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40章 怎么救慕清泠

    但是,看着慕清泠每天都这么痛苦,席慕深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暴怒了。

    “我之前说过吧?萧雅然给慕清泠注射的那些药剂,虽然好了,心脏也换了,但是,我们也没有想到,还会在十多年之后,发生这种后遗症。”

    司徒傲蹙眉的看着席慕深,有些头疼道。

    “要怎么救活她?究竟要怎么办?”

    席慕深的眼眶泛红,他跪在地上,抓着慕清泠干瘦的手,细长的凤眸,弥漫着一层水雾。

    “慕深,慕清泠可以坚持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已经到达极限了。”

    司徒傲为难的看着席慕深,忍不住开口道。

    “住口,她不会有事情的,顾夜爵将心脏给了她,她已经活了很长时间,现在也一定可以好好活着的,一定还有办法可以维持她的生命的,一定还有……”

    “够了,慕深,我们是人,不是神,我们可以维持慕清泠的生命到现在,已经是医学上的奇迹了,你知道吗?”司徒傲看着慌乱不已的席慕深,上前抓住席慕深的衣服道。

    “要怎么办?我的泠泠要怎么办?究竟要怎么办?”席慕深看着司徒傲,自言自语道。

    “一切的罪过应该我来承受的,慕清泠跟着我这么久,我自诩爱慕清泠,却总是伤害慕清泠,我对感情优柔寡断,一次次的伤慕清泠的心,她跟着我,幸福的时光少的可怜,我究竟要怎么办?”

    “席慕深,不要难过。”

    看着席慕深痛苦不堪的样子,司徒傲的心中也很难受,以前他总觉得,男人有男人的需求,对待感情上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他觉得只要可以分清楚,就可以了。

    但是,席慕深和慕清泠两个人,却让司徒傲看出一切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一份感情,真的应该是纯粹的,因为这个样子的感情,才是爱情。

    慕清泠不知道何时醒了,听到了席慕深悲痛欲绝的声音,她有些无奈的开口,叫住了席慕深。

    “老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有没有哪里难受?”席慕深听到慕清泠的声音,几乎是朝着慕清泠扑过去的。

    看着男人憔悴的五官,慕清泠伸出手,摸着男人刚毅的眉头道:“席慕深,现在的你,好难看。”

    “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可以。”席慕深紧紧的抱住慕清泠,像是担心自己放开慕清泠,她就会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一样。

    “我嫌弃你这个样子,我的席慕深,是很英俊的男人,这种大叔样子,我不喜欢。”慕清泠嫌弃的看着席慕深,让席慕深马上去整理自己的仪容。

    席慕深出神的看着慕清泠有些精神的样子,他隐忍着心中的悲伤,凑近慕清泠的眉头位置,亲吻着慕清泠的眉眼间,低喃道:“慕清泠,你一定要活着,知道吗?”

    “好,活着,我会活着。”

    慕清泠点点头,目送着席慕深步履蹒跚的离开之后,慕清泠便将目光看向了司徒傲。

    “还有多少日子?”

    “应该不足一个月了,清泠,你的身体状况你应该很清楚,之前生小糯米的时候就耗费很大的元气,我们研究得出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因为生产引发了后遗症,才会让你的身体衰弱的。”

    “没事,我已经无憾了。”慕清泠没有一点恐惧,有的只是温柔。

    “其实,我一直在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情,一次次的生死搏斗,我都挺过来了,我的这条命,其实也是顾夜爵给我的,他用自己的寿命延长了我的寿命,我可以活到现在,看着泠泠长大,看着念泠长大,看着小糯米长大,已经是上天的恩赐,我们不可以这么贪心。”

    “慕深,很难过。”

    “我知道。”慕清泠垂下眼睑,淡淡道。

    “这些天,我会用药控制你的身体,尽量帮你续命,希望可以找到新的药剂,拯救你。”

    “一切随缘吧。”

    慕清泠疲倦的闭上眼睛,很快便睡着了。

    看着闭上眼睛,再度睡着的慕清泠,司徒傲的眼帘,泛着一抹淡淡的光晕。

    他走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了靠在走廊尽头窗户边上抽烟的席慕深。

    男人依旧穿着刚才的衣服,根本就没有换衣服。

    他安静的斜靠,背影给人一种非常孤冷的感觉。

    看着席慕深这个样子,司徒傲上前,拍了拍席慕深的肩膀,沉声道:“慕深,已经很幸运了。”

    “司徒傲,你知道吗?我没有一刻,不在痛恨自己。”

    席慕深回头,看着司徒傲,憔悴俊美的脸上带着一股痛苦和扭曲。

    “我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前对泠泠做的事情,我就痛苦,在顾夜爵将心脏给了泠泠之后,我更是发觉,自己比不上顾夜爵,我很难过,我配不上慕清泠,一直以来,我就配不上慕清泠。”

    “慕深,你不要想多了,顾夜爵对慕清泠的感情,我也觉得很震惊,但是,慕清泠爱的人是你,虽然你们两个人磕磕碰碰,但是一样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我不会让泠泠离开的,她是我的妻子,她的痛苦,我应该承担。”

    “你想要做什么?”

