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54章 我的孩子没死

    “啊……”

    腹部突然一阵抽痛,我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宫口打开了,按住她。”

    我听到一声焦灼的声音,随后,我感觉自己的下身像是要被人劈开一般,好疼好疼……

    “使劲,深呼吸,慕清泠,孩子卡主了,你放松,要不然孩子和你都会有危险的。”

    “啊。”

    我听着耳边的声音,只能够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叫的嗓子都哑了,最终,用尽全力,将孩子从我体内推出来。

    “哇哇哇……”

    “生了,生了。”

    我听到一声嘹亮的啼哭,耳边还有很多吵闹声,我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没有办法睁开。

    “早产的孩子身体很虚脱,必须马上送到保温室。”

    “孩子我带走,她你送到医院,醒来告诉她,孩子死了。”

    什么?孩子死了?

    不……不会的……

    我模模糊糊的听着那些对话,想要爬起来反驳。

    可是,我浑身无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

    “真的要这个样子绝情吗?”

    “绝情?我没有办法忍受她的背叛,这一次,算是我还她的,以后各不相欠。”

    阴冷嗜血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我被这股寒气冻僵了,努力的想要睁眼,却无能为力,只能够任由黑暗,将我吞噬掉。

    “滴滴滴。”有些尖锐的仪器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有些迷蒙的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一片刺目的白色。

    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涌进了我的鼻子,我有些怔怔的看着眼前苍白的墙壁,无力的抬起手,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却被一双手,按住了。

    “清泠,你现在还不可以起来。”林曼哽咽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虚弱无力的抬头,怔讼的看着林曼,哑着嗓子道:“林曼……我在医院……吗?”

    “对,你被人从紫林那边送过来,吓死我了,差一点你就没命了。”林曼红着眼眶,抓住我的手臂道。

    没命?

    紫林……

    席慕深……

    枪决?

    那些鲜血充斥在我的大脑里,盘旋着,像是要撕裂我的身体一般,我有些恐惧的抖着唇瓣,声音喑哑道。

    “孩子……我的孩子呢。”我低下头,看到自己平坦的腹部,抱住肚子,惶恐不安的看着林曼。

    “清泠,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看到我情绪激动的样子,林曼似乎有些被吓到了。

    她企图和我说什么,却被我挥开了。

    我的孩子不见了,我的孩子哪里去了?

    我掀开身上的被子,就要从床上下来,却被林曼一把按住了。

    林曼脸色有些苍白的按住我的双手,死死的按住我的手,不让我乱动。

    “清泠,你听我说,你的孩子……死了。”

    轰。

    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炸开了一般,我什么都不想要听,什么都不想听。

    骗子,都是骗子,他们都是骗子。

    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死掉?一定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滚开,你们都骗我,你们将我的孩子藏在哪里了,我听到了,我的孩子没死的,我听到了。”我用力将林曼的身体推开,对着林曼低吼道。

    林曼看着我情绪这么激动的样子,被我吓到了,只能呆呆的站在一边。

    “清泠,你刚刚生产,身体还很虚弱,你不要这个样子,你会受伤的。”林曼伸出手,迟疑了一下,想要抓住我的手,不让我乱动,我用力甩开林曼的手,目光犀利的对着林曼咆哮道。

    “你骗我,你们骗我,将孩子还给我,我知道,你们将我的孩子藏起来了,将孩子还给我,听到没有,把孩子还给我。”我拽住林曼的手,用力的摇晃着,林曼被我这个样子对待,只是悲伤的看着我。

    “慕清泠。”身后传来司徒傲有些急切的声音,我反射性的回头,脖子一痛,身体一歪,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司徒傲,你做什么?”

    我微微的睁开眼睛,想要爬起来,身体无力,让我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

    我听到林曼对着司徒傲发出愤怒的咆哮声。

    随后,我便被司徒傲抱起来,放在了病床上。

    司徒傲让人用绳子将我绑起来,不让我乱动,我无力的看了司徒傲一眼,渐渐的被黑暗吞噬掉。

    模糊中,还听到了林曼和司徒傲两个人的争吵声。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清泠,马上给我解开,她又不是犯人。”

    “你刚才没有看到她的情绪很激动吗?我现在是为了她好。”

    司徒傲不耐烦的声音骤然响起。

    后面他们还说了什么,我已经无暇集中精神了。

    我被黑暗吞噬掉,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

    “席慕深?”一片漆黑中,我一个人走在这种荒凉的黑暗中,我不知道走了多久,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我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男人。

    是席慕深?

