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294章 但是,爸爸背叛了你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前的泠泠,明明那么听话,为什么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泠泠,你回答妈妈?”慕清泠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少年,忍不住叫道。“妈,你有背叛过爸爸吗?”席祁玥回头,看着慕清泠,冷淡道。背叛?泠泠在胡说什么?“但是,爸爸背叛了你。”席祁玥讥诮的看着慕清泠,嘲弄道。“泠泠,你又在胡说什么?”慕清泠被席祁玥脸上的嘲笑弄得有些生气,忍不住蹙眉道。“妈,你肯定是非常相信老头对不对?整个京城的人都说你们两个人是模范夫妻,多少上流社会豪门家族都羡慕你和老头之间的感情,可是,你不知道,老头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女,你知道吗?”轰!席祁玥的话刺激了慕清泠,她睁大眼睛看着席祁玥,然后平静下来,走进席祁玥,伸出手,摸着席祁玥的脸说道:“泠泠,你究竟是听敢说胡说八道的,你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才会一直不回家?还总是针对你爸爸?”慕清泠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席祁玥每次面对席慕深的时候,都没有好表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难道这样不足以让我觉得对他失望吗?你被他蒙在鼓里多少年?”席祁玥眼神阴鸷的看着慕清泠,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和你说这些的人是谁?”慕清泠神情平静的看着席祁玥,淡淡的皱眉道。这个人究竟是有什么目的?竟然对席祁玥说这些中伤席慕深的话,慕清泠根本一点都不相信,席慕深外面会有私生女。席慕深就只有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女?这个私生女?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妈妈,你果然是被爸爸给骗了,他骗了你十二年。”席祁玥看着慕清泠的脸色,忍不住嘲笑慕清泠的天真说道。“泠泠,你爸爸不会背叛我的。”慕清泠不知道席祁玥为什么认定席慕深背叛了自己,她按压了一下有些难受的太阳穴,看着席祁玥,缓缓道。席祁玥闻言,面带嘲讽道:“妈妈,你知道吗?那个孩子,我也见过,我偷偷的去验了DNA,你觉得这个数据会说谎吗?爸爸背叛了你,在外面有了一个十二岁的女儿,这件事情,你却从来都不知道?爸爸甚至……还偶尔会去他们那个家,虽然很隐秘,可是,我还是看到了,这些,你又知道吗?”“泠泠,你究竟在胡说什么?你肯定是对你的爸爸有什么误会的地方。”席祁玥说的话,慕清泠根本就不相信,席慕深怎么可能会背着她在外面有私生女?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那个女人,叫林琳,妈妈应该不会陌生吧?”席祁玥看着慕清泠,冷冷道。林琳?慕清泠的身体不由得僵住了。林琳这个名字,慕清泠自然不会陌生,可是,究竟是怎么回事?林琳当初和贺兰琴联手的时候,她因为顾念当初林琳救了席慕深的恩情,没有对林琳赶尽杀绝,只是让席慕深将林琳送出国去,只要林琳这一辈子都不要回来,慕清泠也不会说什么?现在席祁玥的意思是,林琳和席慕深两个人之间,有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在她不知道是时候,已经有十二岁了吗?“妈妈,这些事情你知道吗?你所谓的信任,不过就是让席慕深放纵的借口罢了。”席祁玥在慕清泠的面前,毫不避讳的直呼自己父亲的名字。慕清泠感觉肚子有些微微的刺痛,她深呼吸一口气,用力的捏住拳头,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道:“泠泠,你爸爸和林琳没任何关系,你不要在闹了。”“你就这么相信席慕深吗?”慕清泠对席慕深那种无条件的信任,冲击了席祁玥的大脑。“席祁玥,你要是在继续闹,我真的要生气了。”席祁玥这个样子,让慕清泠的心情也渐渐的变得不好了,她沉下脸,对着席祁玥冷冷道。“妈妈,你会知道,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只是一个满口谎言的骗子罢了。”席祁玥看着慕清泠,丢下这句话,便摔门离开了。巨响划过慕清泠的耳膜,刺痛了慕清泠的耳膜。慕清泠苦涩的笑了笑,抱着肚子,坐在地上,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以前那么乖巧的席祁玥,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憎恨,堕落,仿佛要将所有不好的一面都要表现出来一样。“泠泠。”