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05章 隐藏的爱

    慕清泠看着乔栗,苦笑道:“这个要看个人吧?席慕深会突然有这种念想,或许我也有责任,因为我总是为了设计忽视他,他也是一个男人,需要一个娇弱的女人,我没有像是以前一样依赖席慕深,让席慕深的心底隐隐有些暴躁,而这些烦躁脱离了他的本能,看到林晓晓那种年轻躯体,就有了一种渴望和掌控吧?”“但是,这些不是出轨的借口。”乔栗看着慕清泠,声音沉沉道。慕清泠闻言,看着乔栗说道:“是,这些都不是借口,所以,我让席慕深自己好好想清楚。”“那,你想要见见他吗?我看他好像是瘦了很多,他应该也是很想要见你的女儿。”乔栗斟酌了一下,看着慕清泠说道。刚开始,乔栗也不愿意原谅这个带给慕清泠有些伤害的席慕深。可是见到席慕深面容憔悴的时候,乔栗有些心软了。席慕深是真的爱慕清泠,只是在那个时候,他的心迷惘了,踏出一步错路。现在,他想要回头,乔栗想要帮助席慕深和慕清泠,毕竟两个人的感情那么深厚。慕清泠虽然表现出异常冷淡的样子,乔栗却很理解慕清泠,其实慕清泠的心里,真的很爱很爱席慕深的。“暂时,不想要见他,后面,随缘吧。”慕清泠抱起怀中的小糯米,直接上楼去了。乔栗看着慕清泠的背影,苦笑一声,摇头走出了别墅。这里是一栋的别墅,四周都是薰衣草,当初买下这里的时候,也是因为这里的环境非常好。慕清泠觉得薰衣草有治愈心灵的功效,就买下这里。乔栗走到门口,就看到了徘徊在门口的席慕深,男人欣长的身姿,带着萧瑟和落寞,给人一种非常酸涩的感觉。乔栗看到席慕深下巴处冒出的胡渣,又看了看男人皱巴巴的西装,这个样子的席慕深,还真的是有些落魄。席慕深看到乔栗,猩红的眼睛带着些许嘶哑道:“她还是不肯见我吗?”乔栗淡淡的点头,坐在一边草地上,像是要和席慕深闲聊一样。“这件事情,都是你的错,我不管你时因为什么原因和林晓晓纠缠在一起,但是,你应该很清楚慕清泠的脾气,以前你对方彤,对林琳都优柔寡断,事不过三,所以现在就算是你说自己和林晓晓只是单纯的金钱交易,只是为了缓解压力,夏天不相信你也是正常的。”“我知道,我会一直在这里,直到泠泠原谅我为止……我想要看看,我的女儿。”席慕深带着恳求的看着乔栗。席慕深早已经是国际上知名的总裁,是一个企业霸主,基本上不可能看到席慕深用这种恳求的语气。可是,此刻,在面对着乔栗的时候,席慕深却用这种恳求的语气对着乔栗。乔栗看着席慕深,犹豫了一下之后,点头道:“那好吧,我帮你。”乔栗的话,让席慕深的心情不由得放松了下来。“只要可以待在泠泠的身边,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席慕深诚挚的看着乔栗。乔栗看到席慕深是真的很想要回到慕清泠的身边,迟疑了一下之后,对着席慕深说道:“你也看到了吧,这里有一大片的薰衣草花田,一般都是有花农会过来整理的,要不然,你就假装成花农吧,夏天很喜欢在这里玩。”“好。”席慕深没有拒绝,只要有一个机会可以跟慕清泠在一起,席慕深都绝对不会放弃。席慕深的话,让乔栗忍不住点点头。“既然这个样子,那么我会帮你安排的。”乔栗说完,便让人带着席慕深下去。很快,席慕深便换上了一套花农的衣服,他戴着一个帽子,将原本英俊的五官,瞬间掩盖了下来。乔栗站在不远处,看着正在工作的席慕深,唇角不由得微微弯起。席慕深已经有这个觉悟了,乔栗也只是想要帮帮慕清泠和席慕深,她也不想要慕清泠以后会后悔。慕清泠睡了一个午觉,见床上的小糯米睡的很熟,慕清泠的眼底带着些许的柔光。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小糯米的发顶,在小糯米柔软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之后,便下楼吃东西。吃完了之后,看到外面的薰衣草,慕清泠的心情不由得慢慢放松了下来。她推开了门,走出去,一股浓郁的薰衣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慕清泠的精神不由得一震。她吸了吸鼻子,柔软的微风,从慕清泠的眼睑划过,慕清泠忍不住笑了起来。女人的五官原本就精致好看,微微笑起来的样子,更是显得异常唯美漂亮,眼角的细纹,没有让女人变得沧桑,反而越发的精致优雅。站在被?的席慕深,拿着手中的锄头,看着不远处迎风而立的慕清泠,男人那双细长的丹凤眼,隐隐涌动着些许的光芒。他抿唇,似乎想要上前去抱住那个迎风而立的女人,却不敢靠近,只能够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慕清泠,目露悲伤。慕清泠享受着阳光和微风,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慕清泠有些疑惑的回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戴着一个草帽的男人。