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86章 重新开始

    那么肮脏的自己,她竟然想要忘记?果然是痴心妄想?要是她还继续和席祁玥在一起的话,京城那些人会怎么看待席祁玥?

    苏纤芮想到今天那些佣人的嬉笑,苏纤芮的手指,不由得用力的掐住了手心。

    “苏纤芮,我说开门,听到没有?还是你想要我将门撞开?”见苏纤芮依旧没有一点动静,席祁玥的一张脸黑的格外难看。

    “少爷,钥匙。”管家将备用钥匙拿起来,打开么房间门。

    席祁玥在门打开之后,直接走进去,犀利的目光扫射了整个房间,就看到了坐在电脑桌下面,将身体紧紧缩成一团的苏纤芮。

    看到苏纤芮狼狈甚至是痛苦的样子,席祁玥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暗痛。

    他挥手让管家下去之后,直接朝着苏纤芮走进。

    “起来。”男人站在苏纤芮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对着苏纤芮沉声道。

    苏纤芮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席祁玥的话一样。

    席祁玥原本就冰冷的眸子,在看到苏纤芮这幅样子之后,脸色更是寒冷了几分。

    他握紧拳头,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目光泛着森冷道:“苏纤芮,我说起来,你听到没有。”

    他不想要看到苏纤芮这幅样子,绝望,害怕,甚至是痛苦。

    苏纤芮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很痛苦对不对?你这么痛苦,是不是很想要将我杀了?”

    席祁玥蹲下身体,伸出手臂,掰着苏纤芮苍白的脸,他的目光异常锐利的盯着苏纤芮空洞迷离的杏眸。

    “苏纤芮,你给我听清楚了,将你扔给保镖的混蛋是我,你要恨的人是我,我害了你,是我不好,我是一个人渣,你的痛苦,我来承受。”

    “出去。”苏纤芮启唇,苍白的唇瓣给人一种非常痛苦的感觉。

    听到苏纤芮的话,席祁玥原本难受的心脏,更在此刻,带着淡淡的刺痛。

    他深呼吸一口气,紧紧的握住拳头,眼睛微微紧闭。

    “苏纤芮,如果杀了我,你的心里可以更好受一点的话,我愿意接受这个惩罚,你记住,你不脏,脏的人,一直都是我。”席祁玥抱住苏纤芮僵硬的身体,用自己炙热的温度,温暖苏纤芮的身体。

    “脏的人,一直都是我,听到没有,你一点都不脏。”

    “席祁玥……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好不好?”苏纤芮看着席祁玥俊美的脸,声音满是凄厉和痛苦道。

    现在的苏纤芮,什么人都不想要见,她只想要一个人安静的窝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不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不想要看到席祁玥,更加不想要见任何人。

    “如果……我死,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下了?”

    席祁玥盯着苏纤芮,声音痛苦而暗沉道。

    席祁玥的话,让苏纤芮的瞳孔猛地一颤。

    她的表情带着异常恐怖,她的拳头,紧握成拳,因为害怕和痛苦,苏纤芮的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她的脸色粉白粉白,就连呼吸,都变得异常急促。

    “席祁玥……为什么要逼我?”她哑着嗓子,对着席祁玥怒吼道。

    为什么席祁玥总是要用这种手段逼迫她?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我不逼你的话,你就永远缩在壳里。”席祁玥看着苏纤芮,声音沉沉道。

    苏纤芮握紧拳头,对着席祁玥怒吼道:“你出去,让我冷静一下好不好?”

    现在的她,只想要冷静一下,什么都不想。

    席祁玥目光灼热的盯着苏纤芮,动也没动,只是紧紧的盯着苏纤芮的眼眸,看了苏纤芮许久许久。

    随后,男人挪动着步子,苏纤芮还以为席祁玥终于放弃了,想要离开,可是,让苏纤芮惊愕和恐惧的是,席祁玥竟然从外面的客厅拿起了一把泛着寒光的水果刀,朝着苏纤芮走过来。

    看着那把水果刀,席祁玥的眼眸泛着淡淡的光芒。

    “如果我死可以让你忘记那些,重新开始,我愿意的。”

    “你疯了?”男人疯狂带着偏执的话语,刺激了苏纤芮的心脏,她不可置信的对着席祁玥怒吼道。

    疯了吗?他的却是疯了,从爱上苏纤芮的那一瞬间开始,其实他已经疯了。

    席祁玥走进苏纤芮,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贴在苏纤芮的脸颊,他感受着女人的害怕和愤怒,感受着苏纤芮的颤抖。

    良久之后,席祁玥放下手,眼眸带着淡淡的深沉道:“如果我没死,我们就重新开始,你要是不喜欢京城,我可以带着你离开这里,以前爸妈最喜欢去普罗旺斯里,那里妈妈买了一套别墅,外面种满了薰衣草,我们就去那里生活,你说好不好?”

