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28章 如果不爱我,就恨我

    她情绪失控的坐在地上,抱着钱包,不断哭泣,自言自语道:“终于找回来了,没有钱,阿深会很难受的,会很难受的。”

    我看着哭的这么伤心的女人,想到了乔栗。

    心中不由得一软。

    世界上总是有人不理解这个职业,虽然这个职业有些女人是自愿的,但是,更多的是生活所迫,他们不得已,出卖自己的身体,只是想要活下去罢了。

    职业没有贵贱之分,我们也没有资格批评别人的职业。

    这个无助的女人,让我想到了乔栗,乔栗说不定,也有这个时候,被嫖客抢钱的情况,那个时候,会不会有人出手帮助她?

    “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我看着她,淡淡的问道。

    如果她有什么困难,我不介意帮她一下。

    可是,她只是看着我,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就像是吸了大麻一样。

    她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声谢谢,便离开了。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我的心情不由得带着些许的惆怅。

    “慕董事长心地很善良。”在我出神的看着那个已经朦胧在路灯下的影子的时候,金梅夫人突然对着我说道。

    我回头,看了金梅夫人一眼,淡笑道:“不,我不善良,我只是帮助应该帮助的人。”

    金梅夫人闻言,只是笑了笑,便和我一同坐上了车子。

    我坐在车上,看着窗外五颜六色的灯光,浮华的城市中,总有人痛苦挣扎,那个时候,如果有一双手出现,或许,他们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

    “夫人,你回来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成功的回家的时候,佣人看着我这么疲惫的样子,担忧的对着我行礼道。

    我坐在沙发上,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道:“泠泠已经睡了吗?”

    佣人没有回答,只是垂首站在不远处,没有开口。

    我等了许久,没有等到佣人说话,不由得皱眉道:“怎么了?泠泠没有在睡觉吗?”

    难道是还在闹?所以不愿意睡觉?

    “不……不是这个样子的,小少爷……没有回来。”佣人惶恐的抬起头,对着我说道。

    “你说什么?”我一听,脸色不由得一寒。

    泠泠没有回来?什么意思?

    “乔栗呢?”

    “乔小姐也没有回来。”佣人尴尬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

    乔栗也没有回来?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半了,乔栗没有回来,泠泠也没有回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立刻给顾夜爵打了一个电话。

    顾夜爵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我等一下,他马上过来。

    顾夜爵的速度很快,十分钟便过来了。

    我看到顾夜爵,紧张的就要说什么的时候,顾夜爵沉声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已经让维克多正在找泠泠了,相信很快就会找到了。”

    “泠泠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搞的?他能去哪里?”一想到泠泠可能出什么事情,我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顾夜爵看到我这个样子,伸出手,轻轻的握住我的手说道:“好了,不要担心,我的人会找到泠泠的,而且,他是我的干儿子,我教了他这么多,他不会轻易被坏人抓走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很担心。

    “乔栗呢?她去哪里了?”

    “她说一定要找到泠泠,一个人走了。”顾夜爵的话,让我有些无奈。

    我拿出手机,给乔栗打电话,乔栗却非常固执,说什么都不肯回来。

    我被乔栗的固执弄得无奈,只能随了乔栗。

    “泠泠这个孩子,最近真的是……越来越不听话了额。”以前的泠泠很听话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最近没有时间管泠泠的关系,泠泠突然变得很不听话了。

    “慕清泠,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泠泠今天会这么生气吗?”顾夜爵挑眉看着我说道。

    我怔讼的看着顾夜爵那张脸,不明所以的摇头。

    “今天是泠泠的生日。”顾夜爵看着我,缓缓道。

    什么?今天是泠泠的生日?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

    果然,今天是泠泠的生日,可是……我却不知道?难怪今天的泠泠情绪会这么激动?原来罪魁祸首就是我自己。

    “我……怎么可以将泠泠的生日忘记?”我无力的将手机放在沙发上,眼眶微红道。

    “你最近工作太忙了,不记得也很正常。”

    顾夜爵看着我,有些无奈道。

    “我真的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我看着顾夜爵,眼眶泛红道。

    我竟然连泠泠的生日都不知道,为了工作,总是忽视泠泠。

    “不,你已经很努力了,慕清泠。”

    顾夜爵伸出手,将我搂在怀里,轻声道。

    “顾夜爵,泠泠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对不对?”我抬起头,看着顾夜爵那张俊美好看的脸,忍不住开口道。

