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198章 终于,找到你了

    席慕深坐在床上,吻着我的眼皮道:“别怕,我会找到儿子的。”

    “嗯。”我鼻子一酸,几乎有一股冲动,想要告诉席慕深,但是萧雅然的警告,在此刻响起,我立刻组织了自己的想法,我不可以拿泠泠的命当做赌注,绝对不可以。

    要是泠泠出什么事情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席慕深果然也是发现了我此刻奇怪的表情,他抬起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的眼睛,我几乎有些不敢直视席慕深的眼睛。

    我咬唇,伸出手抱住席慕深的腰肢道:“席慕深,没有我,你也会好好的是不是。”

    “瞎说什么?慕清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冷下脸,抓住我的肩膀,犀利的寒眸紧紧的凝视着我的眼睛,被席慕深用这种锐利的目光看着,我差一点就要和盘托出了。

    “我困了。”我转动了一下眼珠子,委屈的看着席慕深道。

    “好吧,睡觉。”席慕深上下打量我之后,见我没有任何异常,才搂着我,关灯睡觉。

    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听着席慕深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眼泪忍不流出来。

    我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席慕深察觉。

    十分钟之后,席慕深均匀的呼吸声传来,看来席慕深最近真的很累,又是公司的事情,又是泠泠的事情,压在席慕深的身上,可是席慕深从未在我的面前抱怨过一句。

    我睁开眼睛,从席慕深的怀里抬起头,接着窗外的路灯,看清楚了席慕深深邃俊美的轮廓。

    我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摸着席慕深的脸庞,凑近席慕深的唇瓣,我忍不住,轻轻的吻着席慕深的嘴唇。

    “席慕深……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只是想要将我们的孩子救出来。”

    我会平安的带着孩子回到席慕深的身边。

    所以,泠泠,一定要等着妈妈,好不好?

    ……

    第二天我做好所有的一切准备之后,在傍晚的时候,和妈妈他们扯了一个谎,便一个人开车离开了。

    萧雅然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进来,他的声音依旧带着些许阴暗和诡异,让人听了不舒服。

    “我已经在路上了。”在他问我在哪里的时候,我直接淡漠道。

    “慕清泠,你最好要聪明一点,要不然,别怪我无情。”

    “我很清楚你的无情,所以我按照你的要求,一个人过去。”

    我撇唇冷淡道。

    “最好是这个样子,我的人会一路跟踪你的,要是发现有可疑的车辆跟着你,我会将你亲爱儿子的手臂送到你的面前。”

    “萧雅然,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听到萧雅然这么冷酷的话,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僵。

    萧雅然这种男人,绝对会做出这种事情,我一点都不意外。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说完,萧雅然便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嘟嘟声,我纵使在怎么担心泠泠,此刻也只能够放弃了。

    我将手机扔到座椅上,便加速朝着衡山走去。

    晚上八点钟,我到达了衡山,不过只能够在山下停车,按照萧雅然的指使,我将车子停在那里,将钥匙留在那里,直接去了后山的仓库。

    有两个穿着一身黑色,手臂还刻着刺青的男人朝着我走进,让我马上进仓库。

    我走进去的时候,萧雅然就坐在空荡荡的仓库中央,一身黑色的他,如同阴郁的魔鬼,有些渗人。

    “没有想到,你还真的一个人过来了。”

    萧雅然抬起头,那张俊逸的脸,此刻显得非常诡谲阴沉。

    看到萧雅然那张脸的一瞬间,我忍不住有些厌恶的撇头,冷声道:“我要是不一个人过来,你就会伤害泠泠,萧雅然,不要和我废话了,泠泠在什么地方。”

    萧雅然闻言,轻佻眉梢,拍了拍手之后,便有人将泠泠抱了出来。

    泠泠一直在哭,漂亮的脸蛋满是泪痕,看到泠泠毫发无损之后,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泠泠。”我叫着泠泠的名字,泠泠听到我的声音之后,才止住了哭泣的声音。

    他伸出手,扭动着身体,要朝着我扑过来。

    “将孩子给她。”

    萧雅然挥手,身后抱着泠泠的男人,便将泠泠交给了我。

    我没有想到,萧雅然会这么轻易的将孩子交给我。

    我着急的将泠泠抱在怀里,吻着泠泠的眼皮道:“泠泠,你真的吓死妈妈了。”

    “麻麻……麻麻……”泠泠叫着我的名字,小脸蛋一直埋在我的胸口。

    我红着眼睛,听到泠泠脆生生的话,忍不住红了眼睛。

    我的泠泠没事,真的太好了。

    “既然孩子已经看到了,接下来,就是重要的狂欢时候了。”

    萧雅然邪冷诡谲的声音,再度响起,我摸着泠泠脸蛋的手,倏然一颤。

    他又想要干什么?

