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53章 和萧雅然的第一回合

    这可不是没有自信的表现,虽然我对自己的设计非常有自信,可是,在国际大师面前的话,我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正当我安静的思索着要怎么结合自己的灵感设计这一次的设计图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冰冷而带着怒火的声音看向了我。

    我反射性的扭头,身后什么都没有,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身后的包厢,后背有些毛毛的。

    是我的错觉吗?刚才我明明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看我?难道真的只是我的错觉?

    我再度回头,挠着后脑勺,有些奇怪的想着。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辛乌放下手中的红酒,看着我一脸古怪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询问我。

    我回过神,扯了扯嘴唇,摇头道:“不,没什么,只是错觉罢了。”

    我刚想要继续吃东西的时候,一道低哑悠然的声音,在我们背后响起。

    “赛尔先生,没有想到,你提前来了京城,怎么不提前告知我一声。”

    这个声音,是萧雅然的?

    我握住勺子的手,不由得一紧。

    我抿唇,回头果然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五官俊逸锐利的萧雅然。

    我也有好久没有看到萧雅然了,看到萧雅然,我的心中隐隐带着憎恨。

    如果不是萧雅然,席慕深不会死,我的孩子,也不会死,一切都是萧雅然。

    可是我知道,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对抗萧雅然,萧雅然在京城的势力越来越大,我现在和他反击,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萧总也来这家餐厅吃饭?真是有缘。”辛乌起身,姿态异常优雅绅士的和萧雅然握手道。

    萧雅然低笑了一声,看了辛乌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我。

    “清泠,很久不见了,怎么不和我打一声招呼。”

    萧雅然态度自然亲昵,仿佛我们之间的仇恨不存在一般,以前我只觉得方彤是一个非常会伪装的人。

    今天看到萧雅然之后,我才发现,一山还有一山高呢。

    “萧总这种身份的人,我怎么敢?”我语带讥讽的看着萧雅然,面无表情道。

    “还在生我的气、”

    萧雅然莞尔一笑,拉开了我身边的位置坐下。

    看着萧雅然这么自然的坐在我的身边,我的后背不由得微微一紧。

    我隐忍着一股冲动,冷冷的看着萧雅然。

    “不要这么紧张,对着法国大公司,赛尔唯先生,要是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可是会让赛尔先生失望的,毕竟,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绅士的男人。”

    见我就要反击的时候,萧雅然突然将身体靠近我的耳边,对着我低沉的警告道。

    听到萧雅然的话,我的身体不由得一僵。

    赛尔唯?这一次举办设计大赛的举办人?也是法国大公司的董事长?

    没有想到,我意外结识的这个男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

    就在我震惊不已的时候,辛乌只是略带歉意道:“抱歉,清泠,我不是故意想要隐瞒身份的。”

    “不,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有些受宠若惊了。”我讷讷的看着辛乌道。

    这个最大财团的董事长,竟然和我在图书馆聊天聊了这么久?而我现在才知道,眼前的男人高贵不凡的身份?我究竟是有多么的迟钝?

    “赛尔先生认识清泠。”

    萧雅然一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我和辛乌,眼底隐隐划过些许的光芒。

    看着萧雅然露出那种表情,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寒。

    我沉下脸,冷淡的看了萧雅然的脸一眼,讥诮道:“萧总想要问什么?”

    “清泠,我们之间,何必这个样子剑拔弩张。”萧雅然用一种极其宠溺的目光看着我,仿佛在包容我的任性一般。

    看着萧雅然这幅样子,我深深的感觉到了一股厌恶感。

    我浑身发寒,冷眼看了萧雅然一眼,刚想要说话的时候,辛乌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和萧雅然。

    “萧总和清泠关系很微妙的感觉,你们两个人?是情侣吗?”

    “不是。”

    “是。”

    我厌恶的反驳,萧雅然却用宠溺的目光点头。

    我被萧雅然这种目光看的有些恶心,我冷哼道:“萧总这是出门忘记吃药吗?我和你什么时候是情侣关系了。”

    “赛尔先生大概不知道,我和清泠曾经是夫妻,因为某种原因,让她生气了,和我离婚了,我现在正在努力挽回自己的婚姻。”萧雅然一脸认真和痴情的看着我说道。

    我觉得饿自己真的是被萧雅然恶心到了。

    “原来萧总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辛乌一脸沉思的看着萧雅然道。

    “哪里,我听说赛尔先生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你最喜欢的就是对爱情和婚姻忠诚的人。”

