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07章 乔栗

    我想都没想,直接从上面滚下去,整个人都滚到了马路上。

    “撕拉。”尖锐刺耳的刹车声,震撼了我的耳膜。

    我努力的抬起头,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停在我面前的车子。

    救救我,不管是谁,救救我。

    “喂,小姐,你怎么了?”

    车门打开,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帅气的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裙,浓妆艳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良女人。

    我张开嘴巴,发出嘶哑的“啊啊啊”声。

    她皱眉的蹲下身体,将我扶起来,看着我身上和脸上的伤痕之后,忍不住说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受伤这么严重。”

    我没有办法回答她的话,只能张开嘴巴,咬住她的衣服,不断撕扯着。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我说的话。

    但是她没有扔下我,只是将我扶到车上,我被放在后座上,浑身无力的趴在座椅上。

    “算你今天走运遇到我乔栗,我今天就做一回好人将你带回去吧。”

    乔栗自言自语的对着我说道。

    我感激的看着乔栗,身体疲惫的蜷缩着。

    “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你的脸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多刀伤?还有,你是哑巴吗?身上那些伤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从骊山滚下来?是不是有人伤害你?”

    乔栗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我却没有办法回答乔栗,我的脑袋昏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上淋雨的关系,此刻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你别怕,现在你已经安全了,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会救你的。”

    谢谢……

    我无声的看着背对着我的帅气女人,最终昏在她的车上。

    ……

    “妈妈……妈妈……”

    泠泠……泠泠不要走。

    “慕清泠,慕清泠。”

    席慕深……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清泠。”

    爸爸妈妈……你们也要抛弃我吗?

    不是……那个女人是假的,你们不要相信那个女人,爸爸妈妈……

    “醒了吗?”我恐惧的睁开眼睛,听到一道淡淡而欣慰的声音。

    我转动了一下脖子,便看到了乔栗那张精致英气的脸。

    她好像是对黑色请与独钟的样子,穿着黑色的衬衣配上黑色的裤子,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

    “你先不要动,你受伤很严重,烧刚退,伤口还没有结痂,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乔栗见我挣扎着想要起来,立刻伸出手,按住我的肩膀。

    我看着乔栗,眨巴着眼睛,对着她道谢。

    “你在感谢我吗?”乔栗似乎明白我在说什么,轻笑道。

    我点点头,张嘴“啊啊”的叫道。

    听到那些啊啊啊声,我不由得沮丧。

    没办法说话,我怎么让乔栗送我回京城去?怎么去找席慕深?

    虞城离京城很远很远。

    毕竟这里是西北地区,有些偏远了。

    萧雅然果然好心机,竟然将我带到这么远的地方,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

    “最近你安心的待在我家吧,我现在要出去工作了,你乖乖的躺在床上,不要乱动,要不然,你的伤口毫好不了,知道吗?”

    乔栗撩动自己的卷发,对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目送着乔栗离开,便闭上眼睛睡觉。

    ……

    “欧阳询,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小栗子,今天的你有些奇怪,以前你不是这么放不开的。”

    “混蛋,轻一点……哦……”

    我被一道道异常暧昧的声音给弄醒的。

    我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看向了不远处的客厅。

    因为门是开着的,我只能够看到一道身影在地板上纠缠。

    等我看清楚他们两个在干什么的时候,我忍不住红了一张脸。

    是乔栗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在……做那种事情。

    我尴尬不已的撇开头,双颊火辣辣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边的男女才停止欢爱。

    我听到乔栗恼怒的将身上的男人推开,还霸道道:“完事了,你可以走了。”

    “小栗子,我好不容易有空过来陪你,你就这么狠心。”

    “欧阳询,留着你的甜言蜜语给那些小女生吧,我们也就是床上关系。”

    乔栗带着疲惫的声音,让我莫名的一紧。

    “真是不可爱,好了,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我听到男人似乎有些无奈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欧阳询在穿衣服。

    接着便听到了门被关上的声音,很快,我便听到了脚步声。

    “你都看到了。”

    乔栗带着独特喑哑的声音,让人不自觉的有些被蛊惑了。

    我睁开眼睛,尴尬的看着乔栗,嘴巴微微动了动,只能凝视着乔栗带着嫣红的脸。

    她从桌上拿出一包女士香烟动作熟练的点燃烟之后,云吞吐雾般连连吐了几个圈,对着我说道:“那个男人,是我的一个金主。”

    金主?

