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01章 有两个席慕深?

    我没有办法原谅席慕深这个样子。

    他骗我,他还说,等我毕业之后,就和我结婚的,这个骗子。

    “慕清泠……是你对不对?慕清泠……”

    就在我疲惫不堪的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的时候,一道嘶吼声在我的背后响起。

    我红着眼睛,回头,就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车子,一个黑影朝着我狂奔,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知道他走进之后,我才看到是席慕深。

    我扁着嘴巴,刚想要生气的怒吼,他却一把抱住我的身体。

    “慕清泠,你还活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没事的,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放开我。”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他这个样子抱着我很难受。

    我气鼓鼓的瞪着眼前的席慕深:“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混蛋,渣男……你骗我。”

    “慕清泠,你怎么了?”他抖着手,摸着我的脸,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生气。

    “席慕深,你怎么可以骗我?你和别的女人有孩子,还骗我说等我毕业和我结婚,你混蛋……我再也你了,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我蹭着眼睛,朝着席慕深拳打脚踢道。

    “慕清泠,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孩子?什么女人?我找了你一年多了,为什么活着不联系我?你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很想你吗?你爸爸妈妈每天都以泪洗面,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他抓住我的手,将我推到了身后的树干上,我被他的话弄得一头雾水。

    “我爸爸早就死了?席慕深,你怎么了?”

    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啊?哪里来的爸爸妈妈。“

    “慕清泠?你怎么了?”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刺激了一样,着急道。

    “我……”我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在昏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席慕深的咆哮,那么着急和痛苦。

    席慕深……你是真的喜欢我对不对?你没有耍我,那个女人是假的对不对?你没有碰别的女人。

    ……

    “该死的,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说的话很奇怪?她说我和别的女人有孩子,又说她的爸爸吧早就死了?可是她认识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席总,请你冷静下来,我们正在给慕小姐看。”

    吵死了。

    我不耐烦的伸出手,挥了挥手,想要将这些像是苍蝇一样的声音给挥开。

    “慕小姐,请问你醒了吗?”一道异常低柔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慢慢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大褂,长相异常柔美的女人,脸上带着些许微笑的看着我。

    “你是谁?”我迷茫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陌生女人,迟疑的问道。

    “我是可雅,是你的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

    “我又没有病。”

    我不悦的看了可雅一眼,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却被一双手抓住了。

    我才看到,趴在我床边的席慕深,他面容憔悴,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那张成熟俊美的脸,此刻更是好看。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凑上前,抱住席慕深的脖子,用力的蹭了蹭道:“席慕深,你骗我的是不是,那个女人是假的,对不对。”

    “慕清泠,你究竟怎么?为什么你会出现在巴黎?是不是顾夜爵将你带到这里的?我就知道是那个混蛋。”

    席慕深的话让我有些疑惑,顾夜爵不就是他吗?为什么席慕深会自己叫自己的名字。

    我伸出手,覆在席慕深的额头上,有些担忧道:“席慕深,你怎么了?你不是说你喜欢顾夜爵这个名字,所以让我叫你爵的吗?为什么你自己叫自己的名字。”

    “该死的,你在胡说什么?顾夜爵是顾夜爵,我是我,慕清泠,你看清楚,我是你的老公。”

    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一样,突然对着我大吼起来。

    我迷茫的看着席慕深,完全不知道席慕深在说什么。

    “可雅,慕清泠究竟怎么了?”席慕深沉下脸,看了我一眼之后,将我抱起来,对着身后的可雅问道。

    “席总,你先不要着急,我们现在给慕小姐进行全身检查。”

    可雅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让人将病床推过来,让我躺在病床上,我刚想要挣扎的时候,席慕深在这个时候,抓住了我的手臂。

    “慕清泠,别怕,只是做一个检查,很快就没事了。”

    我扁着嘴巴,点点头,只能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

    他们让我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用想,我乖乖的闭上眼睛,一个小时之后,我被推出了手术室,席慕深摸着我的脸,紧紧的抱住我。

    味道……好像是有些不一样了。

    “席慕深……你的……味道好像是变了?”我皱了皱鼻子,在席慕深的身上闻了闻。

    “慕清泠,你看清楚,我才是席慕深,知道吗?”

