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75章 你就是叶然的女儿?

    “你是担心那些人将脏水朝着我身上泼。”我捏住拳头,深呼吸一口气,用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道。这些人原本就担心外公将我叫回来是为了分割财产,少一个人分割,他们能够得到的财产就很多,他们自然是想要将什么都往我身上泼。“大长老和几位长老都是站在二叔和三叔一边的,他们可能会一致将枪口对准你,至于姑姑那边,他们可能也会对着你,也就是说,你现在成为了他们的要攻击的对象。”“我知道。”叶谦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在清楚不过了。他们想要攻击我,联合攻击我。但是,就算是这样样子,我也不怕。“总之,你等下小心一点,不管如何,我和我爸爸,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外公临终前嘱咐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你。”叶谦看着我,沉声道。“谢谢。”在这种黑暗的大家庭,能够看到这么温情的一幕,实在是非常少,叶谦的话,多少给了我些许的鼓励。我牵着泠泠的手,跟在叶谦的身后,走进了外公的卧室。外公的床边还有医生,而那些长老和舅舅他们,就坐在一边,就像是开三司会审一样,看到我进来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的看向了我。我没有理会那些恶意的目光,径自的走到外公的床边,外公很安详,最起码,从面容上看,非常安详。“威尔,马上报警。”我看着外公平静的脸庞,鼻子酸涩,眼泪也慢慢的涌动上来,就在这个时候,大长老突然起身,目光锐利而带着些许阴沉的看着我。闻言,我立刻擦干眼泪,回头看着大长老。“大长老这是报警想要抓谁?”我的话,让大长老和姨妈他们冷笑一声。二舅看着我,油腻腻的脸上满是尖锐道:“还能抓谁,不就是抓你?没有想到,你年纪不大,心肠竟然这么歹毒?连自己的亲外公都下得去手,你和你妈妈简直就是一个德行,你妈妈当年跟着野男人跑了,你这个做女儿的现在回来杀死自己的外公,两母女真是绝了。”“二舅,你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有经过自己的大脑思考一下吗?”我冷下脸,看着二舅,冷嘲道。“臭丫头,你敢这个样子和我说话。”二舅似乎被我的语气气到了,原本难看的脸色,冷的异常可怕。“是二舅你先说话不客气的,我就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在场的人谁有证据证明我是凶手?”我冷嘲的看着四周那些人,他们一个个闪烁着眼睛,就是不敢和我对视。“反正肯定是你,这里救你嫌疑最大,不是你还有谁?还有,爸就算是死了,财产也轮不上你,你妈妈当年被赶出了叶家,早就已经不是叶家人了,你现在回来,不就是想要分财产吗?我告诉你,休想。”三舅起身,对着我一阵叫嚣起来。我看着那些人的丑态,心一阵冰冷。外公尸骨未寒,这两个舅舅,一个姨妈,甚至是那些长老,已经开始打财产的主意了,要是叶家的财产落在他们的手中,只怕也很快会被败光吧?“妈妈。”泠泠大概也是被这些长老给吓到了,有些害怕的抓住我的手。我看着泠泠害怕的样子,用手轻轻的摸着泠泠的发顶,轻声道:“别怕。”“还不将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马上扭送到警局去。”姨妈看着我,厌恶的指着我,对着四周的佣人命令道。得到命令的佣人,朝着我和泠泠走过来,我警惕的看着那些佣人的动作,浑身的血液都凝固起来。他们人多势众,我就算是说破嘴,他们肯定都不会理会我。我正想着要怎么摆脱这个境地的时候,一道冰冷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谁敢动我的妻子?”席慕深?我抱着泠泠转头,就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席慕深。席慕深一身黑色西装,俊美冷酷的五官蒙上些许阴霾,原本就冷酷的凤眸,此刻更是冷的异常可怕。“席慕深?”我红着眼睛,在这个时候看到席慕深,让我整个心都安全的落地了。席慕深朝着我走过来,单手搂住我的腰身,冰冷的凤眸隐隐涌动着些许的风暴,直接看向了原本还想要抓我的姨妈。姨妈被席慕深这个样子看着,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害怕,她抖着嘴唇,嚣张道?:“你这是什么眼神?这里可是叶家,容不得你撒野。”“你又算是什么东西?敢动我的妻子和孩子?”