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07章 我要去找苏纤芮

    他见佣人都没有办法制服席祁玥,只好亲自出手,按住了席祁玥的肩膀。

    “哥,你给我冷静一下。”

    “滚开,我要去找苏纤芮,滚……”席祁玥双目猩红,表情狰狞甚至是恐怖的看着顾念泠。

    看着这个样子的席祁玥,顾念泠的眸子一阵阴暗:“你现在过去怎么找?那片悬崖下面是什么,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知道那里面有多大,怎么找?”

    “滚……”席祁玥挥拳,朝着顾念泠的脸上挥过去,看到席祁玥的拳头,顾念泠单手抓住了席祁玥的拳头。

    他用力的攥紧席祁玥的拳头,声音沉冷甚至是可怕道:“哥,你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冷静下来,听到没有。”

    “我不想要冷静……滚开……我要去找苏纤芮……听到没有,我要去找……”

    “苏纤芮我会找,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照顾你的双腿,别忘了,你现在是关键的时候,你难道要所有的努力都白费吗?”

    顾念泠对着席祁玥发出怒吼,原本还在不停挣扎的席祁玥,突然安静了下来。

    “苏纤芮一直很想要你站起来,你自己也说过,一定会站起来的,不要让我看不起你。”顾念泠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席祁玥,知道席祁玥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大哥,大嫂我会负责找回来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双腿治好,你还有攰攰要照顾。”顾念泠看着席祁玥苍白的俊脸,有些无奈道。

    “二弟……一定要……找到纤芮,一定要……”

    席祁玥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顾念泠,男人那张桀骜的脸,慢慢的变得异常暗淡。

    “我之前活的都太糟糕了,直到遇到苏纤芮,我才知道爱一个人,究竟要怎么做,我不可以失去苏纤芮的。”

    “我知道。”

    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顾念泠的心情也不怎么好受。、

    他蹲下身体,握住了席祁玥的手,重重的点头道:“我会找到苏纤芮的,苏纤芮会没事的。”

    她和席祁玥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会有事情?一定会没事的。

    “哇哇哇。”

    “麻麻……攰攰要麻麻。”

    两兄弟互相对视,谁都没有在说话的时候,管家抱着一直在哭的攰攰走了进来。

    看到哭的面红耳赤的攰攰,席祁玥的眼眶不由得冒着一股湿气。

    这是他和苏纤芮的女儿,是他和苏纤芮的女儿啊。

    “将攰攰给我吧。”席祁玥颤抖的伸出手,对着管家,声音嘶哑道。

    管家将攰攰交给席祁玥,席祁玥轻轻的拍着攰攰的后背,低下头,亲吻着攰攰的脸蛋。

    “攰攰乖,妈妈会没事的,很快就会回来的。”

    攰攰睁着红红的大眼睛,似乎听不懂席祁玥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哭。

    “妈妈她,不会舍得我们两个人的,知道吗?”

    席祁玥拍着攰攰的后背,自言自语道。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和攰攰,沉默的起身走出了席祁玥的房间。

    “顾少。”

    顾念泠走出房间,守在门口等候顾念泠的阿强和贝克立刻上前。

    顾念泠目光森冷的朝着阿强问道:“还是没有找到?”

    “是……是的。”阿强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立刻将视线移开。

    顾念泠冷漠的笑了笑,眼神充斥着一股邪冷道:“继续找,就算是尸体,也要找到。”

    “是。”

    看着顾念泠冰冷倨傲的背影,阿强和贝克对视一眼,分开去做自己的事情。

    苏纤芮失踪的第三天,整个席家陷入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默。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就怕会惹怒席祁玥。

    田雅和乔栗也知道苏纤芮失踪的事情,两人都非常不安,甚至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办。

    而支撑大局的人,是顾念泠。

    顾念泠这三天来,不眠不休的在苏纤芮坠落的那个地方一直找苏纤芮。

    毕竟下面的悬崖是一大片的森林峭壁,要想要找到苏纤芮,还是很棘手的。

    于是他们找了三天,却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席祁玥的双腿已经进入了最重要的阶段,他只能隐忍着想要亲自去找苏纤芮的心情,先将双腿治好。

    第三天的傍晚,顾念泠正在发脾气的时候,悬崖那边搜索队传来一个消息,说是找到了祁洛的尸体。

    两个小时之后,顾念泠赶过去,看到了祁洛已经扭曲变形的尸体,他沉下脸,只是冷淡的扫了一眼祁洛,对着搜救队的人问道:“只有祁洛?他的周围,没有别的人吗?”

