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49章 你想要祁亚死

    顾念泠的眉心微微皱了皱,他有些担忧的看着祁亚,带祁亚去找席祁玥?现在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个人的状况,顾念泠真的是……没有办法说出可以这两个字。

    想到这里,顾念泠有些犹豫,正是因为顾念泠的犹豫,祁亚那张俊逸的脸,不由得冷了几分。

    “顾少你在犹豫吗?”

    “祁先生,你上车吧。”顾念泠按压了一下太阳穴,觉得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他们三个当事人在场,希望席祁玥不要在执迷不悟了。

    ……

    “是吗?祁亚和顾念泠一起过来了。”席祁玥坐在书房,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道。

    “是,需要我阻止二少吗?”保镖看了席祁玥一眼,对着席祁玥问道。

    席祁玥淡漠的摇头道:“不需要,你先下去。”

    保镖离开之后,席祁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直接离开书房,往关着苏纤芮的房间走去。

    打开门,一股浓郁的麝香伴随着暧昧撩人的气息奔涌而来。

    房间很暗,光线模糊,那张奢华的大床上,苏纤芮脸色惨白,目光空洞的躺在床上,形如一具没有灵魂的布偶一般。

    从席祁玥给苏纤芮下药,导致两人发生关系开始,苏纤芮曾经闹过,自杀过,但是最终都没有办法,席祁玥用祁亚的命威胁苏纤芮,如果苏纤芮敢自杀,祁亚就会死。

    苏纤芮害怕了,她不敢用祁亚的命做赌注,她一次次的屈服在席祁玥的身下,每天都想念着祁亚。

    想要和祁亚在一起。

    “你心心念念的祁亚来了,开心吗?”席祁玥看着目光呆滞的苏纤芮,眼眸一阵冰冷嗜血道。

    他握住苏纤芮的下巴,对着苏纤芮冷冷道。

    苏纤芮的拳头,握紧成拳,原本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在听到祁亚两个字之后,情绪波动很大。

    这段时间,除了上床,席祁玥也尝试着和苏纤芮交流,可是,不管席祁玥对苏纤芮说什么,苏纤芮都没有一点的表情,席祁玥的心中弥漫着一股戾气,想要毁掉祁亚的戾气。

    他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苏纤芮应该是他的不是吗?本来就应该是他席祁玥的。

    “想要祁亚死还是活?亲爱的纤芮,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吧?”

    “席祁玥……你这个样子做……只会让我恨你。”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的苏纤芮,最终喑哑着嗓子,对着席祁玥嘶吼道。

    听到苏纤芮的话,席祁玥只是低笑一声,咬住了苏纤芮的胸口,他迷恋的看着苏纤芮身上那些痕迹,这些,都是他弄出来的。

    每天他都会给苏纤芮下药,看着全身心投入在自己身下的苏纤芮,席祁玥越发的兴奋。

    苏纤芮会越来越习惯他的身体,然后离不开他的身体。

    祁亚有什么资格和他争?那个男人,根本连争的资格都没有。

    “那又如何?只要你怀上我的孩子,你就不会恨我了,纤芮,你明明是我的,不是吗?”

    苏纤芮听到席祁玥疯癫的话语,选择沉默。

    她不知道,是什么将席祁玥变成这个样子的,但是,苏纤芮现在,不想要理会席祁玥,也不想要看到席祁玥。

    “少爷,二少和祁先生还有小姐来了。”

    就在苏纤芮任由席祁玥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苏纤芮听到祁先生三个字,情绪非常的激动。

    她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呼吸渐渐的变得异常急促起来。

    察觉到苏纤芮的情绪变化,席祁玥的眼底顿时一暗。

    他冷酷的笑了笑,扣住苏纤芮的双腿,用力拉开,粗暴的闯入。

    “啊。”苏纤芮苦不堪言,抓住身下的床单,疼的她发出一声惨叫。

    听到苏纤芮的惨叫,席祁玥冷笑道:“不要让我看到你想着祁亚,要不然,我会忍不住,立刻将他碾碎。”

    席祁玥在警告苏纤芮,在挑衅他,席祁玥就会对祁亚下手。

    席祁玥的话,让苏纤芮不敢在多想了。

    她痛苦的抓住床单,承受着席祁玥的攻击,一遍一遍,直到席祁玥尽兴,才抱起苏纤芮,帮苏纤芮穿上衣服。

    席祁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给苏纤芮换上的衣服,竟然是一件露肩的裙子,露出苏纤芮一大片的皮肤,而且,将那些暧昧的咬痕什么,全部都展露出来了。

    苏纤芮有些恐惧的看着席祁玥,脸色惨白了一片:“不……不要……”

    她不要这个样子出现在祁亚的面前,祁亚看到她这个样子,一定会很失望的,一定很失望。

    “看来,你是想要祁亚死?”席祁玥看着苏纤芮,意味深长道。

    男人冷残的话语,让苏纤芮浑身僵住了。

    她睁大眼睛,瞳孔弥漫着一层恐惧。

    “纤芮,不要在惹怒我了,惹怒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乖乖的和我去见你的老情人吧。”

