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94章 你要坚强一点

    顾念泠看了司徒霖一眼,淡淡道:“不用了。”

    “啊。”司徒霖有些疑惑的看着顾念泠,不明所以。

    明明之前顾念泠还一脸严肃的要治好席祁玥的,怎么突然不要医生了?

    “你让人好好照顾我大哥。”顾念泠没有解释什么,头也不回的坐上了电梯。

    “顾少……”司徒霖伸出手,像是要叫住顾念泠的样子,可惜的是,顾念泠只留给司徒霖一个背影,便消失不见了。

    司徒霖困惑不已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摇晃了一下脑袋,才重新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

    “纤芮,恭喜你出院了。”两个月之后,苏纤芮平安的出院,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不仅因为她自己每天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更是因为顾念泠请了最好的医生照顾苏纤芮的身体,所以苏纤芮才会好的这么快。

    出院的那天,乔栗开车过来接苏纤芮出院。

    苏纤芮看到乔栗,忍不住笑道:“乔姨,怎么就你一个人?席祁玥呢?”

    之前苏纤芮一直想要见席祁玥,乔栗他们都说席祁玥很好,然后说席祁玥去国外的医院治疗了,很快就会回来。

    就在昨天,苏纤芮又想要问席祁玥的情况,乔栗一个心慌之下,就说席祁玥已经好了,明天苏纤芮出院就会过来接她。

    “哦哦……泠泠……泠泠去公司了,你也知道,这些天都在养病,泠泠堆积了很多工作,都在等着他处理。”

    乔栗言辞闪烁的对着苏纤芮干笑道。

    苏纤芮的眉心重重的拧起。

    她眯起眼睛,看着乔栗,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道:“乔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没有。”乔栗移开目光,像是很害怕被苏纤芮看出什么一般。

    “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乔姨,是不是席祁玥发生了什么事情?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纤芮。”乔栗其实不是不愿意告诉苏纤芮发生什么事情,只是现在席祁玥这种情况,乔栗真的……

    “乔姨,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在医院里找,一间一间的找,总会找到席祁玥的。”

    苏纤芮目光异常坚定的看着乔栗道。

    乔栗看着苏纤芮眼中的坚持,叹了一口气道:“不是乔姨不告诉你,而是……我也不想要你伤心。”

    伤心?难不成,真的是席祁玥出了什么事情?

    苏纤芮的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看着乔栗,恐惧道?“究竟怎么回事?席祁玥是不是……”

    “纤芮,你要坚强一点。,”

    乔栗叹了一口气之后,握住苏纤芮的手,将席祁玥现在的情况告诉了苏纤芮。

    ……

    “所以,这就是你们不肯告诉我的原因,对不对?”一阵沉默之后,苏纤芮抬起头,目光异常坚定的看着乔栗道。

    苏纤芮脸上的平静,让乔栗有些意外,她还以为,将这件事情告诉苏纤芮,苏纤芮肯定也是没有办法承受的,但是苏纤芮此刻的镇定,却让乔栗有些不安。

    “纤芮,发生这种事情,我也很难过,但是一定会有办法的,德国那边的医生,这些天,也一直在照顾泠泠的身体,我相信,很快就会没事的。”

    “乔姨,他还在医院里对不对?”

    苏纤芮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对着乔栗问道。

    “是,泠泠他一直在医院,可是……泠泠他……”乔栗结结巴巴的看着苏纤芮,却不知道要怎么和苏纤芮解释。

    席祁玥不仅双腿没有办法走路了,就连记忆都没有了,完全不记得苏纤芮了。

    苏纤芮却顾不上什么,现在的她只想要找到席祁玥。

    在苏纤芮的恳求下,乔栗只好带着苏纤芮来到席祁玥的病房。

    席祁玥的双腿恢复的几率不大,就连德国那边最有名的医生过来做检查,也失望的回去了。

    席祁玥的脚部神经已经坏死了,没有一点成长的迹象。

    想到这里,苏纤芮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不见。

    “那么,他会一辈子坐轮椅吗?”电梯内,听了乔栗哽咽的话之后,苏纤芮的目光带着虚无的看着乔栗问道。

    乔栗点点头:“医生是这个样子说的,或许会有奇迹也说不定,现在的科技会越来越发达,说不定以后,泠泠就可以站起来了。”

    以后吗?但是,这种以后,应该要等多久?没有人知道,需要等多久吧?

