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04章 危险来临

    医生似乎很佩服席祁玥这种毅力的样子,点头道:“既然祁少你这么坚定,我也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

    有了医生的保证,苏纤芮这几天绷紧的神经才悄然的放下来。

    她握住席祁玥的手,脸上弥漫着一层开心道:“祁,你一定可以站起来的,一定可以。”

    “嗯,我会站起来,因为我要保护你们,所以,我必须要站起来。”席祁玥温柔的吻着苏纤芮的唇瓣,低声道。

    苏纤芮和席祁玥重新举行了婚礼,这个婚礼,是在席祁玥的双腿有了成效之后,整个席家弥漫着一股喜气洋洋的气息,乔栗和田雅也非常开心,田雅嫁给了一个摄影师,过得很幸福,他也终于可以放下对顾夜爵的执念。

    婚礼这一天,举办的非常隆重,这是席祁玥给苏纤芮的一个盛世婚礼,来的人很多。

    席祁玥依旧坐在轮椅上,不同的是,男人脸上温柔的微笑,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苏纤芮今天也很漂亮,一身限量版的婚纱,精致漂亮的脸上透着妩媚的气息,她将手放在席祁玥的手心,两人在神的面前,许下了彼此的承诺。

    “苏纤芮,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一生一世的妻子。”席祁玥将戒指慎重的戴在苏纤芮的手指上之后,对着苏纤芮,沉声道。

    苏纤芮眨巴了一下眼睛,也拿过一边的男款戒指,戴在席祁玥的手指上,她调皮道:“席祁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一生一世的丈夫了。”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亲吻彼此,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之后,一个个都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纷纷拍起手来。

    苏纤芮的脸颊带着浅浅的嫣红,她看着拉着自己的席祁玥,在心中默默的许下诺言。

    席祁玥……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会很幸福的,会像是夫人和老爷一样,很幸福。

    新婚夜,席祁玥扶着苏纤芮的腰肢,发出难耐的呼吸声,苏纤芮主动摇摆着腰肢,吻着席祁玥的喉咙,低声道:“舒服吗?”

    “嗯,很舒服。”席祁玥那双潋滟的凤眸,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的好看。

    闻言,苏纤芮的脸上带着一抹羞涩。

    为了席祁玥,她连这么羞耻的事情都做了。

    最主要的是,席祁玥觉得开心,苏纤芮就会觉得非常满意了。

    “纤芮,我还想要更开心一下。”席祁玥将大手罩在苏纤芮的胸部,目光火辣辣的盯着苏纤芮,声音粗嘎道。

    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一颤。

    她咬住舌尖,眼底带着一抹的波光道:“嗯……我知道。”

    “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我想要……全身心的你,好不好。”席祁玥的手指,慢慢往下,苏纤芮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毛孔舒服的张开,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低吟,随后,不由得重重咬住自己的手掌。

    “纤芮,纤芮……”

    席祁玥将头埋进去,用舌尖服侍苏纤芮,苏纤芮兴奋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抱住席祁玥的脑袋,不断的娇吟着。

    窗外的风,一阵一阵的,划过了一边的玻璃,带着些许浅浅而醉人的气息。

    第二天,苏纤芮在席祁玥的怀里醒来,空气中,仿佛还带着昨晚的那些暧昧。

    苏纤芮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尴尬的推着席祁玥的胸膛,就要起身的时候,却被席祁玥紧紧的掐住了腰身。

    苏纤芮双颊羞恼不已的讷讷道:“席祁玥……我要起床了。”

    “宝贝,我们今天什么都不用干。”

    “攰攰……我要去看攰攰……”

    “攰攰有二弟照顾,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只需要享受。”

    席祁玥目光带着邪魅的盯着女人火辣辣的脸,轻佻的摸着苏纤芮滚烫的粉颊道:“昨晚的那股大胆哪里去了?”

    轰!

    苏纤芮差一点咬到自己的舌尖,她扁了扁嘴巴,看了看席祁玥,讷讷道:“席祁玥,你流氓。”

    “呵呵……老婆,你真是可爱。”席祁玥似乎很喜欢苏纤芮这种羞愤难当的表情,他用力的将苏纤芮压到自己的身下,将薄唇靠近苏纤芮的唇角的位置,放肆的啃咬着苏纤芮的唇角,对着苏纤芮吐气道。

    “我家的老婆,真的是……可爱死了。”

    “别……”苏纤芮的身体本来就比较敏感,哪里能够承受的住席祁玥的放肆?

