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93章 真的生气了?

    我一把抓住席慕深的下身,对着席慕深威胁道。

    席慕深涨红了一张俊脸,表情异常无奈道:“母老虎,除了我,谁还要你。”

    “谁说我没人要的?你不知道顾夜爵一直在我身边打转吗?”我听席慕深这个样子说,忍不住对着席慕深得意洋洋道。

    顾夜爵这个名字,让席慕深非常不悦。

    他黑着一张脸,危险的朝着我说道:“慕清泠,你要是再敢和顾夜爵靠近,我要你好看。”

    “知道了,干嘛这么大声。”我掏了掏耳朵,委屈的对着席慕深说道。

    “最好是这个样子,要不然,我要你好看。”席慕深见我这个样子,才满意的点点头,却还是不放心的对着我命令道。

    我朝着席慕深吐着舌头,便和席慕深上楼睡觉去了。

    三点钟之后,席慕深亲了我一下,让我乖乖的等他回来,便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舒展了一下身体,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没有席慕深在,心莫名的空了。

    ……

    “泠泠,还难受吗?”晚上,我带着佣人熬好的鸡汤去医院看泠泠。

    泠泠和叶然相处的非常好,一点也不认生,大概是知道叶然是自己的外婆,一直粘着叶然。

    “麻麻……”泠泠看到我,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挥舞着手臂,要我抱他。

    我看到泠泠精神这么好,忍不住笑了起来。

    “泠泠乖,以后不许吃不干净的东西。”司徒傲说,泠泠这一次是因为吃了变质的牛奶才会急性阑尾炎的。

    “没有……没有……”泠泠摇晃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看着泠泠委屈的样子,我忍不住心软道:“你还小,肠胃不是很好,以后不许吃别人的东西。”

    也不知道泠泠究竟是从哪里吃到这种变质的东西,真的要吓死我了。

    泠泠只是在我的胸口用力的蹭了蹭,就像是在讨好我。

    “泠泠快一岁生日了吧?”

    “好像是。”我摸着泠泠的脑袋,点头道。

    “到时候办一个生日宴会吧,我们方家的外孙,自然是小王子。”叶然爱怜脑袋看着我一直蹭着我的泠泠道。

    “妈,不用这么破费,泠泠还小。”

    “那怎么可以?不可以委屈我的外孙,我就这么一个外孙。”叶然不满的将泠泠抱了过来,逗弄着泠泠,继续对我说道:“你和慕深,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吗?妈妈也希望我和席慕深快点结婚吗?

    “你们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所有的事情也都解决了,也该是时候结婚了。”

    叶然凝视着我,笑容温和道。

    我有些害羞的看了叶然一眼,讷讷道:“看席慕深的表现,你也知道,他以前为了方彤,没少伤害我,我现在还生气呢。”

    “真的生气?”

    叶然促狭的看着我,笑容满面道。

    我被叶然脸上的那些表情刺激到了,耳根不由得滚烫滚烫。

    “妈,你怎么帮着席慕深啊。”我有些生气的看着叶然,嘀咕道。

    “不是我帮着席慕深,而是我知道,席慕深是真的很爱你,清泠,我和你爸爸都希望你可以幸福,我的女儿,应该得到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叶然摸着我的头发,轻声道。

    “我知道的。”听到叶然的话,我的鼻子不由得酸酸的。

    妈妈他们肯定是在自责,将自己的孩子丢了,还将别人的孩子宝贝了二十多年。

    “清泠,主要你幸福,妈妈就开心。”叶然意味深长的朝着我说道。

    幸福吗?我和席慕深,会很幸福吧。

    ……

    泠泠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医生建议泠泠暂时先在医院待着,我也只能够将泠泠放在医院让医生照顾。

    叶然说,泠泠她会好好照顾,让我不要担心,她和想要撑着这个机会,和泠泠好好相处。

    我从医院离开之后,便让司机送我去警局。

    我坐在外面,安静的等着卢美芬,很快,便有人将卢美芬带了过来。

    卢美芬满头银发,面容憔悴不堪,在看到我的时候,眼底泛着些许的复杂,她拿起一边的电话,声音嘶哑而沧桑道:“我没有……想到,你会过来见我。”

    我平静的看着眼前沧桑不已的妇人,想到她之前对我做的事情,只是淡漠道:“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过来看你,只是突然想要过来看看你罢了。”

    “慕清泠,对不起。”卢美芬看了我许久之后,突然对着我苦笑道。

    “这些天,我想了很多,当年我私心的将你从方家抱出来的时候,好几次,你爸爸都想要将你换回去,可是,被我以死相逼,你爸爸才没有这个样子做,你爸爸是真的很疼爱你,比疼爱自己的孩子还要疼爱你。”

    我知道,我还记得爸爸会趴在地上,让我当马骑。

    爸爸从小就很疼我,不像是妈妈,她总是对我很冷淡。

    “值得吗?”这些陈年往事,我也不想要在想,我只是想要知道,卢美芬这个样子做,值得吗?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可以得到自由,真的值得吗?

