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93章 有目的

    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瞬间沉默了下来,就像是顾念泠说的那个样子,她不了解李洛,在苏纤芮看来,李洛就是一个和祁亚长得很像很像的男人,李洛会照顾她,非常体贴,而且李洛的作风很像是祁亚。

    这也就是为什么苏纤芮对待李洛,总是不自觉的会放松的原因。

    “纤芮,我怀疑,李洛和安尔联手对付你和大哥。”

    “你说……安尔和李洛联手?”

    苏纤芮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念泠。

    “李洛的身份,到现在我都没有查出任何的端倪,你还记不记得祁亚有没有说过,自己的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

    顾念泠始终都觉得,祁洛应该和祁亚有什么关系的,奈何,祁洛这个人做事情真的是非常谨慎,根本就没有一点的线索,顾念泠调查到现在,也什么都没有调查到。

    “祁亚说过,他们家没有什么亲戚的,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知道你对李洛可能有些误解,我不相信李洛在我身边是有什么目的。”苏纤芮拒绝相信,自己一直像是对待家人一样的男人在自己的身边是有什么目的的,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苏纤芮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总之以后你离李洛远一点,这个人,很危险。”

    顾念泠现在没有什么证据证明祁洛是有目的的,只能够这个样子嘱咐苏纤芮。

    “好,我会小心的,你放心吧。”苏纤芮看着顾念泠,轻轻的点头道。

    见苏纤芮点头,顾念泠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攰攰好像是累了,我先带攰攰回席家吧,管家做了营养餐,攰攰这个时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好。”苏纤芮爱怜的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目送着顾念泠离开之后,苏纤芮躺在床上,想着顾念泠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睡着。

    李洛,你在我的身边,真的像是顾念泠说道那个样子,是有什么目的的吗?

    苏纤芮的眼眸,异常深沉的看向了窗外,眸子涌动着一股悲伤和痛苦。

    ……

    “大哥,会好的。”一个星期之后,席祁玥终于醒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顾念泠看着席祁玥,轻声道。

    席祁玥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睁着眼睛,看着门口的位置,不知道在看什么,有医生过来给席祁玥检查身体,席祁玥依旧是一动不动,只是沉默的躺在床上。

    不管顾念泠对席祁玥说什么,席祁玥的表情,始终都是那副样子。

    顾念泠察觉到席祁玥的表情不对劲之后,便让人将司徒霖请了过来。

    席祁玥的主治医生不是司徒霖,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司徒霖做,顾念泠才放心。

    “祁少,你怎么了?我是司徒霖。”司徒霖见席祁玥从醒来开始,一直都睁着一双空洞的凤眸,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不说话,就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这个样子的席祁玥,不要说顾念泠觉得奇怪了,就连司徒霖也觉得非常奇怪。

    他蹙眉,伸出手,在席祁玥的面前晃了晃。

    席祁玥面无表情的看着司徒霖,席祁玥这个样子,让顾念泠的脸色不由得一冷:“司徒霖,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大哥会这个样子?”

    席祁玥的话,让司徒霖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祁少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是顾念泠,你还记得我吗?”

    见席祁玥一句话都不说,顾念泠忍不住开口道。

    “你们……是谁?”

    司徒霖战战兢兢的等了许久,以为席祁玥变成了哑巴,正打算召集整个医院的专家研究一下,沉默许久的席祁玥终于开始说话了。

    可是,席祁玥说出的第一句话,却让司徒霖的腿肚子都在抽筋了。

    他哭丧着一张脸,怔怔道:“祁少,不要玩了,这种游戏,一点都不好玩。”

    席祁玥究竟在玩什么?为什么突然会玩失忆的游戏。

    “滚出去。”席祁玥抿着淡色的薄唇,皱眉的对着司徒霖冷冷命令道。

    司徒霖看着席祁玥,表情意外的惊悚:“祁少……你不要玩了,好不好?”