男人身上穿着的是花农的衣服,可是,不是以前那个经常整理薰衣草的花农了。这块薰衣草换了一个花农吗?慕清泠朝着那个花农走过去,那个花农立刻低下头,慕清泠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因为他低垂着脑袋,慕清泠根本就看不真切这个男人的样子,只能够隐隐约约看出一个轮廓。“你是今天刚来的花农吗?上午怎么没有看到你?”慕清泠蹲下身体,看着正在除草的男人问道。席慕深闻言,抓住草的手不由得一紧,男人的眼眸带着些许的悲伤和痛苦。他抿着薄唇,将头低垂着,仿佛是一个个性非常懦弱的男人一样,最起码,此刻的席慕深,给慕清泠,就是这个感觉。慕清泠眼底带着些许怔讼的看着一直低垂着脑袋的席慕深,眼眸深处隐隐泛着些许的苦涩和担心:“怎?你不会说话?”这里比较的安静,慕清泠平时也就是和乔栗还有席祁玥他们说话,她也很想要和别人聊天,看到这个花农,慕清泠莫名的想要和他聊天。但是,这个花农,好像是是一个哑巴?慕清泠看着一直在认真工作的花农,也没有在意,只是坐在薰衣草的草地上,仰起头,看着头顶的太阳。温暖的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让慕清泠的心情渐渐的带着些许的柔和。“你是今天过来的?是乔栗介绍你的吗?”慕清泠闲话聊起来,对着席慕深问道。席慕深的拳头,用力的握紧。他不知道有没有在听慕清泠说话,那张被隐藏起来的脸,隐隐透着些许的幽暗气息。慕清泠没有发现,面前的男人,带着的悲伤和痛苦。她启唇,似回忆一般道:“普罗旺斯,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在这里,我好像是重生了一样。”慕清泠的话,让席慕深的心脏有些难受。他甚至想要问慕清泠,为什么是重生?这种悲伤的字眼,不应该出现在慕清泠的嘴巴。慕清泠不知道身边男人心中的纠结,她继续缓缓道:“我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了,人生都过了一半了,以前我遇到很多的事情,遭受了很多的痛苦,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只要活着就好了,后来,我和自己的老公相守,克服一切,终于可以幸福了,我被人爱着,我也爱着别人,但是在半年前,我的老公出轨了,我那个时候,怀着孩子,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这个年纪,竟然还怀孩子?”慕清泠歪着脑袋,对着席慕深说道。席慕深的手指,紧握成拳,早就在慕清泠说老公出轨的瞬间,席慕深整个心脏都变得难受到了极点。他想要反驳,想要和慕清泠说,事情根本就不像是慕清泠想的那个样子,可是,解释了又能如何?是他自己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情,害的慕清泠伤心,这些是对他的惩罚。“你说,男人的心,是不是真的会变得很快?我很羡慕我的爸爸妈妈,因为我爸爸一辈子都爱着我的妈妈,从来就没有动过别的心思,可是,我的老公,在婚姻的长河中,不自觉的被年轻女人吸引了,我老了,是真的老了。”慕清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男人说这么多,或许,之下想要找人倾诉吧。不,你没有老,你还这么好看,怎么会老?一切都是我的错,泠泠,都是我的错,我是一个罪人,我没有办法圆脸这个样子的自己,更加没有脸面,要求你的原谅了。听到慕清泠自嘲的声音,席慕深抓住草皮的手不由得一紧。慕清泠没有注意到席慕深的脸色,她就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口一般,继续说道:“其实,我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的坚强,我一直以为,我和席慕深两个人的感情,是无坚不摧的,但是,我忘记了人是有欲望的,这个欲望一旦形成,就很难更改,我没有怨恨席慕深寻找年轻女人宣泄自己的欲望,说到底,这也是人类的劣根性,我只是失望罢了,席慕深会找别的女人,说到底,我也有责任,或许就像是林晓晓说的那个样子,因为我没有他们那么的温柔体贴吧,自从我的事业起步,成为设计界的风云人物之后,我便开始变得不像是一个妻子了,这就是席慕深为什么会被年轻女人吸引的原因吧。”不是的,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你很好,真的很好。席慕深痛苦的低下头,薄唇抿成一条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