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81章 这个女人,很有问题

    顾家,二楼书房内。

    顾念泠撑着下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阿强,冷冷道:“什么都没有查到:”

    “是的,现场的那三个男人已经当场死亡了,其他事情已经和警方说了,苏小姐是正当防卫,法院那边也不会起诉苏小姐,至于那几个男人的身份,我们也已经查清楚了,他们就是一些地痞流氓。”

    “除了这几个死掉的人,确定没有别的人吗?”顾念泠敲了敲桌面,看着阿强再度问道。

    “据现场的痕迹分析来看,好像是有别的人,也或许是我们搞错了也说不定。”

    “现场有两条车辙痕迹。”

    “所以应该是有两辆车?”顾念泠眯起眼睛,看着阿强说道。

    “是,初步怀疑,除了那几个已经死掉的男人,应该还有别的人,之前安尔小姐不是也受到那些男人的攻击吗?但是,安尔小姐除了皮外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也是阿强觉得很奇怪的地方,那几个流氓,既然要强奸苏纤芮,自然不可能放过安尔,安尔也是女人,而且安尔自己也说,有几个人抓着她,想要施暴,还有几个人就是将苏纤芮拖到了小木屋。

    后面安尔自己聪明逃跑了,就想要回来救苏纤芮,没有想到,就看到苏纤芮浑身鲜血的从小木屋出来。

    但是那些人却不见了?是因为看到席祁玥他们出现,所以那些人害怕的逃跑了吗?

    “这件事情,你继续调查,顺便找人看着安尔。”

    “顾少是怀疑?”阿强跟在顾念泠的身边很久,怎么会不清楚顾念泠的打算。

    “这个女人,很有问题,还有那个李洛。”这个李洛,是让顾念泠非常在意的一个存在。

    这个世界上,一模一样的人非常少,尤其是没有丝毫血缘关系还长相一样的更是少。

    祁洛的那张脸,不得不引起顾念泠的怀疑。

    “我们调查过了祁亚的家庭背景,祁亚很小的时候,父母亲就死了,他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所以那个李洛,应该不是祁亚的兄弟之类的。”

    “派人跟着他,有任何的情况,都要和我汇报。”

    顾念泠的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声音冰冷道。

    “是。”

    ……

    “啊。”

    “纤芮。”半夜的时候,苏纤芮被噩梦惊醒,发出一声尖叫,一直陪着苏纤芮的席祁玥,听到苏纤芮的尖叫,也立刻睁开了眼睛。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表情惶恐不安的苏纤芮,女人披头散发的抱着头,整个身体都瑟瑟发抖。

    看着苏纤芮像是受惊的野兽一般的表情,席祁玥的心脏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难受。

    他伸出手,轻轻的抱住苏纤芮,将苏纤芮颤抖的身体,紧紧的抱住。

    “纤芮乖,我在这里,别怕。”

    “席祁玥……”苏纤芮闻到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原本颤抖的身体,才渐渐地放松下来。、

    见苏纤芮放松了精神,席祁玥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脑袋道:“没事的,我在这里,别怕。”

    苏纤芮红着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看着席祁玥那张俊美的脸。

    “我……真的有些怕。”

    闻言,席祁玥轻轻的点头道:“我知道,不要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这里陪着你。”席祁玥勾起唇瓣,对着苏纤芮温和道。

    男人的唇瓣,轻轻的贴在苏纤芮抖动的唇瓣中,像是用自己的温度,抚平苏纤芮的颤抖和不安一般。

    苏纤芮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她抬起头,眼眶泛红的看着席祁玥。

    “别怕,我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席祁玥拍着苏纤芮,不断安慰着。

    窗外的风,一寸寸的,从苏纤芮的脸上拂过。

    苏纤芮紧紧的抱住席祁玥的腰身,将脸埋进席祁玥的胸口。

    她不怕,一点都不怕,她有席祁玥在身边,有席祁玥……

    第二天,苏纤芮的情绪稳定了一下,席祁玥将苏纤芮的工作都停掉,想要苏纤芮好好休息一下。

    他甚至为了看着苏纤芮,将工作都搬回了别墅去做,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席祁玥是不会离开别墅。

    祁洛知道苏纤芮受到惊吓,便拎着水果篮过来见苏纤芮。

    苏纤芮面色苍白的看着祁洛,强颜欢笑的说自己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看你的脸色多难看。”祁洛心疼的看着苏纤芮惨白惨白的脸色,有些无奈道。

    苏纤芮闻言,眼底带着些许淡淡的青色,昨晚虽然席祁玥一直都在苏纤芮的身边安慰苏纤芮,可是,苏纤芮还是很害怕。

    苏纤芮的精神有些恍惚的看着祁洛,看着苏纤芮这个样子,祁洛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要不要先搬到我那边去住?我照顾你?”

