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65章 顾夜爵,松手

    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镇定自若,原本还带着得意的脸瞬间变得僵硬,却还是不甘心的再度开口?“早就听说席太太是一个厉害角色了,没有想到,连说话都这么厉害,连身为记者的我,都不由得要为席太太你鼓掌了,不过,我收到一封匿名信,上面说,你的好朋友林曼,在前几天主动去警局自首,说杀了方彤的人是她,之前原本有警察想要让你去警局去协助调查的,却不想,林曼会主动自首,还说之前在网上流传的那段视频的主角是她,她因为和方彤起了争执,自卫杀人,席太太果然厉害,竟然可以找出这么一个替罪羊。”他的问题刁钻而犀利,明显就是故意找茬。我冷着脸,勾唇冷艳的笑道:“这件事情,你倒是比警局的李队还要了解的多,不如,我们一起去警局坐一坐,和李队说一说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如你也顺便说一下,给你爆料的人是谁,还有,你现在以什么立场用这种口气质问我?嗯?”我的话,让对方哑口无言,他的脸色也渐渐的难看到了极点。我走到他的面前,抬高下巴,以一种睥睨的姿势,看着眼前面色灰白色的记者,再度说道:“我不反对媒体为了独家的新闻,到处挖隐私什么的,但是,一切都应该在有证据的前提下进行,你当前这种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对我质问的前提,让我觉得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而且,你不仅损害我的精神,还带着诽谤和污蔑,你说,我应该要怎么回报你?才对得起你这么看得起我?”面对着我的话,那个记者的脸变得越发的难看。他僵着身体,甚至不敢回答我的话。我嘲讽的笑了笑,看着四周一直在拍照的别的媒体,笑吟吟道:“刚才我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吗?新闻,还是以事实为依据,乱写的话,可是会惹来很多麻烦的,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最终,那个对我发出那么激烈言辞的记者,被席慕深请了出去,等待他的,就是方氏集团的收购。人群散掉之后,席慕深搂住我的腰身,对着我暧昧道:“泠泠,你越来越厉害了。”“所以,你最好不要惹我。”我捏着席慕深的鼻子,对着席慕深一本正经道。席慕深低笑一声,暧昧的朝着我吐气道:“你这么凶,我怎么敢?”我恼怒的看了席慕深一眼,耳根不由得一热。我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有人过来和席慕深聊天,无奈,席慕深松开我,便和那个人到一边去聊天。我无聊,一个人端着一杯红酒,坐在休息室沙发上休息。“席太太刚才对那个记者说的话,真是让我打开眼界了。”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我放下交叠的双腿,慢慢的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真丝礼服,长相艳丽妩媚的女人朝着我走过来。女人身材高挑,五官精致无可挑剔,尤其是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让人眼前一亮,身材凹凸有致,的却是会让男人喷鼻血的好身材。我看着眼前笑吟吟的女人,心下已经猜出了这个女人是谁了。果然,作为方氏集团现在的合作伙伴,贺兰琴,怎么可能会不出现?“你就是贺小姐?我听说贺小姐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今天一见,果然是这个样子。”我起身,端庄大方的和贺兰琴握手道。贺兰琴看了我一眼,优雅妩媚的和我握手之后,坐在我身边的位置道:“席太太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呢。”“哦?传闻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我来了兴致,对着贺兰琴假意道。贺兰琴婆娑着手中的杯子,原本就艳丽的唇瓣,透着些许妖娆的气息,我眯起眼睛,看着贺兰琴,没有说话。“传闻中,席太太应该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今天一见,却不像。”贺兰琴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传闻自然不尽信。”我淡笑,对着贺兰琴微微颔首道。“听说方董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来贺小姐,将我的事情都调查的非常清楚。”听贺兰琴提起爸爸的名字,我不由得警惕的看着贺兰琴。贺兰琴低笑一声,对着我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席太太的事情,我自然要多多的打听,你应该知道,我的姑姑,是雅美达吧?”