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76章 席慕深,我好难过

    雅美达那双涂着浅金色眼影的眼眸扫了我一眼,勾起唇瓣,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道:“果然是叶然的女儿,不管看多少次,都这么让人觉得厌恶。”“是吗?你也是,看到你,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我毫不客气的回嘴道。“小丫头,你很大的胆子。”雅美达大概从未遭受过别人这么说,她阴沉着脸,眼神冰冷的看着我说道。我扯了扯唇,嗤笑道:“你也不赖。”雅美达的脸色,顿时因为我的无礼,变得难看到了极点。这算的上是我和雅美达的第一次交锋。外公葬礼结束之后,所有人都离开了,我和泠泠还有席慕深乔栗没离开。我跪在外公的墓碑前,看着老人威严的面容,心中一阵酸涩。我还记得,外公和泠泠玩得那么开心,他还将叶家多部分的股份都给了我和妈妈,可是,现在外公却只能安静的躺在这个地方了。“外公,对不起。”我捂住脸,一直隐忍的泪水,在顷刻间,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慕清泠,别哭。”席慕深蹲下身体,将我紧紧的抱住。“席慕深,我好难过。”妈妈现在这种情况,外公又死了,我真的很难过。“你要是难过,他会更加难过的,他不喜欢你变得懦弱,眼泪一直都是弱者的象征,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杀死外公的凶手找到。”席慕深用指腹,将我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冰冷的眼眸涌动着些许的戾气。“是,我要找到杀死外公的凶手,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凶手。”我慢慢站起来,看着外公的照片,拳头握紧,目光坚定的看着席慕深道。席慕深爱怜的摸着我的脸,眼眸深沉道:“没错,这个样子,才是我认识的慕清泠。”外公,你等着,我一定会将杀死你的凶手找出来。……一个星期后,律师出现,外公死之前,没有任何的遗言,而叶家的财产分配,只能够根据律师来平均划分。在那些人吵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我将外公交给我的合同拿出来,二舅他们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这个合同你从哪里来啊?我就知道,杀死爸爸的人就是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一次,我一定要你好看,威尔,马上将这个女人送到警局去。”姨妈看着我手中的合同,气的整个人都要冒火,甚至想要管家将我带走。最终,被洪律师拦住了。“洪律师,你是什么意思?还是你想要助纣为虐?我告诉你,这是我们叶家的事情,我们可没有请洪律师你过来分配财产。”洪律师的出面,似乎让大长老他们非常不爽的样子,忍不住对着洪律师冷哼道。“我是席太太的代理律师,席太太手中的文件,是叶老爷子亲自给的,这里是叶老爷子的签名。”洪律师的话,让在场的人神色各异,可是很快,他们就开始叫起来:“那又如何?说不定是慕清泠耍了什么手段?否则爸爸怎么可能将叶家三分之二的财产都给了她?她只是一个外孙,爸爸不将财产留给我们和他的孙子,怎么可能留给她?”“就是,我看爸爸就是她害死的,她强迫爸爸签字,然后杀死了爸爸。”“将这个女人送进监狱。”我看着那些人,笑了笑,拿出手机,对着他们说道:“既然大家觉得外公不可能将这些给我,不如我们看看外公当时说的话,我可是将一切都录下来了,我可以将这些都送到检测中心去检测,证明这些都是真实有效的。”我将当时录下的视频播放出来,原本还想要打压的我二舅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家对于这份合同,没有任何的意见吗?”洪律师看了看二舅他们问道。有了外公自己说的话,还有那些录音,就算是二舅他们想要反驳都没有办法了。随后,便是进行财产分配,最后一个步骤,就是席慕深,将自己掌握的那些信息,交给了律师。大长老而二舅三舅合谋,害死外公的这些证据,也是席慕深找出来的,而证人就是那个下药的医生,那个人说了之后,我才想起,那天晚上,我看到的人影,就是他们两个人。二舅他们被移送到了警局,这件事情,才算是彻底的落幕。大舅的心情很低落,大概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弟弟会这么狠心,为了财产,杀了外公吧。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大舅,这种时候,让叶谦去安慰是最好不过的。乔栗和叶谦两个人感情很好,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在西夏呆了一段时间,便和席慕深离开了西夏。