    席慕深捧着我的脸,深邃的凤眸紧紧的凝视着我道。

    “我知道你是席慕深啊?你说过,等我毕业就娶我的,我现在是十七岁,要毕业还有四年,你还说,我们先办酒席,我会给你生很多孩子的,会当一个好妻子的,所以,你不要喜欢别的女人好不好。”

    我抓住席慕深的衣服,可怜兮兮道。

    “该死的,什么十七岁?慕清泠,你到底怎么了?”席慕深被我的话弄得有些烦躁,忍不住咆哮起来。

    为什么席慕深的脾气突然变得这么差了?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席总,结果出来了。”

    就在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在病房走来走去的席慕深的时候,可雅拿着一份报告走了进来。

    她将报告交给了席慕深,席慕深拿过报告看了一眼,目光有些冷凝道:“怎么回事?什么叫做返潮。”

    “通俗的来说就是慕小姐的记忆被迫停留在十七岁的时候,她对之后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现在的她,生活在十七岁。”

    可雅怜悯的看了我一眼,对着席慕深解释道。

    他们在说什么?

    我本来就十七岁?为什么他们用这么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有办法治疗吗?”席慕深疲惫道。

    “这个……目前没有这种例子,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人的记忆是可以利用外界刺激来形成的,我建议席总你可以将她带回去,说不定有助于她的记忆。”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席慕深和可雅不知道在嘀咕什么,我一句都没有听懂。

    可雅离开之后,席慕深走到我的床边,捧着我的脸道:“慕清泠,你听清楚了,顾夜爵是坏人,不许靠近顾夜爵。”

    “席慕深,你好奇怪……为什么总是自言自语。”我看着席慕深,有些无语道。

    “听话,以后不许在见顾夜爵了。”席慕深沉下脸,强硬道。

    我被席慕深身上那股气势吓到了,只能点头。

    “慕清泠,我们回家,泠泠还在家里等着我们。”

    席慕深吻着我的唇,莫名心动的气息,让我整个身体充满着奇妙的感觉。

    “不一样。”

    当席慕深从我的唇瓣离开的时候,我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俊脸道。

    “什么不一样。”席慕深摩挲着我的唇,淡淡的问道。

    “味道不一样,爵的味道,和你的味道,为什么不一样?”我歪着脑袋,不明所以道。

    “该死的,你让顾夜爵碰你了对不对?”谁知道,我刚说完,席慕深就生气了,扯着我的衣服,就要脱我的衣服。

    我惊呼一声,抓住自己的衣服,怎么都不肯让席慕深将我的衣服脱掉。

    “席慕深,你给我住手。”

    “慕清泠,你敢让顾夜爵碰你,我要你好看。”

    可是,现在的席慕深,愤怒的就像是一头狮子,我完全被吓到了。

    当席慕深的身体压到我的身上的时候,我感觉身体变得好奇怪,好像是主动为席慕深打开的样子。

    “席慕深,你对慕清泠做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拉开,我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张银质面具的脸。

    我看着那张面具,迷茫无措。

    “顾夜爵,你他妈的对我的慕清泠做了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和你说的,你对慕清泠做什么?”

    “混蛋,我杀了你。”

    席慕深和顾夜爵两个人打了起来。

    有两个席慕深?

    我弄好自己的衣服,从床上起来,伸出手,不让他们互相残杀。

    “住手。”

    “啪。”而这个时候,顾夜爵脸上的面具,被席慕深给掀翻在地上。

    我看清楚了顾夜爵的脸,又回头看着席慕深的脸。

    两张……一样的脸?

    “顾夜爵?你究竟是谁?”正当我呆滞的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席慕深直接抓住顾夜爵的衣服,对着顾夜爵低吼道。

    “滚。”

    顾夜爵目光有些厌恶的看了席慕深一眼,直接走到我的面前。

    “慕清泠,我们回家。”

    我看着伸到我面前的手,心中莫名的有些抵触。

    “慕清泠是我的,顾夜爵,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竟然敢将脸整容成我的样子,找死。”

    席慕深走过来,搂住我的腰身,冰冷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顾夜爵。

    “整容成你的样子?呵呵”……顾夜爵看着席慕深,讥讽的笑了笑,便将目光看向了我。

    外面的阳光刚好照射进来,我看清楚了顾夜爵眼睛里泛着的绿光。

    祖母绿的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