    难不成,乔栗是被人包养?

    我睁大眼睛,看着乔栗。

    乔栗似乎看出我心中所想的一样,她低笑一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对着我摇头道:“我不是被人包养,你觉得我这个房子像是被人包养的吗?”

    我摇摇头。

    乔栗的房子有些破败,乔栗的生活应该也不是特别好吧?

    “我是一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一个妓女收养了,我跟着她学习勾引男人,伺候男人的手段,渐渐的,继承了她的衣钵。”

    乔栗搬了一张椅子,坐在我的床边,似回忆一般,对着我慢慢说道:“我刚开始接客是在十五岁,当时我还什么都不懂,是我的养母告诉我要怎么做的,那天之后,我便开始陆续的接不一样的男人,有老的,少的,甚至有变态,也有很多温柔的男人,我穿梭在那些男人之间,用自己的身体挣钱。”

    乔栗低眉顺眼的时候,那些烟雾缭绕在乔栗的脸颊,我看着五官带着些许朦胧的乔栗,心脏猛地微微颤了颤。

    乔栗的人生很坎坷,莫名的让人心疼,她一定也非常的痛苦吧?

    “我在二十二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人,一个长相异常儒雅温柔的男人,他对我很好,他比我大十岁,我深深的迷恋上了他,我的养母曾经说过,干我们这一行的,千万不要付出真心,可是,我还是沦陷了,我沦陷在那个男人的温柔乡里,将自己挣得钱,都给了那个男人,后来,那个男人离开了,我找了很久,直到一年后,我找到了那个男人,我很开心,和他打招呼,他却一脸厌恶的说,不认识我,我不甘心,就去调查了一下他,才知道,那个男人早就有了老婆孩子,他之所以和我在一起,就是因为我傻,想要骗我的钱,毕竟我这种傻女人,又可以在床上伺候他,又可以不用付钱。”

    乔栗说道这个的时候,眼底迸发出些许的恨意。

    我看着她的脸,想要安慰她,却没有办法。

    “他不知道,当时我生了一个孩子,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我不甘心,就抱着孩子去他家找他,其实,我只是想要问明白,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我,但是,他的老婆出现了,扯着我的头发,骂我是小三,对我拳打脚踢,街上的人都看着我,用鄙夷肮脏的目光,最后,我的儿子被他们误伤死了,没有人理会我们母子,是欧阳询救了我们,我的儿子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了,欧阳询带着我回到了这里,我便继续开始以前的工作,忘记那段沉痛的记忆。”

    乔栗抬起头,妩媚的眉眼间带着些许轻佻道:“欧阳询是这里的地头蛇,算的上是帮派的老大,我现在是他的女人,不过,仅仅只是女人,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他有老婆孩子,你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了。”

    我摇摇头,觉得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不能够怪乔栗。

    “我要活着,我必须要活着。”

    乔栗看着我,淡淡道。

    “你也是,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求生的意志,所以我救了你,我知道,你也是很想要活着,我不知道你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我知道,你很想要活着。”

    乔栗的话,让我的眼眶不由得红了几分。

    乔栗说的没有错,我想要活着。

    “你不会说话,手又废了,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不如,我叫你夏天吧,我最喜欢夏天了,就叫你夏天,你觉得怎么样。”

    我点点头,没有拒绝。

    乔栗和我说了很多事情,她说现在她在这里的娱乐街当公主,是很有名气的小姐,很多人都会找她,她现在只想要活着,不想要谈感情,她还告诉我说,欧阳询其实就是喜欢她的身体,他们之间,也只是金钱的交易。

    我用眼睛问她,会爱上欧阳询,重蹈覆辙吗?

    她很坚定的告诉我,她的心已经死了,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上男人,她只会利用男人。

    这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我很喜欢乔栗的性格,因为她敢爱敢恨,比我强。

    我在养伤的期间,她很细心的照顾我。

    除了每天上班,回来就给我喂东西吃。

    我的身体好了之后,可以下床走动了。

    可是,我什么都帮不了乔栗,我的手渐渐的可以动一下,却没有办法握住东西。

    乔栗说,慢慢来,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也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