    苏纤芮的脸色,再度变得阴暗下来,她的拳头,用力的握紧成拳。

    “纤芮,还有一件事情,你要做好准备。”乔栗目光复杂的看着楼层跳动的数字,过了许久之后,她叹了一口气,缓缓道。

    苏纤芮抬起头,怔讼的看着乔栗。

    “泠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就连我们都不认识,而且,脾气变得很古怪。”

    “我知道了。”

    听到席祁玥忘记了以前的事情,苏纤芮却显得格外的冷静。

    苏纤芮的冷静,让乔栗有些错愕,甚至不明所以。

    她还以为,苏纤芮肯定会很难过的,但是苏纤芮此刻的冷淡,却让乔栗有些纳闷。

    席祁玥的病房的楼层到了,乔栗领着苏纤芮来到了席祁玥的病房。

    他们过去的时候,司徒霖正带着医生给席祁玥做检查。

    苏纤芮和乔栗过来,司徒霖很识趣的带着护士离开。

    “席祁玥。”苏纤芮看着坐在病床上,俊美的五官带着凌乱和冷漠的席祁玥,女人的眼眶,不由得泛红。

    她蹲下身体,握住席祁玥的手,哑着嗓子,叫着席祁玥的名字。

    席祁玥淡漠的看了苏纤芮一眼,冷淡的甩开苏纤芮的手:“你是谁?”

    “乔姨,可以让我和席祁玥单独呆一会吗?”

    苏纤芮没有被席祁玥莫名的冷淡给吓到,她抹着眼睑的位置,回头对着乔栗轻声道。

    乔栗深深的看了苏纤芮一眼,最终点点头,离开了席祁玥的病房。

    乔栗离开之后,整个病房变得异常安静。

    苏纤芮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席祁玥,她伸出手,摸着席祁玥冰冷的俊脸,声音嘶哑道?:“席祁玥,装作不认识我,会让你的心情变得好受吗?”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出去。”

    席祁玥不耐的看了苏纤芮一眼,指着门口,朝着苏纤芮命令道。

    “我不会走的,你忘记了自己对我的承诺吗?你说过,你会补偿我,会一辈子陪着我,你还说过,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你现在是想要逃避我吗?”

    苏纤芮蹲下身体,和席祁玥目光平视,声音微冷的朝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的眼底,隐隐透着一股的冷光,他冷嗤一声,阖上眼眸道;“疯子。”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苏纤芮像是没有听到席祁玥的冷哼一般,依旧固执的对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放在床上的手,不由得用力握紧,

    那天之后,苏纤芮就开始了照顾席祁玥的任务。

    但是,席祁玥似乎很讨厌苏纤芮照顾自己一般,每次苏纤芮过来,席祁玥就会大发脾气,好几次,席祁玥将杯子扔过去,砸伤了苏纤芮,苏纤芮只是捂住流血的额头,目光悲伤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对苏纤芮做的那些事情,让一边的司徒霖,无奈的摇头,也因为苏纤芮的靠近,让席祁玥根本就不配合医生的治疗了,司徒霖找苏纤芮过来,想要问苏纤芮可不可以不要再刺激席祁玥了。

    “他越是这个样子,我越是要陪着他。”苏纤芮的答案非常坚定。

    看着女人那双坚定的杏眸,司徒霖也说不出别的话。

    日子就这个样子一天天的过去了,不管苏纤芮做什么,席祁玥都不会吃,甚至会大发脾气的将那些东西都倒掉,可是,即使这个样子,苏纤芮还是没有放弃,依旧给席祁玥做饭。

    两个月就这个样子悄然的过去了。

    这天的天气,有些沉闷,连带着人的情绪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苏纤芮今天熬了一天的汤,拎着浓郁的鸡汤送到席祁玥的病房,却看到席祁玥趴在地上,俊脸铁青的撑着地板,像是想要起来的样子。

    “席祁玥。”看到席祁玥趴在地上,苏纤芮惊呼一声,将饭盒放在桌上之后,便上前想要扶起席祁玥。

    可是,席祁玥在看到苏纤芮之后,情绪变得异常激动。

    或许是因为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让苏纤芮看到,非常生气。

    他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朝着苏纤芮怒吼道:“滚开,不要碰我。”

    他用力的甩开苏纤芮的手,苏纤芮的整个身体都撞到了一边的桌子,那个饭盒掉下来,汤汁尽数的撒到了苏纤芮的身上。

    滚烫滚烫的汤汁,烫伤了苏纤芮的手臂和大腿,她痛苦的低吟了一声,脸色白的吓人。

    席祁玥的身体一僵,他的手指,一直在颤抖。

    他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他都这个样子对苏纤芮了,苏纤芮还是不肯放弃?

    这个傻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席祁玥,你在心疼我……对不对?”苏纤芮咬唇,忍着那些刺痛,爬到了席祁玥的身边。

    她抖着手指,摸着席祁玥的脸,眼泪直流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你忘记你之前和我说过的那些话?你以为现在逃避就能够解决问题吗?我认识的席祁玥,绝对不会是这么一个懦夫,绝对不会是懦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