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13章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这是云染第一次用这么冰冷的目光看着敏慧,敏慧怔怔的看着云染的背影发呆,直到再也看不到云染的背影,敏慧立刻将自己的围裙解开,她看云染刚才的神情很奇怪,真的担心云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云染来到服装店的时候,服装店已经关门了,云染问了一下周围的店铺,那些老板告诉云染,诉求安瑞跟着一个长相像是冥想一样的男人走了,他们还说,那个老板可有钱了。

    云染面如死灰,拿出手机,给阿施打电话,阿施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云染和阿施是有暗号的。

    苏纤芮听到电话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她醒来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在震动。

    苏纤芮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之后,便接通了。

    “阿施,你在哪里。”电话刚接通,便听到了云染异常焦灼的声音。

    只要苏纤芮不见了,云染就会这么紧张,苏纤芮看了看身边开车的男人,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手机。

    这是苏纤芮在回应云染的话,以前他们说好的暗号。

    云染听到苏纤芮没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你给我发信心,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云染说完,便将手机挂断了。

    苏纤芮打了两个字,放心。

    云染盯着那两个字,看了许久,然后才落寞的回家了。

    苏纤芮说没事,应该就没事吧?

    云染很清楚,苏纤芮现在,究竟跟谁在一起。

    ……

    “妈,爸,小叔,我带着纤芮过来看你们了,你们是不是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席祁玥带着苏纤芮,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带着苏纤芮去了席家的墓地。

    他带着苏纤芮,来到了席慕深慕清泠还有顾夜爵的墓碑面前,对着他们说道。

    苏纤芮站在席祁玥的身后,听着席祁玥声音嘶哑的声音,莫名的,苏纤芮的心脏隐隐有些难受。

    “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泠泠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任性的孩子,如果纤芮觉得这个样子幸福,泠泠会成全她的,我一直很羡慕小叔对妈妈的爱情,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和小叔一样,只要自己爱的人幸福,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无怨无悔。”

    席祁玥轻声说完,深深的看了墓碑许久,才起身,牵着苏纤芮的手说道:“陪陪我吧。”

    苏纤芮怔怔的看着席祁玥,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席祁玥拉着苏纤芮离开了这里,坐上车子之后,便开车去了海景别墅。

    这个别墅很漂亮,席祁玥拉着苏纤芮来到海滩上,他拉着苏纤芮坐在海滩上,淡笑道:“这里很漂亮吧?我之前买给你的,我还说过,以后我们就来这里度假游玩,带着我们的儿子。”

    席祁玥原本就长得很好看,这个样子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让人有些心疼。

    苏纤芮怔怔的看着席祁玥令人心疼的五官,迟疑了一下,重重的咬唇,用手机在上面打字。

    “我不是你的妻子。”

    席祁玥会这个样子对她,无非就是将她当成了他的妻子罢了。

    可是,她叫阿施,不是席祁玥的妻子啊。

    席祁玥的身体微微绷紧。

    他深深的看着苏纤芮,看了许久许久,随后,他的神情隐隐带着些许落寞道:“是啊,你不是。”

    因为你不愿意想起你是我的妻子这件事情。

    纤芮,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如果……这一切都是你希望的话,那么……我会成全你。

    夕阳渐渐的升起来,淡淡的光晕,落在苏纤芮的眼帘,让苏纤芮忍不住捂住眼睛,席祁玥却在这个时候,紧紧的抱住苏纤芮的身体,男性灼热的呼吸,让苏纤芮的后背不由得僵住了。

    她的嘴唇,更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席祁玥靠近苏纤芮的耳边,低声道:“苏纤芮,你幸福吗?”

    如果很开心的话,那么,忘记也没有关系的。

    苏纤芮的心脏,隐隐觉得有些难过,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纤芮才看着席祁玥,轻轻的点头。

    她和云染在一起,很开心,日子虽然很平凡也很忙碌,但是,却很开心。

    她没有记忆,什么都没有,和云染在一起的日子,就是重生一般。

    席祁玥的眼眸透着一股悲伤和无助。

    他婆娑着苏纤芮的脸颊,低笑了一声,起身拉起苏纤芮道:“开心就好。”

    你开心了,我也就……开心了!

    回去的路上,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没有在说话了。

    苏纤芮一直在悄悄的观察着席祁玥的脸色,发现男人的五官,隐隐透着一股异常幽暗的气息,那股气息,让苏纤芮莫名的绞痛。

    明明从未见过这个男人,为什么会难过?究竟是……为什么?