    “嗯,相信我。”

    顾夜爵伸出指腹,轻轻的婆娑着我的眼帘道。

    “慕清泠,和我结婚吧。”我被顾夜爵这种亲昵的动作,弄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我刚想要推开顾夜爵的手的时候,顾夜爵却突然这个样子说。

    我听了之后,后背不由得僵住了。

    他抬起我的下巴,让我没有办法躲避,只能够直视着他的眼睛,他凝视着我的眼睛,缓缓道:“慕清泠,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让我照顾你。”

    他的声音低沉而安稳,却让我有些难受,我看了顾夜爵良久,才伸出手,轻轻的推开顾夜爵的手,哑着嗓子,歉意道;“对不起,顾夜爵。”

    我没有办法成为任何人的妻子,在我的意识里,我只是席慕深的妻子,只能够是席慕深的妻子。

    “你就这么爱席慕深吗?哪怕他死了?”顾夜爵的目光带着些许阴暗,原本深绿色的眸子,变得越发可怕。

    我知道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顾夜爵很过分,他容忍了我一次又一次,之所以这个样子纵容我,也是因为喜欢我。

    “顾夜爵,我的心很小,只能够装下一个人。”我看着顾夜爵,愧疚不已道。

    “慕清泠,你就不怕我生气吗?”顾夜爵豁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着顾夜爵充斥着怒火的样子,苦笑道:“如果……你真的要生气,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不想要骗你,我想要将你当成家人,顾夜爵,除了爱情,我们还可以拥有友情和亲情。”

    “你以为这些东西我想要吗?”顾夜爵冷笑一声,发寒的眼眸闪烁着些许寒冰。

    “慕清泠,我今天告诉你,你要是不肯成为我的妻子,我就没有耐心等下去了,就算是用卑鄙的手段,我也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顾夜爵,你想要我恨你?”

    顾夜爵的话,无疑就是在告诉我,他要和我开战。

    和顾夜爵的公司开战,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明明这三年来,我们过得很好,为什么顾夜爵一定要这么执着?

    以顾夜爵的身份,多的是女人,顾夜爵完全可以找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人。

    “恨吗?恨也是一种感情,如果不能够爱我,那么就恨我吧。”

    顾夜爵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我看着顾夜爵冷酷无情的背影,浑身的力气仿佛在这一刻,被抽干了。

    我不知道,事情的发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明明不想和顾夜爵走上敌对,但是现在却逼迫着我,不得不和顾夜爵走上对立。

    ……

    第二天,我从沙发上醒来,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不知道有没有找到泠泠。

    “夫人,乔小姐的电话,说是在紫西街那边找到了小少爷,可是小少爷不愿意回来。”我刚想要给乔栗打电话的时候,管家的声音不由得在这个时候响起。

    一听到泠泠找到了,我什么都顾不上,立刻让阿漠准备车子,往紫西街去。

    紫西街到了之后,我便看到了乔栗满脸憔悴的在那里等我。

    我快步上前,握住乔栗的手道:“乔栗,泠泠在哪里?”

    “在林琳的家,但是他不理我。”

    乔栗委屈的看着我说道。

    “林琳?是谁?”骤然的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我有些疑惑道。

    “就是救了泠泠的一个女人,她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了蹲在垃圾堆旁边的泠泠,将泠泠带回去,还给泠泠吃饭,是泠泠的救命恩人。”

    泠泠蹲在垃圾堆旁边?

    想到这里,我的心脏不可抑止的有些难受。

    “我们去找泠泠吧。”我掩下心中的疼痛,和乔栗一起去林琳的家。

    这里住着的人,大部分都不是很有钱的人。

    他们的房子都非常老旧,但是这个地方不是政府规划要拆迁的,所以,这些房子便只能够滞留在这个地方。

    乔栗带着我七弯八拐的,终于找到了林琳的家。

    “姐姐,是这个样子弄吗?”

    “对,就是这个样子,泠泠真聪明。”我们过去的时候,泠泠正在水井边上,和一个女人正在聊天。

    我看到泠泠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笑容,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涩。

    “泠泠。”我轻轻的推门走进,对着水井边上的泠泠叫道。

    泠泠看到是我,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将头撇开,不看我。

    我看着还在闹脾气的泠泠,上前将泠泠抱起来道:“泠泠,还在生妈妈的气吗?”

    “妈妈最讨厌了。”泠泠红了眼眶,嘴巴嘟起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