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08章 顾念泠被人调戏

    区静急急的避开了顾念泠的攻击之后,丢下这句话,在顾念泠没有防备的时候,快如闪电的来到顾念泠的面前,在顾念泠的薄唇上亲了一口。

    “这是我区静的印章,今晚开始,你就是我区静的男人了,等我找你。”

    区静轻笑说完,打开车门,车子如同一条快龙一般,瞬间消失。

    顾念泠一张脸黑的仿佛要滴出墨水一样,难看到了极点。

    他竟然被一个女人调戏了?

    顾念泠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女人调戏。

    唇瓣上,似乎还残留着女人淡淡的香气,想到女人桀骜不驯和不凡的身手,顾念泠的眸子倏然一冷。

    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看她的身手,不像是普通人。

    顾念泠拉开自己的车门,重重关上之后,驱车离开了马路。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却始终没有找到苏纤芮,席祁玥从刚开始的狂躁和痛苦,慢慢的变得冷静。

    他守着攰攰,告诉所有人,没有找到苏纤芮的尸体之前,他绝对不会相信,苏纤芮死了。

    所有人都知道,苏纤芮或许没有死,因为还有人在等着她。

    时间,一晃过去了五年。

    五年的时间,足以将人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成熟。

    而席祁玥,也不是当初的席祁玥了。

    他变得越发的成熟,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浮躁。

    席氏集团,在他的带领下,变得越来越强大,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日趋成熟。

    攰攰也长大了,一切都很美好,除了苏纤芮这五年来,没有什么音讯。

    可是,大家都知道,席祁玥没有放弃。

    只要有时间,席祁玥就会去苏纤芮当初出事的那座凤凰山去爬山,他的目的,是想要找到苏纤芮。

    京城,琉璃街。

    一头长发的女人,半边脸被厚重的头发遮挡住了,她拿着一包衣服,交给店里的老板娘,杏眸带着一股水润的看着老板娘。

    “阿施,今天这么早就将货给我了,谢谢啊。”老板娘长得很胖,但是人很好,她朝着阿施道谢道。

    阿施笑容甜美的对着老板娘摇头,伸出手比划着,用手语告诉老板娘,不用客气。

    “我就知道,将这种事情交给你,绝对没有问题的,给这是今天的钱,谢谢你啊。”

    老板娘将一叠钱交给阿施。

    阿施拿着钱,眼底带着欣喜的点点头。

    阿施朝着老板娘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老板娘看着阿施离开,眼中带着些许怜悯的摇头道:“真是一个好姑娘,可惜了,不仅被毁容了,还是一个哑巴。”

    阿施的左脸毁了,一直不敢露出左脸,而且,她还是一个哑巴。

    好在她身边有一个很好的男人,一直照顾阿施,而这个男人,叫云染。

    云染是一个脾气很温柔的男人,他是一个中学老师,父母已经去世,就剩下他一个人。

    五年前在凤凰山那边爬山,看到了阿施之后,便将她带回来,为了治疗阿施,花费巨额的医药费,但是云染从未抱怨一句。

    阿施沉睡了一年才醒来,醒来之后,就不会说话,她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

    云染觉得,阿施是上天送给他的,因为老天爷知道他一个人生活很孤单,就将阿施送给自己。

    他对阿施很好很好,阿施也很依赖云染。

    云染在小区买了一套房子,虽然不算是很大,九十平方,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绰绰有余。

    房子外面有一个庭院,阿施没事就会在这里种种花草。

    阿施走进院子,云染已经下班回来,正在做饭。

    阿施开心的将手中的钱交给云染。

    云染摸着阿施的头发,清隽儒雅的脸上泛着一抹浅浅的温柔道:“傻瓜,这些钱是你辛苦赚的,不需要给我,我帮你存起来,以后你要用了,就在卡里取,知道吗?”

    阿施歪着脑袋,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云染的腰。

    云染放下手中的锅铲,将火关掉,回头搂住阿施道:“是不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

    阿施的身体一直不算是很好,她闲着无聊,云染就给她开了一家衣服店,顺带帮人送批发的衣服上门,阿施很能干,生意也很不错,但是云染总是担心阿施的身体状况,所以请了自己以前的青梅竹马帮助阿施,现在两人的生意,做的也是有声有色的。

    见云染这么担心自己,阿施抓住云染的手,摇摇头,她比划着自己的手,告诉云染,自己没事。

    云染看着阿施,将阿施的左脸的发丝移开,看到阿施脸上那两道像是蜈蚣一样丑陋狰狞的伤疤,眼底满是疼惜。

    阿施看到晕染的目光之后,有些惶恐的捂住自己的脸,似乎很害怕这个样子的自己,被云染看到,云染伸出手,轻轻的佛开了阿施的手,目光坚定温和道:“别怕,阿施不管什么样子,在我的心里,都是最漂亮的女人。”

    阿施闻言,脸上露出孩子一般的微笑。

    看着这个样子的阿施,云染紧张道:“阿施,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他一直很想要一个家,想要和阿施结婚,他想要确定,阿施肯不肯嫁给自己?

