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83章 我的真实身份,卢美芬的疯狂

    我哑着嗓子,对着慕哭泣道。

    可是,他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只是回头对着自己身后的保镖,不知道说了什么。

    那个保镖走过来,对着我解释道:“慕小姐,我们主人不会说中文,你说什么,他不是很清楚,他说你可能认错人了,你救了小少爷,他很感激,请慕小姐现在离开帝国庄园吧。”

    “不要,他明明就是席慕深。”我摇摇头,红着眼睛盯着坐在轮椅上的慕叫道。

    他明明就是席慕深的脸,为什么不肯承认自己是席慕深?

    就这么恨我吗?

    席慕深……我们说好,会互相信任的,这些话,你都忘记了吗?

    “妈妈。”一边的泠泠,扭着身体,像是要从管家的怀里下来我这里一样。

    管家抱着泠泠,面上带着些许复杂道:“慕小姐,请你先离开这里吧,这里没有人敢违抗家主的命令。”

    我抽了抽鼻子,看了管家一眼,眼眶泛红道:“好,我先离开,但是,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席慕深,我绝对要让你承认你的身份,别以为你换了一个身份,就可以蒙骗我。”

    我从地上起身,深深的看了席慕深一眼之后,扭头离开了帝国庄园。

    席慕深不承认自己没有关系,我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席慕深……

    一定是席慕深……

    ……

    “清泠,你过来了。”我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从帝国庄园出来之后,便直接去了方家。

    叶然的面色异常憔悴,她看到我,依旧那么的热情,甚至对于我将方彤送到了警局的事情,她似乎都没有怪我的样子。

    我看着叶然憔悴不堪的脸色,心中泛着些许的复杂。

    “我今天过来,是因为方彤的事情。”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叶然好。

    我真的不愿意叶然他们继续被蒙骗。

    “我知道,彤彤做出这种事情,作为她的父母,我很难过,清泠,对不起,都怪我,没有好好的看着彤彤,让她一次次的伤害你。”叶然苦笑一声,漂亮的眼睛里盛满泪水。

    我看着叶然难过,心情也不是很好受。

    叶然真的很疼爱方彤,很可惜的是,方彤可能不是叶然的孩子。

    “方夫人,我要和你说的这件事情,可能有些严重,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在兴风作浪。”我斟酌了一下词语之后,对着叶然淡淡的说道。

    “你想要说什么?”叶然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眼眶微红的朝着我说道。

    “我想要问你,方彤是什么血型。”

    我看了叶然一眼,问道。

    方彤是叶然的女儿,叶然应该很清楚方彤的血型吧。

    “方家的血型是珍贵的熊猫血,所以我们都很小心的不让彤彤受伤,毕竟要是受伤的话,会流血,所以我们一直很小心的保护彤彤,你怎么突然对彤彤的血型这么在意?”

    叶然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熊猫血……

    熊猫……血。

    不……不会的……

    难不成……我……才是方家的孩子?

    我脸色惨白的看着叶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清泠,你……怎么了?”叶然见我脸色难看,有些担忧的朝着我说道。

    “我……想起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我先离开了。”

    我慌慌张张的从方家离开,甚至没有看方彤脸上的表情是什么。

    方家的血型是珍贵的熊猫血……

    而我正是这个血型?这个证明什么?

    我会是方家的千金吗?

    我和方彤的身份对调了?

    这种只会发生在中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清泠,你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我从方家出来之后,摇摇晃晃的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只能来到作坊的外面,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盯着自己手腕上的动脉,一直在发呆。

    林曼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她走过来,坐在我身边的位置,见我一直看着自己的手发呆,她有些疑惑的问道。

    “林曼……我活了二十多年,才发现了一个真相。”

    我慢慢的抬起头,眼眸空洞迷离的看着林曼,声音嘶哑道。

    “清泠,你怎么了?你今天的表情很奇怪。”

    林曼见我这个样子,有些担忧道。

    “我需要去验证一下。”

