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74章 被救

    席慕深……你知不知道,小时候救了你的人,是我……不是方彤……

    你说过,会让我成为最幸福的新娘子,你说过一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的……

    你承诺了,就不可以反悔的……

    “慕清泠。”

    就在我努力的想要爬上去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道沉沉的声音,是……席慕深的声音吗?

    我无力的抬起头,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在……这里。”

    我无力的叫着,沙哑的声音,却微弱的可以。

    “慕清泠……该死的女人,你在哪里?”

    “慕清泠。”

    我听到有人一直在叫我……那个声音,那么的熟悉……

    我在这里……救救我……

    我张开嘴巴,想要呼叫,可是,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嗓子竟然都没有办法开口说一个字。

    好难受……

    我努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想要缓解这种痛苦,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却还是没有一点办法。

    我倒在地上,一直朝着前面爬,伤口一直很痛,可是我要爬上去,我要活着。

    我不甘心就这个样子死掉。

    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我还没有看到方彤和慕辰他们的下场,我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死掉?

    绝对不可以……

    我没有听到那个叫我的声音了,难不成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回应他的关系,他以为我没有在这里,所以便离开了吗?

    不可以就这个样子离开,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离开。

    我张开嘴巴,努力的想要开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我太累了,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板,慕小姐在这里。”

    就在我绝望的抓着地上的草皮和树枝的时候,我听到一道沉冷的声音。

    随后,我便听到了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紧接着,我的身体就被人紧紧的抱住了。

    很温暖,很安详的气息。

    席慕深……是你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一定没死的。

    “慕清泠,你给我撑着一点,你要是敢死,我要你好看。”

    “慕清泠,别睡,乖,不要睡觉,我这么恨你,这么恨你,明明说好要恨你的,可是我舍不得怎么办?慕清泠,不可以睡觉,你还没有……看到我们的儿子……怎么可以死。”

    儿子……

    我的儿子……

    在哪里?

    我的儿子在什么地方?

    我被这个声音刺激了,勉强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无论我怎么努力,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办法。

    “有反应了,可以松一口气了。”

    “她……真的没事吗?”

    我听到司徒傲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道有些迟疑甚至是沙哑的嗓音,仿佛恐惧和颤抖一般的声音。

    “辛亏送来的及时,她受伤很严重,伤口溃烂发炎,额头撞到石头,脑子里还残留着没有散去的血块,要是在过几个时辰没有人救她,估计就要高烧死亡。”

    我听到抱着我的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似乎很恐惧的样子。

    “你这个样子出现,真的没有问题吗?”我听到司徒傲带着些许迟疑的声音。

    随后,我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因为我实在是好累,真的好累……

    方彤……慕辰,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人,绝对。

    我一次次的原谅慕辰,是因为慕辰毕竟是我的亲弟弟,可是……他们对我一次次无情的伤害,已经将我的底线给挑衅了。

    我要是继续这个样子原谅,就显得太圣母了。

    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放过方彤和慕辰,这一次,我要让他们将牢底坐穿。

    ……

    “妈妈……妈妈……”

    宝宝?是我的宝宝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孩子没有死,是我的孩子……

    我听到孩子稚嫩的呼叫,他在叫我。

    我要醒来,一定要醒来。

    当我挣扎许久之后,终于睁开了一直粘着的眼皮的时候,一个软软的东西,印到了我的嘴巴。

    我的脑子还有些眩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我看到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之后,我吓了一跳。

    “团子?”我吃力的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我吐出一口浊气,勉强的回过神,才看清楚,压在我身上的不是别人,是团子?

    帝国集团的太子爷。

    “麻麻……”团子模糊的叫着我,柔软的小手在我的身上摸来摸去。

    我看着团子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心中不由得泛着浅浅的温柔。

    我腾出手,将团子紧紧的抱在怀里,爱怜的吻着团子的脸蛋。

    “团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慢慢的坐起身体,发现身体很疼,手臂上也有纱布,难不成,昨天救了我的人,是帝国集团的人?

    “小少爷,慕小姐身上有伤,你可不能够这个样子闹她。”就在我疑惑不已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长相儒雅的男人走了进来。

    我看清楚来人的面容之后,才知道,这个人,不就是上一次来我家将团子接走的人吗?

