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18章 你应该回到他的身边

    攰攰见苏纤芮在哭,有些担心道。

    苏纤芮咬唇,隐藏起心中的那股难受,摇头,摸着攰攰的发丝,像是在告诉攰攰,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

    顾念泠深深的看了苏纤芮一眼,又看了看攰攰,对着苏纤芮淡淡道:“这一切,都是你想要的吗?”

    苏纤芮的指尖一颤,低敛眉头,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顾念泠说的话。

    顾念泠叹了一口气,上前摸着攰攰柔嫩的脸蛋道:“攰攰乖乖在这里,不要给妈妈添加麻烦,晚点小叔和你爸爸过来接你。”

    “好。”攰攰乖巧的点点头。

    顾念泠离开之后,苏纤芮抱着怀中的攰攰发呆。

    她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席祁玥落寞的神情。

    席祁玥在难过?

    “妈妈,爸爸很想念妈妈,妈妈什么时候和攰攰回家?”

    攰攰扯着苏纤芮的头发,笑嘻嘻的看着苏纤芮。

    明明刚才还在闹,可是在看到苏纤芮之后,攰攰就没有在闹了。

    苏纤芮爱怜的摸着攰攰的脑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攰攰看到苏纤芮脸上的伤疤,有些难过道:“妈妈是不是受伤了?疼吗?”

    孩子柔嫩的手掌覆在苏纤芮脸颊上。

    苏纤芮像是被什么震慑到了一般,浑身一颤。

    她咬住嘴唇,对着攰攰摇头。

    “爸爸说,妈妈现在还不可以说话,不过不要紧,攰攰帮妈妈说话,妈妈想要说什么,攰攰都帮你。”攰攰稚气的话,让苏纤芮的唇角不由得露出浅浅的微笑。

    云染下课回来,就看到攰攰坐在地板上玩闹,云染俊逸的眸子怔了怔。

    苏纤芮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碗汤,看到云染回来之后,立刻露出温柔的微笑。

    云染放下手中的公文包,上前帮苏纤芮将菜端出来。

    将所有的饭菜都端上去之后,苏纤芮才抱起攰攰,要喂攰攰吃饭。

    攰攰吃了几口便皱眉道;“攰攰想爸爸了。”

    苏纤芮看着攰攰,神情有些落寞。

    云染的拳头不由得握紧,他抿唇道:“我将孩子送回去吧。”

    云染也不知道,为什么攰攰会在这里,或许是席祁玥送过来的。

    攰攰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不管是谁,面对着这么好看的孩子,恐怕都没有办法冷漠。

    听到云染要将攰攰送回去,苏纤芮似乎有些紧张的用力抱住攰攰。

    苏纤芮这个样子,让云染的心中划过一抹难以言喻的感觉。

    “阿施。”云染浅浅的声音,让苏纤芮的手一顿。

    她慢慢松开攰攰,云染将攰攰抱过来,就要将攰攰送走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云染有些错愕的看向了苏纤芮,苏纤芮也有些疑惑。

    云染上前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脸沉凝的顾念泠。

    “顾少可是过来接小少爷的?”云染目光温和的对着顾念泠问道。

    顾念泠伸出手,将攰攰抱在怀里,攰攰脆脆的叫了一声小叔,紧紧的圈住顾念泠的脖子。

    顾念泠的眼眸深沉的摸着攰攰的头发,便将目光看向了苏纤芮。

    苏纤芮被顾念泠用这种目光看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了颤。

    “纤芮,大哥出车祸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什么?席祁玥出车祸了?

    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浑身僵硬。

    她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顾念泠。

    “可以和我一起去医院吗?”顾念泠走进苏纤芮,对着苏纤芮声音沉沉道。

    苏纤芮看向了云染,像是想要问云染她现在应该要怎么办的样子。

    云染抿紧唇瓣,深深的看了苏纤芮一眼,上前牵着苏纤芮的手道:“既然祁少出事了,我们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既然云染都这个样子说,苏纤芮点点头,和云染一起,坐上了顾念泠的车子。,

    在路上,顾念泠解释了一下,席祁玥好像是喝醉酒,在盘山那边的大道发生了车祸,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明朗。

    攰攰虽然听不太懂顾念泠他们在说什么,却还是听到了席祁玥有危险这些字。

    他抓住顾念泠的衣服,委屈道:“小叔,爸爸怎么样了。”

    “会没事的。”顾念泠看着攰攰,温柔道。

    攰攰看向了苏纤芮,伸出抱抱的姿势。

    看着攰攰这个样子,苏纤芮的眼底隐隐带着浅浅的温柔。

    她伸出手,将攰攰整个人抱起来。

    攰攰将头靠在苏纤芮的怀里,担忧道:“妈妈,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别怕,攰攰在这里陪着妈妈。”

