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56章 不要提起席慕深的名字

    如果我没有出事的话,妈妈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这种恶心恐怖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叶然的身上,究竟是谁?

    是谁……

    我要杀了那个人,杀了那个畜生……

    “唔。”

    “清泠,你怎么了?慕清泠……”

    心脏的位置传来尖锐的刺痛,我疼的蜷缩着身体,冷汗直冒。

    林曼围着我,看到我露出这种表情,大叫着我的名字。

    “好难受……好疼……”

    我揪住胸口的衣服,不断喘息着,声音嘶哑道。

    “你怎么了?清泠,告诉我,你怎么了?”

    空气渐渐的变得稀薄了起来,我大口大口的呼吸,却还是没有办法抑制这种疼痛。

    林曼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却没力气告诉林曼,我心疼。

    半个小时之后,我浑身无力的坐在地板上,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清泠,你怎么?刚才是怎么回事?”林曼将我扶起来,一脸担心的看着我苍白的脸色问道。

    我虚弱无力的摇头,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喝了一口水之后,才缓过来。

    “没事,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林曼,可以麻烦你,送我们回方家吗?”

    “好。”

    林曼没有拒绝,只是点点头。

    我和林曼一起,将叶然一起搬运下来,坐到车上之后,我摸着叶然的头发,看着双目紧闭的叶然,轻声道:“妈,我带你回家。”

    林曼将我们送到方家之后,便离开了,别墅的佣人,还是以前的佣人,在看到我之后,一个个泪眼婆娑起来。

    “大小姐,夫人……你们回来了,呜呜呜……”

    “太好了,老爷要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大小姐,夫人怎么了?”

    “吴妈,你们现在马上去请司徒傲过来一趟。”

    我让管家和我一起扶着妈妈去了楼上,便对着吴妈命令道。

    五分钟之后,司徒傲出现了,在看到我之后,似乎非常惊讶的样子。

    “慕清泠?你没事。”

    “托你的福,我还没死。”我看了司徒傲一眼,挑眉道。

    “给我妈妈看一下。”

    司徒傲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一脸愉悦道:“方夫人也平安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我坐在一边,将目光看向了叶然,我一定会让叶然醒过来的。

    “方夫人身上应该没有受伤,她是不是受过什么心灵创伤?”

    司徒傲给叶然检查完身体之后,忍不住对着我皱眉的问道。

    我听了之后,双手不由得用力捏紧。

    “是。”

    “那就是了,她的大脑启动了屏蔽状态,杜绝外界一切的刺激。”

    “那么,我要怎么让我妈妈醒来。”

    “这种事情,只能够靠她自己坚强的站起来,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每天陪着她,多说话。”

    “谢谢。”我点点头,表示已经明白了。

    司徒傲将自己的东西放进医药箱之后,回头朝着我说道:“你不先回去找慕深吗?”

    我看了司徒傲一眼,淡淡道:“他会找过来。”

    “也是,终于要雨过天晴了。”

    司徒傲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之后,便离开。

    雨过天晴吗?

    我都不知道,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是雨过天晴的一天。

    ……

    司徒傲刚走十分钟,佣人就和我说,席慕深来了。

    果然,我回到方家的消息,席慕深一早就已经知道了。

    我看了床上的叶然一眼,起身让佣人好好照顾叶然,便走出了房间。

    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局促不安的席慕深。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俊美的让我没有办法呼吸。

    可是,那些刺痛双眸的真相,涌进我的大脑,我却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慕清泠……慕清泠。”席慕深看到我下楼,从沙发上跃起来,跑到我的面前,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想要摸我的脸,似乎害怕这一切,只是一个幻影一样。

    我抬起眼眸,看了席慕深一眼,淡淡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要说的,就只有这些吗?”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原本激动不已的俊脸,浮起一层浅浅的阴鸷。

    “你们都出去吧。”感受到席慕深身上那股异常阴鸷骇人的寒气,我蹙眉看了席慕深一眼之后,回头对着那些佣人命令道。

    那些佣人离开之后,整个大厅就剩下我和席慕深两个人了。

    席慕深捏紧拳头,黝黑狭长的凤眸,渐渐的浮起一层激动和暗光。

    “为什么……活着没有找我?”

    “席慕深……我们结婚的第三天,你对我做了什么事情。”

    我婆娑着手中的杯子,听着席慕深粗嘎而喑哑的嗓音,心脏的位置,难以言喻的涌动着些许的难受。

    良久之后,我仰头,看着面前俊美的令人窒息的脸,我缓缓的问道。

    席慕深的身体在我看得见的角度,迅速僵硬,原本泛着些许红色的眼眸,渐渐的褪去了红色,蒙上一层慌张。

    “为什么……会说这个?慕清泠,这半年,你在哪里?我找了你……好久好久……我很想你,我们的儿子,也长大了……”

    席慕深站在我的面前,伸出手,想要触碰我的脸,又不敢触碰我的样子,莫名的让我有些心酸。

    我压下心中那股酸涩的感觉,再度说道:“席慕深……回答我。”

    席慕深惊恐的看着我,薄冷的唇瓣抿成一条僵硬的细线。

    “你将我的肾,在我没有知觉的情况下,给了方彤,对吗?”

