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47章 方浩然病危,叶然失踪

    凌晨三点半,我的手机一直再响,我原本不想要接电话的,但是耐不住催命似的铃声,无奈之下,只好从床上爬起来,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打着哈欠道。

    “喂。”

    “小姐,你快点来医院,老爷……出车祸了。”

    管家带着哭腔的声音他,从电话那边传来,我猛地被惊醒,原本还混沌的大脑,瞬间变得异常清明。

    “怎么了?”席慕深见我拿着手机,一脸呆滞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

    “席慕深,爸爸……出车祸了。”

    我迷茫的转向席慕深,喉咙一阵干涩道。

    明明我和方浩然,没多久之前,刚在一起聊天,怎么会……出车祸呢?

    “先别着急,我们马上去医院看一下。”

    席慕深沉下脸,对着我说道。

    席慕深帮我穿上衣服,便带着我去医院。

    我到了医院的时候,手术手的门口,只有管家一个人,他看到我来了之后,脸上绽放出光芒,苍老的面容上,带着些许苦涩道:“小姐,你总算来了,医生说老爷的情况非常危急,我实在是不知道……”

    “妈妈呢?”我没有看到叶然的影子,压下心中的恐惧,哑着嗓子问道。

    “老爷原本带着夫人出门,但是途中遇到车祸,交警说,车上只有老爷一个人,没有看到夫人的影子。

    “怎么可能?爸爸既然和妈妈一起出门,怎么车上只有爸爸一个人?”

    我才沉下脸,对着管家厉声道。

    现在妈妈下落不明,爸爸又重病垂危,公司还有一个霍骁虎视眈眈,我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当交警赶到的时候,车上就只剩下老爷一个人,他们都说,没有看到夫人。”

    管家一脸为难的看着我,听到管家的话,我不由得冷下脸:“怎么可能?爸爸和妈妈一起出去的,为什么没有看到妈妈的影子?妈妈现在在哪里?”

    “我已经让人去找了,希望可以找到。”

    “妈妈去哪里了?妈妈究竟……”

    “泠泠,冷静一下。”席慕深见我情绪这么激动,抓住我的肩膀,目光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着席慕深俊美的脸,眨巴了一下眼睛,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席慕深,妈妈不见了,怎么办?”

    妈妈要是出什么事情,我绝对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乖,一定会找到她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冷静下来,知道吗?”席慕深伸出手,轻轻的擦拭着我的眼帘,目光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嗯,一定可以找到妈妈的。”

    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看向了亮着红灯的手术室。

    听管家说,这一次,爸爸受伤很严重,那辆车子,好像是故意冲向爸爸的,爸爸为了保护叶然,所以受伤很严重。

    那辆车子已经失踪了,警方的人也正在找,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叶然。

    难不成,这一切,是霍骁下的手?霍骁当时对我说的那些话,听他的话,好像是对妈妈和爸爸深埋怨恨的样子,想到这里,我浑身不由得一阵冷寒了下来。

    “撕拉。”就在我陷入恐怖和沉思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了。

    我看到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司徒傲,立刻迎上去:“怎么样?我爸爸情况怎么样?”

    “很严重,脑部,双腿都受到严重的损伤,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我们的人,还在抢救。”

    怎么会……

    我浑身无力,整个人都靠在席慕深的身上。

    席慕深搂住我的腰身,冰冷的眸子泛着丝丝的复杂,他伸出手,摸着我的脸说道:“别怕,有我在这里陪着你。”

    “席慕深……我好怕。”

    我抓住席慕深的衣服,忍不住大哭起来。

    不管受多大的委屈,都不应该哭,可是,现在我真的忍受不了了。

    要是爸爸出什么事情的话?我要怎么办?

    现在妈妈还没有找到,爸爸就出事的话,我绝对会奔溃的。

    “先不要哭,我们会尽力的。”司徒傲看着我泪眼婆娑的样子,不由得对着我说道。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司徒傲,只能点头。

    随后,司徒傲便继续进入了手术室,我看着那些医生护士来来往往,整个身体都冷冰冰的。

    我握住双手,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不断的祈求着,我希望,爸爸可以平安无事。

    妈妈,你也是,一定要平安。

    第二天清晨。

    一直忙碌的手术室,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我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觉,整个大脑都还晕乎乎的。

    司徒傲也是疲惫不堪的从手术室出来,看到我之后,对着我目光沉凝道:“放心吧,已经脱离了危险,不需要担心了。”

