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05章 席祁玥的暴怒

    席祁玥的脸色骤然难看到了极点,放在扶手上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握紧成拳。

    “祁洛。”

    唯一有可能将苏纤芮带走的人,只有一个人,就是目前还在被他们通缉的祁洛。

    没有想到,祁洛隐藏的这么深,竟然伺机而动,将苏纤芮带走。

    “大哥,你最近只需要好好治疗你的双腿就可以,纤芮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绿色的眸子异常阴暗道。

    祁洛竟然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将苏纤芮带走,这一笔账,顾念泠自然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算了的。

    席祁玥绷紧一张俊脸,原本骇人的眼眸,涌动着丝丝的戾气。

    苏纤芮在和席祁玥结婚几天就失踪了,整个席家陷入了人心惶惶的状态。

    顾念泠的人和席祁玥的人合在一起,开始找苏纤芮,整个京城,陷入了戒备的状态。

    ……

    “醒了?”苏纤芮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正躺在一间昏暗漆黑的房间里。

    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在听到祁洛毛骨悚然的声音之后,苏纤芮的后背,不由得颤了颤。

    她强自镇定之后,抬头,看着蹲下身体,靠近自己的祁洛,冷淡道:“祁洛,你究竟想要怎样?”

    祁洛害的她还不够惨吗?现在竟然还是不死心?祁洛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想要怎样?苏纤芮,你现在,是不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祁亚这个人了?”祁洛目露凶狠的看着苏纤芮,伸出手,用力的掐住苏纤芮的下巴,强迫苏纤芮看着自己。

    被祁洛这么用力的捏住下巴,苏纤芮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僵住了。

    她的拳头紧紧的握住,呼吸带着些许的紊乱。

    “我和祁亚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最好放了我,要不然,你自己也跑不了。”

    “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会怕吗?我已经豁出去了,但是,我就算是死,也要你陪葬呢。”

    祁洛目露阴森的看着苏纤芮,将手贴在苏纤芮的脸颊上。

    “我大哥,这么喜欢你,或许他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会这么贱吧?真的是……贱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纤芮咬唇,面无表情的看着祁洛。

    “你这种女人,究竟有什么好?他为了你,竟然连命都不要了?或许,我真的应该将你掐死才好呢。”

    祁洛自言自语的继续说着,听到祁洛的话,苏纤芮感觉整个身体都在抖。

    祁洛疯癫的眼神,的却是非常吓人,这个样子的祁洛,莫名的让苏纤芮感觉心慌。

    “我大哥都死了这么久了,你也应该去死了,苏纤芮。”

    祁洛低笑一声,放下手,离开了这里。

    门再度被关上,房间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中,苏纤芮想到刚才祁洛疯疯癫癫的话,她的眉头顿时一冽。

    现在的祁洛,给她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她必须要先离开这里,指不定祁洛又想要利用她伤害席祁玥或者顾念泠。

    苏纤芮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没有窗户?也就是说,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只能够从那扇门离开?

    但是,要怎么样,才可以离开?

    ……

    “洛。”祁洛从关押苏纤芮的地方出来,刚想要去休息一下的时候,背后传来胡毅嘶哑的声音。

    祁洛慢慢回头,在看到胡毅之后,瞳孔猛地撑大,他没有想到,胡毅会找到自己。

    当初胡毅问祁洛要不要跟着自己一起离开的时候,祁洛的却是答应了胡毅,不过,那不过就是缓兵之计罢了。

    祁洛之所以回国,就是为了帮祁亚报仇。

    祁洛和祁亚原本是双胞胎兄弟,但是因为祁亚的父母负担不起两个孩子,所以偷偷的将祁洛扔到了孤儿院,当时那个年代,除了接生的人知道祁亚有一个弟弟之外,没有人知道,而且当时还有计划生育什么,祁亚在五岁的那年,无意中听到了父母的谈话,便自己去孤儿院里找,终于找到了祁洛。

    他将父母买给自己的东西都给祁洛,瞒着父母和祁洛在一起,直到祁洛十岁那年,被一对外国夫妻看上了,带着祁洛出国了,两兄弟就没有在联系了,偶尔也只是用电邮联系。

    这件事情,祁亚一直都隐瞒着,就连苏纤芮都不知道,其实,祁亚是想要在和苏纤芮结婚那天,告诉苏纤芮,自己有一个弟弟的,只是很可惜,后面……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祁洛原本震惊的表情,慢慢的恢复过来,他绷紧一张脸,声音异常冷淡道。

    胡毅目光灼灼的盯着祁洛,声音嘶哑道:“因为……我知道。”胡毅的话,让祁洛的身体倏然绷紧的厉害。

    他没有说话,只是冷静的看着胡毅,胡毅走进祁洛,伸出手,将祁洛紧紧的抱住。

    “你故意骗我说要和我走,却将我迷晕,让人带我离开,你还是没有办法放下自己的仇恨,对不对?”

