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75章 合作愉快

    席祁玥红着眼睛,卑微的恳求着苏纤芮。

    “对不起,我不想要和你有任何的交集。”

    不管席祁玥是不是真的没有碰安尔,对于苏纤芮来说,席祁玥对自己做的事情,苏纤芮一时之间没有办法释怀,她以为,席祁玥会放下,但是事实证明,席祁玥没有放下。

    “纤芮,给我一次机会,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

    席祁玥紧紧的箍住了苏纤芮的腰肢,怎么都不肯松开苏纤芮。

    被席祁玥这么用力的箍住腰肢,苏纤芮的眉心重重一拧。

    她沉下脸,就要用力的将席祁玥的手推开,可是,席祁玥却怎么都不肯松手。

    席祁玥见苏纤芮还想要挣开自己的怀抱,他想都没想,将苏纤芮压在了地板上。

    柔软的地板,让苏纤芮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很快,女人的惊呼便被席祁玥堵住了。

    “纤芮,我爱你,纤芮,就一次,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求你了,纤芮。”

    男人痴迷的吻着苏纤芮,那股霸道深情,让苏纤芮的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

    不管过了多久,席祁玥始终都是影响她最深的男人。

    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让她的身心开始沦陷,却又将她推进地狱。

    他们的相遇,仿佛一场荆棘,苏纤芮疲倦了,想要回去,却怎么都回不去了。

    ……

    “没有想到,安小姐这么放荡,我真应该让媒体和你的粉丝看看安小姐在床上的表情。”昏暗的房间,祁洛嘴巴叼着一根烟,漫不经心的对着安尔嗤笑道。

    安尔的脸色泛着些许淡淡的白色。

    刚才那种极致的快感,的却是让她忘记了一切。

    让安尔只想要沉沦在那种快乐中,以至于,完全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她究竟是多么的放荡。

    现在被祁洛这么直白的指出来,安尔的脸色会这么难看,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说过,会帮我的,说话算话?”

    安尔用被单裹着自己的身体,用脚蹭着祁洛的胸膛道。

    祁洛在床上的表现,和他这张俊逸的脸,完全不一样。

    她在床上,体会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极致。

    她舔着唇瓣,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再度躁动。

    祁洛将安尔的表情看在眼中,他将烟蒂扔到一边的垃圾桶,伸出手,分开安尔的双腿,细细的拨弄着。

    “哦……李洛……你好棒。”

    安尔仰头,身体不断颤抖着,艳红色的唇瓣发出诱人的声音。

    看着安尔意乱情迷的样子,祁洛抽回手,安尔感觉一阵空虚,有些难耐的扭动着身体。

    祁洛拿出一边的手电筒,对着安尔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用这个,你会更有感觉。”

    安尔的脸色一白,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祁洛已经塞进去了。

    “啊。”安尔发出一声惨叫,鲜血流出来,可是很快,她的脸上出现了痛并快乐的表情。

    她已经渐渐的开始享受这种病态的感觉了。

    祁洛目光冷凝的看着安尔,直到安尔舒服之后,祁洛才将手电筒拿出来,自己亲自上阵。

    “没有想到,安小姐的身体,这么厉害,真是舒服。”

    祁洛抓住安尔的头发,用力的按在床单上,安尔发出异常撩人的低吟,直到停息下来之后,两个人便不断的喘息。

    安尔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她看着祁洛,靠在他的怀里道:“李洛,你真厉害。”

    她喜欢和祁洛上床的感觉,这一次,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你可以随时找我,我会让你非常满意的。”祁洛用力的碾压着安尔的胸口,揉搓着扭曲变形,安尔却只是开心的笑了。

    “好。”

    “那么,合作愉快。”

    祁洛松开手,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伸出手,和安尔握手道。

    两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又开始了疯狂的运动。

    一场阴谋渐渐形成,危机正在黑色的夜幕下,逐渐开始。

    ……

    “疼吗?昨晚我有些过分了,对不起。”第二天,苏纤芮醒来,窗外已经开始出太阳了。

    淡淡的光阳,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射进来,落在苏纤芮的身上,仿佛蒙上一层金色的光芒一般。

    席祁玥非常满足,他终于可以将苏纤芮重新拥在怀里,这种滋味,真的非常美妙。

    他吻着苏纤芮的肩膀,哑着嗓子,低声道。

    苏纤芮闻言,有些不自在的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

    见苏纤芮又想要抗拒自己,席祁玥眯起眼睛,将苏纤芮的身体掰过来,目光异常认真温和道:“纤芮,我改了,自从你离开之后,我就改了自己的脾气,我再也不会不顾你的意愿,做出强迫你的事情,好不好?”