    “没事……就好。、”我看着司徒傲,舔了舔唇瓣,刚说了一句话,眼前一黑,便昏倒在席慕深的怀里。

    席慕深着急的叫着我的名字,我却没有办法回应席慕深。

    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司徒傲说我最近压力太大,身体负荷太重了。

    “好点了吗?”席慕深给我端了一杯水,递到我的唇瓣,目光幽冷道。

    “嗯。”我点点头,休息了一下,身体果然更好很多。

    “爸爸现在情况怎么样?”我看着席慕深,目露担忧道。

    我先走就担心爸爸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我要时刻注意才行。

    “放心吧,有管家在病房看着他,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席慕深见我这么关心的样子,不由得皱眉,不悦道。

    “我想要去看看他。”我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却被席慕深一把按住了。

    “不许。”席慕深冷下脸,原本凌厉的眉头,在此刻,更是透着一股冰冷莫名的气息。

    “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许乱动。”席慕深抿着薄唇,目光固执冷凝的看着我说道。

    “席慕深……我担心……爸爸……”

    “爸爸我会照顾,你只需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可以,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想……”

    “唔。”席慕深刚说完,他的脸色一变,突然抱住身体,俊美的脸上满是冷汗。

    “席慕深。”看到席慕深这个样子,我就知道,席慕深肯定是毒瘾发作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朝着席慕深走过去,可是,席慕深却对着我发出一声颤抖的低吼声:“不要……过来。”

    席慕深痛苦的抱住身体,对着我低吼道。

    “席慕深……”我看着席慕深抱着身体,又要用脑袋去撞墙壁,想都没想,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席慕深的身体。

    “席慕深,求你,不要做出这种事情。”

    “啊……”席慕深痛苦不堪,发出一声嘶吼。

    他张开嘴巴,用力的咬住我的手臂,原本俊美的脸,在此刻,变得一片狰狞了起来。

    “又开始发作了吗?”就在我疼的不行的时候,司徒傲出现了,他看到席慕深这个情况,忍不住蹙起眉头。

    “司徒傲,快点,帮帮席慕深。”

    我疼的直直的抽气,仰头对着司徒傲颤抖道。

    司徒傲拿出了一个注射器,在席慕深没有反应的时候,将注射器刺进了席慕深的脖子上。

    席慕深发出一声闷哼,很快便昏迷了过去。

    就算是昏迷了过去,席慕深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席慕深。”我不顾自己流血的手臂,紧紧的抱住席慕深的身体。

    司徒傲看了我一眼,对着我说道:“别着急,这个是镇定剂,可以缓和慕深的痛苦,我们先将他放在床上。”

    我点头,和司徒傲一起将席慕深放在床上。

    司徒傲让人给我处理了一下手臂,便开始对我说道:“慕深最近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好了。”

    “是,我也发现了,看来,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看着司徒傲,点头道。

    “慕清泠,要想有完全将席慕深的毒彻底的治愈,也不是没有办法。”

    司徒傲看着我,眼神带着肃然道。

    看着司徒傲眼底的肃然,我的身体不由得僵了僵。

    “你是谁?你已经找到了可以治愈席慕深的办法了吗?”

    司徒傲之前说过,因为席慕深体内被注射了新型的冰毒,而且量大,所以要治愈的可能根本就没有。

    “是,我最近一个学长,正在研究冰毒,他那边研究出了一个治疗方案,不过,会非常辛苦,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带着席慕深去尝试。”

    “怎么……样的辛苦?”我一听,感觉整个心都揪起来。

    “治疗的过程,非常辛苦,但是,听说成效非常好。”

    “好。”

    只要可以治好席慕深,不管多么的痛苦,席慕深,肯定可以支撑下来。

    “要是你决定了,我可以马上联系他,她在荷兰。”

    “也就是说,席慕深要去荷兰接受治疗吗?”

    听司徒傲的话,我忍不住有些难过道。

    “是。”

    “我……清楚了,我会和席慕深说。”

    一切,都是为了让席慕深可以彻底的好起来。

    ……

    随后的两天,警方和阿漠一直带着人在方浩然出车祸的地方找寻叶然的下落。

    可是,让我们所有人都失望的是,不管怎么找,依旧没有办法找到叶然的踪迹。

    叶然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完全找不到痕迹。

    而方氏集团,因为有了顾氏集团的支撑,霍骁没有在继续对方氏集团出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