    可别席祁玥真的失忆了,这种狗血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席祁玥冷冷的看了司徒霖一眼,不想要说话。

    见席祁玥不肯说话了,司徒霖便将目光看向了顾念泠。

    “让医生过来给他诊断一下。”顾念泠握紧拳头,一张俊脸绷紧的厉害。

    听顾念泠这个样子说,司徒霖无奈,只好让护士将整个医院的专家医生都请过来。

    席祁玥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非常棘手,必须要好好的检查一番才行。

    于是,整个医院的专家医生,纷纷来到了席祁玥的病房,将席祁玥团团的围住。

    那些医生,看着席祁玥,眉头紧皱,时不时还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顾念泠看到那些医生面色沉凝的样子,手中把玩着一个打火机。

    半个小时之后,这些医生中,看起来最年长的一个医生,走进顾念泠,对着顾念泠恭敬道:“顾少,我们仔细的研究了一下祁少的病情,可能是当时那些横梁掉下来的时候,砸到了祁少的脑袋,他的脑袋现在还有淤血没有散掉,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你的意思是他失忆了?”顾念泠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看着说话的医生道。

    医生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微微的点头道:“目前来看,是这个样子的。”

    “怎么样才能够治好。”顾念泠冷冷的扫了医生一样,面色冷峻的继续说道。

    “这个……我们真的不是很清楚,可能会一下子好了,也可能是一辈子,这种事情,就连医学生也是说不清楚的。”

    “我请你们过来,不是要听你们说这些废话的,我只需要我大哥平安就可以。”顾念泠冷冷的看了医生一眼,原本冰冷的寒眸,透着一股骇人的寒气。

    医生被顾念泠这么一说,有些惶恐,一下子噤声。

    “司徒霖,给我联系别的医院的医生,我要我大哥好起来,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顾念泠眯起眼睛,对着司徒霖冷冷道。

    司徒霖无奈的看了顾念泠一眼,他知道顾念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现在这种情况,的却是有些棘手。

    席祁玥的双腿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就失忆了?这是老天爷在玩什么呢?

    “大哥,我是顾念泠,我的父亲是顾夜爵,我的母亲是慕清泠,你的父亲是席慕深,母亲是慕清泠,我们有一个妹妹叫小糯米,你有一个爱人叫苏纤芮,有一个孩子叫攰攰。”

    司徒霖带着医生离开席祁玥的病房之后,顾念泠坐在席祁玥病床边上的椅子上,抬起头,看着席祁玥介绍家庭情况。

    席祁玥皱眉,冷淡道:“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你是为了救纤芮才会受伤的,苏纤芮,你最爱的女人,你曾经伤害她,一再的补偿,这一次,更是豁出性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所有的危险,你连苏纤芮都不记得了吗?”

    席祁玥蹙眉,面色依旧冷淡道:“我连自己都不记得,怎么可能记得别人?你这句话,不觉得非常好笑吗?”

    席祁玥的话,让顾念泠的眼眸微微暗沉下来。

    他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病床上面色泛白冷酷的席祁玥,淡淡道:“既然这个样子,那么,我先走了。”

    席祁玥的手,不由自主的用力抓住了身下的被子,而这一切,顾念泠并未看到。

    顾念泠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着坐在病床上的席祁玥,缓缓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依旧是我的大哥,我相信纤芮也不会介意的。”

    席祁玥的面色顿时僵住了。

    顾念泠关上病房门,走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安静的病房里,只能够听到席祁玥一个人的心跳声,噗通噗通,那么的清脆响亮。

    席祁玥伸出手,将手掌心放在跳动的心脏位置,他闭上眼睛,突然睁开之后,变得异常阴森。

    他疯了一般,疯狂的捶打着自己的双腿,猩红嗜血的眸子,隐隐透着一股骇人的暴戾。

    不能走了。

    他以后都不能走路了,他变成了一个瘫子。

    其实,这些天,他一直醒了,只是不愿意睁开眼睛罢了,席祁玥甚至听到了那些医生说的话,他变成了瘫子。

    对于天之骄子的席祁玥来说,这个真的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他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对不起,纤芮,对不起……

    席祁玥握紧拳头,慢慢的闭上眼睛,喃喃自语的叫着苏纤芮的名字。

    窗外的风,从男人苍白的俊脸上划过,带着一抹沉痛和悲伤。

    席祁玥没有发现,在门的另一端,一双绿色的眼眸,也带着痛苦道看着他。

    顾念泠一开始没有发现席祁玥是装的,可是,在看到席祁玥的眼睛之后,顾念泠敏锐的扑捉到了席祁玥眼底的暗淡。

    从那些暗淡的光芒,顾念泠很清楚的知道,席祁玥心中在想什么。

    席祁玥究竟在悲伤什么。

    席祁玥根本就没有失忆,他只是不想要接受这个打击罢了。

    ……

    “顾少,我已经联系了国内外最有名的脑神经的专家,和他们说了一下情况,他们也马上就会……”司徒霖刚想要去席祁玥的病房找顾念泠,就看到顾念泠走过来,司徒霖立刻对着席祁玥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