    “走吧。”席祁玥将苏纤芮送到了云染家外面的小巷子,打开车门,声音沉沉的朝着苏纤芮吩咐道。

    看着打开车门的席祁玥,苏纤芮却有些恍惚的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席祁玥看苏纤芮没有下来,眸子微微沉了沉,继续说道:“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吗?”

    像是被席祁玥的话突然刺激到了一般,苏纤芮有些慌张的从车上下来。

    看着苏纤芮下车,席祁玥重新回到车子,轻喃道:“走了,就不要回头,记住,不要回头。”

    男人的声音很轻,可是,苏纤芮还是听到了。

    她的后背绷紧的厉害,一动不动,直到……回到了住处,苏纤芮听到身后传来了车子引擎的声音。

    苏纤芮慢慢回头,那辆原本停在那里的车子,已经消失不见,再也看不到了。

    苏纤芮的眼底带着一抹悲伤。

    她用力的握紧拳头,重重的咬唇,沉闷的回到了云染的住处。

    云染一直等着苏纤芮回来,等了许久,终于看到了苏纤芮回来。

    看到苏纤芮之后,云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起身朝着苏纤芮扑过去。

    “阿施,阿施。”云染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苏纤芮的身体。

    苏纤芮察觉到云染的颤抖,伸出手,扯着唇,笑得异常甜美干净的看着云染。

    云染红着眼睛,抖着手指,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脸。

    察觉到男人的颤抖,苏纤芮紧紧的握住云染的手腕,对着云染异常坚定固执的看着云染。

    “我不会走。”苏纤芮张嘴,用嘴型告诉云染,自己不会离开云染的。

    或许,那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丈夫。

    可是,苏纤芮还是……想要和云染在一起。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既然老天爷要她忘记,或许是对她的恩赐。

    “阿施,以后我会对你好的,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云染摸着苏纤芮的头发,清俊的脸上满是温柔道。

    苏纤芮笑了,风吹起了苏纤芮的头发,露出了苏纤芮半边异常丑陋的脸,看着苏纤芮那半张脸,云染心疼的将手放在苏纤芮的脸颊上,目光坚定固执道:“我就喜欢阿施。”

    苏纤芮也握住了云染的手,两人走进了院子,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水晶宫。

    席祁玥坐在沙发上,一杯酒接着一杯的喝。

    坐在一边的司徒霖,和另外几个好朋友对视了一眼,一个个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席祁玥。

    他们这些人,都是平时玩的好的,也是各大企业公司的小开。

    “祁少,够了吧?”司徒霖见席祁玥喝的这么猛,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席祁玥的手腕。

    席祁玥看着司徒霖,声音嘶哑而低沉道:“我心里……难受。”

    席祁玥说完,便甩开了司徒霖的手,继续喝酒。

    司徒霖让其他人都离开,陪着席祁玥道:“又怎么了?”

    “我找到了……苏纤芮。”

    “啥?找到了?真的吗?那不是挺开心的事情吗?”司徒霖听到席祁玥有苏纤芮的下落,脸上顿时出现一抹微笑。

    但是,席祁玥只是目光阴鸷的盯着司徒霖,声音沉冷的有些可怕。

    “可是,她不记得我了,她的身边,有一个男人,一直守着她,是他救了苏纤芮。”

    “救了苏纤芮又如何?别忘了,苏纤芮是你的妻子,你要将苏纤芮抢回来,记忆没有了有什么关系?你们这么相爱,就算是没有记忆,你们还是夫妻,难不成,你要攰攰永远没有妈妈?”

    司徒霖看着席祁玥,有些不理解道。

    要是换成以前的席祁玥,绝对不会这么窝囊的坐在这里喝酒。

    但是,现在的席祁玥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是不想要用那种强硬的手段,将苏纤芮强行带回来吗?

    “但是,她很开心。”席祁玥红着眼睛,像个脆弱的孩子一般看着司徒霖。

    司徒霖闻言,顿时沉默下来。

    他看着席祁玥,眼底隐隐带着一抹的复杂和难过。

    “祁少,你很爱纤芮的,不是吗?”

    “我不想要这么自私,我知道纤芮不介意以前我对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可是,那些伤害,我还是没有办法释怀,如果这是老天爷要给苏纤芮一个重生的机会的话,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破坏?

    “哎,情这个字,实在是……太伤人了。”司徒霖看着席祁玥痛苦的样子,心中也难免有些难受。

    他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席祁玥的肩膀,摇摇头,安静的陪着席祁玥喝酒。

    两人原本相顾无言,只是在喝酒,直到管家打电话过来,说攰攰刚才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伤势很严重,希望席祁玥立刻去医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