    我用力的抱紧怀中的泠泠,嘴唇微微抖了抖。

    “萧雅然,你现在已经没有翻身的可能了,不要在自寻死路了。”

    我抬起头,看着萧雅然,淡漠道。

    要是萧雅然可以就此收手,我可以放萧雅然一条生路。

    “呵呵,自寻死路?就算是自寻死路,我也会带着你和这个野种一起死,席家欠了我们母子的,我会讨回来,至于席慕深,我会让他后悔。”

    萧雅然那张脸,变得异常阴森和扭曲。

    我看着萧雅然那副样子,用力的抱紧怀中的泠泠。

    “你想要对付我和席慕深我奉陪到底,但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你先将我的孩子放了。”

    “我好不容易将你和席慕深的野种抓住了,你以为,我会轻易的将你们放了吗?慕清泠,不如我们玩一个游戏,你觉得如何。”

    游戏?

    看着萧雅然眼底闪烁着的疯狂,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冷。

    现在的萧雅然,给我的感觉,和疯子其实差不多。

    我抿唇,看着萧雅然,想要知道,萧雅然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萧雅然摸着下巴,玩味的朝着我露出意味深长道:“我们的游戏,就叫痛不欲生吧,在你和孩子之间,我想要知道,席慕深会选择谁。”

    卑鄙……好毒的计谋。

    一边是我,一边是孩子,不管选择哪一方,都会痛不欲生,萧雅然这个死变态。

    “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

    我拿出一根带子,将泠泠绑在我的身上,掏出准备好的催泪器,朝着萧雅然他们喷射。

    “慕清泠,该死的……”萧雅然和他的手下都被催泪器弄得睁不开眼睛了。

    我抱住泠泠朝着门口狂奔。

    可是,门口站着两个男人,将我团团的围住,我从靴子里拿出准备好的刺刀,朝着那两个男人攻击。

    “慕清泠,就凭你,也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吗?”萧雅然阴森森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我握紧手中的刺刀,就想要朝着其中的一个人刺过去的时候,手腕就被另一个人抓住了。

    他用力的一拧,我手中的刀子,便掉在地上。

    “将她给我抓起来。”萧雅然冷眼看着我负隅顽强的样子,对着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我沉下眼眸,从口袋里掏出了辣椒水,对着那些男人的眼睛喷洒。

    “啊。”

    听到他们的惨叫声,我立刻起身,朝着前面狂奔。

    “慕清泠,别挣扎了,在这个地方,你是绝对逃不掉的,不要在白费力气了。”冷冽嗜血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我看着面前的悬崖,后背忍不住僵住了。

    我竟然走到了死路?

    原来,这就是萧雅然让我傍晚过来这里的原因,晚上的视野本来就比较模糊,现在……我要怎么带着泠泠离开这个地方。

    “将她给我带过来。”萧雅然勾起唇瓣,一脸自得的朝着身后的人命令。

    我看着两个男人朝着我靠近,用力的捏住拳头,却只能死心了。

    我不可能带着泠泠跳下悬崖,不是吗?

    “砰砰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枪声响起,那些企图靠近我的人,都被打伤,倒在地上不断哀嚎着。

    “萧雅然,终于……找到你了。”席慕深阴冷的声音在黑夜下异常清楚。

    我睁大眼睛,眼眶弥漫着一层泪水。

    席慕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席慕深……看来,真的是我小瞧你了。”萧雅然在看到席慕深的出现之后,一张脸变得格外的难看。

    “你以为,我会被你牵着鼻子走。”席慕深讥讽的扫了萧雅然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我。

    “慕清泠,给我过来。”

    他在生气?

    我耸拉着脑袋,眨巴了一下眼睛,将泪水从眼睛里逼进去。

    席慕深一定是气我竟然这个样子隐瞒他,一个人过来救泠泠。

    我正要朝着席慕深走去的时候,萧雅然却在这个时候,抓住我的手臂,将刀子抵在我的脖子上。

    “席慕深,这个样子,你还能够做出什么来?”萧雅然阴森的朝着我嗤笑道。

    “哇哇哇。”泠泠看到这个情况,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

    我僵着身体,安抚着趴在我胸口的泠泠道:“泠泠乖,不要哭了。”

    “席慕深,我现在将慕清泠和你的孩子都抓在手中,你还敢上前吗、”萧雅然将刀子朝前,我感觉自己的脖子肯定是出血了,因为有些疼。

    “萧雅然。”席慕深阴沉着一张脸,脸上弥漫着一层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可惜的是,面对着席慕深这个样子,萧雅然的表情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他恣肆的勾起唇瓣,对着席慕深阴冷的嗤笑道:“席慕深,我们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你以为现在是你赢了吗?哈哈哈。”

    “放了慕清泠和我的孩子。”席慕深抿着薄唇,眼眸冰冷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