    我深呼吸一口气,起身对着林曼说道。

    “你要验证什么?清泠,你要去哪里。”林曼还没有从我没头没脑的话中回过神,见我离开,忍不住朝着我叫道。

    我没有停下脚步,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我究竟是不是方家的孩子。

    如果是,那么我就是被掉包的,难怪我一直得不到妈妈的喜欢,一切只是因为我不是她的孩子。

    这么残忍的事实,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

    慕辰和方彤现在被关起来了,暂时是没有机会出来了,但是妈妈却只是被警告了一番,毕竟她没有参与这件事情,所以她现在被放出来,正在慕家。

    我过去的时候,妈妈坐在门口发呆,原本苍老的面容,此刻更是显得异常透明。

    我推开院子的门的时候,妈妈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般,抬起头,看向了我。

    “慕清泠,我要杀了你,慕清泠、。”妈妈像是疯了一般,朝着我扑过来。

    我看着疯癫狂乱的妈妈,心中泛着些许的苦涩和复杂。

    曾经,我是真的将妈妈当成了亲人一样尊敬。

    可是……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才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妈妈她是假的,不是真的。

    “方彤是你的女儿,对不对。”在她的手就要朝着我的脸上挥过去的时候,我淡漠的对着她问道。

    她像是被我的话刺激到了一般,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她睁大眼睛,那双瞳孔,弥漫着一层骇人和惊悚道:“你……你说什么?你在胡说什么?”

    “不要在装了,我调查了一下我的血型,还有方彤的血型,方彤是B型血,方家的人是熊猫血,你觉得方彤有可能是方家的孩子吗、”我将自己调查的报告扔给妈妈。

    妈妈抖着手,将那个报告书捡起来,看着上面的内容之后,她像是疯了一般,对着我发出尖锐的低吼道。

    “不是,彤彤是方家的孩子,你故意的,这些都是你伪造的,你想要取代彤彤,你妄想。”我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妇人,心中悲凉不已。

    明明是方彤占据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只是想要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罢了。

    “我会和方家的人一起去医院做检查认亲,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

    我冷眼看着疯癫的妈妈,淡漠道。

    一个母亲,可以自私到这种地步,我也无话可说了、

    “不可以走,慕清泠,你给我站住,我说站住,你听到没有。”

    妈妈扯着嗓子,大叫着我的名字。

    我闻言,只是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妈,你公平一点好不好?事实摆在眼前,我是方家的孩子,方彤是你的的孩子,当年你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将我和方彤换掉的,我不清楚,但是,今天我单独回来告诉你,就是要让你明白,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不可以……慕清泠,不可以抢走彤彤的东西,求你了,你不要说出去,清泠,妈妈求你了。”妈妈冲到我的面前,挡着我的面,跪在我的面前,对着我恳求道。

    “你求我不要认我的亲生父母。”我看着跪在我面前的妈妈,幽幽道。

    “是,我求你了,是我不好,这些年,我偏心,我对你不好,我担心你会将彤彤的身份抢走,我……我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方彤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我从小就和方彤换了身份,方彤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

    “十二岁那年,你掉下山坡受伤了,我和你爸爸找到了你们,顺便救了彤彤他们,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和彤彤相认了,彤彤当时不相信,一直说我是骗子,还说要让方董他们让我好看,后面你醒了,却忘记了许多事情,彤彤便来找我,说不许将你和被抓走的事情说出去,她的话,我当然要听,所以……”

    “所以你们就瞒着我,让方彤顶替我,变成了席慕深的救命恩人。”

    “清泠,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求你不要夺走彤彤的幸福。”妈妈面露惊恐的看着我,声音嘶哑道。

    “方彤的幸福?那么,我的幸福呢?”我冷笑的看着妈妈,面露古怪道。

    她只是想到要让自己的女儿幸福,为什么没有想到我的幸福?方彤将原本属于我的幸福抢走了,我要怎么办?我生活了二十多年,才发现,自己的父母都是假的。、

    “你将自己的女儿变成了方家的公主,却让我留在慕家过着悲惨的生活,卢美芬,你的女儿就是人,我慕清泠就不是人是不是。”我对着卢美芬厉声道。

    她被我严厉的话语吓到了,毕竟我从未这么直呼其名的叫过她。

    “不……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要是和方家的人认亲,彤彤所有的一切都毁掉的,她是大明星,是方家的千金小姐,你不可以……”

    “我才是方家的孩子,方彤只是假冒的,你真的以为,只能包住火吗?”我冷眼看了妈妈一眼,声音冰冷道。

    妈妈闻言,浑身冰冷,只是睁着一双眼睛,面色恐怖的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妈妈此刻的表情,深呼吸一口气,缓慢道。

    “我不想要和你说废话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说出去的,不知道你这些年,有没有感觉良心不安?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豪门享福,却对我这个样子,卢美芬,人在做,天在看。”

    我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便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