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37章 不可以,我不允许

    乔乔甚至看到了,席祁玥在说道苏纤芮的时候,眼底除了愧疚,还有淡淡的温柔。

    席祁玥是真的,喜欢上了苏纤芮了。

    “我希望祁少你幸福,哪怕这个幸福,不是我给你的。”

    乔乔看着席祁玥,由衷道。

    虽然她和你难过,但是,她没有能力让席祁玥知道什么才是爱情,苏纤芮却可以。

    或许,她没有办法给席祁玥想要的幸福吧?

    可是,这样也没有关系,只要席祁玥觉得幸福,就好了。

    能够看到席祁玥幸福,乔乔觉得已经非常值得了。

    ……

    席祁玥从乔乔的别墅回来之后,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萎靡。

    今天的事情,让席祁玥有了一点的成长,让他知道了,自己以前做的事情,究竟是多么的过分。

    他来到医院的时候,踌躇不前,直到顾念泠过来,顾念泠看着席祁玥纠结挣扎的样子,冷淡道:“想清楚了?”

    顾念泠的话,让席祁玥的眼神微微闪了闪。

    他捏紧拳头,神情带着些许倨傲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你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帮着苏纤芮?你是不是喜欢苏纤芮?”

    席祁玥想到这个可能,俊脸不由得一变。

    顾念泠冷睨了席祁玥一眼,不耐烦道:“我喜欢苏纤芮仅仅只是因为苏纤芮这个女人罢了,席祁玥,你要是喜欢苏纤芮,就不要放弃。”

    顾念泠说完,直接朝着电梯走去。

    席祁玥怔怔的看着顾念泠的背影,眼眸泛着些许阴沉诡谲的寒气。

    他抿着薄唇,大步的朝着苏纤芮的病房走去。

    他过去的时候,苏纤芮还没有醒来,女人纤细的手背上,吊着吊瓶,液体正在慢慢的输入苏纤芮的身体里。

    席祁玥有些局促的看着苏纤芮苍白的脸,坐在一边,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

    在席祁玥不安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席祁玥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慕清泠和席慕深。

    看到席祁玥,慕清泠的那张脸,直接便冷了下来。

    慕清泠很少会对席祁玥露出这种表情,大概是因为这一次,席祁玥做的实在是有些过分,才会让慕清泠心寒。

    “妈,爸。”席祁玥第一次用这么局促的目光看着慕清泠和席慕深。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看了席祁玥一眼,搂着慕清泠的腰肢,走进苏纤芮的病房。

    慕清泠淡淡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握住席慕深的手,才朝着席祁玥说道:“泠泠,我已经让人联系国外的经济公司,打算让纤芮去国外念经济管理学,念泠说,她在经济方面很有天赋,我想要帮她。”

    “不可以,我不允许。”

    席祁玥听到慕清泠要将苏纤芮送到国外去,情绪突然非常激动的对着慕清泠大吼了起来。

    看着神情焦躁恐怖的席祁玥,慕清泠有些迟疑的看着席祁玥。

    一边的席慕深,见席祁玥这幅样子,面色冷淡道:“这是你妈妈和我的决定,毕竟是我们席家亏欠了人家许多,看看你做的那些混账的事情,你要不是我的儿子,我非要揍死你。”

    “席慕深。”慕清泠看着对着席祁玥冷言冷语的席慕深,头疼不已道。

    席慕深听了慕清泠的话,才止住了声音,握住慕清泠的手。

    慕清泠看着愤怒不已的席祁玥,眼底带着一抹光芒,继续说道:“泠泠,你不爱苏纤芮,就不要伤害她,我送她去学校,让她得到更好的教育,她会变得更好。”

    “休想我会同意,她只能和我在一起。”

    席祁玥看着慕清泠,失控道。

    “那么,你承认自己喜欢上了苏纤芮吗?”慕清泠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道。

    被慕清泠这么一阵反问,席祁玥的身体倏然僵住了。

    他绷紧身体,寡淡的唇瓣,一直紧抿成线,他看向了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苏纤芮,心脏的位置,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痛苦……甚至是悲伤……

    第一次,席祁玥有一种胆怯的情感,他胆怯,甚至是害怕。

    “席慕深,你先出去吧,我和泠泠谈一下。”

    慕清泠看出了席祁玥心中的害怕,叹了一口气之后,回头对着席慕深说道。

    席慕深拧眉,看着慕清泠苍白的脸,温柔道:“你身体不好,不许说太久。”

    “好。”慕清泠点点头,目送着席慕深出去之后,才起身来到了席祁玥的身边。

    她伸出手,握住了席祁玥的手,声音嘶哑道:“泠泠,爱一个人,并不可耻,知道吗?”