    “我最后一次求你,放过彤彤吧,她已经遭受到了一切的困难了,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我求你,放过她,好不好。,”

    “方彤要是安安分分,我便不会动她,但是,要是她还是心术不正的话,就别怪我手下无情。”这是我唯一可以回答卢美芬的。

    毕竟,她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罢了。

    虽然可恨,却也可怜。

    我放下电话,淡漠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卢美芬,我不会在过来看你了,从此,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看到她眼眶中的泪水,有痛苦,有悔恨,也有愧疚。

    我转头,就要离开的时候,她却用力的拍打着玻璃。

    我皱眉的看着卢美芬,再度拿起了电话。

    “清泠,我求你最后一件事情,最后一件。”

    “说。”

    “你去给彤彤和方彤送一点钱,他们现在肯定没有钱,就当帮我最后一次,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离开京城,他们接受这一次的教训之后,不会在做错事了。”

    我看着急切的卢美芬,心中满是复杂。

    到了这个时候,卢美芬还在担心着方彤和慕辰两个人能不能生活下去。

    我没有回答卢美芬的话,只是离开了这里。

    走出警局的时候,突然起风了,冰冷的风,划过我的脸颊,我才恍惚的发现,已经是秋天了啊。

    “大小姐,是回去,还是……”司机是方家的老司机,他恭敬的打开车门,让我上车。

    “去一趟慕家吧。”我坐上车子,按压了一下胀痛的太阳穴,淡漠道。

    既然这是卢美芬最后的要求,就当做一回善事,给方彤和慕辰松一点钱。

    要是他们可以离开京城,自然是最好的。

    慕家的院子肮脏不已,因为没有人大嫂的关系,落叶满地,看起来就像是没有人住的样子。

    我从车上下来,径自的推开门,走进去,看着满目疮痍的院子,忍不住莫名的心酸。

    “你来……这里干什么?”正当我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四周的景物发呆的时候,一道犀利而憎恨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沙哑到不行的声音,让我忍不住微微的蹙眉。

    我看过去,就看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方彤,她身上穿着一件泛白的长裙,头发枯黄,那张精致漂亮的脸,此刻也显得异常憔悴蜡黄。

    她一步步的朝着我走进,声音尖锐甚至是凄厉道。

    “这是卢美芬让我给你的。”我将十万块钱的支票扔到方彤的面前,冷淡道。

    十万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至少可以让他们两个离开京城,找一点事情做。

    我不可能帮他们太多,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

    要不是卢美芬将罪都承担下来,方彤他们只能够在监狱里度过一辈子。

    “不要你假惺惺。”看着我手中的支票,方彤像是疯了一般,将支票挥到地上。

    我看着被方彤扔到地上的支票,面无表情道:“方彤,你现在有这种自由,都是卢美芬换来的,你自己好自为之。”

    “慕清泠,你以为你现在可以幸福吗?我告诉你,休想。”

    方彤凄厉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我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微微的刺痛。

    我慢慢的回头,慢悠悠的看着脸色扭曲狰狞的方彤,淡淡道:“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而不是偷来的,方彤,你从以前开始,就在偷别人的幸福了,你觉得现在的自己幸福吗?”

    一切偷来的东西,都不会长久的。

    “要不是……你……我现在是席家的少夫人,是方家的千金小姐,我是大明星,一切都是我的,都是你的错。”

    “你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些原本你就是属于我的东西。”我冷冷的打断了方彤的幻想。

    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方彤还是执迷不悟吗?

    “哈哈哈……”方彤突然仰起头,放声大笑起来。

    看着笑得那么疯癫的方彤,我忍不住皱眉。

    “慕清泠,你这个婊子,你害老子差一点死在监狱,今天我要你死。”

    我看着方彤,没有注意背后。

    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就看到慕辰手中拿着一个铁棒,朝着我挥过来。

    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混乱,以至于我根本就没有回过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