    “是你……救了我?”我将怀中抱着我不放的团子交给管家道。

    管家轻柔的抱着团子,对着我恭敬道:“不,是家主救了你。”

    家主?就是团子的父亲吗?

    “家主无意中路过那片森林,无意中听到你的求救,才会救了你,慕小姐怎么会掉在坡下的位置,还受伤这么严重。”

    听到管家的话,我捏了捏拳头,脑海中浮现出方彤和慕辰的影子。

    慕辰,和方彤,他们两个人,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的。

    “我去那里找东西,无意中摔下去的,谢谢你们的家主救了我。”我回过神,淡淡的解释道。

    管家知道我有所隐瞒,也很聪明的没有继续问我。

    只是让佣人将午餐端过来给我吃。

    “慕小姐救回来的时候,高烧不退,现在已经退了,你身上的伤,虽然没有伤到筋骨,还是有些严重,医生建议你最近最好是躺在床上休息。”

    我闻言,抬起无力的手,看着上面缠绕的纱布,身体的伤口都被处理了,但是……

    是了,决赛……还有总决赛,我不可以躺着的。

    我已经过了两关了,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轻易的放弃。

    “今天是几号?”我捏了捏拳头,看着管家道。

    “25.”

    不是吧?下午就是我的比赛了?

    下午三点钟开始,就是我的比赛了。

    这个样子想着,我不由得挣扎了起来。

    管家看到我这个样子,立刻上前道:“慕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你身上还有伤,请你不要乱来。”

    “设计大赛还没有结束,我……必须要去主持大局,今天是最关键的一天,怎么可以少了我。”

    总决赛是由设计师领头的,我要是缺席的话,后面的模特怎么办?我们公司就会被取消资格的。

    我好不容易才过关斩将到了今天,绝对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放弃的。

    “而是慕小姐,你的双腿受伤最严重了,现在要站起来,只怕有些困难。”管家扶着我的手臂,为难的将目光看向了我的双腿。

    我看了看自己双腿上缠着的纱布,脸色不由得一白。

    难怪我刚才觉得浑身都无力,原来是因为我的双腿没有什么力气?

    从坡上滚下来的时候,我的双腿,好像是撞到了石头上,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受伤了?

    而且我的额头还碰到了大岩石,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的脑袋还有些轻微的刺痛。

    “没问题的,我可以站起来。”

    我固执的推开了管家的手,从床上起身。

    可是,毕竟伤口没有痊愈,我一动,双腿一软,整个人都朝着地上倒下去。

    看到我这个样子,管家有些担忧了起来。

    “慕小姐,你就不要逞强了,设计大赛每一年都有,每个地方都会举办,这一次的机会失去了没有关系,等着下一次的机会就可以了。”

    “不一样的。”我摇摇头,满头大汗的从地上摇摇晃晃的起身。

    这一次对于席氏集团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和普通的设计大赛根本就不一样,要是拿到冠军,席氏集团就可以让商界的那些人对席氏集团改观了,所以,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放弃,绝对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放弃这一次的机会。

    “麻麻……”团子被管家抱着,看着我的样子,似乎很难过的样子,他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身形扭动着,就想要去抱我。

    我看着团子担忧的样子,扯了扯唇瓣,冒着冷汗道:“麻麻没事的,团子乖。”

    团子大大的眼睛弥漫着一层泪水,仿佛在心疼我一样。

    我勉强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喘息着,绷带上渐渐的出现了些许的殷红,我没有管,只是喘息道:“管家,我改天和你们家的主人道谢,可以麻烦你,送我去比赛现场吗?”

    现在我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抛下,必须集中精力去比赛。

    我必须要……比赛,必须要拿到这一次的冠军。

    “慕小姐,你……哎。”管家似乎对于我的固执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他看着伤痕累累的我,摇摇头,却还是因为我的执拗妥协了。

    我被两个佣人扶着下楼,才看清楚帝国庄园的别墅,真的很豪华。

    一栋非常奢华的别墅,彰显出别墅的主人,显赫的背景。

    看来,这个帝国庄园的主人,果然就像是传闻中说的那个样子,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男人。

    我坐上车子,看着车子缓慢的开动,慢慢的升上了玻璃。

    在我就要完全的升起玻璃的时候,我却察觉到一道凌厉复杂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

    我被这个视线震惊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