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23章 如果你死了

    什么意思?

    我还没有想明白席木柏是什么意思,身体已经被推了出去。

    紧接着,一道白光,从我的眼睛划过,我被这股刺目的白光刺激到了,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夏天,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呜呜呜。”

    我刚睁开眼睛,一个黑影朝着我扑过来,将我整个人都给抱住了。

    我听到乔栗呜呜的声音,忍不住微微皱眉。

    “啊。”我张开嘴巴,粗粝嘶哑的声音,让我有些难受。

    乔栗听到之后,立刻松开我,给我倒了一杯水,放了一根吸管,递到我的面前。

    我张开嘴巴,将那些水尽数的喝掉了。

    乔栗那张漂亮的脸,此刻也显得异常憔悴,她目露悲伤的看着我,红着眼睛,哽咽道:“清泠,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你差一点就被烧死了你知道吗?”

    烧死?对了,我被方彤关在小黑屋里,还有泠泠,他们想要烧死我们?然后是顾夜爵出现了。

    泠泠!

    我惊恐的想要从床上起来,却被乔栗一把按住了。

    “不可以动,你后背烧伤很严重,伤口还没有愈合,你要是乱动,伤口撕裂就麻烦了。”

    我急切的看着乔栗,我想要去看泠泠,我的泠泠怎么样了。

    “你是想要找泠泠对不对?”乔栗好似知道我心中想的是什么一样,她看着我,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看着乔栗,重重的点头。

    “泠泠没事,席家的人已经将他接回去了,倒是你,差一点就抢救不过来了,爵爷生了很大的气,差一点将整个医院拆了……”

    “乔栗,你出去。”乔栗话还没有说完,顾夜爵便出现,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打断了乔栗,让乔栗出去。

    乔栗红着眼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病房在乔栗离开之后,变得异常诡异甚至是安静。

    顾夜爵走进我,居高临下的注视着我。

    “慕清泠,你是不是想要找死?”

    顾夜爵沉沉的声音,裹挟着一股浓烈的暴风雪。

    我知道,顾夜爵在生气,毕竟这一次我的却是没有考虑周全,我应该事先和他商量一下的。

    但是,只要一想到泠泠会出事,我什么都顾不上,不管是什么危险还是陷阱,我都必须要去。

    因为那个是我的孩子。

    我张了张嘴巴,看着面色阴郁的顾夜爵,却没有办法说一句话。

    “如果你死了……”顾夜爵突然低下头,将我轻轻的搂着怀里。

    他将下巴放在我的肩窝出,声音沉冷的对着我低喃道。

    顾夜爵……

    这个样子的顾夜爵,我没有看过,有些脆弱,甚至是苍白的顾夜爵,让我的心脏,不由得一阵猛地颤动了些许。

    “慕清泠,如果你死了,我不会放过席慕深,更加不会放过叶然和方浩然,知道吗?”

    顾夜爵抬起头,绿色的眼眸变得越发阴暗。

    我看着顾夜爵,慢慢的闭上眼睛。

    顾夜爵,谢谢你……

    “慕清泠,留在我的身边好不好?席慕深已经没有资格给你幸福了,我和他……原本是一体的,他可以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给你……好不好?慕清泠。”

    “慕清泠……我以后只要你一个人,我会对你好的。”

    “所以,不要离开我,我们一起生活,好吗?”

    顾夜爵和我说了很多话,让我有些难受。

    顾夜爵是一个好人,他应该配更好的女人,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

    ……

    第二天,我的精神更好一点,乔栗便喋喋不休的告诉我,我从被顾夜爵救回来之后,昏迷了整整半个月才醒过来,被送过去的时候,医生几次说我可能活不了了。

    顾夜爵拿着枪,指着医生的脑袋,说要是救不活我,他们谁也别想要活。

    后来我的求生意志很强烈,才救活了的。

    我想到,将我送回来的,或许是席木柏也说不定。

    “夏天,你想要什么,直接和我说就可以了,你身上的伤口在没有结痂之前,绝对不可以动一下。”

    乔栗见我一直扭动着身体,想要下床的样子,立刻阻止我,还一本正经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着乔栗,沮丧的只好继续躺在床上。

    “想不想吃苹果?”乔栗见我乖乖的没有在动,便拿了一个苹果,对着我问道。

    我看了乔栗一眼,轻轻的摇头。

    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吃苹果,我想要看我的儿子。

    “那葡萄呢?”乔栗见我什么都不吃,忍不住继续问道。

    我闭上眼睛,没有理会乔栗。

    “夏天,是不是伤口疼。”

    乔栗见我不理她,以为我是因为伤口疼的关系,小心翼翼的靠近我,担心的问道。

    我看了乔栗一眼,皱眉的摇头。

    我只是很想要……很想要见到我的儿子罢了。

    “那,我先回去给你熬汤,你今天想要喝什么汤?鸡汤什么你估计都腻掉了?不如用红菇?要不然灵芝?还是用药膳汤?”