慕清泠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捂住脸,呜咽的叫着席祁玥的名字。……“老爷,今天少爷回来了。”席慕深下班回到别墅,管家恭敬的对着席慕深说道。席慕深闻言,只是冷淡的应道:“嗯。”对于席祁玥的所作所为,席慕深知道,但是却不会去管束。对于席慕深来说,席祁玥想要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毕竟他已经是成年了,同样的,席祁玥做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承担后果。“不知道少爷和夫人说了什么,夫人一整个下午都没有下来,我去敲门,她也不回应我,我真的是有些担心。”慕清泠现在的情况毕竟是比较的特殊,管家会这么担心,也是情有可原。“我知道了。”席慕深的眼眸微微暗沉,将外套交给管家之后,便朝着楼上走去。席慕深皱眉,走到了卧室门口,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的慕清泠。席慕深从背后抱住了慕清泠的腰身,双手紧紧的抱住慕清泠的腰肢。“慕清泠,今天泠泠和你说了什么?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席祁玥一直都是慕清泠的心肝,只要是席祁玥的事情,慕清泠就会很在乎。慕清泠回头,看着席慕深成熟俊美的脸,淡笑道:“没有,泠泠今天很乖,我只是有些累,所以才没有下楼。”“真的?”席慕深显然不相信。慕清泠靠在席慕深的怀里,用脸颊蹭了蹭席慕深的胸膛道:“好了,你也不要每次看到泠泠都冷着一张脸对泠泠,你又不是不知道,泠泠现在长大了,性格原本就有些偏激,你要是这个样子对泠泠,你和泠泠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僵硬。”“哼,那个臭小子,每天除了玩女人,还会做什么?总是让你操心,要不是你不肯,我早就想要将他扔到部队去锻炼了。”“他是我们的儿子。”慕清泠摸着席慕深英俊的脸,淡淡的说道。“他已经长大了,我们也没有这个义务每天追在他的屁股后面跑,他后面要是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就算是你求情,我也会将他扔到部队去。”席慕深觉得席祁玥就应该去部队好好锻炼一下,现在的席祁玥,玩世不恭的样子,让席慕深头疼。“老爷,夫人,可以吃晚餐了。”慕清泠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管家的声音。慕清泠回过神,看了席慕深一眼,摸了摸肚皮道:“好了,我们下去吃饭吧,泠泠今晚也在这里,你不要板着一张脸,他已经好久没有在家里用餐了。”席慕深有些不悦的看了慕清泠一眼,顾虑到慕清泠现在的身体状况,席慕深只好隐忍着心中的醋意。他搂着慕清泠的腰身,走出房间,朝着楼下走去。餐厅内,席祁玥早就已经在餐厅,一个人在吃饭了。看到慕清泠和席慕深两个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席祁玥冷哼了一口气,目露阴冷的看了席慕深,他握住手中的筷子,将盘子什么捏的咯吱咯吱的响。此刻的席祁玥,就像是在抗议一般,让席慕深的脸色倏然一寒。“席祁玥,你想要找死吗?”席慕深扶着慕清泠坐下之后,凌冽的眉头隐隐涌动着些许骇人的寒气,目光冰冷的看着席祁玥。席祁玥也不耐烦的看着席慕深,那双和席慕深如出一辙的眼眸,划过些许阴霾的盯着席慕深:“老头,你真会装,我还真是要为你鼓掌。”“泠泠,够了,不要在闹了。”慕清泠有些头疼的按压着太阳穴,拧眉的看着席祁玥那张桀骜冷漠的脸道。席祁玥目光阴霾的看着慕清泠,豁然起身,将身边的椅子用力的踢开。少年的爆发力有些大,整个客厅传来一声巨响,慕清泠更是被突然暴怒的席祁玥吓到。“少爷……”一边的管家,也被席祁玥突然的动作吓到了。他担心的看着席祁玥,紧张的叫着席祁玥的名字。席祁玥现在这个样子,无疑就是在挑战席慕深的权威。管家是真的担心席祁玥会彻底的惹怒席慕深。“席祁玥,你找死。”席慕深阴着脸,挥拳朝着席祁玥攻击,席祁玥也不是吃素的,毕竟很小的时候,席慕深便会找老师教席祁玥格斗之类的,所以席祁玥的身手自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慕清泠的一张脸,黑的格外的难看,尤其是看到桌子什么都被席慕深他们两父子给破坏掉时候,慕清泠的胃部一阵恶心。她捂住嘴巴,虚弱无力的干呕起来,见席慕深和席祁玥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两人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看的慕清泠的脸色冷的异常可怕。她压下心中的怒火,目光冰冷的起身,不顾自己此刻的不舒服,走到了两人的战场中。“慕清泠。”“妈妈。”两个人同时挥拳,朝着慕清泠挥过去,慕清泠没有闪躲,只是冷漠的看着席祁玥和席慕深两个人,苍白娇俏的脸上,绷紧的厉害。“打啊,你们两个继续。”慕清泠掀起唇瓣,清冷的眸子,从席慕深的脸上滑到了席祁玥的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