席慕深沉下脸,冰冷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大家都被席慕深身上那股异常阴凉的脸色吓到了,原本还嚣张怼我的二舅和三舅也不敢说话了,就连刚才嚣张不已的大长老,也不敢说一个字。“阿漠,将洪律师请进来。”席慕深搂住我的腰身,对着阿漠命令道。洪律师,那个在律师界最有名的大律师吗?我怔怔的看着洪律师走进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这个人,就是洪律师吗?席慕深竟然将这么有名的律师请来了,相信有这个律师在,二舅他们也不敢放肆了。“席总。”洪律师推了推眼镜,对着席慕深行礼道。“这些人以莫须有的罪名想要欺负我的妻子,给他们普及一下法律知识。”席慕深抱着我,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让洪律师给他们上课。我听着洪律师用那些专业术语,说的二舅他们一愣一愣的。他们以为我一个女人很好欺负,好在我老公来了。“席慕深,你怎么会过来的。”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眨巴着眼睛道。“外公死了,叶家肯定会大乱,我怎么可能不来。”席慕深不悦的蹙眉,对着我说道。我一听,看着席慕深,双颊隐隐有些热气。这件事情,因为席慕深的出现,打断了那些人想要将脏水泼到我的身上,席慕深也让人狠狠的教训了二舅他们一下,他们虽然不甘心,在席慕深的面前,也不敢在造次了。外公的遗体很快便送到了医院,法医问我们要不要进行解剖检查,我听叶谦说,外公是突然心脏衰竭死掉的,但是这种突然,只是当时的医生说的,其中有没有猫腻,谁都不知道。“我同意。”我想了想之后,对着那个法医说道。我的话,激起了众怒。二舅他们一致对我说我心太狠了。“我只是想要查清楚,外公究竟是意外还是被人谋害的。”我看着二舅和三舅,冷嘲道。要是外公的死不是这么单纯的意外,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慕清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杀了爸?”二舅的脾气非常急躁,听到我这么说,整张脸变得难看至极,对着我怒吼道。“我可没有这么说,这些,可都是你自己承认的。”我嗤笑一声,对着二舅说道。“你……”二舅伸出手,怒气冲冲的就想要打我,站在我身边的席慕深,一把将二舅的手重重的往后拧。“啊。”二舅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整张脸变成了惨白一片。“再敢对我的妻子指手画脚,我不介意将你的另一只手,废掉。”席慕深沉下眼眸,原本冰冷嗜血的五官,不带着丝毫的感情。席慕深说完,便将二舅的身体重重推开,二舅有些狼狈,满眼羞恼的瞪着我和席慕深,却不敢上前。“我也同意。”沉默许久的大舅和叶谦也同意我的做法,最终,就算是二舅他们不同意,也无可奈何。外公的解剖结果要三天出来,我们离开医院,直接回到了叶家。“夏天,我真是见识到了大家族的黑暗。”席慕深带着泠泠,我和乔栗在一边聊天,乔栗拉着我,不满道。这一次,叶家争夺财产的那种丑态,让乔栗看了一遍,乔栗会说出这种话,我一点都不奇怪。“谁说不是。”我淡淡的扯了扯唇,冷嘲起来。看似和睦的大家庭,其实也是利益熏心的。“那你外公,说不定,真的是被他们害死的也说不定。”乔栗看着我,小声道。“如果真是他们害死了外公,不管是哪个人,我绝对不会放过。”我看着乔栗,捏紧拳头,冷哼道。乔栗闻言,轻轻的点头道:“你放心,我也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三天之后,外公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的却是被人注射了一种致死的药物。这件事情,在整个叶家引起了轩然大波,大舅是这些人中,最耿直的一个,当即表示,一定会查出凶手。而那些长老们,却将目光看向了我,我知道,他们是想要将这些事情,栽赃到我身上,可惜的是,他们没有证据。外公葬礼这一天,邀请了很多人,一直和叶家算是世交的霍家也过来了。而我,第一次和雅美达交锋。雅美达过来的时候,身后跟着很多穿着黑衣的保镖,她也穿着一身黑衣,戴着一个墨镜,走到外公遗照面前的时候,将墨镜摘掉,露出那张美艳动人的脸。雅美达拿过了佣人递过去的香,插在香炉之后,便站在了我的身边。“你就是叶然的女儿?”我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雅美达的时候,她已经径自的开口。“是的。”我淡淡的抬起眼皮,看了雅美达一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