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21章 泠泠失踪,和方彤对战

    顾夜爵也不管我是什么表情,拉着我便朝着那个机器走去。

    我还不知道,顾夜爵竟然还有这一面。

    顾夜爵抓娃娃的手艺不错,很快便抓了很多娃娃,将那些娃娃都扔给我。

    那个老板,苦着一张脸,那样子,就像是想要请顾夜爵离开自己的店一样。

    玩了一圈之后,顾夜爵便带着我离开,去玩别的东西。

    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玩,我也忍不住露出微笑,安静的看着顾夜爵拿着手枪,玩射击。

    顾夜爵的枪法很准,将那些气球都给射穿了。

    拿到了很多的奖品,我将那些奖品抱起来,隔着黑纱,看着顾夜爵那张银质面具的脸,心中不由得微微动了动。

    或许,就像是顾夜爵说的那个样子,我可以和顾夜爵好好生活,就像是朋友一样,好好的生活。

    “今天玩得开心吗?”顾夜爵见我这么高兴的样子,伸出手,亲昵的搂着我的腰身道。

    对于顾夜爵突然的亲昵,其实我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我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避开了顾夜爵的手,可是,顾夜爵却用力的掐住我的腰身,幽寒的绿眸,在暗淡的夜色下,显得异常迷离。

    他微微的眯起眼睛,对着我露出些许意味深长道:“慕清泠,你应该要习惯了。”

    我的身体,因为顾夜爵的话,猛地一颤。

    我被顾夜爵拉着来到了停放着的车子边上,他就要带着我上车的时候,我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席慕深和方彤。

    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席慕深?

    我原本拿在手中的奖品,也因为在看到席慕深的一瞬间,尽数的从我手中滑落下来。

    顾夜爵看了我一眼,弯腰将地上的奖品全部捡起来,递给我。

    我咬唇,没有说话。

    “爵爷真是好兴致。”席慕深显然也看到我和顾夜爵了。

    他搂着方彤,朝着我和顾夜爵走进,冷嘲的看了顾夜爵一眼道。

    顾夜爵只是看了席慕深一眼,满是深意道:“席总也一样,带着自己的妻子过来这种闹市,不像是你的风格。”

    “泠泠想要过来玩,我便带着她过来了。”席慕深淡漠的解释道。

    我听到泠泠两个字,苦笑一声,垂下眼眸,用手轻轻的拉着顾夜爵的手。

    我不想要在面对席慕深了。

    每次看到席慕深,我的心都会很疼。

    是真的很疼很疼。

    我现在,只想要远离席慕深。

    “我的女人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打扰席总和席太太两人了。”

    顾夜爵蹙眉的看了我一眼,朝着席慕深说完,便搂着我上车。

    车门关上之后,我浑身僵硬,眼睛空洞虚无的看着渐行渐远的席慕深和方彤。

    席慕深,我们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

    “慕清泠,你也应该要死心了。”

    顾夜爵沉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被顾夜爵的话刺激到了,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

    我用力的握紧拳头,眼帘微微低垂下来。

    对……我真的……应该要死心了,是真的应该死心了。

    ……

    “夏天,你最近的情况越来越不好?究竟怎么了?你和我说一下。”那次夜市意外的遇到方彤和席慕深之后,我的情绪波动很大。

    我努力的说服自己,要放弃席慕深。

    可是,每次闭上眼睛,却总是闪现出席慕深的影子。

    乔栗看到我这个样子,忍不住对我问道。

    她很关心我,我知道,但是我没有办法回答乔栗的话。

    直到下午无意中看到最新的新闻,我知道了泠泠失踪的消息,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夏天,你怎么了?”一直陪着我的乔栗,看到我这个样子,有些被吓到了。

    我抓住乔栗的手,张嘴发出啊啊的声音。

    乔栗不知道我为什么激动,随后看着我手中的报纸解释道:“这个新闻我今天也看到了,听说席家和方家的人正在找,也不知道席家的小少爷究竟去什么地方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泠泠不是应该好好的在席家的吗?为什么现在会失踪?

    我跌跌撞撞的扭头,立刻朝着楼上跑,我要去顾夜爵,顾夜爵一定有办法找到泠泠的。

    “夏天,你不要跑这么快。”

    乔栗在我的身后,惊呼的叫着我的名字。

    “小姐,你是找爵爷吗?”我跑到了三楼书房的时候,守在书房外面的维克多,看到是我之后,惊讶的朝着我说道。

    我激动的点点头。

    维克多将门打开,请我进去。

    我进去的时候,顾夜爵好像是正在远程会议的样子,他见我进来之后,立刻将远程会议关掉,起身来到我的身边。

    “怎么了?这么慌张?”