    他虽然救了阿施,但是不想要因为这个样子,就强迫阿施和自己结婚。

    阿施怔怔的看着云染,低下头,轻轻的点头。

    女人算是答应的动作,让云染的情绪不由得激动起来,他在课堂上,一直都是一个非常知性优雅的教师,只有在面对着阿施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种类似于孩童一般的喜悦。

    “真的吗?”云染干净的手指,紧紧的抓住阿施的手,声音颤抖道。

    阿施重重的点头,就像是在告诉云染,她是真的想要成为他的妻子一样。

    云染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开心,下午的时候,他特意请假,带着阿施去了市中心买衣服。

    阿施也没有拒绝,和云染手牵着手,去逛超级市场。

    市区比阿施他们住的那边的地方更加的热闹繁华。

    阿施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非常的好奇。

    云染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牵着阿施的手,似乎担心阿施会不小心迷路一样。

    云染见阿施的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咖啡厅看,云染的唇瓣不由得微微勾起。

    他伸出手,轻轻的拍着阿施的手背,哑着嗓子道:“阿施,是不是想要去喝咖啡。”

    阿施眨巴了一下眼睛,点点头。

    她很想要去品尝那股醇厚的滋味,有一次,阿施闻到这股咖啡的味道,莫名的想要喝。

    “我带你去喝咖啡。”见阿施好像是很喜欢咖啡的味道,云染的眼底带着淡淡的宠溺,他牵着阿施的手,朝着咖啡厅走去。

    阿施很少有这么喜欢的东西,一旦出现,云染就会记得很牢很牢。

    只要是阿施喜欢的,云染都会满足阿施。

    阿施和云染一起往咖啡厅去的时候,一个小朋友朝着云染和阿施冲过来,阿施没有看到,整个人便和孩子撞到一起。

    “对不起,有没有受伤。”阿施很着急的起身,云染扶着阿施,一边对着精致漂亮的小男孩道歉。

    攰攰很乖的从地上爬起来,仰头看着被发丝遮盖了大半张脸的阿施。

    “小朋友,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叔叔可以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见攰攰一直看着阿施看,云染的唇角带着浅浅的温柔。

    他蹲下身体,看着攰攰温柔道。

    攰攰皱了皱眉头,只是盯着阿施看。

    云染见攰攰一直看着阿施,有些好笑道:“怎么?你很喜欢姐姐吗?”

    攰攰摇摇头,漂亮的凤眸带着些许的暗淡。

    “攰攰,谁让你乱跑的。”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沉沉的声音,在云染他们的背后响起。

    云染和阿施回头,就看到了一身黑色西装的顾念泠。

    男人成熟俊美的五官,还有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让人不容忽视。

    云染握住阿施的手,对着顾念泠温和道:“这是先生的孩子吗?刚才我们不小心撞到……”

    “小叔,攰攰想要回家。”云染的话还没有说完,刚才一言不发的攰攰,已经抱住了顾念泠的双腿,扬起稚嫩可爱的脸蛋,对着顾念泠张口道。

    顾念泠摸着攰攰漂亮的脸蛋,蹲下身体抱起攰攰,随后便朝着云染和阿施颔首道:“抱歉,我侄子有些调皮,希望没有冲撞到你们。”

    原来是侄子?长得还真是像?云染看了看攰攰和顾念泠的脸,摇头道:“不,怎么会,应该是我们没有看路,真是抱歉。”

    “苏纤芮?”顾念泠见云染也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那双冰冷的眼眸,微微的运动者淡淡的光芒,他将目光移到了被云染牵着的阿施身上。

    虽然只有一半的脸,可是顾念泠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他们找了五年的苏纤芮。

    阿施一脸迷茫的看着俊美好看的顾念泠,在听到顾念泠叫着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之后,阿施有些惶恐的后腿了一步。

    看到阿施这个样子,顾念泠的眸子不由得一阵沉凝。

    “先生,我未婚妻不叫苏纤芮,她叫阿施。”

    阿施……

    顾念泠定定的看着阿施,像是想要从阿施的脸上找出些许的不同,见阿施似乎真的不认识自己,又很怕自己的样子,顾念泠立刻恢复了常态。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抿唇朝着云染道歉道:“抱歉,我刚才以为,她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想多了,眼前的女人,不是苏纤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