    祁洛将苏纤芮拽下去,没有道理,只看到祁洛,没有看到苏纤芮?

    顾念泠的问题,让搜救队的人说不出一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找了三天,好不容易找到了祁洛,但是,在祁洛的周围附近,根本就没有发现还有第二个人,也就说,在掉下来的时候,苏纤芮和祁洛是掉在不同的地方。

    祁洛已经死了,而且死状还这么凄惨,说不定,苏纤芮……会死的更惨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大家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重,顾念泠亦是。

    他让人继续找,不管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一定要将苏纤芮找回来。

    要是苏纤芮出事,只怕席祁玥会受不了。

    席祁玥知道祁洛的尸体找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时候。

    顾念泠担心席祁玥的身体状况,便搬到席家,照顾席祁玥,晚上顾念泠将祁洛已经死掉,并且尸体在森林找到的时候,席祁玥的脸色显得异常冷淡。

    “是吗?死了?他原本早就该死了。”祁洛将苏纤芮拽到悬崖,原本就应该死了,现在知道祁洛死了,完全是在席祁玥的意料之中。

    “但是,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纤芮。”顾念泠放下手中的筷子,绿眸盯着席祁玥道。

    席祁玥看着手中的米饭,淡淡道?:“她会没事的,她不舍得我和攰攰。”

    席祁玥说完,放下手中的饭碗,艰难的从椅子上起身。

    这些天,席祁玥的腿部神经恢复的很快,医生建议席祁玥每天练习走路,席祁玥一直都在练习走路,他现在,就像是正在学走路的孩童一般,步履蹒跚,摇摇晃晃,走了一步就会摔倒。

    可是,席祁玥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哪怕是摔倒了,也不喜欢被人扶着。

    席祁玥的倔强,很多时候,让顾念泠有些无奈。

    “大哥,我扶你上楼去吧。”顾念泠伸出手,想要搀扶席祁玥,却被席祁玥拒绝了。

    席祁玥摇头,冷峻的脸上浮起一层冷汗,他握紧拳头,目光坚定道:“我可以的,我答应过纤芮,我偶会站起来,一定会……站起来。”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坚持一个人走,目光多少带着悲伤。

    他从席家回去的时候,心情很烦躁,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就连开车的时候,都摇摇晃晃,车子撞上了另一辆红色的跑车。

    “喂,你是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

    顾念泠坐在驾驶座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辆红色车子,车门打开之后,一个穿着皮衣,长相看起来有些英气的女人从车上下来。

    她用力的拍着顾念泠的车门,漂亮的脸上满是愤怒。

    顾念泠冷淡的打开车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面无表情道:“多少钱。”

    “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我告诉你,你再有钱,能够赔偿我受到的损失吗?”区静气鼓鼓的瞪着顾念泠。

    顾念泠蹙眉,那双渗人的绿眸,隐隐带着一股不耐烦。

    “那么,你想要怎么解决。”

    区静这才看清楚顾念泠的长相,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将整张脸都凑近顾念泠,伸出手,异常轻佻的捏着顾念泠的下巴道:“我看你长得不错,这个样子吧,看在你皮相的份上,你陪我一晚上,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你觉得如何?”

    女人一副女流氓的样子,笑嘻嘻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的眼眸倏然一冷,他抬起脚,一脚踢向了区静,区静见状,动作利落的避开了顾念泠。

    女人身轻如燕,从刚才巧妙避开顾念泠的攻击来看,就知道这个女人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区静帅气的挑眉,对着顾念泠勾唇笑道:“帅哥,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练家子,不如我们比试一场,要是我赢了,你就陪我睡觉。”

    一个女人,将这么羞耻的话挂在嘴边,脸上全然没有一点害羞,有的只是坦荡。

    顾念泠绷紧俊脸,觉得受到极大的侮辱。

    也不是没有人会对顾念泠示好。

    顾念泠长相好,有能力,很多女人都抛出橄榄枝,但是,顾念泠从小就洁身自好,不像是席祁玥之前那样风流花心,所以一直被人在背后称为禁欲男神。

    现在,被一个女人这么直白的挑衅,顾念泠的心情原本就很不好了,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两人都是穿着黑衣,便在马路上大打出手。

    偶尔有路过的路人,看到区静和顾念泠之后,津津有味的看着两人的比试,时不时还用手机拍下来。

    两人打了许久,都没有分出高下,直到区静接到一个电话,她的脸色一冷,全然没有了刚才对待顾念泠的那种玩世不恭。

    “本姑娘今天有事情需要处理,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