    我抓住顾夜爵的衣服,将被我捏的皱巴巴的报纸递到了顾夜爵的面前。

    我指着上面关于泠泠失踪的新闻,满是焦灼的看着顾夜爵。

    “今天上午十点多发现失踪的,佣人带着他在别墅外面玩,没有注意他就消失了,佣人已经被席慕深控制起来了,至于泠泠究竟是怎么失踪的,还在查。”

    “帮我。”

    我看着顾夜爵,恳求的看着顾夜爵,我知道,顾夜爵肯定看得懂。

    顾夜爵淡淡的看着我,上前握住我的下巴道:“慕清泠,你的孩子,我会帮你找到,但是,作为回报,如果我帮你平安的找到了孩子,你相应的,嫁给我,可以吗?”

    嫁给顾夜爵?

    我怔怔的看着顾夜爵,手指不由得用力的握紧。

    “我可以帮你恢复自己的身份,但是,你必须要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

    顾夜爵目光灼灼的凝视着我重复道。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顾夜爵,但是现在,泠泠的安危最重要,我只能先用缓兵之计,点头。

    我想,顾夜爵大概只是因为不甘心吧?

    毕竟他从未被女人拒绝过,却屡次在我的面前吃瘪,所以才会对我这么执着?

    时间长了之后,顾夜爵就会发现,其实我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罢了,自然就对我没有什么兴趣了。

    见我点头,顾夜爵的脸上泛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慕清泠,不要忘记你的承诺,这一次你要是敢背叛我,我绝对会让你后悔。”

    他说完,将我整个人抱起来,随后便开始吩咐维克多,全面搜索。

    泠泠的失踪,让我担忧不已。

    一直到了第二天,泠泠依旧没有找到,席慕深,方家,甚至是顾夜爵都一筹莫展。

    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恐慌。

    要是泠泠出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不会活的。

    下午三点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是用变声器说话的。

    “慕清泠,想要见见自己的儿子吗?”

    变音器的声音,透过听筒那边传来,带着些许异常阴森诡谲的音色,让我有些不安。

    我咬唇,发出一声啊,算是回应那个人。

    既然那个人知道我是慕清泠,那么肯定是知道我现在的状况。

    “四点半,来东升围这边,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要你一个人过来。”那人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四点半?我看了一下手机,现在已经是三点半,也就是只剩下一个小时了。

    我顾不上什么,收拾了一下之后,在腿上绑了两把刀子,又在包里放了辣椒水之类的东西,便出门了。

    顾夜爵现在已经完全不会禁锢我的自由,只要是我想要去哪里都可以。

    我和守门的保镖说想要出去逛一下,很快就会回来,保镖没有阻拦我,我松了一口气,着急的离开别墅。

    走出别墅之后,我拦了一辆车子,将自己要去的地方告诉了司机。

    司机带着我到了东升围才离开。

    我到的时候,是四点二十。

    我直接站在东升围的围屋面前,刚想要拿起手机给那个人打电话的时候,脖子莫名的一痛,我还没有看清楚袭击我的人是谁,整个人便倒在地上。

    “慕清泠,欢迎你来到这里。”

    当我醒来的时候,被关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而在我不远处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人,她对着我,发出一声阴沉鬼魅的声音。

    我眯起眼睛,才看清楚,在一片昏暗光线的人,究竟是谁。

    方彤……

    是方彤将泠泠藏起来的,这个贱人……

    我挣扎着,想要挣脱绳子,却怎么都挣不脱。

    方彤起身,打开了白炙灯。

    明亮的灯光,照在我的眼睑的位置,让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我有些不适应突然的强光。

    方彤冷笑的走进我,上前一把掐住了我的下巴,对着我笑得鬼魅道:“慕清泠,你竟然还活着,你怎么这么命大?”

    “嗤。”我看着方彤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对着方彤吐了一口口水。

    我这一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放过了方彤。

    方彤果然一点都没有吸取教训。

    “啪。”方彤被我的举动激怒了,举起手,一巴掌扇到我的脸上。

    我疼的倒吸一口气。

    自从我的脸好了之后,肌肤就变得非常脆弱,对于疼痛感,比平常人还要的剧烈。

    也就是说,只要一点点疼痛的感觉,对于我来说,都像是刀子割了一样。

    “呦,你的脸竟然好了。”方彤看着我这个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怒视着方彤,憎恨的看着她。

    方彤伸出手,用手指在我的脸上刮了一下。

    “萧雅然和我说,已经将你的脸毁了,没有想到,你的脸竟然又好了,一定是顾夜爵帮你的对不对?慕清泠,你还真是好命,所有男人都围着你转,可惜了,现在慕深是我的,你的父母也是我的,方氏集团也是我的,就连你的孩子,也是我的,慕清泠,你从我手中抢走的东西,现在又重新回到我的手中了。”

    卑鄙小人,我从未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