着狱警的身后离开之后,便满到了站在警局大门口的萧雅然。

    看到萧雅然的一瞬间,我的却是非常惊讶,可是,萧雅然只是看着我,目露温和道:“出来了。”

    我沉默不语的看着走进我的萧雅然,心中思索着,他这个样子做,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走吧,我送你回去。”

    萧雅然的语气依旧和从前一样,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是好朋友,他依旧是我值得信赖的男人。

    但是……非常可惜的是,这一切,只是梦罢了。

    “萧雅然,是你干的。”

    我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看着萧雅然俊逸的脸道。

    他想要对我出手了?才闹了这么一出?还杀了席慕深的母亲?

    萧雅然就这么憎恨席家?恨到草菅人命的地步吗?

    “你觉得我要是想要王兰死,王兰的命会留到现在吗?”萧雅然有些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道。

    “慕清泠,你依旧蠢得无可救药。”萧雅然说完,冷冷的看着我,原本温暖的眼眸,在这一刻,却冷的让人发憷。

    我皱眉,看了萧雅然一眼,讥讽道:“是啊,我的却是蠢得无可救药,我要不是蠢得无可救药,怎么会被你利用成为伤害席慕深的一支枪?你在我身边步步为营,让我一步步对席慕深走向怨恨的深渊,可是,你还是有失算的时候,你将我父亲的死告诉我,不断提醒我,我和席家还有这种深仇大恨,你想要将我变成你的同伴。”

    面对着我的问题,萧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摊手,目光有些散漫的从我身上划过,最终落在我的肚子上。

    “还有两个多月,你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我一听,后背不由得一冷。

    我将手放在肚子上,警惕的看着萧雅然。

    “你又想要做什么?”

    “担心我会伤害你的肚子里的孩子?”

    萧雅然将唇瓣靠近我,阴邪的呼吸,划过我的脸颊,让我忍不住浑身颤抖。

    我被萧雅然身上那股阴冷可怕的气息吓到,整个身体像是绷紧的弦。

    “慕清泠,席慕深和孩子,选一个吧。”

    如同恶魔一般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带着些许意味深长和阴冷。

    ……

    “慕小姐,你怎么样?”

    我精神恍惚的走在马路上,脚下仿佛有千斤重一般。

    身后传来了阿漠的声音,阿漠从陵城回来了吗?应该是知道了王兰的死和我被抓起来的事情,才匆忙的赶回来了的吧?

    “我没事。”我看了阿漠一眼,对于阿漠的关心,非常感谢。

    “我听说夫人出事了,就立刻赶回来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阿漠的脸色异常难看的对着我说道。

    虽然萧雅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我从警局带出来了,但是,整个京城的人都将我当成了杀害王兰的杀人凶手。

    阿漠恐怕也是看到了那些新闻,才匆匆的从陵城赶回来的吧?

    “先不要说这件事,你在陵城找到的那几个证人,问出了什么吗?”我摸着肚子,看着阿漠急切的问道。

    “他们一开始怎么都不肯说,最后我用了强硬的手段之下,他们将一切都招了,是萧雅然让他们改口供的,其实,那些人只是皮肤过敏死掉的,和席氏集团作坊下面的服装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萧雅然很巧妙的利用这一次的事情,栽赃到了老板身上,甚至还拿出了权威报告书,有了这些物证和人证,老板就没有办法轻易脱罪了。”

    “我就知道,一切都是萧雅然做的。”听到阿漠的话,我气的现在就想要去找萧雅然对质。

    我从没有想过有人会这么工于心计,这么卑鄙无耻的。

    萧雅然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卑鄙无耻的一种人了。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可以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人证,还有萧雅然犯罪的一些信息,想要扳倒萧雅然还是有些胜算的。”

    阿漠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说道。

    只要将这些证据交上去,席慕深的案子就会疑点重重,他们就不会轻易结案,席慕深还是有上诉的可能。

    可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