    “不……”席慕深像是被我的话吓到了,他恐惧的看着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就是你一直瞒着我的事实,你也很怕我知道这个事实对不对?席慕深,你为什么……总是要让我失望……”

    虽然我很清楚,当时的席慕深,只是因为太想要报恩,才会对我做出这种过分的事情,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原谅席慕深用这种方式,伤害我……

    这件事,就像是在我心中种下一根刺一样,我真的没有办法释怀。

    “不是这个样子的,慕清泠,你听我……”

    “那么你回答我,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看着一脸慌张的席慕深,冷漠道。

    席慕深被我眼底的寒气吓到了,双手无措的看着我,他的眼眸,带着悲伤的看着我:“是。”

    “为了方彤……”我苦笑一声,看着承认的席慕深,心脏隐隐作痛。

    又开始痛了,这股疼痛,会伴随着我的痛苦,越发的剧烈。

    “当时彤彤需要……一颗肾,而你的正好匹配……我就……”

    “所以,你不问我的意愿,就将我的肾给了方彤,席慕深,你凭什么?”我对着席慕深怒吼道。

    他究竟是凭什么这个样子对我?那是我的肾,他凭什么帮我做决定?

    “慕清泠……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

    “够了。”我粗暴的打断席慕深的话,手无意识的按住了胸口的位置。

    我不想要听到席慕深说任何的话了,我现在真的不想要看到席慕深。

    “席慕深,你很惊讶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吗?因为方彤还活着。”

    我看着席慕深骤然撑大的眼眸,冷嘲道:“听清楚了吗?是方彤亲口告诉我的,不过,她在说完这些,就死了。”

    “知道怎么死的吗?被我杀死的。”我走进席慕深,对着席慕深露出冰冷的微笑道。

    我会变成杀人犯,都是席慕深害的,如果席慕深可以早一点告诉我,我就不会受到霍骁的催眠,就不会将方彤杀了,我是恨方彤,但是我不可以自己动手,我想要方彤接受法律的制裁。

    可是,现在方彤却死在我的手中。

    “慕清泠,你在胡说什么?你没有杀人,听到没有,你没有。”席慕深扑到我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对着我怒吼道。

    我看着满脸阴霾和愤怒的席慕深,用力的推开席慕深的身体。

    “席慕深,我暂时不想要看到你,你走吧。”

    “慕清泠,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知道我做错了,我当初不应该那么愚蠢,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滚。”我背对着席慕深,痛苦不堪的揪住心口的位置。

    “我不会走的,慕清泠,我爱你,真的很爱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

    “管家,将席慕深赶出去。”

    我朝着楼上走,对着楼下的管家命令道。

    我走上楼,来到了叶然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叶然,我抱住身体,承受着心脏传来尖锐的刺痛,忍不住哭了起来。

    “妈,我好难过。”

    只有这个,我没有办法原谅……

    席慕深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瞒着我。

    如果……他之前可以告诉我,说不定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只要一想到席慕深当初是怎么为了方彤伤害我的,之前的那些仇恨,快要将我整个人吞没了。

    “小姐,你怎么了?”管家走进来的时候,看到我捂住胸口痛苦不堪的样子,被吓到了。

    “疼……好疼……”我按住心口的位置,对着管家发出一声尖叫道。

    管家扶着我,让佣人马上给司徒傲打电话。

    司徒傲在五分钟之后出现了,看到我之后,似乎有些被吓到。

    “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我摇摇头,让管家将司徒傲送走,我的身体,我自己非常清楚。

    “慕清泠,你给我适可而止。”司徒傲第一次对着我沉下脸,不悦的看着我说道。

    我怔怔道看着司徒傲,他拿出听诊器给我听心跳,几分钟之后,司徒傲面色异常严肃道:“你的心脏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面对着司徒傲的质问,我只是微微的撇唇,冷淡道:“大概吧。”

    “慕清泠,你可不可以认真一点?你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心悸?”司徒傲被我的态度气到了,忍不住叫道。

    我看着一脸紧张的司徒傲,无所谓道:“我没事,就是偶尔会有心疼的感觉罢了。”

    “今天慕深过来找你了,为什么不见他。”司徒傲神情异常复杂的看着我说道。

    “不要和我提起席慕深这个名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