    “那是肯定的,爱情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婚姻也是,只有对这两者忠诚的人,才是我赛尔的朋友。”辛乌一改刚才的绅士和优雅,对着萧雅然严肃道。

    “看来,我们很合得来,不知道我和赛尔先生有没有这个缘分成为知己。”

    “当然可以。”赛尔先生突然对萧雅然很欣赏的样子,我警惕的看着萧雅然笑容满面的样子,直觉告诉我,萧雅然刚才故意利用了我。

    “辛乌,你大概不知道,我和萧雅然为什么离婚吧。”我转动了一下眼珠子,换上一副忧愁的表情看着辛乌。

    萧雅然想要利用我和辛乌搞好关系,我偏偏不会让萧雅然得逞。

    我的话一出,原本还谈的兴奋的辛乌和萧雅然齐齐的看向了我,辛乌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而萧雅然的脸色则是有些难看了。

    虽然他极力的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可是,我还是看出了他眼底的阴霾。

    果然,着急了呢?

    “清泠和萧总不是因为误会吗?”

    “当然是因为误会,都是我因为工作忽视了她,才会让她生气的和我离婚。”萧雅然立刻辩解。

    他甚至用脚在餐桌下踢我,就像是在警告我一般。

    警告?

    我慕清泠现在什么都不怕,不怕死,也不怕阴谋诡计,还会怕他的警告吗?

    我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辛乌,一脸委屈道:“其实,中国有句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实在是不想要欺骗辛乌,只好告诉你。”

    “慕清泠。”萧雅然沉下脸,从桌不下,抓住我的手腕,他的力气很大,用力的扭动着我的手腕。

    他着急了?还是害怕了?不管是哪一个,都让我开心。

    萧雅然想要和辛乌的公司合作,简直就是妄想,我不会让萧雅然得逞的。

    “雅然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还搞大了那个女人的肚子,当时我怀着六个多月的孩子,因为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孩子在肚子里死了,我颓废了半年,才振作起来,接下了席氏集团,成为我新生的起点。”

    我说的声具泪下,辛乌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带着同情的看着我,同时看向萧雅然的目光,满是犀利。

    “清泠,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些伤我心的话?我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女人,你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我都没有嫌弃你,你对席慕深余情未了,我也随了你,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伤我。”没有想到,萧雅然的脑子转的这么快,竟然很快就和我上演苦情戏。

    我眯起眼睛,看着萧雅然一副被我抛弃的样子,俊逸的眸子满是忧郁道:“我细心的守护着你,就是希望有一天,你可以看到我的好,清泠,不管你恨我还是讨厌我,我都会求得你的原谅,和我复婚,就算是以前你怀着席慕深的孩子,我也不介意,我的心,永远都是属于你的。”

    要乱厚脸皮,我大概真的不是萧雅然的对手,听着他情真意切的话,我感觉整个身体都毛毛的。

    辛乌显然也是相信了萧雅然的话,对我劝说道:“清泠,萧总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在怪他了。”

    我抽了抽嘴角,敛眸道:“抱歉,我情绪有些激动,想要去一趟洗手间。”

    该死的萧雅然,算你狠,轮演戏,我的却是不如你,但是,别以为这一次的冠军,我会让你拿走。

    我推开椅子,朝着辛乌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

    我没有想到,竟然会在餐厅遇到萧雅然,还被萧雅然恶心了一回。

    第一次和萧雅然交手,便处于下风的位置,让我的情绪受到了些许的影响。

    我双手撑着琉璃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脑海中,都是席慕深和孩子死掉的场景。

    午夜梦回,我仿佛都能够听到席慕深冰冷的声音。

    他说,恨我,恨我的背叛。

    可是,席慕深,我们说好的,会互相信任的,说好的……

    我掬起水,打湿了我脸颊之后,苦涩的笑了笑之后,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离开了洗手间。

    当我来到了走廊的时候,就看到了靠在墙壁上,离我不远的萧雅然。

    萧雅然看到我,只是勾起唇瓣,俊逸的脸上泛着些许寒冰之气。

    “慕清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底线?什么是你的底线?”我冷嘲的看着萧雅然,漫不经心的摸着披再肩膀上的头发问道。

    “你应该很清楚,我想要你死,你死无葬身之地,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够这么平安的接管席氏集团?嗯?”萧雅然直起身体,朝着我靠近,眼眸弥漫着一层冷然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