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44章 疯子

    “席慕深竟然为了让你拥有健康的身体做出这种事情,我真的被吓到了,夏天,他真的……很爱你。”

    “乔栗,你知道吗?”慕清泠看着乔栗,虚无道。

    乔栗侧耳倾听,安静的看着慕清泠。

    “能够和席慕深相爱相守几十年,一直到现在,我们虽然经历很多,很多人也觉得席慕深不值得我爱,但是,我还是爱席慕深,不管他什么样子的,我都爱,我这一生,辜负很多,木柏是我最愧疚的人,顾夜爵是我最心痛难过的人,我啊,能够活到现在,是用他们的命延续的,能够到今天,我真的很开心,所以,不要觉得悲伤,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没有人可以长生不老,能够活到几时就是几时,最要紧的是,我们无怨无悔。”

    “我舍不得你,夏天。”乔栗抱住慕清泠的身体,忍不住哭了起来。

    “傻瓜,你有丈夫,有孩子,乔栗,我只是比你先离开罢了。”

    慕清泠摸着乔栗的头发,安静道。

    面对着死亡的逼近,慕清泠没有一点畏惧,对于慕清泠来说,活到现在五六十岁,已经够了,真的够了。

    乔栗离开后,慕清泠的病房迎来了一个让慕清泠意外的人,而这个人,就是祁亚和苏纤芮。

    苏纤芮比半年前,还要的成熟漂亮。

    她看起来,也比以前幸福和自信。

    “夫人,你还记得我吗?”苏纤芮不安的看着坐在病床上,肤色苍白,五官却还是和一样异样那么漂亮的慕清泠道。

    慕清泠伸出手,对着苏纤芮招手。

    苏纤芮立刻上前,握住了慕清泠的手。

    “纤芮,我一直在等你。”慕清泠目光异常慈爱的看着苏纤芮喃喃道。

    苏纤芮的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

    她咬唇,垂下眼睑,低声道:“夫人,会好起来的。”

    “嗯。”

    慕清泠温柔的笑了笑,然后看向了一直看着苏纤芮的祁亚,眼底带着暗淡道:“这位是?”

    苏纤芮带着一个男人过来看她?泠泠果然和苏纤芮,没有缘分吗?

    “他是我的男朋友。”苏纤芮起身,走到祁亚的身边,抱住祁亚的手臂,朝着慕清泠笑容甜美道。

    慕清泠闻言,眼底带着一抹落寞,但是很快,慕清泠便强打精神,对着苏纤芮道喜道?:“恭喜你,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谢谢你,席太太,我是祁亚,是纤芮的未婚夫。”祁亚姿态优雅的对着慕清泠伸出手,和慕清泠轻轻的握手道。

    慕清泠笑了笑,目光一片温柔道:“什么时候结婚,记得告诉我。”

    “好。”苏纤芮和慕清泠聊了一会之后,看慕清泠很累,才带着祁亚离开。

    谁知道,苏纤芮和祁亚刚走出门,就撞到了来看慕清泠的席祁玥。

    席祁玥看到苏纤芮的时候,一双眼睛,似乎已经移不开目光一样,紧紧的盯着苏纤芮。

    那种炙热的目光,逼迫着苏纤芮,让苏纤芮,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避。

    她重重的咬唇,被祁亚牵着的手,一阵僵硬。

    原本以为,再次面对着席祁玥的时候,心情会平静,但是,真正遇到席祁玥的时候,苏纤芮的心,却没有办法完全平静下来。

    祁亚看出了苏纤芮的紧张和不安,他不动声色的捏了捏苏纤芮的手心,俊逸的脸上带着些许浅浅的温柔,对着席祁玥说道:“你好,你是祁少吗?我是祁亚,苏纤芮的未婚夫。”

    仿佛一记闷锤迎头而下,席祁玥的整张脸都黑的异常难看。

    他用力的握紧拳头,脸色白的异常可怕。

    他抿紧唇瓣,一双犀利的眼眸,紧紧凝视着苏纤芮,像是在等着苏纤芮说话一样。

    苏纤芮感受到祁亚异常温暖而带着鼓励的支持之后,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之后,朝着席祁玥露出浅浅的微笑道:“祁少,很久不见了。”

    “苏纤芮……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席祁玥嗓音喑哑的朝着苏纤芮低吼道。

    苏纤芮撇开头,声音有些冷淡道:“祁亚是我的未婚夫,是真的。”

    “你敢,苏纤芮,我放任你半年,你就是给我带回来一个未婚夫吗?”席祁玥原本温和的面容,变得异常可怕,五官像是被寒冰包裹一般,显得异常森冷可怕。

    他朝着苏纤芮扑过去,双手紧紧的抓住苏纤芮的肩膀,用力摇晃着苏纤芮的身体,对着苏纤芮发出愤怒的低吼。

    苏纤芮被席祁玥这个样子对待,刚想要推开情绪激动的席祁玥的时候,一双手已经将失去理智的席祁玥推开,将苏纤芮整个人,都紧紧的抱在怀里。

    “祁少,你要对我的未婚妻做什么?”祁亚漫不经心的看着席祁玥,原本温和的眸子,在看着席祁玥的时候,闪烁着冰冷道。

    “滚开,你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和我抢苏纤芮?她是我的女人……”