叶家的事情成功落幕,外公的死,多少对我有些打击。我回到京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爸爸。爸爸神色平静的对着我叹息道:“原来……是这个样子死的吗?”“爸,你别难过。”我握住方浩然的手,对着他说道。方浩然神色疲倦的摇摇头,对着我苦笑道:“其实,我一直很尊重他,虽然这些年来,他从未将我当成是女婿。”“我知道。”我看着方浩然,点头道:“其实,外公也早就已经承认你了,只是,外公一直拉不下面子而已,外公在临终的时候和我说,爸爸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这一次你们去叶家,受了不少委屈吧。”爸爸伸出手,摸着我的头发道。我听了之后,只是摇头道:“才没有,我也不会让他们占便宜的。”方浩然一听,眉梢带着些许的笑意。“有慕深在,我也不担心,这一次的事情你们解决的很好。”“妈妈最近的情况怎么样?”我将视线落在了床上,看着依旧双目紧闭的叶然,忍不住担忧道。“还是老样子,一直不见好转。”方浩然的手指,轻轻的摸着叶然的脸,低声道。“会好的,我相信妈妈肯定会醒来的。”方浩然和我都在等,等妈妈醒来的一天。“对,我相信然一定不会舍得抛下我和你的。”……“今天回去看了你妈妈,她的情况怎么样、”晚上的时候,席慕深拥着我,吻着我的脖子问道。“还是老样子,爸爸说,会醒的几率很小。”“不管怎么样,总会醒来。”席慕深闻言,叹了一口气道。“嗯……”“唔。”我刚想要点头,心脏的位置隐隐传来些许的不舒服。我难受的捂住心口的位置,手心冒着冷汗。“怎么了?”席慕深见我突然这么难受的样子,眉心微皱道。我抬起头,看了席慕深一眼,有些无力的摇头道:“有些……难受就是……心脏的位置。”我咬唇,断断续续的对着席慕深说道。席慕深一听,翻身就要下床给我叫医生,我立刻抓住了席慕深的手。“席慕深,可能是时差的问题,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行,还是找医生过来一下。”席慕深皱眉,对着我说道。“我真没事了,而且,大晚上的,你这个样子打扰别人也不好。”我看着一脸固执的席慕深,忍不住皱眉道。席慕深闻言,这才沉下脸,没有再说什么。“现在好多了吗?”席慕深重新回到床上,轻轻的按压了一下我心脏的位置,低沉好听的声音拂过我的耳膜道。我看了席慕深一眼,轻轻的点头,昏昏欲睡道:“嗯,已经好了很多,我困了,先睡了。”“好。”席慕深在我的额头落下一吻,我闭上眼睛,便开始睡觉了。半夜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心脏的位置再度传来尖锐的刺痛,这股疼痛,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剧烈,我被这股蚀骨的疼痛,弄得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咬住嘴唇,不敢在这个时候吵醒席慕深,只能咬牙硬挺。最终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找到了顾夜爵交给我的药,吃了一粒之后,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以前只要是我心疼的时候,吃这个药是有效果的,可是现在……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感觉疼痛越发的剧烈起来。怎么回事?究竟是为什么?我以前就算是心疼,也没有这么疼啊?这一次究竟是为什么会这么疼?我揪住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想要将这股剧烈的疼痛压下,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心脏剧烈的疼痛渐渐的平缓下来,我才更好受一点。我靠在身后的墙壁上,难受的不断喘息,直到心脏的位置渐渐平息,我才松了一口气。我浑身湿漉漉的回到了床上,摸着心口的位置,睁着眼睛,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昨晚没睡好?”席慕深起床的时候,发现我眼睑下面隐隐带着青紫色,脸色倏然一冷道。我勉强道:“可能是还没有缓过来,中午我好好睡一下就好了。”听我这么说,席慕深沉下脸道:“今天你就在别墅休息,工作的事情我会让人处理。”“那怎么可以?我还有设计稿没有完成。”我不满的看了席慕深一眼道。席慕深见我这么固执,想要说什么,最终只能摇头道:“要是身体不舒服,记得告诉我。”“好。”吃过饭之后,我先送泠泠去上课,才去公司的。席慕深因为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就先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