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59章 作坊出事

    “慕清泠,我会等着看你的下场的。”方彤凶狠着一双眼睛,像是要将我整个人吞进肚子一般。

    我看着方彤的目光,冷嘲的笑了笑,面无表情的用力将方彤的身体推开。

    我现在真的是懒得和方彤在这里废话了。

    我皱眉,甩开了方彤,便要离开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

    我看过去,就看到一条项链被甩到了地上,大概是刚才我和方彤争执的时候,方彤的项链掉在地上了吧?

    我弯腰将那个项链捡起来,看了一眼之后,才发现,这个项链就是我在照片上,看了无数次的项链。

    “还给我。”我正看着手中的项链发呆的时候,方彤像是疯了一般,将我用力的推开。

    我整个人都撞到了墙壁上,我黑着脸,看着方彤着急的将项链从我手中抢走。

    “慕清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方彤攥紧手中的项链,朝着我凶狠道。

    我撇唇,一点都没有将方彤的话放在心上。

    方彤离开之后,我才从地上站起来,我有些出神的看着刚才项链待过的地方,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钻心的疼一般。

    那个项链……真的好熟悉,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次我看到那个项链的时候,情绪波动就这么大?

    我一定是见过那个项链,或者说?那个项链其实是我的?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立刻摇摇头。

    席慕深曾经说过,他就是因为这个项链,才知道救了他的人是方彤的。

    我以前从未遇过绑架的事情,更何况是在这么小的年纪?

    十二岁那年?我有没有遭受过绑架?

    我按压着有些难受的太阳穴,怀着奇怪的心情离开了方家。

    我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刚想要打开电脑,准备开始这一次的设计大赛的图纸,不想,林曼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作坊出事了。

    我匆忙的赶到了作坊的时候,看到工人垂头丧气的拿着衣服,在哪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我过去的时候,厂长立刻上前,有些担心的朝着我说道:“慕董,真是对不起,都怪我没有好好管理作坊,才会出了这个事情。”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布料会全部被染色了?”

    我沉下脸,走到那些已经制作出来的衣服面前,拿起被染成了彩虹色的衣服,有些生气道。

    这一批就是要运送到方浩然公司去的,他们要运送到国外去的一批很重要的订单。

    这一批货,从设计和用料,还有采购方面,我都已经严肃的叮嘱过,而且,这一切都是我亲自弄得,弄好之后,我便让作坊的人一定要仔细,要小心,这些都是高档用品,用料方面都是非常好的,不能够有一点瑕疵。

    现在竟然全部被染色了,不仅会消耗制作时间,还有就是提交订单的时间。

    和方浩然商量好的成交时间,就在一个星期之后,现在就算是我重新采购,让作坊的人日夜加工,只怕也没有办法来得及,毕竟这些衣服,制作工序非常麻烦。

    “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来到作坊,就发现这些衣服全部浸泡在染缸里,我们发现之后,将衣服全部拿出来,想要挽回损失……可是……”制作衣服的员工,战战兢兢的朝着我解释道。

    “慕董,现在要怎么办?这些染色剂,我用了很多方式,都没有办法完全漂干净。”厂长越满脸忧色的看着我说道。

    我抓起那个衣服,看着上面的彩虹色染色剂,脑仁一阵钻心的疼。

    “被染色的衣服,有多少?”

    方浩然定制了三千五百套这种款式的衣服,每一件都是限量版的尺寸和风格。

    为了制作这些,我耗费了心血,现在竟然出现了这种事情。

    “我刚才数了一下,一共被染色的是一千五百套,还有两千套没有被染色,但是……”厂长说着,结结巴巴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说不出后面的话了。

    “说,还有其他两千套怎么样了。”我听到厂长欲言又止的样子,心猛地沉了下来。

    听厂长的意思,肯定是另外两千套也出了问题。

    “另外两千套,被老鼠……咬破了。”厂长战战兢兢的看了我一眼,结结巴巴道。

    什么?被老鼠咬破了。、

    我被厂长的话弄得浑身一颤。

    我面如死灰的看着面前被染色的衣服,想到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交货,我在方家还信誓旦旦的和方浩然说,一定会按照约定,将衣服送过去的,现在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要怎么将这些货交给方浩然?

    现在究竟要怎么办?

