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63章 那个男人是谁

    “是谁?那个男人是谁。”我抓住林曼手,对着林曼大叫道。

    混蛋,竟然有人在水晶萃的地方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我要他好看。

    “我……我也不知道。”林曼黑着脸,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道:“我当时见你去了洗手间那么久没有回来,担心你才会出去找你的,谁知道,就看到你……”

    “看到我怎么样、”我怔怔的看着林曼道。

    我当时浑身无力,脑袋也是晕乎乎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狼狈,只是被挑起了一股奇妙的火,只能够随着对方的动作。

    我竟然被人……强暴了?

    麻痹,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我一定要抓到那个禽兽。

    “你……身上衣服都没有穿,双腿……,还有……身上很多……那些,丝袜也破了……”

    “不要说了。”听着林曼支支吾吾的话,我捂住耳朵,简直想要挖洞将自己埋起来。

    “究竟是谁这么过分,竟然在电梯里对你施暴?水晶萃的安全措施怎么这么差?还有,那个电梯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停滞不前?”面对着林曼像是炮珠一样的声音,我有些无力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要报警。”

    我冷下脸,对着林曼说道。

    我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去警局报案的,毕竟我的身体里,肯定还残留着对方对我施暴的罪证,我一定要将这个禽兽找出来,阉了。

    “你疯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报警。”林曼听到我的话之后,显然不赞同的朝着我摇头。

    林曼在担心什么,我也非常的清楚,毕竟这种事情,都说不可外扬,我要是报警的话,全部人都知道我被人强暴了,可是,难道就这个样子忍气吞声?

    “清泠,你先冷静下来,我们首先要抓到这个男人。”林曼握住我的手,对着我说道。

    我捏住拳头,抿唇道:“我知道,我一定会抓到这个禽兽的,一定会抓到他。”

    等我抓到这个男人,我非要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碰女人。

    我的身体因为软组织受伤比较严重,需要在医院静养一个星期,没有办法,我只好答应了。

    我让林曼调查了一下水晶萃的监控视频,发现在我们那一层楼的监控竟然没用?

    这是早有预谋的吗?

    我心下一冽,便让林曼问问当天出入我们这一层楼的客人的资料。

    会进入水晶萃里面的人,一般都是事先订餐的,而且都是有资料证明的。

    最终,我们的目标锁定了三个男人身上,这三个男人,就是时间上比较吻合的。

    林曼将那些监控的截图交给我,我筛选了一下,直接将一个很胖的中年男人PS了,虽然当时我喝醉了,但是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个男人不胖。

    第二个是一个老人,年纪应该有七十岁了,骨瘦如柴,慈眉善目,我也直接PS了。

    我记得那个男人,绝对不老。

    第三个男人,只有侧脸,当时监控就拍到了一个侧脸。

    但是穿着一身笔挺昂贵的西装,完美冰冷的侧脸,让我手中拿着的苹果掉了下来。

    “怎么了?你也觉得这个男人帅呆了是不是。”林曼见我这个样子,还以为我是因为照片中男人的侧脸过于完美而吓到了。

    我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林曼,声音嘶哑道:“林曼……他是谁?”

    是席慕深吗?这个侧脸,是席慕深的吗?

    所以,在电梯里对我施暴的人,是席慕深对不对?

    “不清楚,我问了水晶萃的经理,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肯定是有身份的人,只是他们那天客人很多,也没有注意。”

    林曼解释了一声,我拿着那张照片,死死的盯着照片中的男人,自言自语道:“是你对不对?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你恨我就出现啊?为什么不当面问我?为什么?”

    “清泠,你怎么了?”或许是我此刻失控的样子,吓到了林曼,林曼有些担忧的看着我问道。

    我回过神,勉强的扯着唇角,淡淡的看了林曼一眼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林曼拜托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我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你怀疑是这个男人做的。”林曼狐疑的看着我问道。

    “不是怀疑,是肯定。”

    我冷下脸,目光微冷道。

    是席慕深吧?一定是他。

    我就知道,席慕深怎么可能会死?

    他怎么可能舍得去死?

    他还没有问我为什么要指证他,还没有赎罪,怎么可能会这个样子死掉。

    席慕深……

    “你好好休息,我先去打听一下。”林曼不知道我心中所想的,她也没有问什么,拿着那张照片离开了我的病房。

    林曼离开之后,我抓住身上的被子,目露悲伤的看向了窗外。

    我想了很多,想起我和席慕深结婚的那几年,席慕深对我的漠视,想起席慕深为了方彤,一次次抛弃我,利用我,想起席慕深为了我,连命都不要的事情。

    我想起很多很多的事情……

    我和他,注定只能够相爱相杀吗?