    “可是,我又想要你了,怎么办??”席祁玥盯着苏纤芮发烫的脸,眼睛直白道。

    “席祁玥,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苏纤芮咬住舌尖,眼底带着羞恼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轻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脸颊,对着苏纤芮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我很正经,怎么?我和自己的老婆恩爱都不正经了?嗯?”席祁玥说着,将身体重重的压上苏纤芮。

    苏纤芮忍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低吟声。

    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席祁玥的脖子,讷讷道:“席祁玥,别这个样子,等下你还要去治疗室。”

    席祁玥双腿已经是关键时候了,苏纤芮不想要影响席祁玥。

    “苏纤芮,再给我开心一下吧。”席祁玥目光幽深的凝视着苏纤芮的脸庞,喃喃道。

    苏纤芮的双颊滚烫,她睁着一双水润的大眼睛,看着席祁玥的脸庞,不由自主的轻轻的点头道。

    “好。”

    如果,这是席祁玥想要的,她想要成全席祁玥。

    ……

    “麻麻。”攰攰躺在顾念泠的怀里,抓住顾小念胸前的衣服,睁着一双可怜兮兮的凤眸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抱着怀中柔软的孩子,冷峻的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他的手,轻轻的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安抚道:“攰攰乖,有小叔在这里陪着你,不是很好吗?”

    攰攰眨巴了一下眼睛,随后用脸颊用力的蹭着顾念泠的脖子,张开红艳艳的嘴巴,咬住了顾念泠的鼻子。

    “叔……饿了。”

    攰攰这种时候可爱的不行,尤其是那种吐字不算是很清楚的样子,更是让人整个心都暖暖的。

    顾念泠摸着攰攰的脸蛋,眼底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悲伤。

    他还记得,小糯米在很小的时候,似乎和攰攰一样,那么的可爱,可是……小糯米已经……

    想到小糯米,顾念泠的情绪就会变得非常的复杂,他很痛苦。

    “叔……不难过……”攰攰似乎知道顾念泠现在很难过的样子,用胖乎乎的小手,从顾念泠的眼帘划过去。

    顾念泠看着攰攰稚嫩可爱的脸颊,用手掐了掐道:“攰攰真的好可爱,想要吃什么?小叔给你做。”

    “甜甜。”攰攰皱了皱小小的眉头,似乎很认真的在想自己想要吃什么的样子。

    看着攰攰这个样子,顾念泠不由得低笑了一声。

    他无奈的抱着怀中的攰攰,朝着一边的管家命令道:“先照顾攰攰,我去厨房给他弄甜甜圈。”

    “顾少,这些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管家惶恐不安的看着顾念泠道。

    顾念泠的目光异常温和的看着攰攰:“小家伙想要我做的,正好我也很久没有下厨了,就给他做。”

    “是。”管家笑呵呵的看着顾念泠,顾念泠和席祁玥两兄弟的感情这么好,管家自然也是非常欣慰。

    慕清泠和席慕深还在这里的时候,一直都想要顾念泠和席祁玥的关系能够很好,现在这种情况,管家当然非常欢喜。

    苏纤芮被席祁玥缠着,一直到了下午席祁玥才放过了苏纤芮。

    苏纤芮收拾了一下自己之后,下楼就看到攰攰趴在顾念泠的身上,将顾念泠的衬衣都弄得满是口水。

    苏纤芮见状,好笑的一把将攰攰从顾念泠的身上抱起来,像是惩罚一般,在攰攰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攰攰眨巴了一下眼睛,表情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纤芮。

    看到表情这么委屈可怜的攰攰,苏纤芮佯装生气道:“现在才知道装可怜,晚了,谁让你将口水都弄到小叔身上的?嗯?”

    “麻麻……坏坏。”攰攰扁着嘴巴,扭着小屁股,像是在抗议一般。

    “小家伙还知道生气?”苏纤芮看着攰攰那副样子,顿时觉得一阵好笑。

    “大哥在楼上?”顾念泠将身上那件被攰攰糟蹋的衬衣扔到一边,懒洋洋的朝着苏纤芮问道。

    “嗯……等下医生就会过来给他继续治疗。”苏纤芮的耳根泛着些许的热气,她看了顾念泠一眼,便快速的移开目光。

    她和席祁玥在床上纠缠了这么久,顾念泠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不知道顾念泠和席祁玥在房间做什么?

    “晚上我已经定了位置,晚点我们一家人出去吃吧?乔姨他们也会过来。”

    “好。”

    苏纤芮没有拒绝,轻轻的点头。

    两人之后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直到一个小时之后,顾念泠接了一个电话,才离开席家。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饭,主要是因为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结婚了,所有人都比较的开心。

    吃到一半的时候,苏纤芮肚子不舒服,便一个人去上厕所了。

    她从厕所出来,就被人突然打晕了,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

    一切发生的有些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席祁玥他们等着苏纤芮回来,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等到苏纤芮,乔栗便去洗手间找苏纤芮,没有看到,乔栗心一慌,立刻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席祁玥和顾念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