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26章 三年时间

    阿漠说,席慕深没有这么快动萧雅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解药。

    萧雅然注入我体内的这个药,破坏了我的神经,对于我的身体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目前的医学上没有办法完全根除,但是萧雅然手中研究出了解药。

    席慕深想要得到那个解药。

    可是,萧雅然是一个非常狡猾的人,不管席慕深用什么方法调查,想要找到解药,最终都是徒劳的。

    我没有介意自己此刻的样子,最起来,我的双手好了,脸也好了,曾经受的苦,也过去了。

    我不要什么解药,只想要席慕深回来。

    方氏集团遭受了一连串的攻击之后,摇摇欲坠,方浩然为了支撑整个公司,最终还是病倒了。

    虽然集团的机密是席慕深他们刻意放出去的,但是却还是给集团带来伤害。

    “清泠,你和妈妈说说话好不好?”叶然守着我,每天抱着我,不断叫我的名字。

    我知道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很难过,但是,我没有办法。

    我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出席慕深的影子。

    我想要看到席慕深。

    “哇哇哇……妈妈。”

    泠泠在哭。

    “清泠,你听到没有,泠泠在哭,你不要在这个样子下去了,泠泠看到你这个样子,会很难过的。”妈妈捧着我的脸,憔悴道。

    “妈妈……”我张开嘴巴,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我的喉咙,奇迹的在那天席家的时候,可以发出些许声音,虽然很沙哑,很微弱,却还是能够听到些许的字符。

    “清泠,你现在必须坚强起来,听妈妈的话,好不好?不要这个样子下去,你这个样子,妈妈的心真的很难过。”叶然看着我,再度落泪道。

    我难过,妈妈也会难过,泠泠也会难过。

    我应该振作的。

    “将泠泠……抱过来。”我嘶哑着嗓子,不知道妈妈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

    她起身,让人将泠泠带过来。

    泠泠哭的面红耳赤,在看到我之后,朝着我扑过来。

    “妈妈……妈妈……”泠泠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用湿漉漉的脸蛋,用力的蹭着我的脖子。

    我感觉到泠泠的动作,眼眶不由得泛着些许的红色。

    “泠泠……”我用很缓慢的语速,叫着泠泠。

    泠泠睁着那双和席慕深一样的凤眸,委屈的看着我。

    “妈妈……他们都说爸爸不见了,爸爸是不是不要泠泠了。”

    “他……还在。”听到泠泠稚嫩委屈的话,我感觉心脏的位置,难以言喻的带着些许的疼痛。

    我吃力的抬起手,轻轻的摸着泠泠的脸颊,低声道。

    “真的吗?”泠泠看着我,稚气道。

    “真的……还在,他不会离开的。”

    席慕深,我和泠泠等着你,所以,请你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以前是你等我,现在,换我等你了。

    ……

    席家的大爆炸,在京城是一个很大的新闻。

    而席氏集团的破产,更是让人唏嘘。

    席慕深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摧毁了萧雅然,也摧毁了萧雅然身后的势力。

    至于方彤,警方的人说,暂时还没有找到方彤下落,但是他们一定会加强搜索范围。

    方氏集团因为有方浩然的支撑,勉强还有一口气在。

    但是方浩然的身体因为负荷过多,也病倒了,在加上我也病倒了,叶然更是心力交瘁。

    一个月后,是席慕深的葬礼。

    我没有去参加,只是一个人抱着泠泠,静静的看着远方发呆。

    哪怕是到了今天,我都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我想,席慕深,一定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生活着。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露出微笑。

    “妈妈,你终于笑了。”泠泠看到我笑了之后,惊喜道。

    我低下头,爱怜的摸着泠泠的脑袋。

    “对不起……泠泠。”

    我哑着嗓子,叫着泠泠的名字道。

    我的声带因为严重受损的关系,只能够发出这些模糊的字眼,就算是这个样子,妈妈他们,还是可以听得懂我想要表达什么。

    顾夜爵自从那一次之后,就离开了。

    他让维克多给我带话,说他等我想清楚。

    对于顾夜爵,其实我有些复杂的。

    到了后面,顾夜爵都没有和我说,他和席慕深是什么关系,但是,我想,我大概猜到了。

    三年后。

    “董事长,这一次维纳斯集团想要在京城寻找合作伙伴,对于我们方氏集团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秘书将一份文件放在我的面前,一板一眼的对着我说道。

    我翻开文件,看了一眼,蹙眉道:“维纳斯集团的情况调查好了吗?”

