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79章 我杀人了

    上午的时候,安尔没有去片场拍戏,苏纤芮还问了安尔的经纪人,但是经纪人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安尔去什么地方了,现在接到安尔的电话,苏纤芮的眼眸,带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她点头答应了,挂断了电话,便让人开车去了安尔此刻的酒吧。

    她找到安尔的时候,发现安尔正在酒吧一个角落里喝酒,喝的醉醺醺的,最后还趴在桌上。

    苏纤芮担心的看着安尔,上前推着安尔的手臂:“安尔,醒一醒。”

    安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在看到苏纤芮之后,她打了一个饱嗝,讷讷道:“纤芮,你过来了。”

    “你喝了多少?”

    苏纤芮皱眉的看着桌上那些空瓶子,神情有些无奈的对着安尔说道。

    安尔伸出五根手指,在苏纤芮的面前摇晃了一下,然后又笑嘻嘻的对着苏纤芮摇头。

    苏纤芮看着这个样子的安尔,眉心顿时拧成麻花:“我先送你回去好了。”

    “纤芮,我没醉。”安尔拒绝了苏纤芮的搀扶,漂亮的眼睛,在淡淡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的明亮。

    苏纤芮看着安尔那双明亮的眼睛,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尔握住苏纤芮的手,眼泪一直流。

    “纤芮,你离开京城好不好?”

    之前苏纤芮没有在京城,她和席祁玥很好,席祁玥也会接受她,很多人都以为安尔是席祁玥的女朋友,甚至有很多的资源都会找安尔。

    可是,一切在苏纤芮回来之后就变了。

    那些人知道了,原来席祁玥喜欢的女人叫苏纤芮,不是安尔。

    原来,安尔什么都不是?

    “安尔,我不会离开的,我的孩子在这里,席祁玥也在这里。”

    “你不是很爱祁亚吗?你现在是忘记了祁亚的死吗?你不是为了祁亚,憎恨祁的吗?为什么你现在改变主意的这么快?不……应该是说,你为什么变心这么快?你自己曾经说过,你会爱祁亚的,你已经不爱席祁玥了,你现在为什么要缠着席祁玥?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

    安尔的力气很大,死死的抓住苏纤芮的手臂,对着苏纤芮发出怒吼道。

    听到安尔的怒吼,苏纤芮的眉心重重的拧了拧。

    “安尔,你给我冷静一下。”苏纤芮沉下脸,对着安尔冷冷道。

    安尔原本还无理取闹的,在听到苏纤芮的怒吼之后,安尔的目光带着些许的恍惚。

    她低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对不起,纤芮,刚才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说了这些话,对不起……”

    苏纤芮闻言,无奈道:“我没有在意,我知道你很喜欢席祁玥,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你知道吗?”

    安尔垂下头,发丝凌乱掩盖住了安尔此刻的表情,苏纤芮看不真切安尔的表情,她扶着安尔,离开了酒吧。

    苏纤芮原本想要带安尔回席家的,想了想,还是决定送安尔去酒店休息一下。

    她扶着安尔到了对面的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名,便看着窗外发呆。

    她没有发现,前面开车的那个司机,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恐怖和诡异。

    苏纤芮原本昨晚没有休息很好,此刻的脑子有些眩晕,在加上身边的安尔身上散发着一股微醺如醉的酒气,苏纤芮也不由得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她撑着额头,很快睡着了。

    在苏纤芮睡着之后,原本应该双目紧闭的安尔,却在此刻眯起一条眼缝。

    她的唇角,异常冰冷的掀起。

    当苏纤芮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车子竟然已经开进了郊区的位置。

    苏纤芮慌张的朝着前面的司机叫道:“师傅,你开错了,这里是哪里啊?”

    “没有开错。”前面的司机,露出异常诡谲的表情,对着苏纤芮笑眯眯道。

    苏纤芮闻言,后背不由得一阵冰冷。

    她回头,看着还在睡觉的安尔,用力的摇晃着安尔的身体道:“安尔,快点醒一醒。”

    安尔睁开眼睛,揉着眼睛道:“纤芮,怎么了?到了吗?”

    “我怀疑这个司机有问题,我们等下准备逃跑。”

    黑车的事情有很多,苏纤芮怀疑,自己坐了一辆黑车。

    安尔揉了揉眼睛,表情带着些许迷茫的看着苏纤芮,似乎有些不明白苏纤芮在说什么。

    “等下在和你解释了,总之等下跟我一起跑。”

    苏纤芮来不及和安尔解释这么多,简单的和安尔说了一下,便将目光看向了前面开车的司机。

    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之后,佯装一点都不慌张道:“师傅,我有些内急,麻烦你停车可以吗?”

