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77章 和顾夜爵斗智斗勇

    当来人将我放到车上的时候,我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将我放在车上的男人,究竟是谁。

    “不错,还认识我,我还以为,你忘记我是谁了。”顾夜爵将整张脸靠近我,冰冷的面具,刺激了我的神经。

    我被顾夜爵邪佞魅惑的气息震慑到了,身体忍不住微微抖了抖。

    “喂……你说话就说话,干嘛……靠我这么近。”

    这个变态男人,每次说话非得要靠人这么近吗?

    “近一年没有见你,没有想到,你变得越来越美味了。”

    顾夜爵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反而伸出两根手指,掐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贴近他的脸。

    我被他恣肆的动作,弄得耳根一热。

    我无力的抬起手,想要朝着顾夜爵的脸上挥过去,可是顾夜爵的动作却比我还要快速的抓住我的手腕。

    “慕清泠,你现在还有力气打我?嗯?”

    “流氓……松手。”

    要不是我现在难受的要命,我绝对要顾夜爵好看。

    “嗤,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什么事情?”

    顾夜爵那双渗人的眼眸漫不经心的扫了我一眼,紧紧只是一眼,我也可以感受到他眼底翻滚着的那股凌厉骇人的气势。

    不怒自威的气势,大概说的就是像顾夜爵这种人吧?

    “你曾经可是答应过我,只要我救了席慕深,你就会陪我睡一个晚上,当时你怀孕了,我就没有下手,现在你的孩子没有了,自然就可以履行承诺了。”

    顾夜爵恣肆的掀起唇瓣,手指漫不经心的划过我的脸颊道。

    我被顾夜爵粗粝的手指刺激了,涨红脸道:“我现在是伤员,爵爷你就这么饥不择食吗?”

    顾夜爵像是会缺女人的人吗?

    我还以为,顾夜爵这么久没有出现,是早就将这件事情忘记了,没有想到,顾夜爵的记性竟然会这么好?

    这个混蛋……

    “放心,我现在不会碰你,最多,就是吻你,收取利息。”顾夜爵邪气的看着我,低头堵住我的嘴巴。

    这个变态……

    我挣扎的想要将顾夜爵推开,却发现自己原本就眩晕的大脑,此刻更是晕了。

    混蛋,遇到顾夜爵,果然没有什么好事情。

    混蛋……

    我没有挣脱顾夜爵的骚扰,结果自己自己晕过去了。

    等我醒来,已经在顾夜爵的别墅里了。

    手背上还插着吊针,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正在给我换药的护士,哑着嗓子道:“这里……是?”

    “爵爷在京城的别墅。”护士看了我一眼,冷漠的解释道。

    我撇唇,对于这个护士有些高冷的态度有些不满起来。

    护士帮我换好药之后,挺了挺胸道:“伤势有些严重,高烧已经正在退了,近期内不要下床走动。”

    “谢谢。”虽然这个护士对我的态度不是很好,礼貌上,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

    谁知道,护士听了我的道谢,只是看了我一眼,冷漠道:“不需要给我说谢谢,我这个样子做是因为爵爷的命令,你只需要安静的养伤就可以,不要试图勾引爵爷。”

    这都是什么人啊?

    我什么时候勾引顾夜爵了?

    “我想是那种没有眼光的女人吗?”我睨着眼前护士胸前的波霸,不悦道。

    感情这个护士从刚才开始对我不满的情绪,是将我当成了情敌啊?

    顾夜爵这个种马,怎么到处玩女人啊。

    “啪啪啪。”我刚说完,就发现这个护士好像是被我的话气到了,一张漂亮的脸有些扭曲,就在他想要开口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巴掌声。

    我和那个护士齐齐的回头,就看到了倚靠在门框上,穿着一件黑色衬衣,敞开胸膛的顾夜爵。

    不得不说,虽然顾夜爵戴着一个诡异的面具,但是,配上男人这种黄金比例的身体,只会让女人着迷。

    那个护士看到顾夜爵之后,扭着腰身,依偎在顾夜爵的怀里,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暧昧的摸着顾夜爵的胸膛,嗲声嗲气道:“爵爷,我已经给她处理好伤口了。”

    “宝贝,又想要了?刚才我没有喂饱你吗?”顾夜爵轻佻眉梢,眸子划过些许的恣肆。

    他的手,放在护士挺翘的臀部上,暧昧色情的揉搓着。

    我看着顾夜爵的动作,差一点就吐血了。

    死变态,他是不是忘记还有一个我了?就这个样子到处发情,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爵爷你太厉害了,勾引的莎莎每天都想要爵爷你的身体。”莎莎的手,渐渐的往下,竟然握住了顾夜爵的下面。

