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60章 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看着管家离开,苏纤芮的眼眸带着些许的暗沉。

    她坐在沙发上,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这里仿佛还残留着席祁玥的鲜血。

    苏纤芮闭上眼睛,就能够回想起那天的场景,那些子弹,从席祁玥的身体里飞过,席祁玥将她抱在怀里,告诉她,他会保护她。

    明明那么怨恨,明明……恨不得席祁玥死了才好。

    当席祁玥真的有些危险,苏纤芮却还是狠不下心?

    祁亚,对于这个样子的我,你是不是非常失望?

    苏纤芮敲着自己的脑壳,嘴唇弥漫着一股苦涩。

    “漂亮姐姐,你要去医院看大哥吗?”小糯米和桐桐跑进来,小糯米看到苏纤芮之后,开心的朝着苏纤芮问道。

    苏纤芮看着小糯米稚嫩的脸蛋,轻轻的摇头道:“不用了,我今天有些累。”

    “这样啊,是因为照顾小宝宝吗?”小糯米漆黑如黑色珍珠一般的眼睛泛着些许琉璃的光芒。

    面对着孩子纯真的目光,苏纤芮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糯米,你应该去做功课了。”一边的简桐,看了小糯米一眼,皱眉严肃道。

    简桐虽然比小糯米小,每天像个小大人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简桐是大哥,小糯米是妹妹。

    小糯米扁了扁嘴,对着简桐不满道:“桐桐,你不要总是监督我做功课好不好?我们玩亲亲?”

    简桐白玉一般的脸顿时带着一抹的嫣红,他恼怒的拉着小糯米的手道:“你满脑子想什么?你要是在考不及格,我要你好看,现在马上上楼去。”

    “漂亮姐姐,救命。”小糯米哭丧着脸,对着苏纤芮伸出手道。

    苏纤芮看着小糯米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简桐监督小糯米的功课,顾念泠他们都不用愁了。

    可是很快,苏纤芮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不见。

    女人的瞳孔,带着些许悲伤的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

    “她……没有来?”席祁玥咳嗽了一声,按住胸口的位置,看着给自己盛汤的管家,声音嘶哑道。

    管家上前,轻轻的拍着席祁玥的后背,让席祁玥可以更好受一点,才解释道:“苏小姐一直在照顾小少爷,可能很累,晚一点会过来看大少的。”

    “是吗?那……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席祁玥听到苏纤芮一直在照顾宝宝,不是不愿意过来,脸上不由得露出些许的温和。

    管家喂席祁玥吃东西,见席祁玥吃完之后,管家才抹着眼睛道:“幸亏大少你没事,要不然,我怎么和夫人和老爷交代。”

    “好了,我有这么脆弱吗?”席祁玥看着管家,忍不住启唇道。

    “大少这一次的受伤,真的是吓到我了。”管家看着席祁玥的精神还算是不错,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之前知道席祁玥受伤,管家真的吓坏了,好在席祁玥并未有什么大碍,要不然,管家真的要以死谢罪了。

    “二少说,公司那边,他会处理,养伤期间,大少你只需要好好养伤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不需要理会。”

    “哦,知道了。”席祁玥神情恹恹的看了管家一眼,嘴唇撇了撇道。

    “大少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管家看时间差不多了,收拾了一下东西,对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点点头,无聊的看着天花板。

    管家刚走出去,就撞到了同样拎着一个食盒的安尔。

    安尔见到管家之后,立刻行礼道:“管家是来看祁少的吗?”

    “是啊,安小姐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看看祁少,顺便熬了一点鸡粥给祁少喝。”

    “安小姐有心了。”管家笑了笑,便离开了。

    安尔用力捏住手中的饭盒,朝着席祁玥的病房走去,她进去的时候,席祁玥拿着手机,表情似乎很纠结的样子,他摆弄了手机许久,像是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

    席祁玥这个样子,让安尔有些好奇。

    “祁少,身体好一点了吗?”

    安尔走进病房,将手中的鸡粥放在一边的桌子道。

    席祁玥听到安尔的话,回过神,看了安尔一眼,懒洋洋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特意给你熬了鸡粥,给祁少你尝尝。”

    “放下吧,我有空在喝。”

    安尔毕竟是苏纤芮的朋友,还救了苏纤芮,对待安尔,席祁玥自然是比对别的人要温和许多。

    安尔见席祁玥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冷淡,手指不由得一紧。

    她看了看席祁玥蹙眉沉思的样子,眼珠子微微转了转道:“对了,纤芮没有陪着祁少吗?”