    “是的,维纳斯的董事长是金梅夫人,她是控股的第一支,我已经让人将金梅夫人的资料传送过来了。”

    “你办事,我很满意,让人下去准备迎接金美夫人。”

    我将文件合上,对着秘书说道。

    三年的时间,通过司徒傲的医术研究,终于将我的声带修复好了,但是因为之前受损很严重,我发声要比平常人痛苦,每次说话喉咙都有些微微刺痛,不过习惯之后就没什么了,毕竟我可以重新开口说话,已经非常幸运了。

    自从那次事情之后,又过了三年了。

    那次的伤痛,依旧残留在我的心中,久久都没有办法平复。

    萧雅然死了,方彤在警方追踪半年之后,在一个山谷下面找到了她的尸体,确定方彤是想要逃跑,不小心从山谷掉下去摔死了。

    方彤这么轻易的死掉,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些不泄气,不过人都死了,我也没有办法。

    方浩然将公司交给我之后,便带着叶然离开了。

    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撑起了整个公司,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顾夜爵。

    顾夜爵派秘书和方氏集团合作,注入了几个亿的资金,才让方氏集团可以继续经营下去。

    而我和顾夜爵的相处模式,渐渐的变得微妙起来。

    我将顾夜爵,当成了家人。

    泠泠也很喜欢缠着顾夜爵,大概是因为顾夜爵那张和席慕深相似的脸吧?

    席慕深……

    想到这个名字,心脏的位置,不由得划过些许沉痛。

    “夏天,我将泠泠接回来了,他说要去刚开的火锅店吃火锅,你要不要一起过来。”我正想的出神的时候,乔栗在这个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泠泠现在正在贵族学校读书,每天接送泠泠的都是乔栗。

    “手头工作有些多,只怕……”我看了看堆积如山的文件,头疼道。

    最近方氏集团的效益越来越好了,想要和方氏集团合作的公司也很多,害我都没有多余的时间,陪着泠泠了。

    “妈妈……泠泠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泠泠想要和妈妈吃饭。”泠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听到泠泠的声音,我有些心疼道:“泠泠,妈妈这就过来。”

    最终,我只能够将工作压后处理。

    我真的有好久没有看到泠泠了。

    这些日子,我每天半夜回到别墅,睡两三个小时又要开始开会然后去作坊,然后去应酬。

    能够见到泠泠的时间,少的可怜。

    我让阿漠准备车子,便去找乔栗和泠泠。

    到了火锅店之后,远远就看到了泠泠和乔栗。

    泠泠看到我之后,朝着我扑过来。

    三年的时间,让泠泠长得越来越高,五官也越来越像是席慕深了。

    “泠泠重了好多?”我抱起泠泠,吃力道。

    “妈妈多久没有抱泠泠了。”泠泠扁着嘴巴,委屈的瞅着我说道。

    我看着泠泠这么委屈的样子,带着歉意道:“是妈妈的错,妈妈最近因为工作,忽视了泠泠。”

    泠泠眨巴了一下漂亮的眼睛,圈住我的脖子,用稚嫩的脸蛋,用力的蹭着我的脸蛋道:“泠泠原谅妈妈,爵爸爸说,妈妈是女强人。”

    听到泠泠对顾夜爵的称呼,我不由得黑了一张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泠泠竟然称呼顾夜爵爵爸爸?

    “泠泠,不许这个样子称呼他,要叫顾叔叔。”

    “这个称呼怎么了?嗯?”低沉邪肆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我回头,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顾夜爵。

    他已经完全不戴着面具了,那双渗人的绿眸,带着玩味的看着我。

    “你……不是去巴西了吗?”我看着顾夜爵,惊讶道。

    顾夜爵的在巴西的生意很好,最近顾夜爵不是飞往巴西去了?怎么会在京城。

    “不想要看到我?”顾夜爵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我走进,灼热的呼吸,落在我的脸颊上,让我忍不住颤了颤。

    面对着那张和席慕深一样的俊脸,我还真的是……有些招架不住。

    我讪讪道:“怎么可能?你可是我们方氏集团的大股东,我怎么会不想要看到你。”

    顾夜爵和方氏集团的合作有很多,虽然我不知道他这个样子做是帮我,还是公司需要,我都非常感谢顾夜爵。

    “我饿了,你请客。”

    顾夜爵直起身体,凉凉的对着我命令,随后便牛气冲冲的走在我们的前面。

    “爵爸爸,等等泠泠。”

    泠泠挣脱我的怀抱,朝着顾夜爵的屁股后面跑。

    我瞪着泠泠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顾夜爵,不由得吃味道:“泠泠这个孩子,不会真将顾夜爵当成自己的爸爸了吧?”

    “夏天,爵爷很喜欢你。”一直没有说话的乔栗,握住我的手,漂亮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道。

    “可是,我没有办法回应。”我看着乔栗,淡淡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