    我满头黑线,在这个样子下去,是不是会演变成了直播,我不由得想到第一次遇到顾夜爵的时候,顾夜爵当时就和一个外国妞在上演直播,尺度大的让人吐血。

    果然,要论不要脸,这个顾夜爵首当其冲。

    为了避免长针眼,我只好开口了。

    “咳咳咳。”我用力的咳嗽,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就是要提醒顾夜爵,不要太过分了,好歹我还是一个伤员,让我看这种脏兮兮的画面,也不怕脏了我的眼睛。

    “吃醋了?”顾夜爵果然被我的声音弄得停下了举动,却搂着怀中的护士,抬起精致的下巴,对着我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道。

    “喂喂喂,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好歹是一个伤员,你要是真的这么迫不及待,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你就这么喜欢被人观看。”我嫌恶的看着顾夜爵,忍不住吐槽道。

    顾夜爵闻言,不怒反笑,那双诡谲深沉的眼眸,在看着我的时候,更是让我整个身体都毛毛的。

    我忍着后背毛毛的感觉,警惕的看着顾夜爵,结结巴巴道:“你这个样子看着我,干什么?”

    我怎么感觉顾夜爵这个人,总是很奇怪的样子?

    “先去房间等我。”顾夜爵收回了目光,低下头,对着怀中已经情动的护士说道。

    护士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恼怒我打断了她的好事一样。

    我被她这个样子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

    尼玛,现在是什么世道了?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招谁惹谁了?

    “烧退了,看你精神不错,是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我的技术了,嗯?”在我吐槽的厉害时候,不想顾夜爵这厮竟然突然靠近我,对着我的耳朵吐气。

    我被顾夜爵放肆的举动刺激到了,忍不住捂住耳朵,有些生气的瞪了顾夜爵一眼。

    “喂喂喂,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慕清泠,你其实也寂寞很久了吧。”谁知道,听完我说的话之后,顾夜爵突然盯着我的胸口看,还露出邪气妖娆的微笑。

    我被顾夜爵的话刺激的整个脑袋都要充血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顾夜爵,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请你先出去,我脑袋疼。”要是在和顾夜爵说话,我觉得自己血压要飙升了。

    “真的不想要试试我的身体?我可是很勇猛的,女人上了我的床,都会流连忘返,慕清泠,你也不例外。”

    “顾夜爵,你真是可怜。”听着顾夜爵说着自己有多么的天赋异禀的征服女人,活的像个皇帝,我忍不住摇头叹息,用极其怜悯的目光看着顾夜爵。

    “慕清泠,你说什么?我可怜。”顾夜爵大概是从未有人说过他可怜吧,他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眸倏然一寒。

    我一本正经的看着顾夜爵点头道:“没错,你觉得自己不可怜吗?被那么多女人蹂躏,你瞧瞧你,身体碰了那么多女人?你以为皇帝是这么好当的?我一直都觉得,当皇帝的那些男人都很可怜,尤其是古代的男人,他们被女人折磨成什么样子?偏偏还不知道自己被女人榨干了,你说可不可怜?”

    我一脸同情的对着顾夜爵摇头,顺带看了顾夜爵裤裆的位置。

    “这个样子还没有得病,你也算是幸运。”

    我忍不住再度加了一句。

    顾夜爵的一张脸,黑的更加难看,虽然他戴着面具,但是我还是知道,顾夜爵现在恐怕气的想要吐血吧。

    “慕清泠。”顾夜爵咬牙切齿的捏住拳头,对着我咆哮道。

    “我又没有说错,难道不是吗?”我无辜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摊手朝着顾夜爵说道。

    顾夜爵豁然起身,高大的身体在我的眼前形成一道的阴影,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顾夜爵会打我。

    可是,顾夜爵只是咬牙切齿的瞪了我一眼之后,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看着顾夜爵离开的背影,我忍不住摸着自己的下巴,随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刚才说的那些,估计会影响顾夜爵吧?

    谁让他到处发情的,活该。

    恶整了一下顾夜爵之后,我的心情顿时变得很不错。

    我拉上被子,重新躺下床,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

    我在顾夜爵的别墅呆了三天,精神渐渐的好了很多,腿上的伤也好了不少,都结痂了,结痂的时候,身体痒的不行,每次我都忍不住想要去抓。

    “慕清泠,你在抓,身上会留下疤的,到时候难看死了。”中午吃完饭,我坐在庭院里吹风,伤口又开始痒了,我忍不住想要去抓伤口,却被顾夜爵抓住了手。

    我回头看了顾夜爵一眼,不耐烦道:“是我的身体又不是你的,丑也和你没有关系。”

    我现在被这个伤口弄得烦死了,每天很痒,脾气也变得非常不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