    孩子稚嫩天真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阵沉默。

    尤其是云染。

    云染看着还在靠在苏纤芮怀里的样子,眼眸隐隐带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他有些落寞的垂下头,苏纤芮敏感的察觉到了云染的情绪变化,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了云染的手。

    云染看了看苏纤芮,温和的抿唇。

    顾念泠将苏纤芮和云染两人的样子看在眼里,眉头不由得紧皱。

    医院到了之后,顾念泠担心攰攰太重,苏纤芮抱不动,便主动将攰攰抱起来,直接朝着手术室走去。

    他们到了手术室的时候,医生进进出出,却没有一个人有时间和顾念泠交代席祁玥的病情。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直到三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才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苏纤芮看着手术室的门被打开,身体不由得的一颤,表情紧张担心的看着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

    一边的云染,看着苏纤芮这个样子,俊逸的眸子微微暗沉了下来,他轻轻的拍着苏纤芮的手,哑着嗓子道:“别担心,祁少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嗯。”苏纤芮点点头,只是看着医生。

    “祁少这一次受伤有些严重,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我们需要观察一个晚上。”

    很危险?

    苏纤芮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紧张的整个手指都拧成一团。

    云染看着苏纤芮的举动,唇角的位置,不由得扯了扯,神情隐隐有些落寞。

    苏纤芮果然都想起来了,只是不想他难过,所以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苏纤芮和席祁玥是一对,他应该要成全苏纤芮的不是吗?

    苏纤芮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观察到一边云染的情绪。

    顾念泠和苏纤芮他们都没有回去,所有人都在手术室外面等着席祁玥脱离危险。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攰攰毕竟是小孩子,很快便抵挡不住,睡着了。

    顾念泠让人将攰攰送回了别墅,甚至劝苏纤芮也一起回去睡觉。

    但是苏纤芮却固执的摇头,表示自己要待在这里,等着席祁玥出来。

    面对着苏纤芮的固执,顾念泠什么都没有,只是看着苏纤芮的目光,多少带着些许的复杂。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所有人都齐齐的看向了走出来的医生,顾念泠大步上前,一张俊脸绷紧的厉害,对着医生沉声道:“我大哥的情况如何?”

    “顾少放心,祁少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转入病房,接下来好好休息就好了。”

    听到席祁玥已经脱离了危险,苏纤芮一直绷紧的神经,渐渐的放松下来。

    云染不动声色的上前,扶着苏纤芮的身体,俊逸温和的眸子,带着些许的心疼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怔怔的看着云染,被头发隐藏的一半的脸,似乎带着些许淡淡的悲伤。

    “你很累了,我们先到一边的休息室休息一下,等下在去看祁少吧。”云染握住苏纤芮的手,对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不由自主的点点头,云染扶着苏纤芮,朝着顾念泠说了一声,便和苏纤芮一起离开。

    看着苏纤芮和云染离开的背影,顾念泠的一双眸子,不由得泛着些许的暗沉。

    云染带着苏纤芮来到了休息室的时候,端了一杯温水,放到苏纤芮的面前。

    苏纤芮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温水,嘴唇抿了抿。

    “纤芮,你是不是想起所有的事情了?”云染坐在苏纤芮不远处的椅子上,对着苏纤芮淡淡的问道。

    苏纤芮的手指,用力的握紧,她没有看云染,只是盯着手中的杯子发呆。

    云染见状,苦笑道:“你应该回到他的身边的。”

    果然,他的猜想是正确的,苏纤芮真的想起来了。

    只是,苏纤芮这么善良,她不想要云染伤心难过,所以选择隐瞒,让所有人都以为,苏纤芮根本就没有记起以前的事情。

    苏纤芮听闻云染带着苦涩的微笑,紧张的抬起头,对着云染摇头,像是在告诉云染,她不可以和席祁玥在一起的。

    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怎么配的上席祁玥,她不想要和席祁玥相认,甚至,不想要待在席祁玥的身边。

    席祁玥应该配得上更好的女人,而不是她这种女人。

    “纤芮,你听我说,他很爱你。”云染虽然想要苏纤芮陪着自己,可是,他不可以这么自私,看到席祁玥这么痛苦的样子,却无动于衷。

    苏纤芮毕竟是席祁玥的气息,他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利用苏纤芮的善良,将苏纤芮抢走。

    “你们应该在一起,你不是很想自己的孩子吗?这个样子不认自己的孩子,你心里,肯定很痛苦对不对?”云染轻轻的握住苏纤芮的手,目光温柔道。

    苏纤芮抬起头,眼眶泛着红色的看着云染。

    她张口,想要和云染说话,发出的却是沙哑的声线。
Back to Top