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397章 做错事

    苏瑞伸出手,掐着攰攰水嫩的脸蛋,眼睛冒着红心。

    “攰攰真可爱,来,我们拍照片。”

    攰攰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瑞。

    苏瑞瞅着攰攰可爱的样子,伸出手指,摸着攰攰白嫩的脸蛋,拍了几张照片。

    拍完了照片之后,苏瑞正在整理照片,攰攰一个人就在苏瑞的身边爬来爬去,苏瑞也没有注意。

    攰攰看到桌上一个杯子,以为里面是自己最喜欢喝的牛奶,他开心的伸出手,将杯子扒拉下来,结果杯子摔碎了,玻璃渣子刺进了攰攰的身上,攰攰立刻大哭起来。

    “哇哇哇……”

    “攰攰。”苏瑞听到攰攰的大哭声,立刻放下手机,在看到攰攰的身上有很多玻璃渣子之后,有些被吓到了。

    “苏瑞,攰攰怎么了?”苏纤芮原本在厨房准备晚餐的,听到攰攰的大哭声之后,苏纤芮慌张的走出来,在看到攰攰身上那些伤痕之后,苏纤芮的呼吸,不由得一颤。

    “对不起,姐,刚才我没有注意到……“

    “管家,马上去请医生过来。”

    苏纤芮抱起哭的面红耳赤的攰攰,看着那些玻璃碎片,心疼的要碎了。

    苏瑞看着苏纤芮和攰攰,脸色隐隐有些难看。

    十分钟之后,司徒霖亲自过来。

    他给攰攰将玻璃渣子取出来的时候,攰攰捏着拳头,一直在哭。

    小孩子的皮肤原本就很嫩,身体里镶嵌了这些玻璃渣子,在被取出来的时候,会哭的这么凄惨,也是情有可原的。

    “攰攰乖,妈妈在这里,不哭了。”

    看着攰攰这么难受的样子,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红了一圈。

    她紧紧的抱住怀中的攰攰,哑着嗓子,轻声道。

    攰攰一直在哭,不管苏纤芮怎么安慰都没用。

    攰攰哭,苏纤芮也忍不住跟着攰攰一起哭。

    看到这个情况,司徒霖只好速战速决。

    帮攰攰处理好伤口之后,攰攰因为疲惫睡过去了,苏纤芮摸着攰攰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心疼的不行。

    “攰攰如何了?”席祁玥回来的时候,听到攰攰受伤,一张脸难看至极。

    攰攰从小开始就是席祁玥一直在照顾,从来没有发生这种事情,席祁玥将攰攰当成宝贝一样,现在攰攰发生这种事情,席祁玥怎么会不生气。

    “已经睡着了,玻璃渣子都被取出来了。”

    苏纤芮的眼眶泛红,她蹭了蹭眼睛,对着席祁玥疲倦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那些玻璃渣子,怎么会刺进攰攰的身体?”

    “祁少……都是我不好。”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瑞,见席祁玥的脸色这么难看,忍不住小声道。

    席祁玥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看着苏瑞:“是你将攰攰弄伤的?”

    承受着男人异常骇人的目光,苏瑞的身体,不由得绷紧的厉害。

    她看了席祁玥一眼,结结巴巴道:“我……因为太关注攰攰的照片,正在编辑发送朋友圈,没有注意攰攰将杯子打破了,才会让攰攰受伤,非常抱歉。”

    “一句抱歉就可以了吗?你知道攰攰是我最疼爱的孩子,他才这么小,既然纤芮将攰攰交给你照顾,为什么不好好看着攰攰?”

    席祁玥的声音冷的异常可怕,每一句话,就像是要将苏瑞的心脏撕裂一般。

    苏瑞的脸色带着些许的难堪。

    她重重的捏住拳头,脸色白的仿佛透明。

    “以后要是没什么事情,不需要你照顾攰攰。”席祁玥冷眼看着苏瑞,声音沉了几分。

    以前苏瑞对苏纤芮做过的那些事情,席祁玥可是一点都没有忘记。

    苏瑞的呼吸不由得一颤,她的表情,变得格外难看。

    苏纤芮见席祁玥对苏瑞说出这么严厉的话,心中难免有些无奈。

    在看到攰攰受伤的时候,苏纤芮的却有那么一瞬间生气,气苏瑞没有好好看着攰攰。

    “席祁玥,算了,苏瑞也不是……”

    “对不起。”苏瑞鞠躬,哽咽的打断了苏纤芮的话之后,便捂住嘴巴,跑了出去。

    “苏瑞。”看到苏瑞委屈的跑走,苏纤芮有些担忧的就要去追苏瑞,却被席祁玥抓住了手腕。

    “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要不然,下一次说不定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情。”

    席祁玥的话,让苏纤芮的脑仁有些刺痛。

    她蹲下身体,看着席祁玥道:“席祁玥,你刚才会不会对苏瑞太严厉了一点。,”