    “妈……我……不知道。”席祁玥一向都桀骜不驯,个性也非常偏激,他不知道要怎么爱人,在顾念泠对他说了那些话之后,席祁玥想到了自己和苏纤芮的相遇到现在,他给的都是上海和侮辱。

    当时看上苏纤芮,也是因为苏纤芮和年轻时候的慕清泠很像,他才会被吸引,可是,苏纤芮的性格,一点都不像是慕清泠,苏纤芮很傻,是席祁玥看到的最傻的女人。

    “泠泠,你该成长了。”

    慕清泠心疼的摸着席祁玥的头发说道。

    席祁玥抿唇,靠在慕清泠的怀里道:“妈,我一直很迷恋你,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我知道,因为我的疏忽,但是,泠泠,你只是恋母,终究,你要爱的人,是别的女人,我是生你养你的母亲,知道吗?”

    “我知道……妈,苏纤芮……会原谅我吗?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到苏纤芮就会讨厌,看到她唯唯诺诺的样子,我就气愤……我也不知道,可是,她要离开我,我害怕,她喜欢我的,不是吗?”

    “纤芮会怎么选择,我不知道,但是,你这一次,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纤芮最后不会原谅你,也是你自找的,知道吗?”

    虽然是自己的孩子,但是站在苏纤芮的立场上,慕清泠不得不说。

    “泠泠,学会去爱一个人吧,妈妈希望你和念泠都能够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不知道还能够活多久,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和念泠还有小糯米,可以平平安安的。”

    “对不起,妈,一直以来,都让你操心。”

    “傻孩子。”

    看到席祁玥终于露出轻松的微笑,慕清泠知道,席祁玥已经想通了。

    困扰了席祁玥这么的多年的那些不正常的感情,终于消失了。

    就像是雏鸟有雏鸟情节一样,人其实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席祁玥也只是恋母,将这种感情,当成了错误的男女之爱,当真正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之后,他才发现,这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

    “希望纤芮,可以原谅泠泠。”慕清泠和席慕深两个人离开医院的时候,车内,慕清泠神情倦怠的靠在席慕深的身上,自言自语道。

    “我说了,这是他们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你什么时候知道泠泠对你有那种大逆不道的想法的。”席慕深俊脸黑沉沉的看着慕清泠道。

    想到自家的老婆竟然被自己的儿子惦记,这种感觉,怎么想都憋屈。

    “念泠很早就发现了,他和我说,或许席祁玥走进了一条死胡同,自己都不知道那条路才是自己应该走的,我想,泠泠只是太依赖我了,小时候就是,长大也是,所以那个时候,对于林琳和林晓晓,泠泠的情绪才会这么的激动吧。”

    “臭小子,刚才真应该好好揍他一顿。”席慕深满脸黑沉沉,表情异常不悦的对着慕清泠嗤笑道。

    慕清泠好笑的看了席慕深一眼,伸出手,掐住席慕深的脸,低笑道:“好了,泠泠只是恋母罢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泠泠,你要好起来,知道吗?我们说好了,会在普罗旺斯养老,等你老了,走不动了,我就背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你说好不好?”

    席慕深摸着慕清泠的脸,低下头,吻着慕清泠的眼帘道。

    “好,我会好起来的。”

    慕清泠有些心疼的看着席慕深。

    因为她身体越来越差的关系,席慕深每天都紧张兮兮的,慕清泠好几次都感觉的席慕深半夜醒来,然后坐在她的床边,用深邃温柔的眼睛盯着她。

    席慕深在害怕,害怕她突然睡着了,就再也起不来了。

    其实,慕清泠心底也非常害怕。

    她担心自己有一天,真的睡着了,醒不来了。

    “慕清泠,这一辈子,我做了很多让你难过的事情,我不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可是,我会用后半辈子补偿你,爱上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席慕深眼角的细纹有些深,头上露出几根白头发,慕清泠有些心酸的看着那些白头发,喃喃道:“席慕深,我们都不年轻了。”

    “可是,我们的爱,依旧这么年轻。”

    席慕深也看着慕清泠的那些白头发,淡笑道。

    闻言,慕清泠笑了笑,轻轻的点头道:“对,我们的爱,依旧这么年轻,席慕深,你记住了,我走不动了,你要背我,我吃不下东西了,你要喂我,我难受了,你要抱着我,我们会手牵手,看着夕阳,我们会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慕清泠,我爱你。”

    “顾夜爵在那边,不知道过得幸不幸福呢?我这一辈子,亏欠的最多的,只怕就是顾夜爵了。”

    PS:新书《爱如死局,无路可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