    祁洛用力的握紧拳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胡毅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掐住祁洛的腰身,眼底隐隐透着一抹的猩红。

    “我真的应该要掐死你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胡毅慢慢的松开祁洛,对着祁洛露出异常悲伤痛苦的微笑。

    “其实,我真的应该要掐死你这个狠心的男人,但是,我怎么舍得。”胡毅摸着祁洛的脸,喃喃自语道。

    胡毅的话,让祁洛的心情越发的酸涩。

    “你应该离开这里的,我做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顾念泠和席祁玥两兄弟,不会迁怒你。”

    胡毅定定道看着祁洛,摇头道:“你以为我会怕死吗?我说过,就算是要死,我也想要和你死在一起。”

    胡毅的目光异常坚定,目光灼灼的看着祁洛。

    听到胡毅这个样子说,祁洛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

    “胡毅,不值得的。”

    祁洛像是叹息一般,对着胡毅摇头道。

    胡毅的目光异常固执和坚持的看着祁洛,声音沉沉而好听道?:“值不值得,我说了算,不是吗?”

    听到胡毅这个样子说,祁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让我,陪着你吧,你想要做什么,都行。”

    胡毅上前,捧着祁洛的脸,目光坚定不移道。

    “胡毅,你会后悔的。”祁洛看着胡毅,莫名的有些难过。

    “不,从爱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后悔,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后悔。”

    胡毅目光沉凝的盯着祁洛,坚定的面容,让祁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祁洛主动亲吻着胡毅的嘴巴,淡淡道:“胡毅,谢谢你。”

    他没有想过,胡毅会为了他什么都放弃,他不相信爱情。

    就像是当初祁亚兴高采烈的告诉祁洛,说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对方还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祁亚幻想着自己的未来,那个时候的祁洛真的为祁亚高兴。

    他也以为,祁亚这么好的人,肯定会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却没有想到,这个幸福,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从那一刻开始,祁洛不相信爱情了。

    但是,胡毅的存在,却打破了这一切。

    ……

    “该死的,究竟躲藏在什么地方?究竟在哪里?”已经五个小时没有苏纤芮的下落了。,

    原本心情焦灼的席祁玥,现在开始摔东西了。

    他只要一想到苏纤芮有什么安危,整个人都控制不住了。

    席祁玥的心情,顾念泠非常清楚。

    他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席祁玥摔东西,只要席祁玥没有做出自残的举动,顾念泠只是旁观的看着。

    “大哥,你先冷静一下。”

    “现在这种情况,你让我怎么冷静?祁洛抓了苏纤芮,绝对不只是像我们挑衅这么简单了。”

    席祁玥深呼吸一口气,极力的克制内心那股奔涌的戾气道。

    “我知道,整个京城,已经差不多在我们的控制中,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祁洛和胡毅了。”

    顾念泠头疼不已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朝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绷紧一张俊脸,抿着薄冷的唇瓣,没有在说话了。

    贝克匆匆的走进来,凑近顾念泠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顾念泠的神情骤然微变。

    “已经确定了?”

    “是的,我们的人非常确定,胡毅的却是去了扬州三那边。”

    “很好,马上让人准备,等下出发去扬州三。”

    扬州三是京城一处贫困区,那个地方只有矮小的民房,大部分都是要拆迁的老房子。

    难怪席祁玥他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祁洛,原来,他们躲在那么偏僻的地方。

    躲在那个地方,不用说,都很难找到了。

    “是不是找到苏纤芮了?”席祁玥听到顾念泠的话,脸色绷紧的厉害道。

    “有人看到胡毅去了扬州三那边,我想,纤芮应该是被抓到了那个地方。”

    那里地势比较险峻,后面都是一大片的山林,信号不是很好,却非常隐秘。

    “果然是祁洛,竟然能够想到将苏纤芮藏在那个地方。”

    席祁玥的眼底隐隐透着一股的阴暗,他冷笑了一声,便张口道:“我要和你们一起过去。”

    “大哥,你的双腿,不是很……”顾念泠皱眉,看着席祁玥的双腿,觉得席祁玥还是在席家等消息比较好,毕竟席祁玥的双腿,不是很方便。

    “怎么?你也觉得我是一个废人,没有资格去,对吗?”席祁玥抬起头,眼神阴鸷的看着顾念泠道。

    顾念泠沉下脸,安静的看着席祁玥,没有说话。

    空气在这一瞬间,变得异常古怪,贝克绷紧身体,不敢说一个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