    “不需要,她在这里,有我照顾。”祁洛的话被从楼上下来的席祁玥打断了。

    席祁玥抱着攰攰,看了祁洛一眼,眼底带着不悦和挑衅道。

    他讨厌祁洛对着苏纤芮抱着别的意思,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觊觎。

    “但是,纤芮现在很害怕。”

    “我会照顾她。”席祁玥将攰攰放在苏纤芮的怀里,冷淡道。

    “麻麻%”攰攰这些天又长得高了一点,吐字也越来越清楚了。

    看着攰攰白嫩漂亮的脸蛋,苏纤芮不由得笑了起来。

    原本还绷紧的神经,在看到攰攰的时候,变得异常温柔。

    看到苏纤芮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席祁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里有我,还有攰攰陪着纤芮,她会没事的,谢谢李先生你的关心。”

    “既然这个样子,我也就放心了,纤芮,我下午在过来看你。”祁洛看着苏纤芮有孩子陪着,脸上难得有了微笑,便对着苏纤芮温和道。

    “谢谢你,李洛。”苏纤芮歉意的看了祁洛一眼,轻声道。

    祁洛什么都没有说,笑了笑,起身离开了席家。

    “以后不要和李洛走的太近了。”看到祁洛离开,席祁玥的一双眼眸,泛着一股冰冷和暗沉。

    他回头,搂着苏纤芮的腰身,对着苏纤芮沉声道。

    “怎么了?”苏纤芮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席祁玥。

    “这个男人,很神秘。”席祁玥斟酌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苏纤芮闻言,顿时笑道:“哪里神秘了?我在国外的时候,多亏了有李洛,而且,李洛和祁亚……”

    苏纤芮说到一半,就没有说下去了。

    祁亚这两个字,就像是席祁玥和苏纤芮之间的禁忌一般,他们两个人,都避免不会在彼此的面前提起祁亚,却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避免。

    “想去墓地看看他吗?”

    席祁玥见苏纤芮低下头,摸着怀中的攰攰没有说话,他看着苏纤芮,轻声道。

    “可以……吗?”苏纤芮原本都没有想过,席祁玥会主动说带她去墓地看祁亚。

    “你想要去。”席祁玥目光灼灼的盯着苏纤芮的脸,淡淡的垂下眼帘道。

    苏纤芮闻言,抿了抿唇道:“是……我很想要去陪祁亚。”

    祁亚是苏纤芮最亏欠的一个人,是苏纤芮心里的一道伤疤。

    “我让管家备车。”看着苏纤芮沉痛的表情,席祁玥的心中隐隐有些难受,却被席祁玥很好的克制住了。

    苏纤芮看着席祁玥的背影,眼底泛着些许的雾气。

    席祁玥真的已经在改变了,他尝试着改掉自己以前的那种强硬和冷酷,现在这个懂得尊重她的席祁玥,让苏纤芮的心脏,泛着些许的温暖。

    上午十点半,席祁玥让人准备了一束花便带苏纤芮去了祁亚的墓地,也以前一样,这里静悄悄的,寂冷的有些可怕,苏纤芮每次来到墓地,心情便会变得非常沉重。

    “你在这里陪祁亚,我先去看看我爸妈和小叔。”席祁玥知道,苏纤芮祭拜祁亚的时候,不愿意他在场,席祁玥愿意给苏纤芮自由的空间,不想要用强硬的手段,胁迫苏纤芮。

    苏纤芮目送着席祁玥离开,才蹲下身体,摸着祁亚的照片发呆。

    她有多久没有想起祁亚了,那个温润干净的男人,现在想起来,让苏纤芮觉得有些难过。

    祁亚的面容,有些模糊了,祁亚的声音,也渐渐的变得陌生了,苏纤芮觉得很愧疚。

    “祁亚,你是不是生气?”苏纤芮坐在一边,自言自语道。

    一阵风,从苏纤芮的身边吹过,撩起了苏纤芮的发丝。

    苏纤芮陪着祁亚说话,没有看到,在墓地不远处的一个地方,躲藏着一个人,那个人,站在暗处盯着苏纤芮,嘴唇重重的咬住,带着淡淡的血丝。

    祁洛今天原本就是过来看祁亚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巧,遇到苏纤芮和席祁玥。

    看到他们两个人,祁洛自然没有立刻出来,只是躲在一边,冷眼看着苏纤芮愧疚的样子。

    “以后你要是想他了,可以过来。”席祁玥不知道何时,来到了苏纤芮的身边,他蹲下身体,和苏纤芮的目光平视。

    苏纤芮闻言,心脏猛地一颤,她看着席祁玥,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席祁玥说出来的。

    “纤芮,我说过,我会给你绝对的自由和尊重,我想要做一个,你爱的男人。”

    席祁玥伸出手,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脸,轻声道。

    “谢谢。”席祁玥这个天之骄子,肯为了自己改变,说不感动是假的。

    听到席祁玥这个样子对自己说,苏纤芮真的很感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