    席祁玥没有说话,表情阴郁的看向窗外。

    “我刚才刚好遇到了纤芮,她买了一束菊花,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原本想要和纤芮打招呼的,结果纤芮走的有些快……”安尔暗中调查了额一下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人之间的事情,自然也知道苏纤芮曾经和祁亚的事情。

    祁亚葬在这个地方,苏纤芮买菊花,除了去看祁亚之外?还能够去看谁?

    果然,听到安尔的话,席祁玥原本难看的脸色,更是冰冷了一片,男人放在被子下面的手,用力的握紧成拳。

    “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安尔假装担心的看着席祁玥,有些惶恐道。

    “你说她买了一束菊花?”席祁玥阴森森的看着安尔,声音冷的异常刺骨道。

    “是……是的。”安尔看着席祁玥这个样子,结结巴巴的点头道。

    席祁玥冷冽的笑了笑,让男人那张原本恨厉的五官,看起来更是阴冷的可怕。

    “很好,真的……好的不行。”他还以为,苏纤芮真的像是管家说的那个样子,因为带宝宝,所以很累,才会没有过来看自己,原来,苏纤芮是去看祁亚了吗?

    不管他做出什么,苏纤芮的心里,都只有祁亚一个人,只有祁亚。

    “祁少,你不要动怒,你身上还有伤。”安尔见席祁玥的脸色难看至极,她起身,轻轻的拍着席祁玥的胸口,故意弯腰,露出自己的胸口。

    今天为了见席祁玥,她特意穿了这件低胸的裙子,为的就是让席祁玥知道,自己不比苏纤芮差。

    但是,很显然,面对着安尔的刻意勾引,席祁玥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冷漠的看了安尔一眼,用力的挥开安尔的手,脸上不带着丝毫温和。

    “出去。”

    “祁少。”安尔的脸上有些难看,没有想到,席祁玥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对于安尔来说,这个打击,实在是有些大。

    席祁玥目光阴鸷的盯着安尔,声音不由得寒了几分。

    “我说,出去。”

    席祁玥隐忍着心中的怒火,对着安尔冷冷道。

    安尔被席祁玥身上那股骇人的气息吓到了。

    她用力的捏住拳头,深深的看了席祁玥一眼,舔着唇,声音依旧温柔道:“那,我先出去,祁少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在过来看你,你想要吃什么,可以和我说,我什么都会做。”

    安尔说着,便离开了。

    病房内变得异常安静,几秒钟之后,里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安尔走了几步之后,唇角微微掀起。

    ……

    “拒绝治疗?”顾念泠刚结束了一个会议,就接到司徒霖的电话,说席祁玥不配合医生的治疗,将所有的东西都砸坏了。

    面对着这么一个不乖的病人,司徒霖也不知道找谁,只好打电话给顾念泠。

    顾念泠听了司徒霖电话之后,顿时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特别的难受。

    他沉下眼眸,无奈道:“我知道了,我处理好手头的工作,马上就去医院一趟。”

    “那你快一点,在这个样子下去,我真的担心医院都会被他给拆掉了,真的不知道她好端端的,究竟是在发什么脾气。”

    司徒霖抱怨了一声之后,便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了司徒霖的电话之后,顾念泠立刻给别墅的管家打电话。

    管家接到电话,便将电话给正在抱着宝宝看电视的苏纤芮。

    “顾少的?”苏纤芮摸着宝宝柔软的发丝,在管家递给她电话说是顾念泠找她之后,她怔怔道。

    “是的,顾少好像是有什么急事找你的样子。”管家点点头道。

    苏纤芮将孩子交给管家,拿起电话接听:“顾少,有什么事情吗?”

    “纤芮,你今天没有去看大哥吗?”顾念泠将脖子上的领带扯开,淡淡的问道。

    苏纤芮的身体微微僵了僵,可是很快便软化下来。

    她漫不经心的将目光看向了窗外,手指轻轻的扭动了一下,才说道:“没有,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席祁玥有很多人照顾,少了我也没有关系。”

    “他今天拒绝治疗。”

    顾念泠声音沉沉道。

    苏纤芮的呼吸不由得一颤,可是很快,苏纤芮的呼吸便恢复了正常,她扯了扯唇瓣,对着顾念泠佯装不懂道:“我不是医生,既然他拒绝治疗的话,不是应该找医生吗?”

    “你应该很清楚,他为什么会拒绝治疗,其实他很想要见你。”顾念泠敲击着桌面,淡淡的说道。

    “可是……我不想要见他。”

    苏纤芮的眼眸,有些暗淡,对着顾念泠,苏纤芮总是会说出实话。

    “难道这么长的时间,还是不够吗?纤芮,我大哥以前的却是混账,现在他正在改,你是不是一次机会都不肯给他?你是想要孩子没有父亲,还是没有母亲?”

    顾念泠犀利的话,刺痛了苏纤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