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08章 乔栗,你要活着

    我自己偷偷的调查了一下这个地方,这里是虞城的一个县城,交通算发达。

    但是这里离京城很远,要是坐火车的话,要坐三天两夜。

    我身上没有钱,也没有身份证,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到京城。

    我很着急,我用眼睛示意乔栗,说我要回家。

    可是,乔栗看不懂。

    我尝试着用渐渐恢复力气的手,想要给乔栗写字,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的手虽然现在没有像是以前一样麻痹,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写字。

    笔都握不住。

    我的情绪,渐渐的变得异常失落。

    我在这里住了快两个月,每天都待在乔栗的家里,乔栗说,这里比较乱,让我不要到处乱跑。

    今天乔栗还没有回来,天色已经很暗了,以前这个时候,乔栗会回来给我做饭的。

    我看着天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忍不住走出了乔栗的家。

    乔栗工作的地方,在不远处的一个酒吧。

    乔栗说之所以住在这个地方,就是因为这里离工作的地方近。

    我从被萧雅然毁容之后,就没有照过镜子,乔栗也从未对我表现出任何的害怕。

    但是当我走在路上的时候,那些人用恐怖的目光看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此刻,肯定是非常恐怖的。

    我咬唇,闷头的朝着酒吧走去。

    我进去的时候,酒吧很暗,这里到处都充斥着黑暗和糜烂。

    我不知道乔栗在什么地方,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乔栗。

    直到我在楼上的一间包厢,听到一个女人的惨叫声,这个声音很熟悉,是乔栗?

    我心惊胆寒的朝着那个发出惨叫的房间走去。

    当我走到那个包厢,用嘴巴打开那个包厢,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我差一点吐出来。

    包厢内有四五个男人,全部都没有穿衣服,被他们压在身下的是乔栗。

    乔栗双手被人抓住,身体被那些男人肆意的玩弄着,她痛苦的尖叫,那些男人却只是哈哈大笑。

    “乔栗,你今天不行啊?你要是没有办法伺候我们,这些钱可就没有。”

    一个头发金黄色的男人,拿出一叠的钞票,在乔栗的脸上拍了一下。

    我看到乔栗明明已经很痛,却还在笑。

    “刘先生,你这是在说什么?乔栗我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今天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们的。”

    这个样子的乔栗,让我难受。

    “果然是婊子,就是不一样,来将她的腿分开,我要将冰块塞进去。”

    什么?这些禽兽……

    冰块这种东西塞进里面,不是要乔栗死吗?

    乔栗的脸都僵了,却没有反抗。

    她没有能力反抗这些人,因为她只是一个妓女。

    我看到那些人端着一盆的冰块过来,被吓到了,我想都没想,用身体将那个人撞开。

    “妈的,这个女人哪里冒出来的?”

    “夏天。”那些人被我撞开之后,显然非常生气,乔栗看到是我之后,睁大眼睛,大叫着我的名字。

    “快跑,乔栗。”我张卡嘴巴,对着乔栗无声道。

    乔栗浑身都是伤痕,尤其是下身的位置,正在流血,上面有很多痕迹,都是那些男人弄出来的。

    这些人根本不将乔栗当成一个人,在他们的眼中,乔栗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是没有自尊的。

    “你们干什么?她不是这里的小姐。”我还没有回过神,头发已经被人抓住了,那个人用力的撕扯着我的头发,将我推到在地上。

    我根本无力反抗,我抬起头,龇目欲裂的瞪着那个男人。

    乔栗看到我被人欺负,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

    “原来是一个丑八怪啊?哈哈……不过没有关系,身体是好的就可以。”那个人看着我的脸,有些被吓到,可是很快便回过神,低下头就要解开我的衣服。

    我看着那个男人的动作,张开嘴巴,一把咬住了男人的手,我咬的很用力,怎么都不肯松开。

    那个男人被我咬住手之后,发出一声大叫,用力的甩动着手,想要将我甩开。

    可是,我怎么都不肯松手。

    “妈的,给我松开,听到没有。”他赤红着眼睛,盯着我,对着我咆哮道。

    我抬起眼眸,挑衅的看着脸色难看的男人,就是不松开嘴巴。

    “夏天,快点跑啊。”乔栗的嘶叫在我的耳边,我不会丢下乔栗一个人逃跑的。

    乔栗是一个好人,是我的救命恩人。

    “贱人。”那个男人火了,一巴掌扇到我的脸上,我整个人便被他挥到地上。

    “给我弄死这个丑女人。”

    我的脸颊麻麻的,浑身无力,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男人朝着我走过来。

    我惊恐万分的睁大眼睛,就在我以为自己这一次肯定完蛋的时候,乔栗发出一声低吼,抓起酒瓶子,朝着那些男人的脑袋上砸过去,然后将我从地上拉起来,冲出了包厢。

    “妈的,臭婊子,马上给我追,抓到弄死他们。”