    这是宿命?还是……羁绊?

    ……

    “辛乌?你怎么会?”第二天,我正拿着电脑做设计图的时候,病房来了一个让我意外的人。

    辛乌拎着一个水果篮,拿着一束花走进来。

    他见我这么惊讶的样子,俊朗的脸上带着些许阳光的微笑道:“听说你病了住院,作为朋友,难道不应该过来看看你。”

    “谢谢。”我有些窘迫的看着金乌,将他的花接过来。

    在外面,我也只是说自己因为感冒住院,毕竟是那种丢脸的事情,我怎么好告诉他们,我是因为受到侵犯才住院的。

    “看你的精神好了很多的样子。”辛乌优雅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单手撑着下巴,朝着我意味深长道。

    “嗯,今天精神更好一点,便用电脑开始画设计图。”我看了辛乌一眼,轻轻的点头道。

    辛乌闻言,碧蓝色的眼眸带着些许严肃和认真道:“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始比赛了,你准备好了吗?”

    “嗯,这一次,我一定会拿到冠军的。”我捏住拳头,对着辛乌道。

    这一次的比赛,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绝对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放弃。

    “但是,恐怕很难。”辛乌看了我一眼,眼底带着些许怜悯道。

    我怔讼的看着辛乌,完全不明白辛乌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说。

    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辛乌才重新说道:“时光集团的萧雅然,聘请了国际上知名的设计大师汨罗,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汨罗?

    萧雅然竟然将汨罗大师请到了?难道这一次的冠军,真的要落在萧雅然的手中?

    我用力的攥紧拳头,咬唇没有回答辛乌的话。

    “汨罗是设计界的传奇人物,他的作品,可以说至今没有人超越,清泠,我觉得你胜算不大,还是放弃吧。”

    “不。”我松开拳头,看着辛乌,目光冷凝道。

    “为什么明知道自己会失败,你还要继续?”辛乌似乎不理解我的执拗一般,忍不住问道。

    “不尝试的话,怎么知道会失败?要是一开始就定义自己会失败,畏畏缩缩的话,那么就只能失败。”

    “看来,我还要向你学习。”我说完之后,辛乌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我被辛乌那么认真的看着,正有些奇怪的时候,辛乌突然起身,对着我叹了一口气道。

    我怔怔的看着辛乌,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辛乌起身,朝着我伸出手道:“清泠,这一次,我希望可以看到,不一样的作品,同时也给你加油打气,就像是你说的,不尝试怎么知道自己会失败,我也希望你可以创造一个不一样的婚纱。”

    “谢谢。”我红着眼睛,和辛乌的手握了握。

    辛乌离开之后,我将电脑合上,看向窗外的阳光,我歪着脑袋,想了许久之后,才穿上鞋子,一瘸一拐的离开了病房,托那个禽兽男人的福,我的双腿都现在走路都隐隐作痛。

    一想到那天电梯上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都还有些浑身发颤。

    我坐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安静的闭上眼睛,享受着阳光的洗礼。

    我想要设计一款比初心还要好的婚纱,既然萧雅然拿出这么大的手笔,那么我也不会气馁的,哪怕汨罗是设计界的神话,我也一定要赌一赌。

    我要的婚纱,我要的爱情,是甜蜜的像是蜜糖,却又像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一般的经历,她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那种气魄,也是滴水穿石一般的坚韧。

    这就是我要表达婚纱的幸福理念,我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不远处的云朵。

    我的脑子微微一亮,我突然想到了,这一次,我要拿出什么作品了。

    不管如何,我总是要赌一赌。

    ……

    “慕小姐。”

    “怎么了?”我从花园晒晕了脑袋之后,正打算回到病房,刚走到大楼下面,一个护士突然喊住我。

    我看着朝着我走进的护士,有些疑惑道。

    “你认识刚才那位先生吗?”护士小姐一脸羞涩的看着我问道。

    先生?什么先生啊?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羞涩不已的护士小姐道。

    “就是……刚才站在庭院那里,一直看着你的那位先生。”护士小姐指着庭院的位置,我也看过去,那里根本就没有一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