    “啪。”席祁玥像是疯了一般,将祁亚推开,就要将苏纤芮紧紧的抱在怀里的时候,苏纤芮看着席祁玥这种疯狂的行为,眉头一皱,想都没想,朝着席祁玥的脸上挥过去。

    巨大的声响,在整个走廊带着一股异常森冷甚至是可怕的气息,祁亚有些怔讼的看着苏纤芮,而席祁玥也是,苏纤芮自己也被自己刚才的举动吓到了。

    她的手,停在半空中,不断颤抖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苏纤芮才渐渐的回过神,深呼吸一口气,朝着面色阴鸷甚至是恐怖的席祁玥说道:“祁少,请你不要说出这么让人误会的话,你这个样子,会让我和我的男朋友非常为难。”

    “苏纤芮……你明明爱的人是我,不是吗?”席祁玥的脸色,阴沉甚至是恐怖的看着苏纤芮,此刻的席祁玥,就像是负伤的野兽一般,让人悲痛。

    “那是以前,现在的我,已经不爱了。”

    苏纤芮放下手,冷淡的看着席祁玥道。

    “祁亚,我们走吧。”

    苏纤芮说完,只是看了席祁玥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祁亚。

    祁亚颔首,握住苏纤芮的手,朝着对面的电梯走去。

    看着苏纤芮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男人离开,席祁玥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掐住一般,疼的异常厉害。

    他紧握住拳头,朝着苏纤芮的后背怒吼道:“苏纤芮,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给我站住。”

    面对着祁亚的怒吼,苏纤芮却没有一点的表情。

    她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

    当电梯门缓缓的关上之后,席祁玥只能够看着苏纤芮异常冷漠的背影。

    这么冷漠的苏纤芮,一点都不像是席祁玥认识的苏纤芮。

    他认识的那个苏纤芮,不是这个样子的。

    席祁玥这一刻,才知道,原来,没有谁会一直站在原点,等着别人回头。

    他失去了苏纤芮,失去了一个全身心爱着自己的女人。

    可是,席祁玥不甘心,他不会让苏纤芮就这个样子和别人结婚的,绝对不会……

    ……

    “泠泠。”席慕深的身体,在第二天恢复过来,。他挣扎着,要去病房看慕清泠,却被司徒傲按住了身体。

    司徒傲看着情绪激动不已的席慕深,忍不住道:“现在你的身体也和你虚弱,给我安静一点。”

    “泠泠,怎么样了。”席慕深像是没有听到司徒傲的话一样,抓住司徒傲的手,对着司徒傲怒吼道。

    “暂时没事,她最近只是比较虚弱,席慕深,你是不是也想要找死?”

    司徒傲面色严肃冷漠的朝着席慕深冷冷道。

    席慕深的身体底子一直比平常人好,但是,也不是无坚不摧的,现在竟然还做出这种事情,司徒傲真想要用铁锤敲打席慕深的脑壳,看看席慕深满脑子究竟在想什么?

    “好在慕清泠发现了你的这个秘密,要是慕清泠没有发现,你是不是打算将自己身上的血都放光?你以为你在演电视剧呢?还用血喂养慕清泠?你怎么不将慕清泠变成吸血鬼得了?这样她就可以永生了。”

    司徒傲毫不客气的朝着席慕深一阵挖苦。

    面对着司徒傲的挖苦,席慕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可是,就算是知道又如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他不可以让慕清泠有事情的,绝对不可以让慕清泠有事情。

    “那你说,我要怎么办?究竟要怎么办?”

    席慕深痛苦的抱住脑袋,原本包扎好的伤口,因为席慕深的动作,再度被撕裂。

    看着染红的纱布,司徒傲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席慕深,生老病死,一切随缘,你拗不过天,而且,我又没有说慕清泠马上就会死掉?在这个样子折腾下去,慕清泠没有出事,你就先嗝屁了。”

    席慕深的身体,剧烈的颤栗着,他红着眼睛,固执的看着司徒傲,狭长猩红的凤眸,带着一抹悲伤和绝望道:“如果我的命可以延续慕清泠的命,我愿意,我愿意将自己的寿命给慕清泠。”

    “疯子……”

    “席慕深。”司徒傲被席慕深疯狂的言辞刺激了,刚说了两个字,门口传来了慕清泠微弱的声音。

    慕清泠的声音,刺激了司徒傲和席慕深两个人,两人齐齐的看向了门口,在看到站在门口,身影消瘦,脸色苍白的慕清泠之后,席慕深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般,慌张的从床上爬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