    乔栗嘀嘀咕咕的,我只是有些好笑,心中有些悲伤。

    乔栗离开之后,我尝试着从病床上起来。

    但是后背火辣辣的。

    乔栗说我这一次烧伤很严重,所以最好不要轻易的移动。

    我刚想要起身的时候,身体撞到了床架上,疼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病房?”

    就在我努力的想要起身的时候,席慕深沉沉的声音骤然的响起。

    我仰起头,便看到了席慕深那张俊美的脸。

    我看到席慕深的时候,眼泪几乎控制不住。

    “妈妈。”泠泠脆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看到泠泠朝着我扑过来。

    我反射性的也想要去抱泠泠,全然忘记了我自己此刻的情况。

    好在席慕深一把拎起泠泠,才避免了泠泠朝着我扑过来。

    “泠泠,她受伤了,不可以扑过去。”

    “不要……我要妈妈,爸爸,你放开泠泠。”

    泠泠扭动着身体,似乎有些生气的对着席慕深说道。

    席慕深沉下脸,威严道:“听话。”

    原本还不断扭动着身体的泠泠,似乎被席慕深这个样子吓到了,委屈的看了看席慕深,只能扁着嘴巴,瞅着我。

    “这一次,谢谢你救了泠泠。”席慕深抱着泠泠,走到我的床边,将手中的水果篮放在桌上。,

    我看着席慕深,心中一阵绞痛。

    我没有回应席慕深,只是将目光看向了泠泠。

    泠泠伸出手臂,像是想要抱我的样子。

    “为什么要整容成慕清泠的样子?是顾夜爵让你这个样子做的吗?”

    席慕深神情复杂的将泠泠放在床上,对着我说道。

    我抿唇,没有回答席慕深。

    “以后,你要是喜欢泠泠,可以随时来席家看泠泠。”

    席慕深见我这个样子,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我以后,可以随时去席家找泠泠吗?

    席慕深的话,多少让我有些激动。

    我看着靠在我身上,抱着我的泠泠,眼睛倏然一亮的看着席慕深。

    “泠泠暂时交给你看着一下,我公司还有事情,我先回去处理一下。”

    席慕深深深的对着我说完,便离开了。

    我看着席慕深的背影,苦笑一声,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席慕深……我们真的是有缘无分吗?

    明明这么近。

    “妈妈……泠泠好怕。”泠泠稚嫩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回过神,看着泠泠精致漂亮的脸蛋,爱怜的吻着泠泠的眉头。

    泠泠似乎被我的动作弄得有些痒,发出咯咯咯的微笑。

    “妈妈……泠泠好想你。”

    我也是。

    我伸出手,轻轻的抱着怀中的泠泠,无声道。

    我也泠泠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泠泠闹了一下,就呼呼大睡起来。

    看着泠泠活的好好的,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要泠泠好好的,不管我多么的痛苦,我都会支撑下去的。

    晚上,顾夜爵过来看我,看到在我床上玩闹的泠泠之后,顾夜爵那张脸,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他不悦的看着泠泠,冷哼道:“为什么这个小鬼会在这里?”

    “坏叔叔,这是泠泠的妈妈。”泠泠扭着小屁股,看了顾夜爵一眼,很不满的对着顾夜爵说道。

    顾夜爵那张脸,因为泠泠的话,变得格外难看。

    我看着顾夜爵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顾夜爵沉下脸,一把将泠泠从我的床上拎起来。

    我看着顾夜爵这个动作,担心顾夜爵会伤害泠泠,忍不住着急了起来。

    顾夜爵扫了我一眼,漫不经心道:“这么担心我会伤害这个小鬼吗?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因为这个孩子,是你的孩子。”

    顾夜爵的话,让我心口一颤。

    我红着眼睛,看着顾夜爵,有些愧疚。

    我刚才还担心顾夜爵会伤害泠泠,原来,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顾夜爵怎么可能会伤害泠泠?

    “坏叔叔,你放开泠泠,泠泠要妈妈。”泠泠似乎一点都不怕顾夜爵的样子,也没有被顾夜爵那张面具吓到,甚至还用手去刮顾夜爵的面具。

    看着泠泠这个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许笑。”顾夜爵似乎对泠泠没有什么招架能力的样子,见我笑,有些生气道。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捂住嘴巴径自偷笑。

    却不小心扯动了后背的伤口。

    顾夜爵见我难受的样子,将泠泠放下,大步朝着我走进,眼眸微暗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疼,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