    司徒傲看着眼底带着疯狂的席慕深,有些担心道。

    因为慕清泠,席慕深已经开始变得不是很正常了。

    “我只是想要她活着。{”

    丢下这句话,席慕深便离开了。

    看着席慕深孤傲的背影,司徒傲想要追上去,却被不知道站在那里听了多久的顾念泠和席祁玥给拦住了。

    这半年来,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很不错,席祁玥也改变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苏纤芮的事情,让席祁玥成长了,变得比以前温和了许多。

    “司徒叔叔,让我爸爸去吧,我相信爸爸。”

    席祁玥看着司徒傲,垂下眼睑道。

    “泠泠,你不恨你爸爸了吗?”司徒傲看着席祁玥,轻声道。

    在司徒傲的印象中,席祁玥似乎非常讨厌席慕深的样子,每次看到席慕深少不了就是打架。

    这对父子,就像是前世的仇敌一样。

    “我只是对爸爸优柔寡断的性格不喜欢罢了,不过,现在的爸爸,很好。”

    席祁玥抬起头,看着司徒傲淡淡道。

    “你也长大,知道关心人了。”司徒傲笑了笑,对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握紧拳头,目光坚定道:“司徒叔叔,现在还有时间,我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的,请你一定要找到救我妈妈的方法,我妈妈……还想和爸爸一起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两个人约定好了,会一直走下去的。”

    “好。”

    司徒傲不忍心拒绝席祁玥,只能点头。

    司徒傲离开之后,顾念泠面色有些暗沉的朝着席祁玥说道:“哥,这个样子,对妈妈来说,或许也是幸福的。”

    与其被这些病痛折磨,不如……就这个样子放慕清泠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不,妈妈她,其实还是想要看看这个世界吧,只要还有希望。”

    席祁玥看着顾念泠,坚定道。

    顾念泠若有所思的看着席祁玥,点点头,离开了席家。

    席祁玥变得越发越成熟稳重了,这个样子的席祁玥,让人很喜欢。

    比起以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席祁玥,现在这个席祁玥,更加有魅力。

    ……

    “是吗?已经这么严重了吗?”田雅知道慕清泠的病情之后,脸上带着些许的悲伤。

    “田姨,我不知道要怎么救妈妈。”

    顾念泠垂下头,看着冰棺中的顾夜爵,脸上满是痛苦。

    看着自己的妈妈这么痛苦,顾念泠很难过,他救不了慕清泠,哪怕他很有钱,却还是救不活慕清泠,给不了慕清泠健康的身体。

    “一切都会好的,念泠。”田雅上前,轻轻的抱住顾念泠的身体,对着顾念泠低声道。

    一切都会好的吗?顾念泠怔讼的看着田雅的脸,忍不住哭了起来。

    “田姨,我不想要妈妈这么难受,爸爸在妈妈的身体里,肯定也很痛苦,要是他在的话,肯定会想尽办法帮妈妈,可是我帮不了妈妈。”

    “傻孩子,她有自己一辈子最爱的人在,席慕深会救清泠的。”

    田雅神情异常复杂的看着顾念泠无奈道。

    窗外的夜色安静而悲伤,躺在冰棺中的男人,那张被冰雪覆盖的脸,似乎正在发出悲伤的哭泣。

    ……

    “这个是什么东西?好腥?”半夜,慕清泠被席慕深推醒了,席慕深将一个杯子递到慕清泠的唇边,让慕清泠喝药。

    慕清泠的脑子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知道席慕深给自己吃什么药。

    “乖,这个是司徒傲留下的,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每天这个时间喝,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好的。”

    席慕深温柔的摸着慕清泠的头发说道。

    房间的光线很暗,慕清泠根本就看不到席慕深的表情,也不知道这杯是什么药。

    她皱眉,张开嘴巴,将那些带着腥味的东西喝掉了。

    粘稠的液体滑到喉咙的时候,让慕清泠的心下一阵激灵。

    这种感觉,有些熟悉?但是,究竟是什么?慕清泠不记得了。

    “这个味道,好熟悉?”慕清泠喝完了之后,看着席慕深道。

    “只是药,乖,喝完了就睡觉吧。”

    席慕深吻着慕清泠的唇角,轻轻的拍着慕清泠的后背道。

    慕清泠原本身体比较虚弱,很快便睡着了。

    看着慕清泠睡着之后,席慕深才轻轻的放下慕清泠。

    他看着手中的杯子,眼底带着一抹坚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