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14章 妈妈会回家吗?

    司徒霖和席祁玥两个人顾不上什么,从水晶宫出来,便冲到医院。

    医院手术室门口,管家和佣人正在手术室那边等候着医生出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所有人都盯着手术室,直到席祁玥浑身酒气的过来,管家立刻对着席祁玥行礼。

    “少爷,你过来了。”管家的声音嘶哑的很,可见管家为了攰攰的事情,没少伤心。

    “攰攰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席祁玥握紧拳头,声音沉闷的对着管家问道。

    管家的眼底隐隐带着担心和落寞道:“我也不知道,医生进去一个小时了,也没有人出来,具体情况,暂时还不清楚。”

    席祁玥握紧拳头,绷紧一张俊脸,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红灯。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才被打开。

    席祁玥率先朝着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扑过去。

    “攰攰怎么样了?说?”席祁玥的目光异常凶狠,揪住医生的衣服,吓了医生一跳。

    医生目光缓和的看了席祁玥一眼,随后说道:“祁少你先冷静一下,先听我说。”

    席祁玥抖着手指,目光阴鸷的盯着医生。

    医生被席祁玥用这霍总那个凶狠的目光看着,无奈之下,才开始解释攰攰的情况。

    “小少爷从楼上滚下来,双腿受伤比较严重,我猜测可能是骨裂了,我们需要给他矫正,但是小少爷不配合,一直不肯我们碰他一下,所以……”

    “呜呜呜……不要……攰攰不要……攰攰要妈妈……不要……”攰攰响亮的大哭声从手术室里面响起。

    席祁玥看着被医生推出来,哭的面红耳赤的攰攰。

    席祁玥感觉自己整个心都在扭曲甚至变形。

    他赤红着眼睛,上前将一直哭闹的攰攰抱在怀里。

    “攰攰乖乖的听医生的话,要不然以后不可以走路了。”

    “哇哇哇,攰攰要妈妈,要妈妈。”攰攰一直哭,以往只要是席祁玥劝攰攰,攰攰一般都会听话的。

    可是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腿真的很疼,让攰攰特别想念妈妈的关心,攰攰一直哭个不停。

    看到攰攰哭,席祁玥的心情也不好。

    他僵着手,抱着攰攰,神情落寞不堪。

    “大哥,攰攰怎么样了?”顾念泠知道攰攰受伤,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攰攰哭的眼睛都肿了,看到顾念泠之后,哭泣道:“小叔,攰攰要妈妈,你将妈妈带回来好不好?”

    顾念泠看着攰攰难过的样子,又看了看席祁玥,叹了一口气,上前将攰攰抱在怀里,对着席祁玥说道:“大哥,你去找纤芮吧,就算是她现在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孩子要找妈妈,你就让她过来一下。”

    “血缘关系有时候就是这么微妙的,攰攰现在受伤了,很想念母亲。”

    “二弟,你帮我……看着一下攰攰,我马上去找他。”席祁玥声音暗沉的对着顾念泠道。

    “好。”顾念泠拍着攰攰的肩膀,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温和道:“攰攰乖,妈妈很快就会过来看你了。”

    “真的吗?”听到顾念泠的话,攰攰扭头看着脸色暗沉憔悴的席祁玥。

    “嗯,爸爸这就去将妈妈接回来,攰攰要乖乖的听话,知道吗?”

    “攰攰会乖乖的,爸爸一定要将妈妈带回来。”攰攰可怜兮兮的看着席祁玥,漂亮的脸蛋满是委屈。

    席祁玥在攰攰额头上亲了一口,才离开了医院。

    顾念泠让医生给攰攰处理伤口,要是在不处理,后面会很麻烦,这一次攰攰没有在闹了,可能是知道苏纤芮马上就会过来看自己吧。

    “小叔,妈妈会回家吗?”攰攰耸拉着眼皮,哭了太久的关系,小孩子的身体也累了。

    顾念泠闻言,手指摸着攰攰白嫩的额头,淡淡的点头道:“攰攰这么乖,你妈妈怎么可能不回家。”

    “可是妈妈都不认识攰攰了,攰攰叫妈妈,妈妈都不抱攰攰了,攰攰是不是被妈妈抛弃了,是攰攰不好,妈妈才不要攰攰的对不对?”孩子稚嫩和悲伤的话,让顾念泠那双祖母绿的眼眸泛着一层阴郁。

    他记得,他小时候也曾经问过田雅这个问题。

    问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不回来陪着他,别的孩子都有妈妈,就只有他没有,他生病了,陪着他的是田雅,他受伤了,陪着他的还是田雅。

    有一次,他哭闹起来,要找妈妈,田雅就说,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只要他乖乖的,妈妈就会回来。

    后来,他才知道,妈妈不是不要她,只是不知道他的存在……

    “小叔,是不是攰攰说错话了?”攰攰见顾念泠一句话都没有说,有些害怕的扯着顾念泠的衣服。

    顾念泠回过神,眼神温和道:“傻孩子,攰攰这么乖,哪里说错话了。”

    攰攰瞅着顾念泠,靠在顾念泠的怀里,用力的在顾念泠的怀里蹭了蹭。

    ……

    “席先生?”云染听到有人敲门,还说这么晚了是谁过来敲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席祁玥。

    看到席祁玥,云染的脸上带着些许的难看。

    他握紧拳头,对着席祁玥温和道:“席先生这么晚过来,请问是有什么事情?”