    我欣喜若狂,便要朝着席慕深扑过去,不想,席慕深回头,那双凌冽渗人的眼眸,闪烁着冰冷刺骨的光芒。

    他冷酷的看了我一眼,站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漆黑的眸子,泛着丝丝的冷光,就这个样子,安静的盯着我看了许久许久。

    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渗人的目光盯着,感觉整个身体都像是被寒冰包裹一般,冷的异常刺骨。

    我抖着嘴唇,目光悲伤道:“席慕深,你听我解释,我没有背叛你,我没有和萧雅然联手要你死,我不知道……真的……”

    “慕清泠,我恨你。”席慕深缓慢的启动薄唇,声音尖锐刻骨的对着我说道。

    “不……”我捂住耳朵,恐惧的摇头。

    “席慕深,你说过会相信我的,你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席慕深……”

    “我恨你……慕清泠,我恨你……恨你……恨你……”

    “砰砰砰。”

    “啊。”

    我看到不远处突然传来枪声,子弹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朝着席慕深飞过去。

    席慕深的身体,被子弹贯穿,仿佛变成筛子一般。

    我呆呆的看着席慕深浑身鲜血,倒在我面前的样子,他的那双漆黑冰冷的凤眸,固执而冷凝的盯着我,黝黑的瞳仁中,酝酿着一层嗜血骇人的风暴。

    “不……”我发出一声尖叫声,朝着席慕深扑过去,却发现席慕深不见了,随后便是一个深渊,我整个身体都跌进了深渊中。

    我正处于恐惧中的时候,整个人朝着深渊集聚降落。

    “啊。”

    我发出一声尖叫,一道亮光刺过我的双眼,我便看到了凑近我的司徒傲。

    我伸出手,便要给司徒傲一拳头。

    司徒傲伸出手,拽住我的拳头,黑着脸道:“慕清泠,你给我适可而止。”

    “司徒傲?:”我怔怔的看着抓住我拳头的司徒傲。

    司徒傲揉着自己风流俊美的脸,不满的看了我一眼道:“我好心给你解开绳子,你反而打我?要不要这个样子对待你的恩人?”

    司徒傲有些不满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着司徒傲,司徒傲松开手,对着我说道:“你的身体很虚弱,最好不要乱动,要不然以后落下什么病根,真的有你哭的时候。”

    “孩子。”我看着司徒傲拿着病历,惶恐不安的抱着我的肚子。

    平的……我的孩子出来了。

    “慕清泠,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都要告诉你,你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你骗我。”司徒傲定定的看着我,目光异常冷漠道。

    我捏住拳头,朝着司徒傲低吼道。

    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死掉?司徒傲在骗我,一定是在骗我的。

    我明明听到孩子的啼哭声,孩子还活着,为什么这些人要骗我?

    “我带你去看你的孩子。”司徒傲幽幽的看了我许久,将病历扔到一边,让护士给我准备了轮椅。

    因为我是动了胎气早产的,又没有在医院接生,下身还撕裂的疼痛。

    司徒傲带着我去了医院的冰柜里,冰冷阴森的冰窖里,司徒傲让人将其中一个冰箱拉开,我看看到了里面躺着一个带血的婴儿,婴儿的脸被血块粘着,五官没有张开,皱巴巴的,皮肤泛着青紫色,看起来异常的恐怖。

    “这个就是你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呼吸,慕清泠,你的孩子死了。”

    司徒傲残忍的话语,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看着那个孩子,疯狂的摇头道:“不是,这个不是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哭了,他还活着,我的孩子还活着的,这个孩子不是我的,不是。

    “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个都是你的孩子,慕清泠,你应该接受现实,席慕深死了,被你害死了,你的孩子也死了,这就是你的报应。”

    司徒傲冷冷的看着我,仿佛带着滔天的憎恨一般。

    他和席慕深是好朋友,我出庭作证,指证席慕深,害席慕深被执行枪决,司徒傲肯定以为我和萧雅然联合起来想要置席慕深于死地。

    “没有……孩子没死,席慕深也没有死,我看到了,我听到了。”

    我抓住身上的衣服,仰头对着司徒傲低吼道。

    他们都是骗子,都是骗子,席慕深怎么可能会死?

    宝宝也没死,我听到他那么响亮的哭泣,怎么可能死了?

    “慕清泠,你还真是喜欢自欺欺人,不过,不管你怎么自欺欺人,都没有办法改变一件事情,席慕深恨你,就算是到了地下,他还是恨你,孩子就是被他带走了,他宁愿将孩子带走,也不愿意将孩子留给你。”

    “不……”

    我被司徒傲刺激了,呕出一口血。

    司徒傲似乎吓到了,他立刻掐住我的人中,拿出了一个小巧的注射器,给我注射之后,对着我说道?:“慕清泠,你也想要死吗?可是,没有赎罪之前,你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死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