    身后是那些男人疯狂而嗜血的咆哮声,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我们一直跑出了酒吧,身后那些人还是穷追不舍。

    乔栗将我藏到一条小巷子的垃圾篓里,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可是,她的眼睛却依旧那么的清澈。

    “夏天,待在这里不要动,我会去找你的,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一个人离开,在床底下有一个箱子,里面有我这些年的积蓄,虽然不多,但是可以应急,我要是活着,我会去找你的,夏天,谢谢你。”

    乔栗说完,将盖子盖在我的头上,就离开了。

    我看着乔栗离开的背影,张开嘴巴,想要叫住乔栗,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乔栗离开。

    乔栗,你要活着,乔栗……

    ……

    我躲在废纸篓里很久很久,我一直在等着乔栗回来,但是乔栗没有回来。

    我想,乔栗或许已经回到了住处,于是我从那里出来,回到了乔栗的家,但是乔栗的家空荡荡的,没有人。

    乔栗难不成是被人抓到了?

    怎么办?

    我重新回到了那个酒吧,我蹲在酒吧外面,蓬头垢面的,加上脸上那些疤痕,他们以为我是乞丐,用力的挥手,让我离开这里。

    我不肯,我要去找乔栗,乔栗在什么地方?

    我一直等,直到一辆车子过来,车门打开之后,一个人影被人从车上扔了下来。

    我走进去一看,是乔栗,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乔栗。

    我浑身僵硬,瞪着那些人,那些人不知道我就是昨晚上的人,对着地上像是死掉一样的乔栗吐了一口口水。

    “妈的,臭婊子,这就是你和我们作对的下场。”

    “不过这个女人够骚的,昨晚上被我们这么多兄弟折腾还活着,哈哈哈……”

    “走。”

    听着那些人禽兽不如的声音,我朝着乔栗走过去。

    乔栗身上没有穿衣服,浑身痕迹,比昨晚上还要触目惊心。

    她的身体一直在流血,就像是身体坏掉了一样,脸颊肿的很厉害,下巴还有掐痕,手臂上胸口还有被烟头烫伤的痕迹。

    乔栗……

    我叫着乔栗的名字,乔栗仿佛死掉了一般,我咬咬牙,咬住乔栗的胳膊,费力的将乔栗放到我的肩膀上,背着乔栗回家。

    我走了很久,终于将乔栗带回去了。

    我的手没有力气,没有办法给乔栗洗脸擦身体。

    我就用嘴巴将毛巾咬下来,将毛巾弄好便给乔栗擦掉那些罪恶的痕迹。

    乔栗受伤很严重,我不知道要怎么救乔栗,我想到了欧阳询。

    我找到了乔栗的手机,用脚趾打开手机,就看到了欧阳询的电话,我给欧阳询打了电话,欧阳询以为我是乔栗,叫着乔栗的名字,我对着电话,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欧阳询似乎知道了什么,便将电话挂断了。

    十分钟之后,欧阳询出现了。

    他是一个长相很粗犷的男人,他看了我一眼,我用眼睛看向了乔栗的房间,他沉下脸,大步走到乔栗的房间。

    当看到乔栗的惨状之后,欧阳询的眼睛闪烁着些许的波动。,

    “谁干的。”

    我摇摇头,用满是狠意的目光看着欧阳询。

    那些男人,一定不可以放过。

    “我会让人给乔栗报仇的,我现在送她去医院,你要一起过去吗?”

    欧阳询看出我不会说话,将乔栗抱起来,对着我问道。

    我点头。

    我要是不照顾乔栗的话,就没有人照顾乔栗了。

    欧阳询是有老婆孩子的,自然不可能照顾乔栗。

    欧阳询给乔栗挂号治疗之后,给我留了一点钱,对我说道:“告诉乔栗,这些人我会收拾,我马上就要带着我的老婆和孩子出国旅行,你让她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要是找到好男人,就嫁了吧。”

    我垂下眼睑,点头,神态漠然的看着欧阳询离开的背影。

    欧阳询应该是有些喜欢乔栗的吧?只是,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那么多男人碰,所以欧阳询也仅仅只是喜欢乔栗的身体。

    欧阳询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守着乔栗。

    庆幸的是,乔栗在第二天傍晚终于醒了。

    她醒来之后,看着我,虚弱无力的叫着我。

    “夏天,我没死,真好。”

    这是我看到的最纯真漂亮的微笑,莫名的,我有些想要哭。

    我用脸颊蹭了蹭乔栗,告诉乔栗,我在这里,别怕。

    乔栗很快又再度睡着了。

    我看着乔栗,想着自己的经历,又想着乔栗的经历,不由得出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