“贺兰小姐想要说什么?”我冷静的看着贺兰琴,安静的等着贺兰琴接下的话。贺兰琴在这个时候提起雅美达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席太太应该将我的事情都调查清楚而已,雅美达是霍骁的妻子,而霍骁,却因为叶然,一直让我的姑姑以泪洗面,我看了非常的难过。”贺兰琴状似心疼的对着我说道。我看着贺兰琴,冷嘲道:“原来你姑姑喜欢的是霍骁啊,真是可怜。”喜欢那种变态的男人,我真是无比的同情。“如果没有你妈妈的话,我姑姑会得到幸福的,可是,我姑姑的幸福,被你妈妈毁了,不知道席太太觉得我姑姑会怎么做?”“贺小姐是在威胁我?”我听出了贺兰琴话语里的意思,不由得嗤笑道。“不,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顺便给席太太你打预防针,告诉席太太,席慕深这个男人,我看上了。”贺兰琴抬起下巴,态度异常倨傲的对着我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么直接的对手。“贺小姐是不知道,席慕深已经结婚吗?”我眯起眼睛,看着贺兰琴嗤笑道。“结婚又如何?结婚离婚的夫妻不知道多少,难不成席太太有这个自信,觉得自己不会和席慕深离婚吗?我可是知道,你之前已经和席慕深离过一次婚,不过,席太太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竟然这么快,就和席慕深复合了,要论勾引男人,说不定我还要请教一下席太太?听说你和顾氏集团的总裁,顾夜爵关系非常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顾夜爵可是席慕深的弟弟,没有想到,席太太你的行情这么好?”贺兰琴果然不简单,竟然连顾夜爵的身份都调查的这么清楚?“怎么?贺小姐对顾某很有意思吗?”凉凉的声音,阻止了我刚要说出的话。我和贺兰琴,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向了说话的顾夜爵。顾夜爵站在我们身后,邪肆的面容透着些许的寒冰,尤其是那双渗人的绿眸,在看着贺兰琴的时候,隐隐闪烁着我看不懂的阴冷。贺兰琴在面对着顾夜爵的时候,却没有一点害怕,只是娇笑道:“哎呀,真是背后不能说人,没有想到爵爷你今天也过来了,能够看到爵爷,真是我的荣幸。”贺兰琴说完,起身优雅的离开这里。我看着贺兰琴的背影,拳头不由得握紧。今天和贺兰琴第一次碰面,我便感觉贺兰琴这个女人,果然很不简单。她都这么不简单,可见雅美达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物,能够让霍老爷子这么欣赏,雅美达应该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对手。“以后离贺兰琴远一点。”顾夜爵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边,对着我皱眉道。“你怎么来了?”我松开手,看着顾夜爵道。“给。”顾夜爵皱眉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将一个精致的玻璃瓶递给我。我看着顾夜爵递过来的玻璃瓶,不明所以的看着顾夜爵。“这个是止痛的,你的心脏现在比较脆弱,难受的时候,就吃一粒这个,对你的心脏可以起到保护止疼的效果,这是我旗下的研究室研究出来的,已经找人试验过,没有副作用。”顾夜爵对着我淡淡的解释道。没有想到,顾夜爵还惦记着这件事情。我将瓶子窝在手中,感激的看着顾夜爵:“谢谢你。”“我不想要你的谢谢。”顾夜爵目光有些阴鸷的看着我,冷淡道。我怔怔的看着顾夜爵,垂下眼皮:“顾夜爵,你也是时候,找一个女人结婚了。”我知道顾夜爵想要的是什么,可是,我很抱歉,我没有办法给顾夜爵他想要的。“慕清泠,你以为你是谁?我的生活,还轮不到你来干涉。”我的话,似乎触怒了顾夜爵,他突然生气的对着我嗤笑道。我被顾夜爵的话刺激到了,忍不住讷讷的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忍心看你一个人一直孤身一人,那些女人,最终不是可以陪你过一辈子的,我希望你可以遇到一个……”“够了,慕清泠,我想要什么,你不是最清楚的吗?我顾夜爵这一辈子,就爱上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明明知道你想的是席慕深,还要犯贱的一次次救你。”顾夜爵情绪失控的扣住我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身体道。我看着顾夜爵,目光有些悲伤的看着顾夜爵。就在我和顾夜爵两个人互相对视的时候,席慕深过来了。“顾夜爵,松手。”席慕深沉下脸,一把将我紧紧的抱住,声音冰冷的对着顾夜爵命令道。顾夜爵松开手,原本还带着张狂疯癫的神情瞬间恢复了以前的高傲和冷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