    男人的目光过于诚挚,让苏纤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抿唇,放在被子下面的手,不由得用力的握紧成拳。

    见苏纤芮这个样子,席祁玥伸出手,挑起苏纤芮的下巴,轻轻的吻着苏纤芮的下巴,呢喃道:“我爱你,苏纤芮,我真的爱你,给我一次机会,爱你的机会,好不好。”

    苏纤芮有些情动,她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出来,似乎想要拥抱席祁玥的样子。

    席祁玥察觉到苏纤芮的这个动作之后,眼眸深处,涌动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他的手,在苏纤芮的身上游移,带着些许的急切和急促,手指在苏纤芮的身上乱摸。

    “纤芮……”

    “别……等下……还要上班。”被席祁玥挑起了身体的火,苏纤芮的那张脸带着淡淡的尴尬。

    她红着脸,按住了席祁玥还想要乱动的手,对着席祁玥小声道。

    听到苏纤芮的话,席祁玥的眸子一阵幽暗。

    “今天不要去上班了,陪我,好不好?”

    苏纤芮闻言,耳根骤然一热,面对着席祁玥醉人撩人的声音,苏纤芮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招架能力。

    她发出一声呜咽声之后,只能任由男人的动作,被迫沉沦在男人的身下。

    一场鱼水之欢之后,席祁玥才满足的抱着苏纤芮已经软绵绵的身体,爱怜的吻着女人的脸颊道:“等下我们一起回席家,攰攰还在家里等着我们。”

    攰攰?

    苏纤芮眨巴了一下眼睛,微乎其微道:“嗯。”

    她也很想念自己的儿子,苏纤芮现在才发现,她和席祁玥之间根本就没有办法斩断,他们之间有着一个孩子,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羁绊,谁都没有办法斩断的羁绊。

    ……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去公司?”顾念泠接到管家的电话,说攰攰一直在哭才特意过来照顾攰攰,问起席祁玥在什么地方的时候,管家说席祁玥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去公司。

    听了管家的话,顾念泠一张俊脸都黑沉沉起来。

    “是的,我也尝试给大少打电话,可是,大少的手机,一直都没有办法打通。”

    “我知道了,攰攰我来照顾就可以了,你先下去做你自己的事情。”顾念泠闻言,凌冽的眉心拧了拧,低下头,看着趴在自己怀里,正在吐着可爱泡泡的攰攰,顾念泠原本冷硬的心,渐渐的变得温暖起来。

    “你来了?”席祁玥带着苏纤芮回到席家,走进大厅,就看到坐在客厅抱着攰攰的顾念泠。

    席祁玥看到顾念泠没有在公司反而出现在席家,非常惊讶的挑眉道。

    顾念泠抬起头,看了席祁玥一眼,在看到被席祁玥牵着手的苏纤芮之后,顾念泠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淡淡颔首道:“既然你回来了,我就将孩子交给你们两个人,你一整天和一整晚都没有回来,攰攰正在闹脾气。”

    “哭了?”

    席祁玥接过孩子,看着自家的孩子道。

    “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先去公司。”

    顾念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扫了苏纤芮一眼,微微颔首便离开了。

    苏纤芮看着顾念泠离开,眸子带着一抹感激。

    对于顾念泠,她一直都很感激,那个时候,。如果不是顾念泠拉了她一把的话,就没有今天的苏纤芮。

    “他很好看吗?明明我比较帅。”

    席祁玥见苏纤芮的目光一直盯着顾念泠离开的方向,男人不由得用吃味的声音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回过神,表情有些好笑的看了席祁玥一眼。

    “是是是,你长得比较帅,将攰攰给我,我带着攰攰就好了。”苏纤芮说着,就要将攰攰抱过来,却被席祁玥避开了。

    “我来就可以了,你不知道攰攰多么调皮。”

    “……”苏纤芮无语的看着席祁玥给攰攰冲了牛奶,喂攰攰喝牛奶,看着攰攰吃饱喝足之后,露出甜甜的微笑,苏纤芮整个心都暖暖的。

    她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低下头,吻着孩子带着奶香的脸蛋道:“攰攰,是妈妈呢。”

    “麻麻……”

    攰攰抓住苏纤芮的头发,吐字有些不清晰的叫着苏纤芮。

    苏纤芮却还是听出来了,这是攰攰在叫自己,苏纤芮的眼睛顿时红了,眼睑的位置,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薄雾。

    看到苏纤芮这么激动的样子,席祁玥的眼眸一阵温柔:“纤芮,我们也是时候结婚了,你愿意吗?”

    他原本想要在半年前娶苏纤芮的,但是苏纤芮离开了,现在苏纤芮给自己一个机会,席祁玥想要和苏纤芮结婚,想要给苏纤芮一个家。

    结婚?两个字,对于苏纤芮来说,冲击其实太大了。

    她是尝试着接受席祁玥,却真的没有想过,要和席祁玥结婚。

    她的身份,怎么可能配的上席祁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