    面对着席祁玥的话,苏纤芮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目露恐惧的盯着男人手中的刀子,仿佛担心席祁玥,马上就会一刀刺进自己的胸膛。

    “我做过的事情,没有办法后悔,唯有补偿,苏纤芮,你给我听清楚了,脏的人,一直都不是你,要说脏,也是和我,我以前很偏激,对妈妈抱着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所以我伤害身边所有人,如果早知道,自己会爱上你,我就不会做出那些伤害你的事情,可惜世界永远都没有如果。”

    席祁玥说着,放下手,抓住了苏纤芮放在身侧的手,他慢慢的将刀子放在苏纤芮的掌心中,让苏纤芮握住手中的刀子。

    苏纤芮的脸色,白的异常吓人,她抖着嘴唇,看着席祁玥,整个瞳孔都在颤抖。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起来一般,席祁玥和苏纤芮对视,直到席祁玥握住苏纤芮的手,将刀子刺进了自己心脏的位置,苏纤芮疯了一般尖叫道:“不要……”

    她不是想要这个结果,她只是不想要面对当时的自己。

    她配不上席祁玥,她很自卑。

    如果当时的她有那个勇气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纤芮,我们重新开始,你答应过的,不是吗?你说过,会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席祁玥握住苏纤芮的手,将刀柄慢慢的刺进胸膛的位置,鲜血蜿蜒的顺着刀身,慢慢滴落下来,从苏纤芮苍白的指尖,一路往下。

    苏纤芮被眼前暗红色的液体吓傻了,她的脸色,仿佛从漂白水中捞出来的一样,白的异常吓人。

    “少爷。”管家听到了苏纤芮的尖叫之后,察觉到事情好像是不对劲,他从楼上冲上来,打开苏纤芮的房门,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尤其是看到鲜血从席祁玥的胸口流出来的时候,管家真的吓到了。

    “少爷,快点叫救护车。”

    管家扶着席祁玥的身体,对着门口已经目瞪口呆的佣人低吼道。

    “少夫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伤害少爷的事情?”管家回头,看着面色惨白的苏纤芮,眼底带着谴责道。

    苏纤芮一句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就连辩解都没有办法,她被眼前的鲜血吓到了,身体僵硬的看着管家。

    席祁玥靠在管家的怀里,那双凌乱的凤眸,却紧紧的盯着仿佛已经吓傻了一般的苏纤芮,断断续续的呢喃道:“纤芮,我们重新开始,你答应过的,不是吗?你答应过我,我们会重新开始的……”

    “少爷,你不要说话,救护车马上就会过来了。”管家看着席祁玥的样子,苍老的面容满是惆怅和无奈。

    席祁玥这种偏执的性格,和席慕深实在是太像了。

    “少夫人,少爷真的很爱你,以前他做错了很多事情,他一直在尽量弥补,他知道你不喜欢他以前那种霸道强硬的性格,所以一直都在改,那天的事情,少爷做的不好,但是事后,少爷将那些保镖都杀掉了,自从知道自己爱上你之后,少爷每次都会很痛苦的自残,他痛恨当初自己对你那么的残忍。”

    “不管怎么样,我希望少夫人,你可以原谅少爷当初的所作所为,他是真的……很爱你。”

    救护车来了之后,管家带着席祁玥上了救护车,在离开的时候,管家回头,眼眸带着淡淡的暗沉,他对着苏纤芮说完了这些,便离开了。

    苏纤芮的整个身体,倏然僵硬和绷紧的厉害。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手中还带着鲜血,就连佣人过来叫自己,苏纤芮都像是没有什么知觉一样。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除了一片的鲜红之外,什么都没有。

    ……

    “怎么回事?谁准许他这么乱来的?”顾念泠和田雅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过来医院了,在手术室外面,顾念泠的一张脸冷的异常可怕,那双渗人的绿眸,更是透着丝丝冰冷之气。

    “少爷知道订婚宴上那个视频对少夫人打击很大,少爷就想要告诉少夫人,那些都是他的罪过,让少夫人不要再去想,然后就发生这种事情。”管家目露惆怅和无奈的对着顾念泠说道。

    “泠泠这个孩子,真的是太乱来了,怎么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情怎么办?小糯米已经没有了,要是泠泠在出什么事情,我以后怎么对清泠说?”田雅红着眼睛,看着亮着红色手术灯的手术室,眼眶带着淡淡的湿气道。

    听到田雅的话,管家垂头,叹了一口气。

    “少爷这么偏执的性格,像极了老爷。”

    顾念泠绷紧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靠在墙壁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