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80章 不爱我也没有关系

    我捂住心口的位置,跪在地上,后背开始冒着冷汗,因为疼,我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泠泠似乎被我这个样子吓到了,忍不住叫着我的名字。“没事,妈妈没事。”我摇头,隐忍着胸口的疼痛道。、“妈妈。”泠泠伸出手,就要扶着我起来的时候,我的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朝着地上扑过去。泠泠大叫了一声,胖乎乎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臂。“泠泠……”我咬住嘴唇,叫着泠泠。“慕清泠。”就在我痛苦不堪的时候,顾夜爵出现了。他满脸慌张的看着我,一把将我从地上抱起来。“没事的,金森马上就会过来了,你很快就没事的。”顾夜爵有些紧张的摸着我的脸,对着我说道。我疼的整个身体都在抽搐,只能无力的抓住顾夜爵的衣服,痛苦的喘息道:“顾夜爵……疼……救我……”窒息的感觉,仿佛要将我整个人都吞噬掉一般,我只能寻求顾夜爵的帮助。“张嘴,将这个吃掉。”顾夜爵将我放在床上之后,给我吃之前我吃嘞的那种褐色的药丸,我咬住那个药丸,痛苦的喘息着,却还是没有办法缓解那股疼痛。“还疼?”顾夜爵帮我揉着心脏的位置,俊美深刻的脸上满是焦灼道。“好疼……”我抓住身下的床单,发出一声尖叫。我忍不住用左手抓住我的右手,尖锐的手指甲,从我的手臂划开,火辣辣的抓痕,可以让我的疼痛缓解下来,我不由得再度用力。“慕清泠。”顾夜爵看到我这个样子,绿眸带着些许的慌张,他用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双手,不让我乱来。我怒视着顾夜爵,张开嘴巴,用力的咬住顾夜爵的手臂。“唔。”顾夜爵发出一声闷哼,却没有松开我。他将我整个人都圈在怀里,轻声道:“没事的,慕清泠,我在这里陪着你。”“妈妈……呜呜呜……”泠泠哭泣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想要告诉泠泠我没事,可是,我脸说话都没有力气。“将小少爷待下去。”顾夜爵将我的乱发别到脑后,对着身后的佣人命令道。“泠泠……”我松开顾夜爵的手臂,艰难的叫着泠泠的名字。泠泠被刚才那个佣人带走了,我伸出手,想要抓住泠泠却没有任何办法。“你也不想要泠泠看到你这幅样子对不对?我会让佣人好好照顾他的。”顾夜爵异常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发道,我疼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耳朵也发出嗡嗡的声音。“爵爷,她的疼痛开始剧烈了。”“那要怎么办?你不是说,那些药可以控制的吗?”“是可以控制,可是,损坏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们实在是……”“该死的,你现在是告诉我,你们没有办法吗?那我养你们做什么?”“爵爷息怒……”“砰……”“马上派人联系贺兰琴,问她有没有药了。”{”慕清泠,马上就没事了,慕清泠……”席慕深……你在哪里?席慕深……我感觉自己被黑暗吞噬掉了,眼前的人影,渐渐的变得模糊,最终消失不见。……“终于醒了吗?”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顾夜爵颤抖的手指,轻轻的摸着我的脸,原本俊美的脸,在此刻,竟然异常憔悴。我咳嗽了一声,一股铁锈和猩甜的味道,从我的喉咙涌动。“呕。”“慕清泠。”我看到了洒落在被子上面的鲜血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顾夜爵抱着我,惊慌失措的叫着我的名字。我抬起头,想要问顾夜爵,我究竟是怎么了?可是,眼前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无力的靠在顾夜爵的身上。“为什么会吐血,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吐血。”“病情加重了,心脏受损扩大,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贺兰琴在哪里?将贺兰琴抓过来。”“是。”好吵……真的好吵……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就看到了面容憔悴不堪的顾夜爵。顾夜爵看到我之后,紧张的握住我的手:“慕清泠,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这里是……医院吗?”“不是,这里还在别墅,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心脏疼不疼?”“顾夜爵……告诉我……我怎么了??”我看着一脸紧张的顾夜爵,艰难道。我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要不然,怎么会心脏这么疼?还有为什么我好端端都会吐血?“没事……很快就好了,别怕。”