    我无力的放下手中的衣服,有些疲惫的看了厂长一眼。

    “你们去挑选一下哪些染色比较严重,那些被咬破的比较严重,按照比例分类的放好。”

    “是。”

    那些员工离开之后,我勉强镇定的看向了厂长,厉声道:“你究竟是怎么看着这批货的,我之前一直和你说,这批货非常重要,一定要小心的看好,现在有事染色,有事老鼠的?我们作坊什么时候有老鼠的存在?”

    “慕董,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很奇怪,我们作坊一直很干净的,今天打开仓门的时候,突然涌现了好多老鼠,我当时也被吓到了。”厂长被我严厉的口吻吓到了,忍不住朝着我解释道。

    我抿唇,冷冷的看了厂长一眼,有些烦躁道:“这几天一直看管仓库的保安是谁?”

    “是……慕辰,你的弟弟。”厂长战战兢兢的回应道。

    慕辰?这几天看着仓库的人是慕辰?

    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妈妈说想要慕辰来席氏集团帮我,我说让他自己去人事部提交申请就可以,至于能不能过关,就看保安室那边的审核了。

    后面慕辰好像是很疏离的通过了考核,就被分配到了仓库这边看管。

    “他在那里。”我沉下脸,看着厂长问道。

    “今天正好是他休息,应该已经回家了。”

    “你现在将这些衣服分类好,等我回来。”

    我抿唇看了厂长一眼,吩咐完之后,便离开了作坊。

    我直接开车离开作坊,心急如焚的想要问问慕辰究竟是怎么看着作坊的,却在快要进入慕家的那条马路的拐角处,看到了方彤的车子离开。

    我认识方彤的玛莎拉蒂,也知道方彤的车牌,一眼就看到那辆玛莎拉蒂是方彤的。

    看到方彤从慕家的方向离开,我的目光不由得沉凝了下来。

    方彤又来慕家?从国外治疗回到京城,就过来慕家?

    方彤和慕家的关系?真是好到不行?

    我勾唇,冷笑一声,启动车子,直接开进了慕家的院子。

    “姐,你今天不是在作坊吗?”慕辰正好在院子里嗑瓜子,看起来非常悠闲的样子,看到我从车上下来,还对我打招呼道。

    我直接走进慕辰,冷声道:“作坊的货出了问题,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

    “出问题了?怎么会?出什么问题了?”慕辰闻言,似乎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那张秀气的脸满是错愕道。

    我盯着慕辰的眼睛,缓缓道:“作坊原本预计要给方氏集团的这批限量版的原创服装,有一千五被染色,还有两千套被老鼠咬坏了,这几天,看守仓库的一直都是你吧?”

    “姐,你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是我做的吗?”慕辰似乎被我的口气气到了,他将瓜子扔到桌上,怒气冲冲的起身,虎目圆瞪的盯着我。

    “我没有说是你做的,你这么着急的反驳,倒是让我有些怀疑了。”我冷冷的看着慕辰,讥讽道。

    “行啊,慕清泠,你现在就是针对我是不是?要不是看在你这么辛苦的支撑着一个破烂的公司,我才不会过去帮你的忙,我是好心想要帮你的忙,才去你们那家明显已经倒闭扶不起来的阿斗公司,现在你倒是好,竟然怀疑我对你的这批货动了手脚?慕清泠,你真是我的好姐姐。”

    “我说了,我没有说是你做的,我只是再问你,你看管仓库,究竟是怎么看管的?我的作坊从来就不会出现老鼠,究竟是怎么来的?还有,做好的衣服都是放好了的,为什么好端端会被扔到染色缸里去了?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吗?”

    “我不觉得诡异,我倒是觉得你的口气就像是已经裁定,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我告诉你慕清泠,老子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你爱信不信,你要是怀疑我,就拿出证据,没有证据,你凭什么冤枉我。”

    “清泠,慕辰,你们在吵什么?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在争吵了。”

    我也被慕辰的这种强硬的态度气到了。

    我原本也只是怀疑这件事情和慕辰有关系,毕竟慕辰之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情还历历在目,我怎么都没有办法相信慕辰会真的变好。

    慕辰现在这幅辩解的样子,更是让我心中充满着疑惑,也对这件事情有着更加微妙的判断。

    这件事情,一看就不是偶然事件,肯定是人为的。

    有人故意这个样子,就是想要弄死我?想要我开不下去?

    “妈,你问问你的好女儿,我好心好意的在席氏集团那个破公司工作,她竟然怀疑那些都是我做的?”慕辰怒火冲冲的看着妈妈,对着妈妈抱怨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