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42章 席慕深,你疯了

    苏纤芮拒绝感情,不仅是因为席祁玥的关系,还有自己以前的经历。

    在祁亚和苏纤芮表白的时候,苏纤芮便已经告诉了祁亚,自己的那些经历,原本以为,祁亚肯定是厌恶苏纤芮,但是,祁亚没有,祁亚只是握住苏纤芮的手,认真道:“纤芮,我会照顾你,我们一起建立一个家庭。”

    祁亚是一个孤儿,他创办了这个公司,一步步走向成功,祁亚真的很能干。

    他对家,有一种很执着的向往,他渴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苏纤芮被祁亚感动,最终打开心扉,想要抛弃以前的过往,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但是,今天看到那份报纸之后,苏纤芮却没有办法完全抛弃以前的过往,她想要回京城去,看看慕清泠。

    那个她当成母亲一般的女人。

    “祁亚,慕清泠生病了,好像是很严重的样子。”

    苏纤芮放下手中的刀叉,看着祁亚,轻声道。

    祁亚闻言,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

    “你想要去京城吗?”

    祁亚对苏纤芮的事情都知道,慕清泠是谁,祁亚自然也很清楚。

    苏纤芮看着祁亚,轻轻的点头:“是,我想要去京城,她是我当成妈妈一样存在的人,我想要……”

    “好,我陪你去。”苏纤芮迟疑了一下,看着祁亚,担心祁亚是因为自己对席祁玥余情未了,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但是,祁亚将苏纤芮还没有说完的话给打断了。

    男人异常认真的握住了苏纤芮的手,看着苏纤芮,一本正经道。

    听到祁亚的话,苏纤芮的眼眶泛着些许淡淡的红色。

    她没有想到,祁亚会抛下工作,陪着自己一起去京城。

    “傻丫头,哭什么?”祁亚伸出手,摸着苏纤芮的眼帘,含笑道。

    “谢谢你,祁亚。”苏纤芮抱住祁亚的身体,轻声道。

    她何其有幸,能够遇到祁亚这么好的男人?

    祁亚将下巴抵在苏纤芮的肩膀位置,淡淡道:“傻瓜,你是我的女朋友,马上就是我的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纤芮,我们说好,会建立一个家的,不是吗?”

    “祁亚,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苏纤芮,主动吻着祁亚的唇瓣道。

    苏纤芮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她很少会主动亲吻祁亚,但是,这一次,苏纤芮却非常热情的吻着祁亚。

    祁亚似乎很喜欢苏纤芮的主动,他抱住苏纤芮的身体,温柔深情的吻着苏纤芮道:“纤芮,今晚……可以吗?”

    祁亚个性非常温和体贴,他知道,苏纤芮还没有完全接纳自己,虽然他们同居了,却一直没有做越轨的事情,平时逛街除了牵手就是接吻,祁亚等着苏纤芮接纳自己。

    “好。”苏纤芮觉得自己应该要摒弃一切的过往,要和祁亚重新开始。

    祁亚的忍让,告诉苏纤芮,她也不可以自私。

    她既然和祁亚确认了关系,怎么可以一直让祁亚委屈自己?

    每天晚上,祁亚抱着苏纤芮,其实很想要苏纤芮,但是祁亚没有做出任何伤害苏纤芮的举动,男人的温柔,让苏纤芮愧疚。

    她想要和祁亚在一起,想要和祁亚组成一个温暖的家。

    祁亚很开心,晚上的时候,祁亚特意下厨,做了烛光晚餐,苏纤芮穿着祁亚送给自己的礼服,和祁亚跳舞,旖旎的气氛,让两个人都迷醉了。

    祁亚将苏纤芮压在地板上,温柔的看着苏纤芮。

    最终,祁亚还是没有碰苏纤芮,他尊重苏纤芮。

    祁亚搂着苏纤芮的身体,看着满眼愧疚的苏纤芮说道:“纤芮,我会等你。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祁亚的眼睛,异常明亮的看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的鼻子有些酸涩,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让苏纤芮有一种非常恐惧的感觉,她很怕,这一切,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祁亚,你会一辈子陪着我吗?”苏纤芮怔怔的看着头顶这张异常精致温柔俊逸的脸,低声道。

    “会,我会一辈子陪着你。”祁亚点点头,朝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闻言,吻着祁亚的下巴道:“祁亚,谢谢你。”

    能够遇到其他,真的非常幸运,真的……

    ……

    “席慕深,你每天给我喝的究竟是什么?”

    在连续喝了一个月那种奇怪的药之后,慕清泠的精神的却是好了很多,司徒傲过来检查的时候,也非常僵硬,他还以为慕清泠撑不过一个月,但是事实证明,理论毕竟是理论,慕清泠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而且身体状况正在逐渐好了很多。

    慕清泠和司徒傲说,都是司徒傲给的药有效果,但是,司徒傲却一脸懵逼道:“我什么都没有给啊?”