    虽然这一次的却是苏瑞没有好好看着攰攰才会出事的,但是席祁玥刚才那么严厉对苏瑞说话,苏瑞的心情肯定很不好。

    “哼,要是她不是你的妹妹,单单是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就不会让她住在这里。”

    “她是我唯一的妹妹,我答应过父母,会好好照顾她的。”

    苏纤芮知道席祁玥是在记恨苏瑞以前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苏纤芮何尝不是?有时候,苏纤芮也会想到之前的一切,想到自己牺牲一切都想要保护的妹妹,对自己做出那些过分的行为,苏纤芮也会觉得手脚冰冷。

    “你现在有我,有我们的孩子。”

    席祁玥抬起苏纤芮的下巴,目光灼热的凝视着苏纤芮的眼眸道。

    苏纤芮的眼底带着湿气,她靠近席祁玥的嘴巴,亲吻着席祁玥的唇角道?:“对,我现在有你们,所以我很开心,是真的很开心。”

    “傻女人。”

    席祁玥抱起苏纤芮,深情的亲吻着苏纤芮的唇瓣。

    他们经历了那么多,彼此都不会放开彼此的手。

    ……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苏瑞从席家跑出来之后,就一个人坐在中央公园那边的石凳子上。

    正想的出神的时候,身边的位置突然被人占了,耳边是一声淡淡缱绻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苏瑞不由得抬起头,看了过去,就看到了祁洛那张俊逸儒雅的脸。

    看到祁洛那张脸之后,苏瑞的眼底带着些许茫然:“你是……李先生?”

    苏纤芮和苏瑞说过祁洛的事情,所以苏瑞还是知道一点的。

    祁洛淡淡的看着苏瑞红肿的眼睛,意味深长道:“一个人坐在这里,受了什么委屈吗?”

    “我今天做错事了。”苏瑞看着祁洛温和俊逸的脸,忍不住哭了起来。

    祁洛像个大哥哥一样,摸着苏瑞的头发道:“做错了什么事情?和我说说。”

    “我……伤害了攰攰,差一点酿成大错,祁少一定讨厌死我了。”苏瑞委屈道。

    她现在住在席家,如果没有席祁玥的庇护,她这种刚出狱,以前风评不好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工作。

    现在凭借着席祁玥这一层的关系,苏瑞还是能够找到工作的,要是没有席祁玥的话,苏纤芮肯定是没有办法找到工作。

    “傻孩子,席祁玥怎么会这么小气?你姐姐可是席祁玥的妻子,他们不会生气的。”

    “真的吗?”苏瑞闻言,眼眶泛红的看着祁洛。

    “真的。”祁洛伸出手,对着苏瑞道:“先去我家吧,我带你去我家休息一下。”

    “谢谢你,李先生,你和我姐姐说的一样,真的是一个大好人。”

    大好人吗?祁洛的唇角,隐藏在黑暗中的那股光芒,令人看不真切,男人心中所想的究竟是什么。

    祁洛带着苏瑞坐上车子离开之后,不远处一直监视着祁洛车子的一行人,眯起眼睛,拿着望远镜,直到看不到祁洛的车子,男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回头对着坐在后座上,面色沉冷的顾念泠道:“顾少,李洛带着苏瑞离开了。”

    “跟上。”顾念泠淡漠的敲了敲手指,命令道。

    祁洛现在开始接近苏瑞了?他想要利用苏瑞?达到什么目的?

    ……

    “喝杯咖啡吧。”祁洛回到住处之后,就给苏瑞煮了一杯咖啡,苏瑞捧着那杯咖啡,热气氤氲在了苏瑞的眼睑位置,苏瑞抬起头,看了祁洛一眼,讷讷道:“谢谢。”

    “和我客气干什么?以后你可以叫我李大哥。”祁洛优雅的坐在苏瑞对面的沙发上,俊逸温和的脸上满是温柔。

    苏瑞的心中微暖,她吸了吸鼻子,小声道:“李大哥,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姐姐。”

    “嗯。”祁洛大方承认,倒是让苏瑞有些意外。

    她艳羡的看着祁洛道:“姐姐真的很幸福,可以得到你和祁少的喜欢。”

    “是吗?你也会遇到很多男人的。”祁洛淡笑道。

    苏瑞没有说话了。

    祁洛的眼底隐隐闪动着诡谲的光芒,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苏瑞,却一点都没有发现。

    “苏瑞,你以前似乎很讨厌你姐姐,现在呢?”

    “我以前是不懂事,才会嫉妒我姐姐,我在牢里的那些日子,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姐姐对我真的很好,当初姐姐被医生威胁,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为了给我治病,姐姐怎么可能会遭受这些屈辱?可是,我竟然那个样子对姐姐,伤了姐姐的心。”

    苏瑞看着祁洛,目光暗淡道。

    “你这个样子想,你姐姐也会很欣慰的,今天你就先住在我这里,我给你收拾客房去。”

    “谢谢李大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