    云染对席祁玥有敌意,就像是席祁玥对云染一样有敌意。

    他的妻子,现在不认识他了,和云染在一起。

    席祁玥可以成全苏纤芮,可是现在孩子受伤,席祁玥就顾不上什么,或许,这也是席祁玥的私心。

    “我要找苏纤芮。”席祁玥绷紧一张俊脸,在夜色下,男人那张脸,更是显得异常阴冷甚至是可怕。

    云染闻言,眉头更是皱成一团。

    他拦住门,怎么都不肯让席祁玥进门,温和的嗓音,莫名的带着些许的冷漠。

    “我家里没有叫苏纤芮的,席总只怕是找错地方了,很晚了,席总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说着,云染便要将门关上,却被席祁玥一把按住了。

    “云染,不要惹怒我。”席祁玥目光阴冷的看着云染,身上那股骇人的气息,直接朝着云染奔涌而至。

    云染毫不畏惧的看着席祁玥,冷嘲道:“惹怒?我倒是忘记了,席先生你在京城有着显赫的地位,我们这种平民百姓自然是没有办法和你们对抗的。”

    云染的话,让席祁玥原本冷凝的眸子,蒙上一层的阴翳。

    他阴沉沉的盯着云染,用力将云染的身体推开。

    被席祁玥推开身体,云染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他沉下脸,就要抓住席祁玥的手,席祁玥却已经朝着苏纤芮的房间走去。

    “席祁玥,你不要太过分了,半夜三更的,你闯进我家,我随时都可以告你私闯民宅。”云染就算是在怎么好脾气,在遇到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有办法隐忍下来了。

    席祁玥没有理会云染,抬起手,就要敲门的时候,苏纤芮的房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苏纤芮其实也是听到门口有些嘈杂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开门的。

    在看到站在门口的席祁玥之后,苏纤芮显然有些错愕。

    她的头发刚好撩起来,席祁玥看到了苏纤芮脸上的伤疤,男人的心脏猛地一颤。

    他掐住手心,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轻的摸着苏纤芮脸上的疤痕。

    “没事的,纤芮。”席祁玥低柔的叫着苏纤芮的名字。

    苏纤芮的心脏,隐隐有些难受。

    她掐住手心,看着席祁玥俊美的脸,眼底一片的迷茫。

    对于这个俊美硬挺的男人,苏纤芮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心中那股不舍和沉痛,究竟是怎么回事?

    “席祁玥,你不要碰阿施。”云染看到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对视的样子,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一般。

    他冲到席祁玥和苏纤芮的面前,将苏纤芮拉到自己的身后,浑身绷紧,像是抵制入侵自己领地野兽一般。

    席祁玥的身体倏然一僵,他沉下脸,启唇道:“和我去医院。”

    医院?为什么要去医院?

    席祁玥没头没尾的话,让苏纤芮有些错愕,同样的,也让云染有些奇怪。

    他看着席祁玥,淡漠道:“席先生想要带阿施去医院做什么?”

    “攰攰受伤了,一直在叫妈妈,我希望你……可以代替她妈妈,照顾一下他。”

    那个漂亮的孩子……受伤了。

    苏纤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听到攰攰受伤,她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的难受。

    云染心尖一颤,他回头,看着苏纤芮,却见苏纤芮眼底迷茫,云染压下心中的疼痛,握住苏纤芮的手道:“阿施,你想要去看看那个孩子吗?”

    终究还是心软了。

    虽然不想要阿施解除席祁玥,可是那个孩子,终究很可怜,云染到底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苏纤芮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云染,似乎在询问云染一般。

    云染温柔的摸着苏纤芮的头发道?:“既然是为了那个孩子,我们去医院看看那个孩子吧。”

    苏纤芮眼睛一亮,握住云染干净的手指,重重的点头。

    席祁玥落寞的站在一边,看着苏纤芮和云染两人的互动,心脏仿佛被撕裂了一样。

    他压下心中所有的痛苦,强颜欢笑道:“谢谢。”

    苏纤芮被云染握住的手,不由得一抖。

    她似乎看到了这个骄傲的男人眼底带着落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