    席祁玥将嘴唇靠近苏纤芮,对着苏纤芮暧昧的吐气道。

    苏纤芮的眼睑,晕染着一层悲伤,最终,只能无助的被席祁玥带下去。

    ……

    顾念泠他们在楼下等着席祁玥下楼,等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席祁玥下楼。

    但是,席祁玥却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苏纤芮。

    苏纤芮今天很漂亮,精致的五官,配上那身长裙,当然,如果忽略苏纤芮身上的那些痕迹的话,这个样子的苏纤芮,的却很漂亮吧。

    “纤芮。”祁亚在看到苏纤芮出现之后,什么都顾不上,朝着苏纤芮扑过去。

    苏纤芮隐忍着,没有将目光看向祁亚,当祁亚就要触碰苏纤芮的时候,一双手,冷冷的隔开了祁亚。

    “纤芮,告诉祁亚,你的决定。”席祁玥抱着苏纤芮,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缠绕着苏纤芮的头发。

    席祁玥就像是在警告苏纤芮一样,苏纤芮感觉自己的喉咙,莫名的一阵发干。

    她用力的捏住拳头,眼眶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这么多天没有看到祁亚了,现在看到祁亚那张俊逸的脸,苏纤芮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想要扑到祁亚的怀里。

    以前受了什么委屈的时候,身边都有祁亚在,此刻的苏纤芮,多么想要和祁亚在一起。

    可是,她只能够……

    “祁亚,我想要和席祁玥在一起,对不起。“

    苏纤芮转过头,眼眸带着些许悲伤和痛苦,对着祁亚说道。

    祁亚闻言,眼底带着一抹不可置信,他用力的握紧拳头,声音带着些许嘶哑和暗沉道:“你在说什么?纤芮,我今天是过来接你回家的,你忘记了吗?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祁亚的身体,有些颤抖的看着苏纤芮,伸出手,想要触碰苏纤芮,却被席祁玥一把挥开。

    他的声音,颤抖和悲伤,刺痛苏纤芮的心。

    “对不起,祁亚,一直以来,你很照顾我,我也非常感激你,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忘记席祁玥。”

    苏纤芮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祁亚说出违心的话。

    事情变成这个样子,苏纤芮自问,自己已经没有这个资格,和祁亚在一起,一点资格都没有。

    “你说什么?纤芮?是不是这个男人威胁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祁亚听到苏纤芮的话之后,俊逸的眸子满是愤怒的看向了抱着苏纤芮的席祁玥。

    从刚才开始,祁亚就自动忽视苏纤芮身上的那些痕迹,他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苏纤芮和席祁玥,没有一点关系。

    苏纤芮见祁亚还是这么固执,担心席祁玥会伤害祁亚,不由得用力握紧拳头,烦躁道:“祁亚,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了,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我不相信,纤芮,我们回家,我们回禹城去。”

    祁亚摇摇头,伸出手,想要去抓苏纤芮,席祁玥的眼底一片冷光,抬起脚,一脚将祁亚的身体重重的踹开。

    祁亚整个身体一颤,整个人都趴在地上,怎么都起不来了。

    “祁亚。”苏纤芮惊呼一声,尖叫着祁亚的名字。

    她慌张的想要去扶祁亚,却被席祁玥紧紧的抱住身体,席祁玥的手,异常用力的扣住苏纤芮的腰身,像是在警告苏纤芮一样。

    苏纤芮的脸一阵惨白。

    “祁先生听清楚了吗?苏纤芮已经不喜欢你了。”

    “是你,一定是你威胁了纤芮,你这个混蛋,我杀了你。”祁亚原本俊逸的脸,在此刻,变得异常狰狞和恐怖,让人害怕。

    这个样子的祁亚,苏纤芮第一次认识,她看着祁亚,拳头不由自主的一阵用力的捏住。

    “将祁先生请下去。”

    席祁玥冷眼看了祁亚一眼,冷淡道。

    祁亚的拳头没有落在席祁玥的身上,身后一群保镖走过来,将祁亚带走了。

    祁亚满脸愤怒的对着席祁玥发出一声怒吼道:“席祁玥,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休想将纤芮抢走,我告诉你,你休想。”

    “祁亚……”

    苏纤芮看着祁亚被人带走,脸色惨白,挣扎的想要从席祁玥的怀里下来,却被席祁玥紧紧的抱住了。

    席祁玥面色冰冷的看着苏纤芮,似警告一般,对着苏纤芮冷冷道:“苏纤芮,你想要做什么?嗯?”

    一句话,让苏纤芮不敢在动一下,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念泠起身,走到席祁玥的面前,声音冰冷道:“席祁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席祁玥一句话都没有说,抱着苏纤芮,朝着楼上走去,甚至对着身后的保镖命令道:“请二少离开。”

    “大哥。”顾念泠不想要席祁玥一错再错,但是,席祁玥的脾气非常固执,让顾念泠没有办法。

    听到顾念泠叫自己,席祁玥的身体一阵绷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