顾夜爵撇开头,没有正面的解释,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脸说道。“告诉我真相。”我固执的看着顾夜爵,不让顾夜爵有机会闪躲我的目光。顾夜爵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我会用这么固执的眼神看着他。良久之后,他才垂下眼帘,对着我说道:“慕清泠,你的心脏……坏了。”什么意思?我的心脏坏了是什么意思?“贺兰琴,将你的药换掉了,你心疼吃的那些药,加速了你心脏的老坏,现在你的情况渐渐的变得严重,医生说,你的心脏负荷不起,很快就要衰竭了。”衰竭……我就会死对不对?心脏老坏,就像是油尽灯枯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心痛加剧的原因吗?“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抓住身上的被子,平静的看着顾夜爵问道。“那天,贺兰琴对我说和我做一个交易的时候,她告诉我的,现在只有她给的药,我才可以稳定你的病情,要不然,按照这种速度,你马上就会……”顾夜爵捏紧拳头,青筋爬满了整个额头,我知道,顾夜爵在生气。如果不是贺兰琴拿着我威胁顾夜爵的话,顾夜爵不会受到威胁的。“所以,你将我带来这里,是贺兰琴的意思,对吗?”“我想要你陪着我,最起码,在这些日子,陪着我。”顾夜爵看着我,目光固执道。“顾夜爵,送我回去吧。”我松开被子,淡淡的说道。我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陪着席慕深……“慕清泠,我不好吗?”顾夜爵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他的眼睛迅速的被那些红色的血丝包裹住,他哑着嗓子,带着质问的对着我咆哮道。“不……你很好,真的。”我摇摇头,伸出手,无力的抓住了顾夜爵的手。“可是,我不够好啊。”我轻声道。“顾夜爵,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女人,我配不上你,这一辈子,我的心已经给了席慕深,再也收不回来了。”“不爱也没有关系,最起码,在这些日子,我可以告诉自己,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顾夜爵将我抱在怀里,温柔的帮我擦掉唇边的鲜血。“慕清泠,你还相信席慕深吗?报纸上报道出来的,绝非空穴来风,我帮着贺兰琴,将席慕深引进陷阱,席慕深没有办法抵制那种药,我曾经让人试验过,不管多么厉害的男人,在那种药效下,都会屈服的,席慕深也不例外。”“顾夜爵,你还是不懂席慕深。”我看着顾夜爵,苦笑道。“慕清泠,你就这么相信席慕深?别忘了,席慕深是一个人。”顾夜爵似乎也有些生气,忍不住蹙眉的对着我说道。我定定的看着顾夜爵,坚定道:“我信他,他不是会被人设计的人,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我的话,让顾夜爵的身体绷紧。他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低下头,吻着我的眼帘道:“慕清泠,就这几天,让我陪着你,好吗?”“顾夜爵,你何必?”“你说的没有错,我们的计谋,从一开始,就被席慕深识破了,他现在已经将贺兰琴控制起来了,我的人没有办法将贺兰琴带到这里来,慕清泠,贺兰琴有办法可以治好你的。”“没用的,既然心脏已经迅速衰竭,她只是让暂时延缓衰竭罢了,我最终还是会死……”“不会,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将贺兰琴……”“爵爷,席慕深来了。”顾夜爵粗暴的打断我的话,眼神异常恐怖的看着我。看着情绪失控的顾夜爵,我的心情有些复杂。顾夜爵将我和泠泠带来这里,我没有恨顾夜爵,我知道,顾夜爵只是想要救我罢了。“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顾夜爵扣住我腰肢的手,不由得一紧。“顾夜爵,让我见他。”“你想要带着这个病体去见席慕深吗?”顾夜爵沉下脸,眼神犀利的盯着我说道。我一听,心脏隐隐有些难受。“你好好待在这里,我去应付席慕深,慕清泠,你也不想要席慕深看到你这个样子,对不对。”顾夜爵的话,让我犹豫,我不想要席慕深担心我,现在的情况是,席慕深究竟知不知道我生病的事情?“妈妈。”顾夜爵离开之后,便有人将泠泠带过来,被子已经被佣人收拾掉了,所以泠泠也不知道,刚才我吐血的事情。看到泠泠白嫩的脸蛋,我伸出手,抱住了泠泠:“泠泠。”我不想死,我想要活着,哪怕有一点的机会可以活着,我都在所不惜。我还要帮妈妈找出凶手,我还要陪着泠泠长大,我还想要陪着席慕深,我怎么可以死?“妈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小叔欺负你了?:”我在不知不觉中,流出了眼泪,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直到泠泠胖乎乎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摸着,我才回过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