    司机倒是非常配合,没有推辞什么,就将车子停在了一片树林里。

    大概是觉得苏纤芮和安尔两个弱女子,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苏纤芮见车子停下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抓住了安尔的手,在车子停下的一瞬间,便打开车门,抓着安尔拼命的朝着前面跑。

    谁知道,刚跑了几步,就有几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男人将苏纤芮和安尔围住了。

    安尔害怕的抓住苏纤芮的手:“纤芮,怎么办。”

    “你们是什么人?”

    “美女,你说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就是专门等着你们这种女人上门的。”为首的那个男人,一脸雀斑,对着苏纤芮和安尔笑眯眯道。

    看着男人脸上恶心的微笑,苏纤芮的手不由得用力的掐住安尔的手。

    “跑。”苏纤芮蹲下身体,捡起地上的沙子,朝着面前的男人扔过去之后,朝着安尔大叫了一声,两人么便朝着前面狂奔。

    “妈的,贱人,抓到你们要你们好看。”

    被苏纤芮这么对待的那个男人,发出一声怒吼,指挥着自己身后的手下,将苏纤芮和安尔抓住。

    苏纤芮和安尔卯足劲想要逃跑,最终还是被拦下了。

    两个男人抓住了安尔,两个男人抓住了苏纤芮。

    “玩死这两个女人之后,就扔到悬崖下面去。”

    男人说着凶狠不已的话,抓住苏纤芮的手臂,扯到一边的小木屋走去。

    “纤芮……”安尔发出一声惨叫,叫着苏纤芮。

    苏纤芮着急的想要去安尔那边,却被人带到了小木屋。

    两个男人围着苏纤芮,脱掉身上的衣服,对着苏纤芮阴笑。

    苏纤芮靠在墙角的位置,努力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发现,自己无处可逃。

    “滚开,不要碰我,滚开。”苏纤芮握紧拳头,对着那些人怒吼道。

    听到苏纤芮的怒吼,那两个男人只是低笑一声,便朝着苏纤芮扑过去。

    “滚啊……不要碰我,滚……”苏纤芮对着那两个男人拳打脚踢,但是,她的力气,怎么可能和这几个男人比?很快便被人桎梏住了,双手被绑住了,衣服也被这两个男人扯破了。

    苏纤芮的表情异常绝望,眼底带着空洞和痛苦。

    “席祁玥……救救我……席祁玥……”

    而此刻,在另一边,原本应该同样遭受这一切的安尔,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她靠在车身上,手中拿着一个手机把玩着,这个手机,不是别人的,是苏纤芮的。

    她冷嘲的看着手机的通话记录,上面很多个电话,都是席祁玥打来的。

    好在她之前将苏纤芮的手机调成了静音,要不然,苏纤芮只怕已经接了席祁玥的电话了。

    只要没有接电话,就算是席祁玥有天大的本事,也绝对没有办法找到苏纤芮的。

    很快,整个京城的人都会知道,苏纤芮是多么的人尽可夫了,这种女人,有资格成为席家的少奶奶吗?

    “事情成功了吗?”祁洛的电话打进了安尔的手机,安尔接到祁洛的电话之后,唇角微微勾起道:“你说呢?”

    “不要弄死了。”祁洛冷酷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那么多的男人,不知道苏纤芮的身体能不能招架住……”

    “啊……啊……”

    安尔还没有说完,不远处的小木屋便传来一阵阵哀嚎。

    安尔立刻将祁洛的电话切断,顺便将苏纤芮的手机扔掉,让其他几个男人藏起来,又将自己的衣服扯开,用力掐自己的手臂,看着上面的淤青,安尔露出一副惨遭别人蹂躏的表情,跌跌撞撞的朝着小木屋走去。

    她还没有打开小木屋的门,木屋的门已经被人打开了。

    安尔的表情有些古怪的看着从木屋里,浑身鲜血走出来的苏纤芮,吓了一跳。

    苏纤芮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胸衣的带子也露出来,她的胸前和脸上都是鲜血,手中拿着一把刀。

    “纤芮……你……你没事吧?”安尔结结巴巴的看着苏纤芮,目光却看向了苏纤芮的身后。

    在苏纤芮的身后,那几个原本想要欺辱苏纤芮的男人,竟然被苏纤芮……捅死了?

    安尔的眼底,带着一抹阴霾。

    “我……杀人了?安尔,我杀人了……”

    苏纤芮在看到安尔之后,原本空洞的眼睛,渐渐的出现了清明。

    她原本我在手中的刀子,立刻扔到地上,表情恐慌的看着安尔道。

    刚才在那些男人想要对她施暴的时候,苏纤芮看到一个男人的身上有一把长刀,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那些男人推开,拿出那把刀子,闭上眼睛便开始乱砍,那些男人不知道是痛晕了,还是真的死了。

    苏纤芮的身体都在颤抖。

    “撕拉。”

    “纤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