    慕清泠闻言,身体不由得僵住了,她想到自己每天半夜都要喝的药,心中隐隐带着不安。

    晚上,吃完饭之后,席慕深搂着慕清泠睡觉的时候,慕清泠突然推开席慕深的身体,那双黑亮的杏眸,带着一抹阴沉的对着席慕深问道。

    听到慕清泠的话,席慕深的身体微微僵住了。

    他掀唇道:“没有什么,都说了,是从司徒傲……:”

    “今天司徒过来给我检查身体,我特意问了一下,他说根本就没有给我什么药,席慕深,你隐瞒了我什么?”

    慕清泠的目光异常锐利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慕清泠的眼帘,声音带着微弱和暗哑道:“慕清泠,不要问了,这个是我问别人拿的药,可以让你的身体好起来的。”

    “那些腥味究竟是什么?是不是鲜血、”慕清泠之前一直怀疑是鲜血,只是不敢相信罢了。

    现在看到席慕深这种好像是在隐瞒的样子,慕清泠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浓重。

    面对着慕清泠的问题,席慕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席慕深,你的手伸过来。”

    慕清泠沉下脸,对着席慕深叫道。

    席慕深闻言,身体微乎其微的颤了颤。

    “我说,将你的手伸过来。”

    见席慕深一动不动,慕清泠不由得再度冷下脸,对着席慕深叫道。

    席慕深最近一直穿着长袖,而且,每次慕清泠碰到席慕深的手的时候,都会觉得硬邦邦的,让慕清泠觉得有些奇怪。

    “泠泠很晚了,你要睡觉了。”席慕深像是没有听到慕清泠的话一样,爱怜的摸着慕清泠的鬓发温柔道。

    “席慕深,你是不是给我喂血了?”

    慕清泠看着搂住自己,不打算回答自己问题的席慕深,再度问道。

    席慕深摇头,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好笑道:“你脑瓜子想的是什么?我怎么会给你喂血?”

    “但是你最近很不正常?脸色也很奇怪。”慕清泠见席慕深这个样子,不由得疑惑道。

    难不成那个味道不是鲜血的味道吗?

    “又不是在拍电视,还喂血,我的血要是可以救你,我就将血抽干算了。”

    席慕深捏住慕清泠的别鼻子,有些好笑道。

    慕清泠认真的看了席慕深许久,见席慕深的脸上真的没有别的奇怪表情,慕清泠才渐渐的舒展了眉头。

    “好了,你已经很累了,要睡觉了,只要睡觉,身体才会越来越好。”

    席慕深吻着慕清泠的眉眼,轻声道。

    慕清泠点点头,很快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看着睡着的慕清泠,席慕深的眼底带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他低下头,缱绻的吻着慕清泠淡色的唇瓣,看到慕清泠的气色越来越好,席慕深知道,自己的付出值得。

    半夜,书房内,男人解开了手腕上那些纱布,看着上面狰狞的伤口,男人举起手中的刀子,没有一点迟疑,就要朝着自己的手腕上划过去,却被一声微弱而颤抖的声音给阻止了。

    “席慕深……你疯了吗?”

    这个声音,震惊了席慕深,让席慕深浑身僵硬起来。

    他慢慢的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用一种恐惧甚至是悲伤目光看着自己的慕清泠。

    女人眼底的颤抖,刺激了席慕深的心脏,让席慕深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之后,发出了一声艰涩难当的声音:“泠泠……你为什么……会?”

    为什么慕清泠会出现在门口?她现在不是应该正在睡觉吗?

    只要配好药之后,席慕深就会递给慕清泠喝。

    “你在做什么?告诉我,你究竟在做什么?”慕清泠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睡衣,朝着席慕深走过去。

    在看到席慕深左手腕上,露出森森白骨的手腕,还有上面狰狞的伤口之后,慕清泠的呼吸觉得异常困难。

    这一个多月来,慕清泠喝的,都是席慕深的血肉吗?

    疯子,席慕深真的是疯了!

    “我要救你。”席慕深放下手中的刀子,脸色惨白一片,暗淡的光线落在席慕深那张隐隐带着青色的脸,让人不由得浑身一震。

    “你就是用这种方式救我吗?席慕深,你真的疯了。”

    慕清泠的眼眶满是泪水,痛苦不堪的蹲在地上,捂住脸啜泣道。

    一想到自己一直吃席慕深的血肉,慕清泠觉得很难过也很想要吐。

    席慕深究竟想要做什么?想要找死吗?

    “我……让人去苗疆了,那边的巫医,告诉我,配上心爱之人的血肉为药引,就能够让你的身体好起来,我要让你健健康康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